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0章 樱岛诸神,你们完了,我说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43
  第0390章 樱岛诸神,你们完了,我说的……

    现在这个时节,换算成颛顼历,正是天女第一次来到涂山部的时候。

    或者说,是渊第一次见到珏的时候。

    卫渊总想着,是不是应该要给她一件特别的礼物,但是临到这个时候,要送些什么,却又不是很清楚,只是把当年的这一个陶器送过去,似乎还是不够……在羽民国,靠着这陶器看到了当年祝融部的繁华,倒是有了想法。

    但是这一个埋藏在他心底的想法,却还需要别人的协助。

    因为这个目的,同样也是为了将‘封印共工的金属材料已经被摧毁,熔铸为十二金人’这个消息告诉女娇,算了算时间,卫渊当天就跑去了青丘国,见到了女娇,女娇有些讶异于卫渊突然跑来找自己。

    吩咐那些小狐狸们摆好了茶盏,漫不经心地喝茶,道:

    “说吧,又有什么事情来找我?”

    卫渊先是将当年禹王留下,用来封印共工的材料已经消耗这件事情告诉了女娇,女娇的神色微有沉凝,最后只是叹息道:“原来是这样,不过,禹做准备的时候毕竟已经是四千多年前,他也不可能预料到这么迟之后的事情。”

    “只能够说,一切皆有定数。”

    “还有什么事情吗?”

    女娇平淡饮茶,她本来以为这已经是最离谱的事情。

    可很快,她的认知就被卫渊直接打破——

    卫渊尴尬地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还有。”

    女娇手掌顿了顿,心底生出‘居然真的还有?’这样阔别几千年的情绪,当年一起在外面游历的时候,这情绪她常常有,现在倒是久违了,旋即维持着长姐威严,心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毕竟只是渊一个,没有禹,又能惹来多大的麻烦?

    所以像是以前那种头痛的感觉倒是没有,反倒是有些怀念。

    咳嗯,这正是体现长姐威严和气质的时候。

    女娇端起茶盏,平淡吹了吹,淡淡道:

    “你还真是能惹事情啊,说说看,又惹来什么事情?我多少能帮着你一点。”

    卫渊松了口气。

    然后把这段时间里面的经历娓娓道来。

    始皇帝钉杀穷奇,再上昆仑。

    结果自己又前往海外诸国,在常羊山的时候不小心把刑天弄醒了,给他追杀得跑来跑去。

    跑到羽民国的时候又不小心把祝融也吵醒。

    顺便不小心让刑天和祝融打了一架。

    哦,对了,现在祝融右眼眶挨了一记重锤又躺平了。

    刑天则是缠上了他。

    总之就是这么个情况。

    女娇:“……”

    她陷入长久的沉默。

    手掌端着茶杯,伪装着自己的表情,差一点就把茶都给泼出去。

    嘴角抽了下,额头一阵一阵地疼。

    什么时候?!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比以前都能惹事儿了?!

    怀念?!

    怀念个鬼啊!

    不过真的要感谢卫渊,让她重新回起了年轻的时候。

    这种心情澎湃的感觉,真是久违了啊。

    女娇想着。

    心血澎湃到恨不得把眼前这小子用麻绳捆了沉到东海去。

    女娇缓缓平复心情,维持着自己的神色不变,艰难地点了点头,嗓音平淡道:“……尚可。”

    卫渊心中感慨。

    不愧是从远古活到现在的存在。

    涂山氏巫女,果然比起自己来说,底蕴和底气都深厚地多,自己远远不及,还得要继续持之以恒地修行努力才行,卫渊咳嗽了下,道:“刑天的话,姑且算是恢复冷静,不过现在还有另一件事情得你帮忙。”

    卫渊默默取出了那陶罐,放在桌子上。

    女娇怔住,而后立刻辨认出了这一件陶器,当年在女儿国英武款的将军失败后,她又瞄上了羽民国娇柔美好的羽族少女,好不容易创造了条件,拉着羽民国当时的神女外出赏花。

    结果这根榆木疙瘩居然当场烧土制陶。

    害她都被好友嘲笑了好一会儿。

    卫渊沉默了下,轻声将在这陶器铭刻的气息里看到的画面告诉了女娇,又将自己的打算也详细说了一遍,最后坦然道:“这样的事,只靠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完成这一个礼物。”

    女娇面容上的神色从惊讶,愕然,转化为微笑。

    一双眼角微微翘起的眸子玩味注视着卫渊:

    “给珏的?”

    卫渊坦然道:“是。”

    女娇的嘴角勾了勾,袖口滑落,手中的手机正在录音。

    笑得狡黠玩味:“渊啊,你说,我要是把这个东西给珏看的话……”

    本应该无奈苦笑的卫渊此刻却神色不变化,自信坦然。

    “哼哼,我早有准备。”

    伸出手,按下手里的录音笔,清脆婉转的声音传出。

    “……好快啊……好像没有怎么感觉,你都已经过了整整一世,而我们还活着,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假如还有机会再见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你,不过,至少我会弥补这一世的遗憾……”

    “再见到你的话,我会把你当做亲弟弟一样,好好地对待你。”

    “绝不会像是之前那样捉弄你了。”

    熟悉的声音,正是卫渊在烛龙那半卷西山经里录下的。

    女娇的面容缓缓凝固。

    一双明亮的褐瞳蹭得燃起火焰。

    笑眯眯地道:

    “啊呀,我当然没有说谎咯,我对你难道还不够像是亲~弟~弟~吗?”

