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1章 我来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39
  第0391章 我来也

    在训练开始的时候,卫渊都没有来得及和女娇说一声,当场就直接睡过去了,最后还是送饭的小狐狸找来了女娇,女娇是三皇五帝时期的涂山氏巫女,也是神女,当即直接在涂山储藏秘术的地方施法。

    并指点在卫渊眉心,直接入梦沟通。

    当焦急的女娇抵达的时候。

    看到梦中的刑天爽朗大笑着把卫渊直接一盾牌镶嵌到了石头里面。

    正在努力地把他抠出来。

    烛九阴则是平静饮茶,察觉到有人来的时候,瞬间把双眸闭住,面不改色,气度悠长。

    卫渊看到女娇,心中大喜,嘴唇无声开合。

    救我!

    女娇的表情从焦急,到怔住,而后嘴角勾起,弧度越来越大,眼角微弯,这位神女的表情很快变得玩味而有趣,并且相当,相当地愉悦,某种熟悉的感觉让卫渊头皮一麻,嘴角抽了抽——一般这个时候,他和禹王都会倒霉。

    至于契?

    那算命的会提前半个钟头跑路。

    占星术祖师潜行,并且献祭两张队友卡吸引火力,换取自己脱离战场。

    相当的屑。

    而后,在卫渊的表情从希望变得失去高光的过程中,学员家属和老师进行了友好而亲切的沟通,授课老师刑天和带队校长烛九阴表示对学员的看重和对家长的问候,并且就卫某人加强加大训练这一件事情上达成了高度一致。

    只是对于烛九阴始终闭目有些疑惑。

    烛九阴身穿灰袍,面容苍古,气质幽深浩瀚,淡淡道:

    “吾视为昼,暝为夜,不看人间。”

    这一句话淡漠悠远,却有常人难及的大气魄。

    卫渊都惊了。

    这家伙这么能说的么?!

    女娇倒是没有多想。

    至少在她的记忆里,烛照九幽之龙的人设仍旧还很能够立得住。

    她带着满意的微笑站起身来。

    摸了摸卫渊的头,道:“好弟弟,乖乖在这里好好训练哦。”

    然后就像是把家里的四脚吞金兽送到幼儿园老师那儿的家长一样,只觉得一身轻松,相当愉悦地扬长而去。

    拍了拍手,喊来两只小狐狸,指了指躺尸的卫渊,道:

    “送到泉市博物馆那里去。”

    两只小狐狸好奇地看着沉睡不醒的卫渊,齐齐点了点头,然后搓了搓肉球般的前爪,鼓足腮帮子,一起用力把卫渊扛起来,然后用出了九尾狐狸的爬风之术,一路扛着把卫渊给送了回去。

    他们的道行和法力,说起来还差得远,一路上当然是少不了颠簸,可是不管是多大的动静,卫渊却始终酣睡,可以说是相当地踏实,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真是好能睡觉啊。”

    送到了博物馆之后,顶着两个黑眼眶的狐狸精看着卫渊,感慨着道:

    “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睡地这么安详。”

    “不过,肯定是一个让人不愿意醒过来的美梦吧。”

    旁边水鬼战魂心中赞同,连连点头。

    众人心中赞叹。

    这么安详。

    一定是一个好梦吧!

    ……

    啪叽。

    轰!

    “哈哈哈,还不够,还不够!”

    训练起来的刑天,像是久违地找到了感兴趣的事情,精力像是无穷无尽,爽朗的笑声始终没有断绝,卫渊已经不知道梦里究竟过去了多久,至于为什么,当然是那位不肯睁眼看人间的烛九阴大神了。

    这家伙某种程度上是涉及到岁月和时光的神灵。

    在梦中把时间流速大幅降低,简直是呼吸一样简单的事情。

    刑天手里的战斧以一种堪称疯狂的频率砸落下来。

    不过,比起一开始的毫无还手之力,卫渊这个时候总算是找到了点诀窍,就像是刑天说的,被同一招劈了成千上万次之后,只要没死,哪怕是猪都能够抓住一点窍门。

    卫渊掌中的铁鹰剑使来和以前完全是两个层次。

    就像是刑天说的。

    一斤棉花砸不死人。

    可同样一斤钢铁已经能打造一柄匕首短剑。

    这就是对于自身法力的运用。

    现在他运用气机的方式,已经是神代的风格,当然这样的风格不是用什么功法来完成的,而是靠着刑天这一柄巨锤一次次地捶打而形成的,本能般的手段。

    啪叽一声。

    在交手到第三十回合的时候,卫渊又双叒叕被刑天一斧头拍飞。

    躺尸在地上,只觉得浑身上下累得要命,手指都懒得动弹一下,喘息着平复体力,道:“……出手太频繁了,我都没有办法思考了。”

