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5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33
  第0395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卫渊顺利回到了泉市。

    下车之后,是直接被凤祀羽推着轮椅推回来的。

    再加上之前用力过猛,面色苍白,一脸安详无力。

    而小阿玄则是带着任务归来后的欣喜,准备回龙虎山,凤祀羽看着小道士眉心那天生的火焰纹路,若有所思,然后慷慨地分享了自己最喜欢的零食,而小道士也把在山上自己晒的瓜子给了凤祀羽一把。

    于是两人达成了分享零食的至高友谊。

    而在卫馆主被推回博物馆之后,凤祀羽却没有直接回自己那个根本没有人来的零食小铺子,转而悄咪咪摸到了花店门口,然后溜了进去,旋即抓了一把瓜子,双眸明亮且乖巧地坐在了一边儿。

    此刻,天女被环绕在中间。

    周围娥皇,女英,虞姬围了一圈儿。

    关于礼物的事情。

    旁边原本属于博物馆员工之一,目前在虞姬的画室里面打工的画家幽魂也被拉了过来,众人认真讨论:

    “需要比较能够表达心意。”

    “最好不要太繁琐。”

    “而且也不能够太见外。”

    “你知道吗?”

    画家幽魂沉思。

    然后肯定地点头,伸出大拇指比了个大拇指。

    完全没得问题。

    低下头,握着画笔,刷刷刷在画布上画画,她多少也算是超凡画师,就像是水鬼专长于配比快乐水,大概类似于炼金术师快乐水宗师级高手,她的技能点也全都点在画画上了。

    不过才一小会儿,就画好了。

    转过来示意给其余众人,满脸肯定。

    ‘老夫已经耗尽洪荒之力,这是我最后的杰作了!’

    白色的画布上,是巨大的礼物盒子,盒子里面是身穿赤色金纹衣服的少女,黑发如瀑,眼眸微敛,眸光流转,羽带如同礼物盒的包扎丝带一样环绕周围,娥皇女英目瞪口呆,虞姬托着下巴的手一下打滑,凤祀羽手里的瓜子都洒了。

    “这这这……”

    小羽族背后的羽毛一下打开,环绕住自己,不好意思看。

    双手捂着眼睛,手指的缝隙大地却把那一双明亮的杏瞳都露出来。

    看着画面上的天女双眸柔软,白皙面容泛着红晕,布料柔软,若隐若现看得到身体的曲线,予人美好的遐想,哗啦一下,女英一下冲上去,抬手按住画家游魂的动作,面容涨红:“这这这……这个太超前了。”

    画师歪了歪头。

    娥皇吐出一口气,这画师画的有些太贴合了。

    穿得很严实,但是昆仑天女露出这样羞涩的表情,她们都觉得心底跳了几下。

    太犯规了。

    “为什么,不行?”

    画师有些疑惑,她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

    “或许珏姑娘也不排斥这样?”

    娥皇沉吟。

    众人看向天女,看到天女仍旧安然坐在那里,带着一丝微笑,气质从容雅致,就仿佛完全没有遭遇到这样巨大的冲击一样,女英倒抽一口冷气,原来珏已经被现代社会影响到这样的程度么?!

    好厉害!

    这这这……

    西王母如果醒过来,会不会觉得自家孩子被带坏了?

    她脑海里一瞬间已经脑补出了,冷酷老妈带着昆仑山红花双棍天字第一号打手应龙从天而降,把那博物馆主和昆仑天女无情拆散,博物馆主娇柔倒地,昆仑天女被无情带走,最后带着墨镜身穿西装的应龙掏出一张密码是八个八的存折扔在博物馆主脸上的一万八千字小作文。

    女英双目亮起,跃跃欲试。

    好像也不错……

    娥皇很快发现了问题。

    她无奈叹息一声让众人都看过去,然后她伸出手在天女面前晃了晃。

    天女笑容温和而雅致:“优雅,优雅,优雅……”

    娥皇嘴角抽了抽,伸出手将珏鬓角的黑发撩起,露出了火红火红的耳廓,伸出手指戳了戳天女,回过头来,解释道:“大概就是,冲击力太大了……”

    凤祀羽恍然大悟:

    “所以大脑启动自我保护程序了?CPU处理不了,快要烧掉了?”

    娥皇怔了下。

    然后沉吟了几秒钟,点头道:“大概是这样。”

    “不过,我想到一个方法。”

    她徐徐开口,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片刻后,画师低下头埋头苦干,刷刷刷地划出了一幅画。

    然后把画布朝向珏的方向。

    比了个大拇指。

    “看看这个?这是老夫最后的杰作了!”

