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9章 两场战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70
  第0379章 两场战斗

    在那一刹那间,过往的记忆涌入卫渊脑海。

    周围环绕的楚军,漆黑的长夜,还有那自信从容,年纪轻轻就是天下第一名将的青年,旋即就是心脏被枪锋洞穿的不甘心,现在重新见到霸王项羽,本能的敌意瞬间爆发。

    项鸿羽同样如此。

    环绕的秦军大阵,高唱岂曰无衣的浩瀚。

    以及骑乘战马的战将投落下冰冷视线。

    于是煞气一涨再涨。

    他乡遇故知是人生大喜事。

    可如果说是债主就很倒霉了。

    而这彼此互欠一条命,感情好得掏心窝子的关系,更是难得一见。

    “等一下,你们不要打……”

    项鸿宝还打算开口,就给两股从万军从中冲杀过的兵家煞气前后糊了一脸,直接懵逼,而那些大秦景教的老一辈们稍微好点,可也觉得自己一颗老心肝儿狂跳不止。

    曾经想要教导项鸿羽,反倒被少年项鸿羽一句上帝用多重的兵器惊骇得既惊且怒的大秦景教第一武修感知煞气,眼皮狂跳不止——他当年之所以拒绝教导项鸿羽招式,一个是因为愤怒,可是在愤怒之下,又何尝没有隐隐的狂喜?

    能够说出这样话的人,又有天才般的根骨和悟性。

    未来是肉眼可见的不可限量。

    他去教导,只会耽误了项鸿羽,还不如教给他传统的吐纳方法,剩下的交给这些天才自由成长,而现在两人身上爆发出的煞气,已经让他整个的懵住——

    知道你是天才。

    可天才就这么不讲道理吗?!

    老子一辈子感觉活到狗身上去了。

    他额角抽了下,旋即视线一瞥,看到了近距离被两股煞气糊了一脸陷入懵逼,坐倒在地的项鸿宝,感觉到了某种欣慰。

    当然,比这小子还是强些的。

    果然,幸福感是比较出来的。

    而在下一刻,卫渊和项鸿羽已经同时出手。

    项鸿羽抬手,凌空气劲将旁边摆着的一柄熬炼力气的大枪吸纳手中。

    卫渊脚踏大地,双瞳泛金,凌空凝聚灵气化作一柄长枪。

    两人猛地踏前。

    没有战马借势,手中用出来的是马下枪法。

    伴随着剧烈的鸣啸声音,两柄长枪凶狠地撞击在一起,像是绞杀在一起的蛟龙,席卷起恶风和煞气,猛地以他们为圆心向四周溢散,大地碎裂,只是卫渊和项鸿羽虽然在本能的敌意下,气机牵扯出手,但是却没有爆发全力厮杀。

    那些眼光老辣的老一辈们才没有立刻一拥而上,只是警惕地旁观,靠着往日经验,立刻辨认出来了这两人的枪法路数居然隐隐有相似的感觉,都是同样的凶悍,霸道,一往无前。

    这是楚霸王项羽的枪法。

    卫渊在下一刻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在卧虎幻境当中,死在项羽枪下不知道多少次,这才学到了项羽的枪法,然后糅合到了自己的武功体系里面,刚刚他第一次看到就意识到项鸿羽就是项羽转世。

    只是没有想到,项羽转世之后,居然走上了相同的武道风格。

    但是,哪怕天赋才情都一样。

    项鸿羽毕竟没有复苏过去的记忆。

    靠着隐隐约约的本能所创造出的枪法,和秦末乱世之中,拔剑而起,在一场场厮杀当中磨砺出来的霸王,终究还是不能比的,更何况,垓下之围时候的项羽虽然说是走到了末路,可是那也算是他个人武力爆发的巅峰。

    霸王枪也在那一战突破到了更高的层次。

    卫渊会的就是这一门枪法。

    况且,现在的项羽,就连本身的功体也不如他。

    所以交手不过数十回合,卫渊手中一动,直接将项鸿羽的那柄铁枪抽碎,枪刃打着旋儿飞出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项鸿羽猛地踏前,双目仿佛燃烧着炙热的火焰,手掌握着断枪中间,以极为凶悍的方式向前突刺。

    这一招出乎卫渊的预料。

    他也只能感慨,项羽终究是项羽。

    手中的长枪微抬,将这极为突兀的一枪拦下,枪锋鸣啸,项鸿羽抵着长枪,全力爆发,持拿断枪和卫渊拼杀,而卫渊反倒成为游刃有余的那一个,一切都像是历史的重演,只是双方仿佛互换了。

    卫渊脚步从容,枪锋或刺或挑,或者阻拦或者引导。

    逼迫项鸿羽不得不改变自己的枪路。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耳边传来了凄厉愤怒的鸣啸声音,被放在匣子里的霸王枪枪刃一下跳起来,鸣啸着刺杀向卫渊这里,卫渊枪锋将项鸿羽枪身压制,顺势枪锋摆尾,将霸王枪枪刃抽飞出去。

    霸王枪是通灵神兵。

    这次接触之后,感觉到了卫渊身上,把自己另一半折断残留下的煞气。

    一滞之后,猛烈的鸣啸起来。

    哪怕是项鸿宝,都能听得出这枪鸣里面的情绪,仿佛是在跳脚怒骂,怒火冲天,甚至于还有一丝隐隐的悲愤。

    是你?

