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1章 山海按头小分队成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25
  第0381章 山海按头小分队成立

    高铁上,哪怕是运转功法,卫渊都没有办法抵抗住那种突如其来的困意。

    简直跟安眠药成精了似的。

    最终卫渊沉默了下,掏出了一个眼罩,吧一下扣住,然后戴上口罩,以保证自己待会儿的梦中表情不会太过于社死,这是他最后的倔强了。

    然后往椅背上一趟,手掌叠放在腹部。

    两眼一闭,与世无争。

    ……

    梦中。

    卫渊缓缓睁开双目。

    亦或者说,他是在刺啦刺啦的磨刀声音里面‘苏醒’的。

    那种氛围让他莫名有种变年轻的感觉,或者说,是时间漫长的感觉,就仿佛小学没做作业的时候,硬挺着一张脸,看着班主任一点点慢慢走过来,开始抽查作业;或者说数学老师站在讲台上,眼镜泛着诡异的光扫视下面的学生,准备抓人上黑板做题时候一样。

    一般情况下,这个时候,老师的手一定会落到那本空白的作业本上。

    人生是如此的操蛋。

    当你意识到你要倒霉的时候,你往往会比你预料中的更倒霉。

    卫渊睁开双眼,一打眼就看着了狞笑着的刑天,一只手里拿着不知道从哪儿幻化出来的斧头,一只手拿着山海神代特供版本磨刀石,狞笑着磨刀逼近过来,磨刀石和斧刃摩擦,爆发出一阵阵金色的火花。

    卫渊倒抽一口冷气。

    卫渊头皮一麻,看到烛九阴一身青衫,背对着他,慢慢喝茶,伸手喊道:

    “等下,烛九阴,我可以解释!”

    烛九阴轻描淡写吹了吹茶盏上的气,道:“轻点打。”

    然后在卫渊松了口气的时候,慢条斯理道:

    “至少把右手留下。”

    得留着做饭。

    卫渊:“??!”

    刑天狞笑着把手里的磨刀石一只手捏爆,然后双手握着斧头,在卫渊脸上投落下巨大的阴影,衬托着卫某人弱小,可怜,无助。

    但是活该。

    刑天战斧猛烈地劈斩下来。

    卫渊掌中出现一柄剑。

    气势沉凝。

    这是我的梦!

    我才是梦境的主人!

    卫渊吐气开声,心境激荡,让自我的意志力不断向上攀升,仿佛抵达了心境的巅峰,然后猛地一剑斩出,脚步踏前,浑身上下每一寸肌骨,每一点血肉都仿佛爆发出了全部的力量,将这一剑的威能推升到前所未有的极限。

    而后,卫渊证明了一个至理名言。

    心的力量……

    尼玛毫无卵用。

    唯心主义要不得。

    梦中幻化出的剑咔嚓一声碎成好几半。

    在刑天这样的存在面前,哪怕是远低于自身巅峰期的刑天,那同样是战神,山海时代的梦境幻化之术,根本不值一提,刑天表示让你一只手,都能把梦境之神亦或者伯奇这样的梦中妖兽捏圆搓扁。

    于是,烛九阴端着茶轻轻品茗,神态悠闲。

    桌子上放着从卫渊记忆里拿出来的美食。

    在烛九阴的背后,卫渊和刑天正在进行亲切友好紧张刺激的‘保龄球/高尔夫’躲猫猫活动,赢了的打球,输了的当球,有且只有一位胜者,刑天怒吼着横斩竖劈,卫渊则是狼狈不堪又竭尽全力地躲来躲去。

    哪怕不知为何,刑天似乎没有动用全力亦或者说,受到了烛九阴的影响没能动用全力,卫渊仍旧是在战神的气机下给逼迫地够狠,让他又有了当年修为不高的时候,面对垓下之战的项羽幻影的惨状。

    如果说是以前的话——

    那么重铸神州风骨,吾辈义不容辞。

    今天的梦里就是——

    只要能顶得住刑天一斧头,就算胜利。

    最后不知道多少斧头,卫渊一咬牙,猛地拧身,掌中的剑抵着刑天的斧刃,旋即以霸王项羽的武功巅峰领悟,化极刚强为圆融,贴着斧刃斩去,刑天毫无察觉,猛烈地劈斩下来,近身交战,步步杀机,极尽肃杀惨烈。

    卫渊近距离看到了刑天的一斧。

    难以形容那是怎样霸道和惨烈的招式,速度和力量抵达了权能的层次,最为纯粹不过的以力证道,卫渊瞳孔收缩,真切感受到,如果自己在梦中被刑天所杀,恐怕会真正死亡,本能的抗拒让梦中之躯爆发出了更强的力量。

    掌中的剑重新凝聚,剧烈地嘶鸣着,猛地斩去。

    就在此刻,烛九阴手中的杯子轻轻放下。

    梦境之中,有一缕淡淡的涟漪闪过。

    那种似乎能够直接把不周山都劈开的,霸道至极的力量骤然止住,而卫渊的剑却收之不住,这几乎是卫渊前世今生,单纯剑术上最为凶悍精纯的一剑,本身是和刑天的交手里才被激发出来,已经超过了他的极限。

    就像是之前卫渊引导项鸿羽一样。

    这一剑重重斩杀在了刑天的胸肌上,

    然后,梦里的铁鹰剑直接给刑天的胸肌给干碎掉。

    卫渊手里只剩下一把剑柄。

    剑刃哐啷哐啷的掉了一地。

    刑天浮夸的胸大肌还在一动一动的。

    千古无双,山海界蚩尤之外的第一猛男。

    除了和轩辕黄帝交手之后,被物理降智之后,没有缺点。

    而就在这个时候,本来会暴怒的刑天,却突然语气缓和,带着极度诚挚的歉意连连抱歉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嗯??”

