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7章 后日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07
  第0397章 后日谈

    少女的眉眼清澈安静,眼底倒映着卫渊的模样。

    鬓角和发丝里带着一种特殊的香气,像是九天之上盘旋的高风,似乎是从来没有接触地这么近过,两人的脸上都晕出了一阵阵红色,有一种柔软的氛围在他们之间发酵,像是酿造了五千年的美酒,散发着让人沉醉的馨香。

    卫渊忍不住微微踏前一步。

    眼前的少女眼眸微垂。

    心脏的跳动都仿佛变得雀跃起来。

    就仿佛决胜的剑客即将向着最强的对手挥出命中注定的那一剑,就仿佛将领率领着背后的千军万马,踏破敌国都城的城门,这是此生最为光彩耀目,最不可能褪色的一刻。

    “当当当……”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足以让人心跳骤停的单调声音响起来。

    然后就是一阵熟悉到厌烦的歌声传来。

    眼前的画面凝固住,然后转眼就缓缓地破碎开来,一点一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从窗户缝隙里流淌进来的冬日阳光,带着点清淡的慵懒。

    “淦!”

    卫渊趴在床上,抬起手掏出枪,砰一声直接把放在一侧的闹钟打烂,枪械里发出火药残留下的味道,就仿佛刚刚梦中一幕的延续,也提醒着卫渊一切只是梦而已,然后躺尸在床铺上,整个人都像是燃尽之后的灰白色——

    那一场礼物的赠送已经是两天前的事情了。

    完美甚至于超过地达成了原本的目的。

    只是……似乎冲击有些大了。

    现在他反倒是有些不知道该要怎么和珏说话,珏似乎也有点小躲着他。

    只是拥抱了一下就连续做了好几天梦,这太丢人了,说不出口啊。

    穿着博物馆传统粉色HelloKitty围裙的水鬼无奈站在门口。

    这个围裙是博物馆员工一起轮换着用的,只是因为被圆觉大和尚穿过,这围裙多少有些给撑大了,水鬼穿着有些太大了点,看上去像是营养不良的小个子在偷穿着大人的衣服。

    水鬼一只手握着锅铲,一只手握着装着醋的瓶子,嘴角抽了抽:

    “老大,你该起床了。”

    卫渊躺尸,没有反应。

    水鬼过去把闹钟的尸体翻过来,沉默了下,认真道:

    “老大,你放弃吧。”

    他眼神唏嘘,像是古希腊对着日落沉思的伟大哲人:

    “梦只是大脑的自然活动。”

    “是能让你过去的经历组合的事情。”

    “你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梦也没办法给你复原出来啊。”

    卫渊:“……”

    你是真的欠啊。

    片刻后,伴随着响指声音,水鬼再度被叉了出去,而楼下的几人也都听到了动静,圆觉给卫渊准备好了早餐,而戚家军兵魂则是在打扫,伴随着打哈欠的声音,卫渊走了下来。

    一边懒洋洋吃着早饭,卫渊一边打开每日早间新闻。

    现在的主体当然还是超凡世界的宣传和普及,据说科学家们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如何将灵气这样的力量和现代化的力量所结合起来。

    比如在导弹里面蕴含有特制的符箓,比如面对西方阴暗古堡的吸血鬼伯爵,一发三千米的狙击弹把紫外线直接打入伯爵的梦境,让他体会一下什么叫做逝去的夕阳。

    当然更主要的是先融入民生当中。

    比如说,种菜,种菜,还是特么的种菜!

    想一想修行普及之后,所有农业大学必学的几门法术,一个是降雨术,一个是木系的生根术,到时候沙漠里面开农田,两排现代化大学生,第一排种种子第二排就施法降雨,直接平推撒哈拉,沙漠里面种西瓜。

    那种级别的昼夜温差。

    必然导致瓜又大又甜。

    你觉得哪个神州吃瓜群众忍得了?

    估计以后什么旋风术结合固土术,直接在屋子里虚空种菜都有可能。

    当然,也能种花。

    卫渊看了看最近两天没有开张的花店。

    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开口,珏那边也不是生气,因为当时谁也没有想到那么大的动静,不过好在也不是全无所获,水鬼的照片已经被他成功扣下来了一张。

    卫渊直接打印了一张,云端上传一张,U盘一打保存完整。

    最后还将一张直接放到了袖里乾坤·昆仑瑶池里面。

    水鬼盘腿坐在自己的快乐水配比工作间里面。

    穿着优雅的执事服,戴着平光眼镜,伸出中指托了托眼镜架。

    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有些房产中介看到大佬买房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一样时候阿谀奉承的微笑。

    耳边有蓝牙耳机。

    “没有问题哟。”

    “照片已经给您发过去了。”

    “记得好评哦,博物馆可乐随时为您服务。”

    耳机对面当然是青丘国的女娇。

    水鬼把照片的数据直接传送到了过去,然后得到了估计一百年都喝不完的快乐水份额,脸上的表情有点像是丰收的老农民,凤祀羽坐在椅子上,古怪地看着哼着歌擦拭高脚杯的水鬼,想了好一会儿,才好奇道:

    “你把照片数据给了女娇姐姐了吗?”

