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3章 樱岛之前,刑天的特训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36
  第0383章 樱岛之前,刑天的特训

    不过,在众多道人第一时间想到了卫渊的时候。

    林守颐又稍有迟疑,看向张若素,道:“卫馆主的实力自然是很强的,但是这一次去的话,面对的毕竟是樱岛的诸神,哪怕是有淬炼出的符箓,可是面对神灵,是不是还是有点冒险?在樱岛,那些神能和天地共鸣,发挥出足够大的力量。”

    “这一次,其实最好是能够直接强行压下那些神。”

    是要在樱岛最得意之时,重重压下对方的气焰,这样的效果才是最好的。

    在这个时候,他多少有些担心卫渊,虽然后者的实力已经算是一流层次。

    但是能否强行将那些神压下,也是有些担忧。

    张若素沉吟了下,抚须道:

    “这件事情……确实是个问题。”

    “等到卫道友来龙虎之后再商谈。”

    “实在不行的话,我去也可。”

    ……

    梦境之中。

    卫渊还是从陶罐里脱身而出。

    经过了友好热烈的磋商之后,由战神刑天说服了烛九阴,卫渊得以自由,刑天一只手拉着陶罐,另一只手提溜着卫渊的后衣领子,像是拔萝卜一样,噗呲一下就把他从盐罐子里面拔出来。

    在刑天的身材下,卫渊觉得自己还是太瘦弱了点。

    像是没断奶的猫。

    刑天像是给手办整理衣服一样把卫渊身上的盐粒都给拍下来,然后把他放在椅子上,顺手还在头顶拍了拍,把桌子上的菜往卫渊那边推了推,脸上带着儒雅的微笑。

    跟喂猫似的。

    卫渊:“……”

    刑天大哥你这样让我觉得,我尊严很受伤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望向烛九阴,斟酌了下言语,道:

    “所以说,是要我想办法找到刑天的头对吗?”

    “刑天的头,不在山海界?”

    烛九阴淡淡道:“如果在的话,已经被找到了。”

    祂现在仍旧是侧身对着卫渊和刑天,注视着远方,看上去苍古悠远,有着烛照九幽之神的古老气息,平淡道:

    “轩辕黄帝将刑天的首级封印起来,而禹王很有可能会加固这个封印,比如,将刑天的身体留在山海界,而头颅留在了人间,直接借用山海和人间之间的漫长距离作为封印。”

    “而刑天又不是擅长权柄的神,无法跨越这么漫长的距离,将自己的头带回来,我想你应当可以帮祂,当年轩辕丘和炎帝部族融合的时候,刑天反叛,可无论如何祂是炎帝部族的战神,而现在人间的神州,不都是炎黄子孙吗?”

    “确实……”

    卫渊点了点头。

    作为炎黄子孙后裔,去唤醒炎帝部族的老祖宗本来就是正常的事情。

    而且,刑天如果真的恢复战力,那么共工也不是无法对抗的敌人。

    不过想一想,轩辕丘从黄帝到禹王,人族各个领袖都是武德充沛地过头,一脉相承,之前卫渊还觉得黄帝是一位仁慈宽厚的王者,不过现在从刑天这儿来看,那位人族老祖宗恐怕是‘对头铁莽夫型特攻’的专业户。

    他的对手,什么蚩尤啊,九黎部族魔神啊,都是这个型号的。

    啥?

    你说对手不是莽夫型号?

    那就先物理降智,把敌人的智商拉低到头铁莽夫的档次。

    然后再用丰富的经验击败祂。

    之后的颛顼,表面上和和气气老好先生了,背地里暗搓搓磨刀子把天柱建木都削了当柴烧;尧帝退休之后就知道到处蹭吃蹭喝不给钱,退休日常是剁了鼓的头,直接把尸体埋人家老爹门口对面儿;舜帝直接把四凶撵得鸡飞狗跳,而且是典中典的工作狂。