    卫渊怔了下,抬起头,看到刑天的脖子上居然出现了头颅。

    这里是他的梦境,所以他立刻辨认出来,这头是梦境的产物,这样在梦中具现战神的首级这样程度的事情,远远超过一切梦境之神的权能,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最顶尖的神灵,譬如——

    某种程度上,掌控岁月的烛九阴。

    卫渊转头看向烛九阴。

    烛九阴侧了侧身子,侧面对着卫渊,面容苍古平和。

    刑天带着歉意地一把把被气势逼迫半跪在地的卫渊拎起来,祂身材高大,远超卫渊,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还要微微躬身,就像是正常人提溜起来一只黑白狸花的小奶猫一样,卫渊嘴角抽了抽,可抬起头,却看到刑天脸上满是抱歉。

    他指了指自己的头,苦笑道:“抱歉,小兄弟。”

    “我的首级被轩辕藏起来了,大概率时间只能靠着本能行事。”

    “三魂七魄都不全,也无法仔细思考。”

    他太客气了,卫渊有些歉意,拱手道:“这件事情本来也是我以前做的,当时我性格上多少有些莽撞,非常抱歉。”

    “哈哈哈,前世之事,不必在意,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刑天大笑着还礼,很奇妙,这样魁伟的战神,此刻气质却儒雅温和:

    “可这次的事情,也是我醒来之后主动找的你,你实力不足,能有这样的奇妙方法破局,倒也不失为一条选择,哪里还需要道歉?要是我在本能之下把你伤了,我反倒是犯下了大错。”

    “若是还觉得心中过意不去,那么不如我们喝上一杯,我虽然不喜欢轩辕,但是他的臣子杜康酿造的酒,我还是很喜欢的。”

    他也微微还了一礼。

    卫渊心中感慨,正要说话。

    看到在刑天还礼的时候,祂的头又咕噜一下跌了下来。

    刑天语气一顿,胸脯上双目张开,怒发冲冠之势,伸出手拎着卫渊的后衣领子提起来,近距离怒吼道:“小贼!!!居然还敢凑这么近!你羞辱我!!!”

    “当我斧头不利吗?!”

    卫渊:“……”

    默默伸出手,把刑天的脑壳儿扶正。

    刑天的嗓门戛然而止。

    刑天看着卫渊。

    卫渊看着刑天。

    气氛一瞬间尴尬。

    于是刑天又手忙脚乱把卫渊放下地,帮他拍顺了衣服,面上极为抱歉,连连道:

    “真是抱歉,抱歉……一般来说我倒是不用担心这些伤口,可是轩辕的剑有点特殊,伤口上隔着人族气运,长不起来,他又把我的头给藏了起来……”

    “唉,我也只好让自己沉睡,可有的时候也会醒过来。”

    片刻后,刑天和卫渊也落座,而烛九阴却是始终侧对着两人,似乎在眺望远方,双眸淡漠,气度反而越发苍古遥远。

    卫渊心中始终有些古怪,刑天满脸歉意,举杯道道:

    “烛九阴,之前我难以思考,本能行事,提着那陶罐跑去了九幽,倒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还请你勿要放在心上。”

    刑天有了头之后,说话便温文尔雅许多,思绪清晰。

    烛九阴不置可否。

    陶罐,九幽……

    卫渊看着烛九阴,略作沉吟,突恍然大悟,彼此之间关系已算是好友,理智来不及控制,卫渊已经顺口玩笑问道:

    “烛九阴,你是不是被刑天拿着陶罐给砸了……”

    烛九阴动作微顿。

    卫渊脸上微笑凝固。

    等等……

    我猜对了?!

    我就开个玩笑……

    烛九阴眼眸横扫,刑天的头直接再度消失不见,而后一声怒吼:

    “小贼,安敢如此!”

    片刻后。

    “好吧,我确实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刑天的情况是因为头颅被带走,伤口上又有人族的气运,烛九阴你应该是想要我帮忙对吗?”

    卫渊的语气沉静。

    巨大的陶罐里塞满了粗盐,穿着衣服的卫渊被埋在里面,只露出一个脑袋,神色沉凝,道:“可是,你能不能先把我放出来再谈。”

    “你这样我很难和你说。”

    ……

    而在这个时候,远在东海之外的樱岛之上,同样发生了令世人震撼侧目的事情——

    祂们决出了新一代的天之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