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7章 过往之缘,来时之法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40
  第0377章 过往之缘,来时之法

    这几乎像是一个梦了……

    祂想。

    但是即便是梦,祂也并不想要醒来。

    这是神灵祭祀典仪,浩瀚的星光洒落下来,羽人族的少女们舞动翅膀升上天空,洁白的羽翅边缘沾染星辰的余晖,仿佛天星坠入人间,古老的歌谣在耳畔回响,而祂安静地看着这一幕,旁边是好友,身边是载歌载舞的子民。

    手里的美酒仿佛永远都喝不完。

    真是美好啊。

    男人心里想着。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刚刚开始,他的耳边似乎有什么声音吵吵闹闹的,他皱了皱眉,可是没有放在心上,大笑着和旁边的朋友具备饮酒,正要仰脖喝酒的时候,眼前突然一花,好像有什么东西砸了下来。

    好像是……

    一把斧头?

    有点眼熟。

    嗯,好像是刑天那把嘛,看来是刑天把斧头扔过来了。

    区区一把斧头而已……

    男人漫不经心地想着,这样美好舒缓的氛围,欢声笑语和美酒让祂处于一种熏熏然的微醺感当中,怀中是美丽的少女,微笑含情,比美酒都引人心醉啊,祂仰脖喝酒,醉意之下,独身要去吻那羽族的女神,然后面色突得僵硬。

    嗯?!!

    等下……谁?

    刑天的斧头?!!

    耳畔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而后就是一门特殊的法力波动,就像是一千头夔牛在自己耳边用那一只脚跳踢踏舞,然后操起那足以声传千里的嗓门齐齐震天撼地般呼喊着:

    “祝融!!!”

    给爷醒!!!

    熟睡了千年的祝融神只觉得大脑嗡的一下。

    美好的梦咔嚓一下碎了个渣。

    怀里的女神直接消失不见。

    ……

    刑天的战斧砸落下来。

    卫渊身边环绕着千年不息的狂风,强行稳住自己,没有被掀飞出去。

    祝融的祭祀之所外面,有祂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能,是作为天之四极之一的力量,卫渊自己是无法打破这样高层次的力量的,但是刑天不同,作为战神,刑天并没有权柄,也没有权能。

    只有力量。

    一身肌肉,一把战斧,山海老刑,专治各种花里胡哨。

    咔嚓脆声,外层防御直接破碎。

    但是刑天这一斧也被化去了大半力量。

    祝融猛地睁眼。

    松了口气。

    原来是梦……

    我说,刑天怎么会……

    脑海里的念头还没有落下,就看着那巨大斧头像是玩命似地砸下来。

    也不知道什么仇什么怨。

    嗯??!

    祝融面色一滞,抬手双手一交,险险地把这一柄气势磅礴的战斧接住,巨大的威力溢散,让整个神殿晃动了下,而后直接塌陷,从中间碎裂,房子直接给人拆了,祝融双手接触的战斧部分,散发出了阵阵青白烟气,额头渗出冷汗。

    火神擅长权能,是天之四极。

    可是肉搏兵甲的战斗,却不如战神兵主两位。

    共工?

    那头铁地直接撞塌天柱的神根本就是传统神灵里的叛逆。

    刚刚醒过来,就当头一斧头,再怎么样都一瞬清醒过来,祝融将这战斧扔在地上,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样的法门,这战斧瞬间变得巨大沉重,沉睡太久的祝融缓缓坐起身来,面容不是神代的兽面人身,而是正常的英武男子。

    祂眼眸横扫,看到了手指上鲜血淋漓的卫渊。

    作为四极这一层次的神灵,祝融很快认出了曾经接触过的真灵。

    “是你……”

    卫渊拱手一礼,坦然道:“轩辕丘,炎黄一脉人族卫渊。”

    “情非得已,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唤醒祝融神你。”

    “唤醒……”

    祝融想到了那漫长的梦境,恍惚了下,眼眸扫过神殿的壁画,看到了外面因为两名神灵气息碰撞而导致瘫软在地的军队,毕竟是神灵,瞬间就想清楚了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面容上倒是没有什么震怒。