    禹扛着剑在整个山海乱窜,从南山经打到海外北经,还把水猴子和共工给封印掉。

    卫渊嘴角抽了下。

    这么一想,远古人族君王好像每一个都是大写的问题儿童。

    什么五帝……

    他仿佛看到从老到少一排的禹王在那里扛着剑插着腰哈哈大笑。

    脑壳儿疼。

    幸亏他只认得一个。

    沉思了下。

    不过,貌似,好像,哈哈大笑的禹王旁边,好像自己也在那儿站着。

    烛九阴喝了口茶,语气平淡道:“既然你同意了,那么人间那边就交给你,我也会在山海稍微留意,找到刑天的头,然后把伤口处的气运封锁抹去,让祂能彻底恢复过来。”

    眼神落在卫渊身上,淡淡道:

    “不过,你要先去西山界的极西之地,将穷奇的山海玉书带回来。”

    “你现在的实力多少有些不够。”

    “西山界里,不少的凶兽都想要把你吃了,以报当年之仇,以你现在的实力,贸然参与进去,运气好点,能够逃得一条性命,运气不好的话,连一条性命都留不下。”

    卫渊的面色微沉,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在始皇帝进入昆仑,镇杀穷奇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

    以他的实力,又缺乏王翦父子那样的统帅力量,单对单只能对抗穷奇一族的战将,如果说是参与到人间的恩怨和往事里面,倒还算能够游刃有余,可一旦将所处的环境拔升到神代,那么就显得颇为不足。

    目前的想法,是得到完整的西山经玉书。

    然后从其中得到契留下的,能够彻底激发出前世身体里潜藏药性的方法。

    而后用祝融共工的气息激发药性,用烛九阴的目光淬炼自身。

    不过这就面临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

    实力提升,需要得到西山经玉书。

    那你去抢啊!

    可是参与抢夺,需要实力。

    那你就去提升实力啊!

    可提升实力,得要西山经玉书——

    那就去抢书啊!

    卫渊脑壳儿里仿佛有两个人直接拍桌子在激情对喷,这几乎像是某种惯性,就像是每到考试的时候,脑子里就像是开了音乐播放器一样,明明眼底下是二次函数,脑子里就是‘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之类的歌,或者直接开始唱郭德纲响声。

    恨不得当场扒开脑子把那个放播放器的小人叉出来掐死。

    刑天道:“提升实力的话,我或许可以帮忙……”

    卫渊一怔,旋即想到,眼前的人是传说中的战神,而且是比起同时具备兵主名号的蚩尤更为纯粹的战神,眼底略有期冀,刑天脸上带着儒雅温和的神色,解释道:

    “你现在的实力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但是战斗的经验还不够。”

    “或者说,你还不擅长对抗神,不擅长和神战斗。”

    “不擅长和神灵战斗?”

    “是啊。”

    刑天点了点头,道:

    “像是我,没有什么权能,但是也会被叫做战神。”

    “战神的身份,其实也是有得到的方式的。”

    证得战神之位的方法?

    刑天肯定地道:“只要把所有不服气的神都打趴下,你就是战神了。”

    卫渊:“……”

    刑天起身解释道:

    “所以,战斗除去了功体之外,还有招式和运用功体的方法;功体强度相同,实力却有可能天差地别,就像是同样重量的棉花和钢铁,可棉花砸人是没有多大伤害的,但是将钢铁铸造成刀剑,就能够一击致命;用来防御,松散的棉花环绕得再厚,不如一件铠甲,当然,除非将棉花压缩凝聚到一定程度,那本身也代表着掌控。”

    “而决定你的功体发挥出来的效果是棉花还是说钢铁的,就是战斗的方法,我可以交给你这些东西。”

    刑天还有自己的头的时候,相当地儒雅温和,将战斗的风格和招式的出招方式娓娓道来,最后道:“将你的气息和力量凝聚为一,然后举起兵器,在最短的时间里,以兵器把力量彻底地爆发出去,这就是我自创招式里的基础。”

    他举起手臂,重重往前一劈。

    梦境世界里仿佛天地都重重地抖动起来,仿佛在下一个刹那,整个梦境就要被彻底崩碎,威力恐怖至极,卫渊双臂交错,阻拦这样的气势,仍旧感觉道一股股磅礴的气焰冲击,让自己的面颊生疼生疼。

    “……好强。”

    他低声感叹。

    开始在心中期待刑天如何传授他。

    刑天缓缓收回手掌,看向他:“你学会了吗?”