    刑天灌了一口烈酒,闻言大笑着道:“不用思考。”

    他道:“在战斗的时候,需要的气机的控制和把握,你的出手要比自己的思考和对方的思考更快,你要让对方无法跟上你的本能,你要超越对方的判断,而后将对方拉扯进你的节奏当中。”

    “战斗不是下棋也不是作曲,没有那么好看和温雅,战斗是你死我活的搏命,是差一秒钟就必死无疑的厮杀。”

    刑天声音顿了顿,又补充道:“那种算计来算计去的方式当然也有。”

    “不过我觉得你好像不适合那种风格。”

    “还是咱们这种拳拳到肉的适合你。”

    卫渊:“……”

    不,我和你不是一种风格。

    他支撑着做起来,道:“不过,你不是文官吗?为什么这么懂战斗?”

    刑天挠了挠头,招手让卫渊站起来继续打,一边答,一边道:

    “大部分人都是追求与众不同的。”

    “在远古的时候呢,同样如此。”

    刑天一边爽朗地挥舞着战斧,一边详细地跟卫渊解释着某些东西,他手中的战斧裹挟着恐怖的力量狠狠地砸下来,那种仿佛要破开天地万物的煞气让人心底发寒。

    卫渊若有所悟。

    是为了追求特立独行,才让一个文官去学武的吗?

    刑天爽朗道:

    “所以呢,你也知道,阿渊,我们那个时候,大家都挺能打的。”

    “文官就显得很特别了,再说了,文官不用打打杀杀就能分到猎物,这可太爽快了,那怎么样才能当文官呢?”

    卫渊已经察觉到了话题的某种不对劲。

    陷入某种沉默。

    “难道说……”

    刑天肯定道:“没错,当然是武将里面挑选出来的,最能打的了。”

    “再说了,当时候也要‘布法轨于天下’,手腕上没有两把斧头,怎么能让别人听你的话呢?讲道理嘛,一只蚂蚁给老虎将道理,老虎是不会听话的,可如果是一只苍龙给讲的话,老虎也会很乖的。”

    你的逻辑很完美,我居然无法反驳。

    卫渊嘴角抽了抽,终于意识到轩辕黄帝时期的文官,和三皇五帝末期的文官究竟是有多离谱的差距,刑天早就开始进行炎黄部族文管就职培训级别的训练,除了和刑天打架,梦中的卫渊还得要做饭。

    是的,因为烛九阴在。

    更离大谱的是。

    烛九阴喜欢清淡口味,可刑天·有脑袋版喜欢的却是川贵的麻辣款。

    很快,到了第三天。

    所谓的高天原盛会,即将如期举办。

    博物馆的门被敲开。

    跑来蹭饭的凤祀羽怀里揣着零食,打开门,看到了外面面容俊秀,眉心一点火焰痕迹的小道士阿玄,后者也看到了清秀空灵的羽族少女,视线先是落在了凤祀羽怀里的零食,然后以莫大毅力移开来,看向少女,拱手一礼,道:

    “小道张若玄,来此寻找卫馆主。”

    “一同赴樱岛高天原。”

    “啊?!你找卫馆主……”

    凤祀羽往嘴里抛着麻辣味的蚕豆,道:“可是,卫馆主还在睡觉啊。”

    小道士小心翼翼咽了口口水:

    “小道可以等着的。”

    “你确定?”

    “卫馆主已经睡了快要足足三天了哦。”

    “啊这……”

    阿玄怔住。

    大脑一下懵住,然后皱着眉头思考该怎么做,一时间反倒是有些手足无措,凤祀羽看到他这么头疼的样子,慷慨地递过去一把零食,道:“吃吗?”

    “啊,好的,谢谢。”

    小道士下意识接过零食。

    “可是卫馆主……”

    凤祀羽问道:“好吃吗?”

    “好吃。”

    少女眸子转了转,看向阿玄手中的一个盒子,道:“这个是什么?”

    阿玄道:“这个啊,是给卫馆主的,师兄告诉我说,这是江南的点心,可是实际上……”小道士阿玄的话还没说,凤祀羽双眸微亮,一下打开了那个盒子。

    阿玄的下半句话才堪堪落下:

    “是个人头……”

    少女脸上的期待瞬间凝固。

    ……

    片刻后。

    凤祀羽的反应就像是当初被张若素哄骗着把徐巿人头当做点心的阿玄一样,像是一只小麻雀一样缩在沙发上,抱着枕头怒视着小阿玄,当然,这个缘由不是害怕,而是带着食欲打开这东西的时候,结果看到了一个人头的那种巨大的反差感。

