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9章 命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33
  第0399章 命运

    卫渊把剑擦拭干净,这一柄最初只是普通长剑的八面剑,此刻历经血战,已经彻彻底底脱胎换骨,即便是曾经斩过神灵,剑锋仍旧像是刚发硎的刹那,锋利到足以破开太古的钢铁,倒映着卫渊墨色的双瞳。

    卫渊握着剑,反向卡着自己的脖子。

    神色凝重。

    把胡渣子刮了刮。

    心中感慨,这东西,可比什么刮胡刀好用多了啊。

    然后才把剑收在泰阿的剑鞘里面。

    然后背在背后,又把那柄被改造过,足以击杀非洲象的枪械收好。

    考虑到有的时候,枪械能够避免泄露法力,在山海界可能会有妙用。

    而后是丹药,有疗伤的,恢复法力的。

    嗯,还有一点点秘制的泻药……

    卫渊在圆觉额头抽搐的注视下,满脸无害地把这种某种时候超越毒药的东西藏起来,后者倒抽一口冷气,为某个可能中招的人默默念诵经文,因为圆觉不小心吃了点这东西。

    他是金刚不坏,百毒不侵。

    但是很遗憾,这玩意儿根本没毒,或者说这东西属于加速排毒的。

    好东西啊!

    就是有点费茅坑。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符箓,尽管不在人间,没有办法勾勒天地间存在的符箓大阵,这些符的效果都大幅度降低,但是有的时候仍旧有其价值。

    最后还在腰间放了一个装满黄豆的口袋。

    经历过了前几个步骤处理的黄豆,哪怕是在山海界也能够唤出黄巾力士。

    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卫渊还顺便拖出了那只在博物馆蹭吃蹭喝的驳龙,这家伙从山海界被卫渊带回来,塞到了袖里乾坤里以后,就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只宅龙。

    但是这一次卫渊前往西山界,还是打算带上它。

    只是卫渊没有想到,在临到出发的时候,博物馆里居然有老熟人上门,是董越峰老教授,笑着打了招呼,说是帝陵的事情结束了,自己很快就会退休,到时候大概也会搬过来,所以提前来看看往后的邻居。

    说完以后,老人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卫渊,道:

    “卫渊,关于帝陵,你还有印象吗?”

    他在帝陵里昏迷了,出来之后,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他好像看到了什么,让他始终不甘心忘记的东西,哪怕是失忆了都要费尽全力去把那一段记忆抓住。

    他也有询问过其他人,但是大家几乎都忘记了到底在帝陵里面经历了什么,再加上人员的失踪,给这一次声势浩大的帝陵探索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但是历史学家就是为了人类的过去,怀揣着光棍的心情毫不留情地抓下历史女神面纱的那一批人,就算历史这位神秘的女神拎起罐子砸在他们的脸上,他们也能精确地推算出那罐子究竟是什么年代的。

    他们的好奇心甚至于让他们在某些充满恶意的游戏里面,充当了团灭机器的设定,而这个时候,卫渊看着目光炯炯的老教授,深切地感悟到,做这样设计的人,肯定很了解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秉性。

    那些进入帝陵的人,记忆无一例外都被封印了。

    卫渊面不改色,摇了摇头,带着奥斯卡级别的演技和无辜,道:

    “我忘记了啊。”

    “当时我也昏迷了。”

    “这样啊……那太遗憾了。”

    董越峰这样低语着,但是他究竟相信了几成,谁也不知道。

    他和青铜爵说了几句话,最后坐在博物馆椅子上,转头看着外面初冬时期的老街,脸上的表情缓和下来,微笑着道:“说实话,我也是时候该要退休了啊,到时候就能够和老伙计你多说说话了……”

    卫渊在倒茶的时候,看了一眼花店。

    珏不在,她出门了。

    昨天的时候,虞姬在离去之前,将一个陶器递给了卫渊,道:“这是她给你的礼物。”身穿红衣的英武女子声音顿了顿,眼底似乎有些古怪,补充道:“嗯,原本的礼物。”

    至于最后礼物变成了什么,众人心知肚明。

    虞姬把陶器上面覆盖着的白色的布拉下来,道:

    “现在她出去散散心,让她稍稍缓和一些。”

    在昨夜的灯光映照下,原本的礼物露出真容,是一件陶器,手法仍旧还是古时候的部族风格,但是却要细腻很多,纹路是一个人在行走,卫渊伸出手指触碰陶器的纹路,那里有坐在地上的陶匠,有行走的青年,也有衰老的道人,最后是背着剑的他。

    就仿佛是从珏的视角,所看到的卫渊的一生。

    远古,汉末,三国,现代。

    栩栩如生。

    ‘我一直在注视着你。’

    他仿佛听到这样的话。

    虞姬道:“这件礼物,应该是她很早之前就开始准备了。”

    “这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够做到的。”

    “嗯。”

    卫渊小心翼翼地把这陶器放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

    让打算帮忙在前面博物馆里空出一个位置来的水鬼动作凝固。

    直到战魂默契地在水鬼空出来的手里放上了一大瓶快乐水,才缓解了水鬼的尴尬。

    “这是我的东西。”

    卫渊理所当然道:“你会把你的东西给别人看吗?”