    “给了啊。”

    “……那你也把照片给了卫馆主?”

    “是啊。”

    凤祀羽:“……”

    她的小脑袋瓜突然就僵住了,看着神色轻快的水鬼,呆滞了下,还是问道:“你图什么啊?”

    你难道不知道女娇姐姐不打算把这照片给卫馆主的吗?

    水鬼沉思。

    然后比划出了一个大拇指,笑容爽朗地回答道:

    “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

    羽族少女绷不住了。

    哪怕是凤祀羽都得要叹为观止。

    “你是真的厉害。”

    “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

    “哼哼,那当然。”

    水鬼得意洋洋地吹了声口哨,一身执事服,看上去身材欣长,左臂搭着热毛巾,右手五指托着铁托盘,把一杯特调过的快乐水放在凤祀羽旁边,上面还放着半枚切片的柠檬。

    “好好试试看。”

    “我一定得和那家伙斗一斗,看看谁的快乐水才是正统。”

    凤祀羽郑重点头。

    然后呲地打开了一袋黄瓜味道的薯片。

    清爽的黄瓜,特调的快乐水,还有甜腻微苦的巧克力。

    这就是凤祀羽今天的选择。

    “麻烦你了,凤祀羽评委。”

    “交给我吧。”

    ……

    花店里面,少女看到卫渊回转回去,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手掌轻轻按着胸口,微微皱起眉头。

    为什么要躲呢?

    她有些不明白这样的情绪究竟是为何而产生。

    又为何而逐渐滋生起来。

    前两天被拥抱起来的时候,脑海里不知为什么那些画师的画不断地在脑海里浮现出来,像是昆仑玉璧上的壁画一样在脑海里翻涌起来,九天之上的风是最自由的秉性,她的心里始终应该是那样自由而空旷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刹那却变得微沉了些。

    过往的经历都浮现出来,落在心里,像是落入风里的云气。

    像是振翅南巡的北燕,落下的一片羽毛。

    像是被什么盈满了,就像是现在这样,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躲着渊,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看到卫渊回去后,心里放松之余还有一缕缕近乎于无法察觉到的失落。

    放松又沉重,欣喜却失落。

    这是不属于神灵该又的情绪。

    “西王母娘娘……”

    少女手中的书放在胸口,轻轻道:“这是怎么了?”

    ……

    卫渊坐在桌子前,思考着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霸王的真灵转世,只要成长起来应该会成长为人类一方的战斗力。

    这一次一定得把他性格上的自矜给掰过去。

    封印共工的材料是具备有九州万国气运的金铁,此刻变成了十二金人,也失去了原本的特殊性,而共工和人类有存在于立场上的冲突,未来一定会彼此敌对,到时候要么重新在山海界找到封印共工的材料,要么就直接把刑天的头找回来,让刑天恢复到又能打又有脑子的非头铁莽夫状态。

    另外……

    卫渊伸出手按在自己的心口。

    隐隐约约还能感觉到那种刺痛。

    之前道衍曾经招来了太平要术斩龙脉的残篇。

    他从其中看到了过去的经历,但是在最后,自己却又看到了洛书的虚影,在明代时期的自己也被一剑洞穿了心脏,那种刺痛感觉,哪怕是到现在回忆起来,仍旧无比清晰,和霸王那一枪不同。

    那一枪的伤口炽烈而霸道,那种炽热感觉甚至于强过了一瞬间的剧痛。

    而那一剑则如同毒蛇的撕咬。

    究竟是谁……

    卫渊按了按眉心。

    眼前的迷雾越发沉重,和这些事情比起来,再过几天在龙虎山给樱岛颁下‘神州赐倭奴国金印’都已经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了,为了弄清楚当年明代的事情,一方面寻找古物,一方面也得要去一趟长白山。

    看看当初刘伯温是否遗留下了什么东西。

    他的性格,必然留下了后手。

    正在卫渊沉思的时候。

    一股突如其来的困意袭上了他,那种熟悉的感觉打断了卫渊的思考,让他张了张口,有着无言以对的感觉,他才刚醒了一小会儿,这种情况下的梦境只会代表着一件事情——

    上古五大恶人的召唤!

    先祖陪练团,爱的铁拳!

    还有刑天爽朗的大笑声。

    淦!

    该不会是对之前在高天原上的反应还不满吧?

    卫渊额角抽了下。

    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