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4章 女娇的大作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54
  第0394章 女娇的大作战

    樱岛纷争的种子已经埋下了。

    无论是谁都能够轻而易举地看出这一点。

    像是无主的王冠坠入民间,无上的权利可以为任何人所拥有。

    在无论东方还是西方,这样的事情总归会带来很多的铁与血,背叛和人性,至少对于超凡界来说,这是混乱的开始,但是这并不影响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

    远远地望去,高天原坠落时候带来的云气波动,还有那一剑残留的光焰流散,这一幕幕都通过了直播和转播转发出去,暴虐的剑气尾端撕扯着流光,从东海岸看去,就像是绵延千里的火烧云,壮阔而美好。

    这是以一个神系的未来绽放的烟花。

    会不会有人在今天这样的场景下求婚成功?或者表白成功……

    肃穆里甚至于多少带着一丝丝悲壮的环境里,卫渊心里想着不着调的话题,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或许应该挺直腰杆,握着剑,有些英雄的气概去漠视那些因为害怕软弱哭泣起来的樱岛修士。可是英雄的心里也只是会想着一些很俗气的话和事情。

    比如说这角度看过去,高天原就像是一块被戳破的溏心蛋,蛋黄柔软地流淌出来,如果卷到煮好的细面上,味道会很好。

    当然从神州的方向看过来,这样的景色应该是很壮美的,或许会有很多人拍照,也或许会有人成功地在一起,这样的话,自己和整个高天原也算是媒人。

    这座神系也算是有了些美好的价值。

    卫渊没有收剑,只是握着剑往前走去,他走地很缓慢。

    众人无声而敬畏地让开一条道路。

    在天边神系陨灭的恢弘之下,一步一步,从容离去的东方修士脸颊带着淡金色的光,脊背挺得笔直,听得到风吹过剑锋时候的低鸣,让人心中畏惧不已,这样的一幕像是传说里分开大海的圣徒摩西,只是这一次是天空被剑分开,而不再是人类祈求神的力量。

    小道士阿玄呆呆地拎着木剑看着卫渊。

    真厉害……

    简直像时话本故事。

    就在这个时候,小道士耳畔传来了咬着牙缝的声音:

    “扶着我。”

    啊?!

    阿玄呆了呆。

    从那种仿佛置身于某种话本故事里的氛围里被拉了回来。

    卫渊嘴角抽了抽,眼神疯狂示意。

    最后只能无声传音。

    “腿软了。”

    小道士:“??!”

    卫渊靠着阿玄稳住身子。

    上古的战斗风格直接把他的力量几乎抽干了,这个时候他很像葛优瘫在沙发上,然后让水鬼给自己递一杯冰镇的快乐水,但是这毫无疑问会在睡着之后迎来上古五人组的补考。

    想一想刑天一边哈哈大笑着拍在他的肩膀上,一边爽朗道:

    “没有关系。”

    “你觉得耐力不足只是因为你还不习惯这个状态。”

    “多来几次就习惯了。”

    “哈哈哈哈哈,小家伙,你得支棱起来啊。”

    “不过放心,我们会帮你的。”

    然后背景里面是上古五大恶人组狂笑着的模样。

    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卫渊的身体里就又一次涌现出了强大的力量,支撑着他站稳,不管怎么样,面子不能丢,他丢了面子就相当于炎黄丢了面子,炎黄丢了面子就相当于刑天也丢了面子。

    而刑天也丢了面子,他就会摘下头。

    卫渊脚步顿了顿,望向其余势力的人,沉吟了下,用习惯性的温和语气道:

    “今天没有机会多聊。”

    “之后如果有空闲的话,我会主动上门拜访。”

    只是他不知道,在他绷紧气机说话的时候,背后隐隐约约还能够看到残留的上古真灵们的模样,一边说话一边微笑着望向众人,这个是长时间共处留下的烙印,某种程度上来说和卫渊此刻状态同调。

    轩辕,炎帝,祝融留下的痕迹都还好,笑容爽朗正常。

    某无头战神和某头铁战神一边摩擦战斧的斧刃,一边面无表情地狞笑着。

    外加背后崩溃的高天原。

    就直接把这画风带到了八辈子那么远的地方。

    灰袍法师:“??!”

    拟造天使:“??!”

    整齐划一倒抽一口冷气。

    不!

    您客气了!

    千万别来!

    最终卫渊靠着阿玄没有露馅,一步步走下山去。

    手掌一软,剑直接坠地,自己则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轮椅上。

    轮椅来,轮椅去。

    在下泉州卫渊。

    出差完成。

    缓了缓劲儿,卫渊掏出手机,找到了流泪猫猫头。

    沉吟了下,先是打了一大段字,表示自己根本没有想这么玩的,谁也没想到那家伙那么勇的,直接侵袭他的梦境,他不是很了解樱岛的古代神话,其实很想要问一问张若素,伊邪那美命一直那么勇的么?