    虞姬眼底神色缓和许多,她说自己还有事情,所以匆匆得离开,临走的时候,当然将自己的画室暂时交给了博物馆画师看顾,昨天连夜走的,而现在卫渊最后拿起了一枚玉佩,玉佩下面是半枚青铜扳指。

    青铜扳指是秦代时候的契约。

    佩戴在腰间一侧。

    本来是打算要通过帝辛留下来的青铜器返回,但是很遗憾地,卫某人现在正在西山界凶神追杀名单上,所谓杀人者终被人杀,厨师食材不过一念之间,这样的规律,卫渊相信那帮糙得要命的山海凶兽绝对会奉为真理。

    要是有那个凶兽把他卫某人抓了红烧,那么恐怕整个山海经的凶兽们都得抹着眼泪提着刀叉来排队分一杯羹,可能还得要带着味儿回到老祖宗坟墓前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

    祖宗你瞑目吧,当年把咱们写成食谱的家伙现在也成食谱了。

    为了防止这一幕的发生,也为了防止把危险带到朝歌城里。

    卫渊已经和烛九阴说好了。

    上一次说把他送到没有凶兽的地方,结果直接落刑天家门口去。

    这一次他可学乖了。

    得放到一位和人族处于良好关系的山神前面。

    那边老教授接了个电话,本来说好了要退休的眸子噌一下亮起来,然后站起来,道:“嗯?古代西楚文化的史书?真的遗迹,怎么出来的?”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放过的。”

    “这事儿我一定参加。”

    本来已经再期待着退休生活的老教授这个瞬间就像是重新回到了二十多岁的样子,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最后他关好手机,尴尬地看了看那边的青铜鼎,道:“放心。”

    “等我这一次从遗迹里出来,就来这儿退休。”

    水鬼忍不住吐槽道:“这可真是一个了不起的flag。”

    “教授你现在简直就和戏台上的老将军一样啊。”

    “将军?”

    完全不懂梗的董越峰怔了下,可旋即他仿佛觉得这样的称呼很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而后眼前就出现了一重重的幻影。

    仿佛有空旷的,来自于战场的风掠过了他的心胸,让他的心脏如同战鼓一样擂动起来,眼前有英武的青年,浑身穿戴者墨色的铠甲,笼罩在这残酷冰冷的铠甲之中,眼眸安静,看上去仿佛从古老画卷里走出的名将。

    一切都无比真实。

    董越峰呆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卫渊已经和他道别之后离开。

    他跌跌撞撞追出去。

    却又不小心差一点被车撞了,为了避开车,又来到了画室那边,喊了一声卫渊,而这个时候已经入冬了,老人带着眼镜,在走入画室范围的时候,空调的热气在眼睛上蒙了一层的白雾。

    他不得不摘下眼镜来。

    在带着眼镜的时候,能够迷迷糊糊地看到,是卫渊转过身对着他挥手微笑,肩膀上还趴着一只红色的小狗崽,可就在他摘下眼镜的时候,仿佛世界骤然变化,就像是远古的传说降临人间,空气中弥漫着巨人和神的呼吸,就像是天空中应该悬挂着十轮太阳,就像旷野中有猛兽匍匐。

    青年背后背负着剑,眉宇就和他恍惚看到的将军一模一样。

    而在他的身边,一头身上披带鳞甲的猛兽徐步而行。

    那是龙。

    哪怕只是安静往前行走在老街,就已经有神话的狰狞和威严溢散而出。

    而那青年转过头,微笑着和狰狞的龙兽说着什么。

    注意到了他的视线。

    青年回身微笑着挥了挥手。

    刹那的错觉,如同青年背后有着黑色的龙旗在舞动,天空压低,云气泛着凝重的黑红色,有着如同刀锋一般迅猛扑杀下来的钢铁军团。

    董越峰说不出话,许久后才在画师拍了拍肩膀之后回过神来。

    画师好心道:“老教授要不然你先在这儿休息下?”

    董越峰心潮翻涌,仿佛有什么画面在他的脑海里转动着要钻出来,世界的真相在他面前掀开了一角,他低下头掩饰表情,道:“不,不用了。”

    他顺手拿起一本书打开,“你是在这里卖画吗?”

    “啊不,那是……”

    画师没有来得及阻止。

    新鲜热辣刚刚出炉的杰作出现在了老教授眼底。

    老人脸上的表情凝固。

    手掌颤抖。

    这一天……

    卫渊离开人间,带着自己的目的重返西山界。

    神州著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董越峰教授。

    来到了新的世界。

    嗯,各种意义上……

    ……

    风吹而过,在昆仑的最高处,是千年不化的雪原绝景。

    每次站在昆仑之上,俯瞰人间,会觉得,人间仿佛从来没有变过。

    风吹而过,白色玉佩下的青铜扳指发出清脆的声音,天女安静看着人间,每每在她心情起伏,不能宁静的时候,就会来到这昆仑的地方,在这样的雪景和云海之下,连时间都仿佛凝固,从不曾变化过。

    在这样的宁静下,珏的心情逐渐平复。

    但是这个时候。

    风声中传来了不规则的‘杂音’。

    少女睁开双目,低下头。

    在山脚下,一名男子已然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