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8章 暂回人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95
  第0378章 暂回人间

    似乎是没有想到,卫渊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祝融怔了一下,倒是没有怎么多想,只是点了点头,道:“这本来就是你自己造的陶器,现在想要收回去,也是物归原主,不需要问我。”

    果然,祝融虽然说是火神,但是脾气比起共工来说好太多了。

    卫渊将陶器收好,心中忍不住想着。

    山海时代的名字和权能,起名字的法子绝对有那么点问题。

    叫文命的半点都不文命。

    一辈子刚这个揍那个,除了那唯一一个,基本对谁都没怂过。

    当水神的脾气最暴头最铁,当火神的反倒是温和好说话。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突然感觉到一股气机隐隐朝着这边奔涌过来,祝融抬眸,道:“刑天?祂怎么回事……?”卫渊面容古怪,道:“当年我和刑天有那么一点点恩怨和误会……”

    “再加上刚刚……”

    他把刚刚自己无法打破祝融气息自然产生的封印,又遇到大军围杀。

    迫不得已下,只好借用了刑天之力的事情说了一遍。

    祝融愕然,旋即放声大笑,道:“原来只是这样,放心,我去和祂说,不管怎么样,祂那一斧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就这件事情,我也得和祂说道说道。”

    祝融起身,身边有烈焰缓缓升腾而起,化作腾龙纠缠身边。

    在激荡起火神权柄的时候,祝融发梢的尾端会化作金红的色泽,炙热而坦然,浩浩荡荡磅礴大气,不是那种暴虐的烈焰,而是温和却强大,能够普度万物也能焚毁一切的烈阳,是诸火之源。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卫渊突然感觉到,祝融的气机一阵不稳。

    双瞳金红之中,居然弥散出了淡淡的墨色黑气。

    连那缠绕身躯的烈焰火龙,也隐隐然有朝着墨色火焰转化的趋势。

    卫渊惊疑不定,起身道:“祝融你这是?”

    祝融摆了摆手,皱眉道:“……是反噬,居然还在。”

    卫渊道:“反噬?”

    “是……”祝融道:“我原本在颛顼帝麾下的时候,是以火神之名行走天下,也曾经绝地天通,斩断通天建木,但是颛顼也去世之后,我被封为天之四极,领受南方火属之神,维持山海诸界的根基。”

    “毕竟共工撞塌了不周山,哪怕后来补住了,还是不如原本稳当。”

    “原本还算正常,但是千余年前,和六百多年前,人间连续两次发生了某些事情。”

    “第一次暂且不说,第二次直接将山海和人间的气运连接斩断,气脉反向席卷,带着人间界和山海界之间的污秽反噬我身……若是颛顼帝时期的自由之身,尚且无惧,足能够以火焰燃尽这些污垢。”

    “但是作为四极之一,背负山海,却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人间和山海界失衡,必然有巨大的变故。”

    “结果反倒是受到了影响……”

    “之后沉睡,也是这方面的考量。”

    祝融伸出手,在原本金红色的烈焰之中,还有散发着阴冷污秽之物纠缠不休,那是整个人间和山海的地脉污垢,祝融被这些东西纠缠住,就相当于是背负山海的负面,哪怕是火神都会受到影响。

    如果简单些说,便是山海和人间即便分离,也是藕断丝连,通过地脉气运联系在了一起,而在六百余年前,地脉气运断绝,相当于把连着两个世界的线从中间切断,绷紧的绳索就会反向弹回人间和山海,造成冲击。

    六百余年前……明代。

    山海界的影响被天之四极扛住了。

    人间不同,人间没有天之四极,影响只会全盘落在人间界,难道这是造成人间进一步灵气断绝的原因么?

    而一千多年前,卫渊突然想到了在淮水找到玉龙佩时候看到的画面——原本作为淮水第二代水君的应龙庚辰突然离开了淮水,前往昆仑山,间接导致了佛门僧伽趁虚而入,将玉龙配真灵化作了魔物,也分润走了无支祁的供奉。

    自导自演把无支祁性转成了龟山娘娘。

    那是唐代,同样属于一千余年前的范畴。

    在那个时代,玄奘西行;鉴真东渡;大秦景教逐渐传播,外域神性涌入神州,而从周朝开始负责护卫神州安定,斩杀怪力乱神的卧虎一脉断绝了传承,祝融一开口,现在所有的线索直接汇聚到了两个时间点,卫渊的思绪越发清晰——

    千余年前,神州第一次变故,灵气逐渐开始衰竭。

    六百余年前,山海和人间的联系被斩断,天之四极各自沉睡。

    人间遭遇反馈,灵气进一步衰竭。

    卫渊面色微沉,感觉过去的经历汇聚到了这两个时间节点上,而如果按照神州变故的时候,他的真灵一定会转世的规律来看,这两个时代应该也有他的转世。

    祝融注意到卫渊的表情变化,道:“看来你想到什么了?”