    卫渊:“……”

    刑天面容儒雅温和,安静道:“学会了吗?”

    卫渊沉默了下,“这就教完了?”

    刑天肯定道:“教完了啊。”

    卫渊陷入沉默。

    刑天看到卫渊的模样,对于卫渊到底学会了几成就已经了然于心,带着一丝温和微笑安慰他道:“卫渊小兄弟你也不用太过自责,放心,作为感谢你会帮我找回首级,我一定会教会你这种招式的。”

    “说起来。我确实是不大擅长教导别人,不过说起来,我确实是想到了一种教学的方法。”

    “唯一一个学会我招式的人,就是这样学会的。”

    “烛九阴给我看了一本书,说实践是检验一切的道理。”

    “我觉得很有意思。”

    然后,刑天在卫渊期待的目光下,放下斧子。

    伸出手,托着脖子。

    一用力,啵一声,把头摘了下来,放在桌上,微笑道:

    “禹当年就这么学会我的招式的。”

    禹?!

    卫渊眼前闪过禹王被一次一次拍得镶嵌到石头里抠都抠不下来的样子,面容僵硬,刑天胸膛上的双目猛地睁开,祂举起斧子,在卫渊僵硬的脸上透落下了大片大片的阴影,狞笑道:

    “意境和招式什么的,很简单。”

    “被劈个几千次,肯定能学会的。”

    卫渊:“??!”

    你就这么谢我的?

    ……

    当卫渊混混沌沌从高铁上醒过来的时候。

    他已经成功体验了禹王当年的感觉,就在刚刚,刑天的头和烛九阴在那里喝茶,卫渊则是被刑天斧头盾牌好一顿连打代削,导致现在卫渊苏醒过来之后,瘫在高铁的座位上,满脸生无可恋,一股我已经是一只废猫了的感觉,双目无神。

    而后,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手机响起来。

    卫渊勉强起身瞥了一眼。

    猫猫头。

    不是珏。

    然后又啪一下躺尸。

    无精打采接起手机。

    “是我……”

    龙虎山上,张若素听到了手机对面卫渊语气里的疲惫,道:

    “卫道友,樱岛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我们这里商量了下,这件事情多少是有些危险的,得面对那些神,卫道友你如果绝得不合适,老道可以和你一起过去,那些地方的神虽然不值一提,可是和权柄结合的话,多少有些棘手。”

    “神……”

    卫渊还没有开口,耳畔就传来了刑天的声音——

    “答应下来。”

    卫渊一怔。

    儒雅可亲温和的文官此刻在他的清醒之梦中,语气愉快道:

    “放心,虽然时间有点紧张,可五天之内,我一定会让你学会那一招。”

    “然后去那里试一试。”

    五天之内?

    卫渊嘴角抽了抽。

    刑天温和的声音,怎么比起失去脑袋的刑天给人的压迫感都强?

    而听到手机那边的卫渊陷入沉默,龙虎山开黑五连坐四拖一小组的老道士们感慨,毕竟是去一整个神系的地头儿挑衅啊,和以前不一样,神能否彻底发挥自我权柄,对于战力来说,几乎是两种程度。

    哪怕是卫馆主,也会感觉到压力吧。

    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啊。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卫渊的回答:

    “我可以答应,但是有一个问题。”

    声音里有疲惫,就仿佛一连五天都没有睡觉一样,甚至于让他的声音稍微温和些,众道人只当做卫渊也想要询问这边的后手,或者说‘神州赐倭奴金印’的效果,林守颐正要开口解释这个金印是茅山出品,绝无问题,不用担心的时候。

    就听到了手机里面,疲惫温和的声音礼貌问道:

    “关于那边的神。”

    “我可以杀几个吗?”

    众人一瞬死寂。

    而后齐齐看向旁边的张若素。

    老道士望向一旁的几个道友,沉默了下,肯定地点头,道:

    “这话里的味儿,没错。”

    “是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