    阿玄老老实实坐着。

    眼观鼻鼻观心。

    旁边是装着徐巿人头的匣子。

    不过,这已经是第二次给樱岛送人头了。

    小道士想着。

    当然,师兄是很讨厌这句话的。

    听到他说送人头之后,老道士连连拜祭祖师,呸呸呸地呸了好几下。

    还连说什么晦气,小孩子不懂事,一开始阿玄还以为是真的忌讳,后来阿玄才知道,师兄那几天总是被其他几个宗门的宗主长老们狂喷送人头。

    不过这一次的待遇倒是好很多。

    第一次的时候的人头是用石灰腌制的,这一次要高档得多,在后厨拎着菜刀发飙说绝不准把这玩意儿塞冰箱里,谁敢塞,他今天就把那人也塞进去之后,老天师网购了一堆冰淇淋,然后一边舔着甜筒,一边把冰袋二次利用。

    顺便拿泡沫箱子把徐巿脑袋装了进去。

    “礼仪之邦,如果不带着礼物去的话,未免有些不合时宜。”张若素把东西给阿玄的时候说,“哪怕那边不懂得怎么待客,我们的礼仪也不能够缺了的,既然是高天原盛会,再没有什么比天之御中主神的首级更适合的了。”

    “这也算是落叶归根。”

    “遂了他的愿。”

    “且去神州!”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老道士难得没有半分笑意,对于两千年前的方士,这位天师府千年以来的最强天师,给出了自己的评断,毫无半点留情,而阿玄也领受天师的法令,前去樱岛。

    “不过,卫馆主怎么还睡着啊。”

    小道士有些茫然。

    这事情还没有开始就直接断了链子。

    最终是不知道从哪里翻腾出了一个轮椅,把卫渊直接放在了轮椅上。

    卫渊双手放在腿上,双目闭着,面容安详得跟过去了一样。

    “睡得真香啊。”

    小道士心中感慨着。

    然后推着卫渊出发,凤祀羽想了想,也悄悄跟在了后面,理由是,凤祀羽的御风术能够极大减弱赶路,而不是想要跑外面去尝尝有什么好吃的这样一个荒谬的理由。

    最终,凤祀羽还是以博物馆并没有合同的合同工这一身份加入队伍。

    水鬼悄悄咪咪地把一个东西塞给了凤祀羽,在少女耳边咕哝了好一会儿,凤祀羽看了看卫渊,若有所悟,把东西塞入口袋里,顺便顺走了两瓶水鬼特制的快乐水。

    而此刻,樱岛高天原,号称日出之国,俯瞰万千之众神的居所。

    所谓人神同乐的大事,已然要准备开始。

    整个世界都极为重视这一次的超凡事件,各自派出了自己的使者。

    梦境世界。

    刑天缓声道:

    “你居然真的做到了,我为你骄傲。”

    “只要能够通过最后一次考核,你就能够出去了。”

    “金秋送爽,丹桂飘香,这是离别的岁月,也是收获的季节,我会用最盛大的方式来庆贺你的毕业,我以你为荣,山海岁月依旧,只要你不放弃,那么这个世界也会回馈给你应得的荣耀,这是……额,是颠簸不破的真理,是我对你的期许。”

    他一边说,一边偷偷看着小抄。

    卫渊:“……”

    最后刑天说完小抄上的话,呼出一口气,然后带着爽朗的微笑,打了个响指。

    “闲话少说,我们现在就开始最终考核吧,睡了三天,你也想要醒了吧?”

    烛九阴顺势帮忙。

    于是,卫渊眼前出现的是——

    正在沉睡中,稀里糊涂被拉过来的祝融。

    来卫渊梦里敲诈游戏,得知要做的事情之后,先是惊愕,而后狂笑着欣然赴约的无支祁。

    烛九阴从刑天战斗记忆里拉出来的轩辕黄帝——

    拎着轩辕剑的五千年来对头铁莽夫型号特攻第一人。

    刑天私人滤镜美化过的炎帝。

    薪火相传,仁德之君。

    外加炎黄部族最大的敌人——

    山海战神,兵主,超越共工的头铁汉子蚩尤。

    刑天曾经是炎帝的战将,炎黄部族和蚩尤的战斗他当然有参与。

    卫渊:“……”

    在他们最前,刑天展开双臂,冲着卫渊比了一个大拇指,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爽朗大笑:

    “来吧,阿渊,我会用最盛大的方式来庆贺你的毕业,放心,假的就是假的,烛九阴把他们的力量都压制住了,我和祝融还有水君也会压制力量。”

    “你没问题的!”

    “考核目标,支撑一炷香时间。”

    “现在……”

    刑天把脑袋摘下来,放在桌子上。

    胸膛猛地睁开眼睛,然后狂笑着把斧子高高举起:

    “孙贼。”

    “给爷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