    卫渊点了点头,道:

    “我在人间经历的一些事情,现在想想,人间那边很多事情也是围绕着这两个时间出现的……应龙庚辰也是在一千多年前离开淮水回到了昆仑山,而在那个时代之后,我再也没见到过西王母的痕迹。”

    “所以我猜测,一千多年前的时候,人间的事情也影响到了昆仑。”

    否则的话,珏会更早就被救出来,不会等到现世。

    无论是西王母,还是九天玄女都能轻易做到这种事情。

    时间基本理顺,但是疑惑反倒越多。

    “原来如此。”

    祝融点了点头,想了想,缓声道:

    “那么,这件事情就只能交给你了,卫渊,一定弄清楚人间在一千多年前和六百多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呵……如果说之前,我恐怕没有办法帮你回到人间,那么现在我就有法子了。”

    祝融突然神秘一笑,旋即起身,烈焰重新升腾,将背负人间和山海世界气运负面之力的反噬压制下来,火神之威,堂皇正大,缓声道:

    “至于刑天,就交给我。”

    “难得醒过来,或许再过一段时间我又会沉睡过去。”

    “一千多年了,多少要活动一下筋骨才行。”

    卫渊道谢,看着那柄变得巨大的刑天战斧,想到之前祝融和禹王战斗,祝融就是被禹王用学自刑天的一剑劈斩开了环绕周天的烈焰世界,这才受了一拳,现在刑天的斧头只会更为凶狠,他迟疑了下,还是问道:

    “祝融神,你现在的状态,能打得过刑天吗?”

    祝融诧异看了他一眼,沉吟了下,坦然道:“虽然说刑天也不是全盛,但是我毕竟刚刚醒过来,又受到反噬,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沉睡过去,恐怕比起祂还是稍有劣势。”

    卫渊想了想,道:“那么,我有办法帮你。”

    他走到刑天的战斧前,五指张开,袖袍猛地一扫。

    由烛九阴的法力编织的袖里乾坤施展。

    烛九阴神通——

    缴械·特供版本。

    走你!

    那把战斧直接容纳到了昆仑瑶池里面。

    哐一下直接把刚刚有复苏雏形的相柳残魂再度砸碎掉。

    至于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卫渊现在只能暂且忽略,心里想着,等到打完之后,再还给刑天就好,看向祝融,又道:“对了,祝融,我还有一件事情……你能不能……”

    ‘给我一道气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

    远处已经传来了声声怒喝,卫渊转头一看,目瞪口呆——远远看过去,好像是一座小山丘一样大的陶罐成精了似的往这边飞奔过来,再一看,好家伙,陶罐下面还长着一个健硕的身体。

    手脚俱全,就是没有头。

    祝融注意到了刑天,神色坦然,伸出手,在卫渊肩膀上一按。

    转瞬之间,卫渊的身躯豁然消失不见。

    刑天一声怒吼:“我的斧头!!!”

    旋即就要去抓卫渊。

    祝融气势堂皇正大,挥手烈焰升起,如同浴火,从容地将刑天拦住:

    “战神刑天。”

    “你的对手是我。”

    火神祝融除去近身交战之外,其余权能都在战神之上,所以刑天只能够眼睁睁看着卫渊消失不见,憋屈得‘眼珠子’都红了,悲愤欲绝,怒道:

    “我说,我的斧头啊!!!”

    别人抢东西跨国,你抢东西跨界啊!

    小贼,住手!

    别跑!

    有胆吃我一罐!

    ……

    人间界。

    项鸿宝完成了繁琐的联系,最后高声道:“神说,要有火!”

    眉心由凤祀羽留下的印痕亮起,如同火焰。

    项鸿羽拎着拖把拖地。

    他的洁癖极为严重,看了一眼像是跳大神似的弟弟,无可奈何,远处蹲着的大秦景教老头儿们也都拎着一把瓜子,一边嗑瓜子一边唠嗑,一边看着热闹。

    项鸿宝的脸皮都觉得有点臊得慌。

    那帮老帮菜的脸皮比这小年轻还是强得太多。

    项鸿宝深深吸了口气,用最大的嗓门高喊:“神说,要有火!”

    项鸿羽叹息一声,道:“不要再……”

    话还没有说完,一股腾腾烈焰凭空升起,其中有浩瀚气息逸散而出,令人心悸,那些唠嗑的老一辈猛地站起来,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似的——真叫这小子整出来了?

    而项鸿宝则是心中狂喜得意。

    果然,神是存在的!

    而等到火焰散去。

    熟悉的面容出现眼前。

    项鸿宝脸上微笑戛然而止。

    “卫渊馆主?”

    旁边的项鸿羽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则是身躯猛地绷紧。

    ……

    卫渊眼前一花,等到周围火光散去的时候,他猛地抓了一把,将一缕祝融的气息留存下来,而后松了口气,打量着现在的缓解,先是看到了项鸿宝,点头回应,而后看到了一名高大的青年。

    而那青年同时看到了卫渊。

    两人同时感受到自个儿的心脏钻心似的一疼。

    两人几乎都回忆起身穿甲胄的将领以枪洞穿自己心脏的一幕。

    两股煞气同时本能暴起。

    “霸王项羽?!”

    “泉州卫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