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8章 暗流涌动,水波渐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22
  第0398章 暗流涌动,水波渐起

    你听过这样的故事吗?

    你一定听过这样的故事吧。

    厌恶天上清苦的神女来到了人间,在洗漱的时候,却被贪恋神女容颜的凡人偷偷藏起了羽衣披带,没有办法再回到天上去,而后留在了人间,嫁给偷窃她衣服的凡人,生儿育女。

    幸福美满,人人艳羡。

    但是区区的凡人,怎么能够带走蕴含有法力的羽衣?

    是的,这个故事理所当然要有后续……

    是第二种解法。

    在幽暗的屋子里面,点着一盏油灯,灯光幽幽,有男子慢慢落笔。

    凡人不可能带走神女的羽衣披带,那么如果说,这个人变成妖魔了呢?是的,妖魔,用至亲的鲜血魂魄为引走入邪道,人之欲望不死为执,而妖魔也由此而生,多么冠冕堂皇的说法,但是……

    区区求而不得的执念,真的能够诞生妖魔么?

    而只是低劣的妖魔,又真的能够布阵困住昆仑的神女么?

    分明……

    他连靠近到三丈内都做不到。

    所以啊,你们猜到了吧?

    那么,知道故事的第三重么?

    油灯忽闪着扑灭,窗户外的光倾泻进来,是反射的雪光,南方的冬日或许只是轻浅的小雨,但是这里是关外的名山,早已经白雪皑皑,而男子安静看着外面,将这本泛黄的书卷合上。

    ……

    梦境的世界里面。

    刑天爽朗地大笑着,拍打着卫渊的肩膀:“小家伙,你不行啊!”

    祂的表情颇为愉悦,端起酒递给卫渊,道:“不过,在小岛上的那一剑看上去还是有那么些味道的,来,喝点酒,就当做是庆祝了。”

    对于刑天的时代,轩辕的臣子杜康刚刚创造出了美酒。

    一开始是用来祭祀诸神的尊贵的祭品。

    所以在祂的意识里面,还是将这些烈酒看得颇为重要,只是卫渊敬谢不敏,道:“不用了,最近不想要喝酒。”

    年轻人,喝多了容易做梦。

    刑天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大笑着仰脖饮酒,道:“你这样是不行的,小家伙,你还差得远啊,哈哈哈。”

    卫渊还以为刑天指得是自己在高天原使用那一剑之后筋疲力尽的样子太过于狼狈,生怕下一句话就是‘小伙子你不行啊,你得支棱起来’之类的话,说实话现代社会磨砺过的人,抬杠技能谁不会啊。

    但是面对这位爷,还真没法抬杠。

    你行你上啊!

    他上他真行啊。

    可是刑天喝了口酒,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道:“对看中的女子,怎么能那么生涩呢?真是,太稚嫩了。”

    卫渊:“……”

    “嗯??!”

    他一脸震惊地抬起头,作为一个现代人,居然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遮掩,对于他来说,就像是看到了小猪佩奇在他眼前一边跳迈克尔杰克逊的太空步一边挥舞着李逵同款大斧头给人理发一样。

    “你你你……”

    卫渊手掌握拳砸在手心,恍然大悟:

    “你是说用棍子直接在人后脑勺来一下敲晕拖走?”

    “刑天,我们现在是现代社会了……”

    刑天摇了摇头,道:“不是。”

    “我是堂堂然地追求她的。”

    卫渊看了看刑天壮硕的身材:“你是不是威胁人家了?”,

    刑天带着温和的微笑:“不,我给她唱了诗歌,说给她带来了整个炎族最美好的花,放在她的鬓角,告诉她,她其实才是整个四海八荒最美好的那一朵繁花。”

    卫渊脑海中一刹那几乎想到了很失礼的念头,这个姑娘会不会不好看。

    战神刑天脸上的表情几近于怜悯:

    “她是我们部族的明珠,是教导精卫的老师。”

    “很美。”

    卫渊:“……”

    他看着战神刑天宽阔的胸膛和健硕的身材,呆滞了下,一字一顿慢慢地道:“所以说,你用诗歌追求了当时炎帝部族最美的女子,然后还成功地抱得美人归了?”

    刑天微微抬头,带着温和的微笑颔首,语气理所当然。

    “毕竟,我是文官嘛。”

    “……文官。”

    卫渊沉默,然后一言不发回到桌子旁边。

    端起旁边的烈酒仰脖吨吨吨吨吨地咽了下去。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睡一觉就好了。

    烛九阴叹了口气。

    背对众生。

    没眼看。

    而刑天爽朗大笑,一边笑一边用力拍打着卫渊的肩膀,道:“不错,不错,我文官一脉就应该这么豪爽的喝酒,你总算是看上去有那么像是文官了,哈哈哈……”

    只是可惜梦中是不可能醉酒的,卫渊逃避现实的行为注定了是镜花水月一样的结局,他叹息一声,看向旁边的烛九阴和刑天,道:“怎么祝融神没有出现?”