    怎么又是你?!

    老子今天一定得在你身上戳几个窟窿。

    项鸿宝晃了晃头,觉得自己肯定是幻听了。

    卫渊和项鸿羽掌中枪锋碰撞,身随枪走,劲气爆发,在地上撕扯割裂出一道道狰狞的痕迹,无论是这一世项鸿羽的家人长辈熟知的沉默青年,还是卫渊所知道的上一世的项羽,在进入战斗状态之后,几乎全身心投入其中。

    根本不会理会外界的一切,物我两忘,也因此,他才能够在武道上取得那么高的成就。

    两人且战且走,劲气撕扯,余波被大秦景教的修士想方设法阻拦住,没有波及到更远的地方,项鸿羽越战气势越是猛烈,但是却没能击中卫渊,那种霸道至极的枪势残留虚空,将这一个地方晕染地仿佛是远古战场重临人间,惨烈肃杀。

    突然,项鸿羽一枪刺出,卫渊掌中长枪同样旋转刺出,两柄大枪以攻对攻,可刹那之间,卫渊掌中的枪法却从极度霸道化作圆融流转。

    这正是项羽霸王枪前世的巅峰。

    而后,枪锋托举在项鸿羽短枪下方,气息一顿。

    正因为这一顿,却仿佛积蓄了磅礴大势,越发汹涌,继而以妙到巅毫的方式微微一提,让项鸿羽的断枪顺着特殊的轨迹刺出去。

    于是众人看到,先前项鸿羽招招霸道残留周围的枪势顿了一顿,刹那连绵。

    百枪千枪之势豁然贯通。

    化作霸道至极却又从容坦荡的一枪。

    煞气磅礴。

    众人心中悚然一惊,只觉得项鸿羽原本只是璞玉的话,这一枪却远远超过了他原本的程度,而那名武修则是后知后觉,这才看出来,卫渊之后出枪居然是在引导项鸿羽,最终让他施展出了这一枪。

    而这一枪的威力,仿佛已能纵横天下,无双无对。

    这本来就是霸王的枪法。

    项鸿羽被卫渊引导着施展出了这一枪,心下恍惚,这就是他一直苦苦思索却又求而不得的那一枪,但是枪法用了出来,以他的力量却有些操控不住,枪锋霸道,最终拉着项鸿羽刺向一侧杂物堆。

    前面的沙发桌子早已经被无匹锋芒撕扯粉碎。

    再往前是一个被白色布料罩着的画架。

    卫渊顺势避开。

    而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应该处于物我两忘状态的项鸿羽突然主动挣脱开来,前世今生第一次,霸王摆脱了自己天赋的影响,口中怒吼,右手死死抓着枪身,步步踏前,每一步都在地上踩出了一个重重的脚印,让砖石裂开。

    最后长枪疯狂鸣啸,竟在他手中生生折断。

    枪柄断裂的地方,钢铁如同丝线,这是刚刚他强行收回力量,连这种特种合金钢都被劲气硬生生搅碎了,这些丝线撕裂开了项鸿羽的手掌皮肤,瞬间鲜血淋漓,但是他竟真的将那一枪收回。

    枪锋的劲气失去了锐气,只是掀开了画布。

    站在一侧的卫渊看到在画布上的笔触,盛开的虞美人花簇拥着一位英气女子的侧脸,项鸿羽面色苍白了下,粗重喘息着,手中鲜血低落画布,染红了血色花海,而兵器不曾触碰画中的女子。

    不知道为什么,哪怕只是一幅画,项鸿羽也不愿意让她受到伤害。

    没有道理,没有原因。

    这像是深深铭刻在魂魄深处的执念。

    卫渊收回视线。

    叹息一声。

    彼此交手的惨烈和凶悍气氛也就此断绝,没有办法再打下去了。

    ……

    而这个时候,山海界。

    战斗结束。

    祝融右眼眶青黑。

    皮肤泛红,冒着黑烟,但是刑天过于皮糙肉厚,心中的不甘更要超过被烤灼,一阵愤恨不甘后,祂突然想起了自己怀里残留的玉书气息。

    上面还有那个家伙的气机痕迹!

    虽然属于卫渊那半分被捏碎,但是刑天还有一份。

    刑天掏出自己那半分玉书。

    感受到了上面的气息,刑天双目渐渐亮起,最终放声大笑,然后直接锁定了被四方诸国环绕着的昆仑虚,亦或者说是昆仑虚下的九幽,战神抬手抓起被火神祝融烤制过的神代盐巴,大步奔杀向九幽——

    左手持盾,撞开了九幽的封印。

    刑天猛地踏前一步。

    重重踏在地面上。

    健硕的身躯像是拉紧的弓。

    凝身!

    发力!

    狞笑着把手里的东西一砸。

    巨大的陶罐顺着那气息的联系,化作流星飞去。

    走你!

    “找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