    可临到头来还是把这大段大段的文字都删掉了。

    打了短短几个字。

    “高天原没了。”

    顺便发出一个猫猫头点赞的表情包。

    等待张若素的回答。

    ……

    而在此刻,在卫渊并不知道的情况下。

    天师张若素前面出现一位白发女子的虚幻身影,气质优雅而温和,对张若素提出了一个意见,张若素沉吟了下,抚须道:“贫道仍旧觉得,此事要交由卫道友自己处理。”

    “哪怕是这件事情。”

    刚刚女娇来找到他,希望能够做一件对卫渊保密的事情。

    “无论他找你们做什么,你们都可以帮助他,但是不能告诉他珏也在准备礼物这件事情。”女娇的语气很轻松,可是张若素却不曾同意。

    “这不合贫道的想法。”

    白发白须的老天师神色温和,态度坚决。

    哪怕前面的分身来自于三皇五帝时期的女娇。

    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稍稍有些凝滞和沉凝的时候,张若素的手机叮咚响了一声,老道士客气地点了点头,微笑道:“青丘国主请先稍等,贫道看一个消息,大概是卫馆……”

    张若素打开聊天软件。

    张若素看到了卫渊发来的五个字。

    老道士脸色微笑缓缓凝滞。

    张若素默默放下手机,看向女娇。

    “是什么活儿?”

    老道士手里的屏幕又一次被捏碎:

    “这一票,贫道干了。”

    同一时间,女娇成功将整个聊天群里的成员全部说服,社死的水鬼姑且不说,难度最大的无支祁极为愉悦要给卫某人添堵,当然女娇并没有骗他,结果暂且不提,从过程上来看,的确是要添堵的。

    在花店里面。

    珏放下手机,开始思考该送什么东西。

    送花,还是送书?

    正在思考着,门外传来声音。

    打开门外。

    娥皇,女英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娥皇的神色温婉,语气更是没有丝毫破绽。

    “恰好路过泉州,想着很久没有见过你了,所以来看看。”

    珏没有多想,将她们邀请进来。

    再过一会儿,敲门声再度响起。

    门外是一身红衣的英武女子虞姬。

    片刻后,屋子里一众人彼此对视,虞姬轻咳嗽了声,望向皱眉沉思的天女,随口道:“珏你看上去似乎在烦恼什么事,想要说的话,可以说说看嘛,我们也能帮帮忙。”

    珏稍稍把事情解释了下,嗓音轻柔,道:“如果转化成颛顼历的话,后天算是我当年和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巫女娇说,这么长时间的好友,是不是要准备一些礼物?”

    旁边三人对视一眼。

    门外响起敲门声音。

    一身执事打扮的水鬼送来了快乐水,然后离开。

    掏出了手机。

    ……

    而在这个时候。

    卫渊打开手机,从张天师那里得到了一个让人心里发怵的微笑表情包。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那个之前拉了的聊天群,居然一下多出好多的消息,有点好奇,毕竟这个群里大部分人都是在潜水的,偶尔也就只有凤祀羽会发一些美食照片。

    他点开聊天群。

    而后脸上的表情缓缓凝固。

    “您已被踢出群聊。”

    “???”

    卫渊:“……”

    这是,什么情况?

    直接找到女娇:“巫女娇,群里怎么了?”

    巫女娇回答总是微笑。

    哪怕没有回答,卫渊都仿佛听到她在用那种玩味的语气在说,你猜?

    卫渊嘴角抽了抽,满脸纠结的给张若素发了个消息:“张道友。”

    “我有件事情,时间太短了,靠我自己做不到,可能需要你帮忙。”

    又找到了无支祁。

    “十个平台游戏,出手,干不干?”

    这个时候,凤祀羽手掌握着手机,背着身子,快速交流。

    青丘国中,女娇喝了杯茶。

    手机里是来自于珏的消息,希望礼物这件事情上,她能保密,不要告诉卫渊。

    “当然没有问题。”女娇一双眼角微微翘起的眼眸含笑,愉悦回答道:“我以青丘国的名义起誓,是不会和渊说一句的。”

    在某种巧合以及刻意引导的发展之下,无论是卫渊,还是天女,都完完全全不知道彼此的准备,就像是即将在转交相遇的两人一样,而完美地保持了契约精神的女娇,同样秉持着能把契吊起来抽的女人所具备的,跨越契约的方式。

    白发的九尾狐愉快地看着事情的走势。

    很难以说得出,这是因为希望撮合两人的心思更重些,还是说单纯觉得事情有趣所以很想要看到接下来的发展。

    “五千年来难得有趣的事情啊。”

    女娇脸上的微笑,如果说契看到的话,会在最短暂的时间里给渊和禹留下一封告别信,表示自己会回来给他们收尸另外附带两个墓碑,然后扛起包裹直接跑路。

    女娇打开手机,噼里啪啦发出消息。

    “可乐,零食,知道你们要做什么了么?”

    凤祀羽看着前面满脸纠结坐在轮椅上,开始联系无支祁和张若素,思考如何短时间内搞定礼物的卫某人,默默看了一眼手机。

    “零食收到。”

    正在穿着执事服,擦拭高脚杯的水鬼用中指托了托平光眼镜。

    电影频道正在上演《轰炸东京》这一部电影。

    这个频道总是这么应景啊。

    水鬼放下用三个月工资买的高脚杯,把快乐水倒入,调整到了最佳的角度,让可乐的表层散发出一种晶莹剔透的味道,看了一眼花店,那里面的人正在集中智慧为珏思考礼物,收回视线,然后回答。

    “可乐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