    刑天脸上的微笑稍微收敛了下,道:“祂沉睡了。”

    “沉睡了,可这里就是梦境里……”

    卫渊的声音顿了顿,旋即,刑天脸上微笑的收敛让他意识到了这事情的不同凡响,尤其是上一次见到祝融时,祂的变化和反噬,都在此刻彰显出来,刑天道:“我之前希望能够把祂拉入你的梦中,借以维持祂的清醒。”

    “至少是梦中的清醒。”

    “但是现在看来,哪怕是梦中的清醒,现在也已经无法维持了。”

    “是祝融的真灵沉睡了。”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道:“我知道了。”

    他解释道:“六百年前的事情,我稍微有了些眉目,千年前的时间段,我还不清楚,不过,能够让祝融也沉睡到这种程度,看来比我想象的还要棘手……这样一想,那么六百年前,洛书出现在那里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了。”

    “洛书……”

    刑天和烛九阴都沉默了下。

    河图洛书在神州神代的地位和价值,如果不了解历史的话根本无法理解。

    只是单凭借三皇五帝,基本都是在河图洛书的辅助下完成了最大的功业这一点传说,就足以侧管中窥豹地看得到此物的不凡和特殊。

    刑天看了看卫渊,想了想,道:“既然连河图洛书也出现了,那么人间那一座长白山,恐怕会潜藏有不小的麻烦,小家伙,在这之前,你先去一趟山海界吧。”

    他脸上露出了爽朗的微笑:“我知道黄帝当年种果子的地方。”

    “他那儿好东西不少,只要干掉守门人,全是你的。”

    “我很久没去吃了,咱们七三分,你七我三。”

    “要不然八二分也不是不可以。”

    卫渊:“……”

    很明显就算是在和轩辕开打之前,这两位爷就不大对付了。

    一个喜欢种果子。

    一个喜欢摘果子。

    我种。

    我摘。

    我种。

    我摘。

    你特么摘我瓜是吧?!

    卫渊脑海里浮现出那位英武青年咬牙切齿,恼羞成怒的模样,心中玩笑般地低语了几句,不过当年的情况当然不会是这样地儿戏,真正的历史潜藏在这些面容始终温和的古代战神心底,早已经不再为人所知。

    不过确实,算算时间,他也应该要回山海界一次了,那些堵门的凶兽耐心都不怎么样,现在估计也大部分离开了,而穷奇遗留下来的山海玉书,也理应决出了胜利者。

    得到山海玉书。

    里面有淬炼出上一辈子身体里药性的方法。

    也有和西王母打好关系的法子。

    刑天看到卫渊脸上的神色变化,温和道:“我招式的基础你已经学会了,轩辕的剑法,你至少看懂了第一招的外在,但是这一次你去西山经,仍旧会有很多的危险。”

    “我是没有办法帮助你的,而烛九阴,祂始终处于中立。”

    “你和祂相识这么久,祂应该也没有哪一次是主动出手帮忙的对吧。”

    “祂始终认为,神应该秉持中立,维持秩序和契约,而不能够仗着自己的地位力量而扭曲其余生灵的决定,哪怕是九幽和人间开战,以祂的秉性也只是会支撑九幽的世界,而不会参与其中,神的强大应该以生灵的自由为界限。”

    烛九阴不置可否。

    刑天伸手按在卫渊肩膀上:“而无支祁,祂这一次不会帮你。”

    作为炎族的战神,刑天的双目温和,却带着一种让人无法退让的感觉:

    “这一次只能够靠你自己完成这件事。”

    “卫渊,炎黄部族的后裔,如果始终需要依仗外力的话,又如何能够自我强大起来呢?我们可以和别人合作,但是这一切的基础是,在离开这样的合作时,我们同样强大。”

    “失去盟友,无损于你自我的力量,才是强大。”

    “当失去别人的支持就一无是处的时候,这强大本就是虚幻的,甚至于是致命的,那会让你做出错误的判断。”

    “人类本强大,这是轩辕和炎帝,甚至于蚩尤都在秉持的想法。”

    他的双目温和鼓励,就仿佛真正的智者,而后这样的气质收敛了。

    刑天的声音顿了顿,旋即爽朗笑道:

    “不过,这毕竟只是我这样一个老家伙的想法,会不会已经落时了呢?”

    “反正我期待你在西山经的表现。”

    “黄帝种下的果实记得分我一些啊,哈哈……”

    ……

    短暂的会面,除去了对于西山界一行的鼓励。

    大概也就只能用‘听闻卫渊送礼,三皇五帝初期,炎黄部族文官刑天,特来嘲笑’来形容了。

    在卫渊离去后,这梦境也支离破碎。

    卫渊坐在博物馆里,回忆起刑天所说的话,以及连天之四极的火神祝融都沉睡的现状,有种温水煮青蛙的紧迫感觉,面色微微沉凝,他取出了铁鹰剑,剑刃倒影着自己的双瞳,思考着前往西山界一战。

    而这个时候,有人吹熄了油灯。

    带着泛黄的书卷,从关外名山上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