    娥皇已经无力提醒这个画师,她其实是个年轻女子,而且这句话刚刚已经说过好多次了,只是伸出手按了按珏的肩膀,稍稍用力摇晃了下,道:“珏,你看看……”

    一连唤了好几声。

    少女眨了眨眼睛,看向画布,然后神色凝固。

    娥皇伸出手撩起少女的黑发。

    伸出手碰了碰珏的脸颊。

    看向画师:“太刺激了,不过比起一开始要好很多。”

    “再稍微收敛一点。”

    “不过,你的画风,为什么会有些奇怪……”

    画师羞涩一笑,然后伸出手比了个大拇指。

    清秀的脸上带着‘交给我,你放心’的豪迈表情。

    “放心。”

    “我已经上岸了哦!”

    “哦,上岸……嗯??!”

    娥皇说了一句,突然意识到不对,猛地抬头。

    你之前画什么的?

    卫渊……

    你这个博物馆的员工是不是都有那个什么大问题?

    女英不解望向姐姐,“上岸?那是什么?”

    是本子。

    娥皇脸上带着姐姐宠溺的微笑,温柔地道:

    “就是指得画岸上的风景画的意思哦。”

    “女英你不可以看。”

    ……

    在珏处于大脑CPU长时间短路,被娥皇无良用来确认本能接受程度,来挑选礼物的时候,博物馆内侧,刚刚把高天原端了的卫某人坐在轮椅上,双手十指交叉,抵着下巴,道:“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完成这个礼物。”

    “有什么想法吗?”

    水鬼优雅摇晃高脚杯:“表白。”

    戚家军兵魂擦拭刀刃:“表白。”

    圆觉和尚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要不然,卫馆主你和我出家?”

    还有苍老的声音:“表白。”

    卫渊额角抽了抽,看向旁边笑眯眯的老道士,或者说是依附于博物馆纸人用出了分身之法的张若素,叹息道:“张道友,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张若素眼睛里面全部都是青丘国灵材的金钱光芒。

    道门心境冲虚,无我无他,追求本心本性。

    可是……

    实在是,青丘国真的有钱。

    而且有酒。

    老道士带着寺庙道馆里面忽悠别人解签的微笑,双目无神,根本没有卫渊的倒影,而是倒映着金钱和美酒,伸出手来,哗啦一下出现了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各种各样的文字,道:

    “看一下,龙虎山新开展的业务,不管你是要后天晚上是流星雨,是下雨下雪,还是大晴天,祝由十三科全权为你服务。”

    卫渊嘴角抽了抽。

    而这个时候,旁边依附于博物馆另一个纸人上的无支祁手里捧着敲诈来的SWITCH游戏机,不屑地哼了一声,“说到底,居然还是要用幻术,真是白学了。”

    卫渊大怒:“幻术怎么了?”

    “况且也不是幻术。”

    无支祁道:“真是不懂得你到底是在想什么?”

    卫渊道:“只是送一个礼物。”

    无支祁冷笑一声,傲慢道:“既然是神代的存在,你就应该送她兵器,越重的兵器越好,我们那时候,都是越大块的兵器越好,像是我,我可是直接能够抽起淮水来的,你能吗?你不能!”

    卫渊额角抽了抽,伸出手指:“再说一句话。”

    “扣工资。”

    无支祁大怒。

    卫渊猛地起身,哗一下掏出枪。

    然后直接抵着SWITCH。

    以大无畏的态度逼视着无支祁。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他的气势,竟然逼退了淮涡水君。

    “你再搞……”

    “我撕票了。”

    “……你清醒点,这你买的。”

    “不管,我打不死你我还打不死一个游戏机了?”

    最终恼羞成怒的卫渊以你再多嘴一句老夫直接给你撕票的光棍气质折服了无支祁,水猴子还在打游戏,也懒得再多说,卫渊坐回来,道:“总之,你们帮我做成这个事情。”

    水鬼点了点头:“那好,老大,你得要提前邀请珏姑娘来吃饭吧?”

    卫渊呆住。

    还有这一出?

    而这个时候,花店里也成功地测试出了珏的心里承受上限。

    其余的画全部被摧毁。

    “那么……”

    一直在嗑瓜子的凤祀羽放下翅膀来,道:“既然要送礼物的话。”

    “珏姐姐你要不要去邀请卫馆主吃一顿便饭?”

    天女怔住。

    好友送个礼物,需要这么麻烦么?

    青丘国·女娇。

    “这里是零食,这里是零食,花店已就位。”

    “这里是可乐,这里是可乐,博物馆已就位。”

    在五千余年后,重新发现有趣味好玩事情的女娇嘴角微微勾起,她优雅地关上门,告诉了青丘国的小狐狸们,她在修行和修身养性,最近不可打扰,而后缓缓走入,小狐狸们只能看着优雅又有气质的老祖回去。

    而后,

    女娇猛地关上门,小步跳到了蒲团上,一下坐下来,看着法术里的老街。

    像是导演一样戴上了墨镜,手里拿着剧本卷起来拍了拍掌心。

    “咳嗯,可乐,零食,各就各位……”

    “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