第0403章 潜藏的缘法之,渊的死亡倒计时?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20
  第0403章 潜藏的缘法之,渊的死亡倒计时?

    夸娥一族。

    是传说中力量强大,能够扛走王屋太行两座大山的神灵。

    也就是后世愚公移山故事里面的原型。

    而祂的兄弟愤怒于炙热的太阳烤灼大地,追逐大日而去,虽然最后死去,但是那时候的那位大日之神真的给吓得不轻,至于传说中的手杖,难道真的有人会觉得,那种速度能够追着太阳的巨人,需要拄着拐杖吗?

    毕竟是刑天的亲族。

    是太古的官员。

    要是真的被追上,谁都不会知道夸父会用那根手杖做出什么事情。

    大概会是这样的画风……

    这位亲……

    爽朗的夸父把手杖扛在肩膀上,带着爽朗的大笑问道:

    你知道高尔夫球或者台球吗?

    或者说,想要来一局激烈刺激的斯诺克?

    你当球。

    很公平。

    如果是渊的话,应该会这样玩笑着说那一段事情吧……珏一边跟着那位英武的女儿国将领往前面走去,一边在心中下意识回忆起那熟悉的博物馆主会说的话。

    只是可惜,人中诞生的神灵,最终在天神的炙热力量之下死去,最后倾尽全力的一击被躲避,而手杖落入大地,化作邓林,这也引来了羿射九日的传说开始。

    那一片邓林,现在还在海外诸国的海外北经所载区域。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当大日升起的时候,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得到一位雄壮的男子昂首对着大日怒目而视,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远古人族的英雄,大多拥有着同样的意志和秉性,战天斗地。

    “这个可是写实的啊。”

    珏心里下意识地自语一句。

    引来了女儿国将领好奇的注视。

    一身红衣,以绸缎束腰,唯独发丝里的红色发绳还能看出原本打扮的天女面容微凝,看到周围那些人疑惑的注视,这才意识到,这可不是之前在人间,也没有博物馆主满脸困惑地问她一句,‘这难道不是修辞手法吗?’

    要优雅,要冷静,不能在女儿国这儿落了西王母和昆仑山的面子。

    少女面容微凝了一瞬,而后恢复温雅端庄的模样,嗓音柔和地道:

    “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朋友。”

    女儿国将领恍然,微笑道:

    “那一定是你很好的朋友。”

    “这样才会突然想起来,我也常常走着走着就突然想起我的一个朋友。”

    “……嗯,是的。”

    天女整理了下鬓角垂落的长发,回答道:“是最重要的……”

    “朋友。”

    ……

    珏被带到了女儿国都城的核心处。

    在踏入那仍旧保留有一定古代气韵的建筑时候,珏的脚步顿了顿,感知到了一种残留下来的浑浊气息,让她隐隐约约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但是那些气息很快地就消散无踪了,珏没有表露出什么异常,只是走入了待客厅内。

    才过去了一会儿,有人出来。

    珏抬眸看去,那是一位模样英气的女子。

    ……

    出现的女子身上有着寻常人所无法匹敌的英朗之气。

    只是,这不应该是那位传说中的夸娥直系后裔,不是夸霖。

    珏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暗自保持了警惕。

    “你是……”

    走出的少女先是惊叹于天女的容貌和气质。

    哪怕是女儿国里面,美人众多,也确实是有着五官不逊色于眼前这少女的人,但是整体的气质却没有谁能够比得过她,很奇妙,她明明就是最一流的美人,给人的感觉不是那种独具侵略性的惊艳,而是舒适。

    像是一阵风,旁人绝不会因为这样的容貌而感觉到紧张。

    而旋即,她就意识到了天女无声表达出的质疑和怀疑。

    女子微微笑了下,自我介绍道:“我是夸娥流月,女儿国的代行者,之前是我以老祖的名义,让她们把您邀请过来的,之前就有怀疑,现在亲自见到您,心里也就没有什么怀疑的事情了,这样的气韵,果然是昆仑的天女。”

    “您的气质没有斗战的气势,应该不是玄女或者魃……”

    “我是珏。”

    天女简单地回答之后,问道:“夸霖不在这里?”