    “还是说,渊你要对姐姐我动手?”

    直接上手,手指拉着卫渊的脸颊,拉扯出一个一眼看过去去就让人觉得疼的弧度,就像是每一个在外面打不开瓶盖的姐姐,回了家里都能徒手打开弟弟的头盖骨一样,卫渊在完全没法进攻的情况下,完全败退。

    最后女娇拿着那录音笔得意洋洋。

    “渊啊渊,你虽然有点长进了,可还是嫩呢。”

    卫渊一只手捂着脸颊和嘴,双眸微垂看着桌面,突然咳嗽了一声。

    女娇隐含得意看过去。

    卫渊双目低垂,手一动,哗啦一下垂下来一打的U盘。

    女娇笑容一僵。

    “这些……都是?”

    “我云存档里面还有,而且储存了超过十个账户。”

    为了防止自己的计划暴露社死,故而需要把对方也拉到社死的情况。

    这个叫做社死威慑,又叫做涂山氏社死平衡定律.JPG

    片刻后,送茶的小狐狸们进来的时候,看到那位身穿黑红两种配色的青年博物馆馆主和白发优雅的老祖宗各自坐在桌子的一侧,脸上带着完美的微笑,彼此对视着。

    “真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啊,有长进嘛。”

    “彼此彼此。”

    “没有商量?”

    “要不要一起删?”

    明明是和煦微笑的氛围,却把小狐狸给吓得浑身毛都炸开,放下茶,含着两大包眼泪连滚带爬跑出去,一身炸开的毛怎么薅都软和不下去,最后女娇噗呲一声笑起来,懒洋洋地靠着椅子上,道:“算了,难得不那么头铁,这件事情我就帮你了。”

    “涂山氏的密藏里,本来就对你开放,你自己去看就是了。”

    “不过,你刚刚不是说这五天刑天会给你训练吗?还有闲暇吗?”

    卫渊呼出一口气,笑道:“时间嘛,挤一挤总是会有的。”

    “这几天应该也够用了。”

    他站起身来,顺手在桌子上留下了一件东西,就去了藏书楼。

    女娇笑吟吟看着他远去,喝了口茶,脸上的笑意也慢慢地收敛和消失,短暂的嬉笑玩闹后,反倒是越发回忆过往,在卫渊和珏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也是她和禹王的婚礼啊,可惜,如今只剩下了独自一人。

    她看到卫渊留在桌上的东西,好奇之下,轻轻打开,而后怔住。

    那陶器上,是精心准备的纹路。

    是山脉和川流,是懒散的少年,英武大笑的男子,是英气魅惑同时存在的女子,还有笑呵呵坐着的陶匠,周围有繁花,是山海经的异种,意即是永不消亡的感情。

    只是卫渊没有预料到的事情是。

    他连女娇都已经预料和算到了,却万万没有算到樱岛那边突然出现的变故,事情的起因,是从高丽神性外出讨伐樱岛开始……

    龙虎山上,一众老道士靠着法术盯着那一场大战。

    那高丽神性出现的时候,可谓是气势汹汹,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魄。

    直接上手和樱岛诸神开干。

    “上,上,别怂啊!”

    “切他中路,那儿没防备!”

    “跑什么啊,打啊!”

    “就这还神呢,丢人不?!”

    老道士们看得心急上火。

    一众骂骂咧咧之后。

    高丽神性。

    成功扑街。

    “来来来,愿赌服输愿赌服输,两炷香就扑了,老夫赢了。”

    “什么屁神,三炷香都没有抗住。”

    四个老道士都输了,在游戏里给唯一胜利的张若素转账购买了游戏皮肤,张若素嘴角微微勾起,心中暗爽,而就在这个时候,樱岛出手的那名神灵双眸横扫,缓声道:

    “三日之后,高天原盛会。”

    “四方蛮夷,当来高天原觐见神尊。”

    嗯??!

    老道士们动作微顿。

    眸子敛了下。

    张若素默默打开手机,发了消息。

    卫渊正在为那一件别出心裁,今生重逢的礼物准备,收到了张若素的消息——

    “卫馆主,时间提前了。”

    卫渊翻阅典籍,随口回答道:“哦,提前了啊,没事……”

    “等等!”

    卫渊面色凝固:“提前了?”

    ……

    片刻后,梦境世界。

    在卫渊面前,身材高大的刑天一只手拎着斧头,爽朗地哈哈大笑:

    “放心,只有三天时间也没关系。”

    “哈哈哈哈,我有丰富的经验,能够把五天的训练压缩到三天。”

    “为了节省时间,你这三天就不要醒了。”

    “哈哈哈哈哈……”

    爽朗大笑的刑天在卫渊失去高光的双目里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刑天的手掌在卫渊肩膀上用力拍打了好几下,然后一只手拎着卫渊,一只手把斧头扛在肩膀上,直接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