    夸娥流月声音顿了顿,最后不知是无奈还是感慨地点头,道:

    “……您很敏锐,夸霖先祖为了解决女儿国现在的最大灾难,冒险去取一件东西,只是那东西带回来,哪怕是先祖她的实力也会受伤,所以我们希望您能够第一时间施以援手。”

    珏没有开口询问,只是安静看着她。

    夸娥流月苦笑一声,道:“是西山界。”

    “那个传说中处处都有山神和凶兽的险地。”

    “听说地之四极之一的穷奇被镇杀,那么祂那里的宝物,传说中以昆仑玉所雕琢的山海玉书,还有地之四极的核心都变成无主之物了,夸霖先祖是为了得到这些东西,帮女儿国渡过难关,所以从这里前往那个世界。”

    “我们在这里找到了前往西山界的山海裂隙,并且将其以阵法固定。”

    “当先祖回来之后,阵法立刻开启,会直接把这个裂隙镇封。”

    因为知道自己里面对的是无欲无求无执的昆仑天女,尤其是还需要珏来帮忙,夸娥流月并没有做太多的隐瞒,伸出手指了指旁边的密室,道:

    “那个阵法就在这里了,到时候夸霖先祖从这里出来,恐怕会带着相当伤势,到时候麻烦天女您了。”

    珏是九天的长风,比起她的几个姐姐,对于执念的欲求会更浅淡许多。

    也就是对于山海经玉书稍微有了些兴趣。但是并没有动了借机会狮子大开口的念头,想了想,道:“可是,这样还有一个问题……”

    她道:“裂隙一般不是很稳定,如果说,当时还在交手的话,裂隙就算是打开,也没有办法赶到裂隙范围,到时候夸霖可能就会被留在那里,陷入危险里。”

    “不愧是天女,可是您想的事情我们也有考虑到的。”

    夸娥流月自信道:“这个阵法已经经过改善了。”

    “足够稳定,也足够大。”

    “到时候,能直接将两到三个人都传送过来!”

    “两到三个人……”

    珏意识到这个阵法可能能帮助到自己和钦原回到人间,眸子微微亮起。

    得到这个阵法的图纸,稍微改造一下。

    就能回到老街。

    在渊回来之前回去。

    “对,可能会有帮手嘛。”

    夸娥流月不知道少女的想法,道:

    “可能会有一个两个朋友同盟一块回来。”

    “到时候就麻烦您把他们一并治疗。”

    “我们会准备足够的灵药和报酬。”

    而很快地,希望得到阵法作为报酬的天女语气轻快地回答:

    “好啊。”

    很快就能回到人间。

    见到虞姬,见到女娇,见到娥皇女英。

    还有渊了。

    ……

    西山界里,卫渊脚下步法轻捷,如同流风般朝着前方前进。

    腰间的青铜扳指散发出流光,而伴随着他改变方向,青铜扳指的光芒也逐渐在强烈和微弱之间变化着,那个山神童子抱着驳龙的脖子跟在旁边,结结巴巴道:“珏,珏?是那个天女吗?”

    “难道说,传闻是真的?”

    祂不提刚刚所说山海玉书可能存在的地方,而是提起那些传闻。

    双目亮晶晶的。

    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堆石板,从里面筛选了一部分,卫渊瞥了一眼,就看到这些保存得极为完好的石板上,用古代文字写着诸如以下的文字——《天女和人之间不得不说的恩怨情仇》,《天女为什么被禁足昆仑》,《禹王闯昆仑之谜》,《无所畏惧之禹王的唯一弱点》

    嗯??!!

    光是标题就让卫渊看得眼角直跳。

    “这谁写的……”

    “啊?”

    山神童子愣了下,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是契啊。”

    “他没有地方住,来我们家里蹭吃蹭喝的时候,就会写这些故事作为报酬,他人很和蔼,讲的故事又好听,大家都很喜欢,就和《山海经》一样,是我们山神之间流传的秘典,而且比《山海经》有意思多了。”

    卫渊的额角抽了下,咬牙切齿。

    契……

    你每次溜出去就这么蹭吃蹭喝的?

    他似乎明白穷奇和那些凶兽不顾一切地想要复仇的原因了。

    他现在也很想要把契那混蛋弄死。

    不……是打昏之后绑了送给女娇。

    青铜扳指微微亮起,旋即猛地收敛了光,转而低声的震动嗡鸣着。

    卫渊脚步一顿,猛地抬头看去。

    在山水之间,他看到珏。

    看到她正被凶兽包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