    缓缓起身。

    背后元气浩瀚,化作了神灵的本相。

    高耸入云,乘踏两龙。

    于是在三个呼吸后,整座都城的人都拜伏下来,哪怕是那些羽主高阳君的亲信同样如此,他们这一脉笼络这些战士花费了超过千年的岁月,而祝融让他们回归不过短短一瞬间,直到最后,所有人都高呼祝融的神名。

    和神州不同,羽民国原本就是依附于祝融而诞生的国度。

    这是他们文化中的根源。

    在最初的时代,山海经所记录的区域,山经当中大多有山神和妖兽,而海经周围没有神灵,而是各大国度,原本的凶兽大部分被四极之神驱逐和镇压,四方诸国的排布是环绕着海域和中原神州,而中原的核心区域就是昆仑。

    之后中土消失,山海割裂。

    现在海外诸国所在世界,就是由四方国土,环绕海域和昆仑虚。

    对于羽民国等各国,祝融本身既是神灵,又是国主,后来的羽主只不过是最初的火神祭祀,祝融放手让他们去引导人众的时代,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被设计,差一点在沉睡中被分走了力量。

    祝融的出现,以极端强大的方式重新打破了被构建的谎言,之后也没有去处理羽主的事情,看着卫渊,道:“羽民能够有成长和摆脱神,自我独立的心,本是好事,但是通过窃取我的力量,重新成为我,那么又有什么成长?”

    祂声音顿了顿,问道:“上一次是来了四人,现在只剩下你了吗?”

    卫渊回答道:“女娇还在。”

    意思是禹王和契都已经不在。

    禹王。

    祝融下意识摸了摸左眼的眼眶,道:“禹啊,姒文命,这个名字可真是取错了,不过除此之外,那一次的仪典还算不错……”

    “之前,典仪的时候,我记得,你还做了一件陶器。”

    卫渊回忆起来女娇看智障一样的眼神,嘴角抽了下。

    “嗯……是,是有这么一件。”

    祝融感慨道:“看到了你,才发觉到岁月流逝。”

    “可往日种种,就仿佛只是一梦之前,仍旧清晰。”

    不,把仿佛去掉。

    对你来说,确实只是一场大梦了。

    卫渊没好意思说,周围的神殿气息重新构建,其余人无法靠近,而祝融随手一拂,在神殿当中有一座陶器飞出,落在了卫渊和祂身边,那是三皇五帝时代的风格,但是粗狂之下,羽人轻盈的气质却清晰表露出来。

    羽民国的材质,和涂山部,和轩辕丘都不同。

    所以最终创造出来的陶器也有不同的质感。

    卫渊手指轻轻摩挲这一件曾经由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

    感觉到了一丝丝熟悉的气机,顺势施展出了最初学习到的神通,眼前闪过了这件器物过往的经历——被祭祀被崇敬,甚至于被当做祝融神的神器而得到了殊荣,在一场一场的祭祀当中待在了最中央的位置。

    还因为上面的记录,还原了神代的羽人国之舞。

    星光洒落如雨。

    卫渊眼前的画面道道闪过,仿佛瞬间看过了数千年的岁月。

    最后他看到了这件陶器被创造出来的那一场祭祀,那时候他自己虽然被女娇所埋怨,但是仍旧被拉走,参与南方火神祝融麾下国度的盛典,羽民国,周饶国,三苗国,贯匈国,凡海外南经所记录的国土民众都来参与。

    他们脸上带着装饰以烈焰的面具,载歌载舞,意即是忽略自身的种族,今日这里都是火神祝融的子民,能够与他族同乐,渊和女娇同样带着面具,只是女娇担心禹,提前回去,最后走之前告诉他可以随便转转。

    但是记住不要招惹那些其余种族。

    不过被找事也不要怕,回去找他们。

    至于那件陶器,就只是随意放在了一个摊位上,用来展示。

    祝融大祭相当热闹,各国的货物也是应有尽有,连涂山氏的货物都有看到,最后渊看到了一件很有羽民国风俗的羽毛装饰,弯下腰饶有兴趣地看着,而在他的背后,一名气质高远的女子,牵着同样戴着面具的小女孩走过。

    渊下意识抬起头来,中间有扛着货物的三苗国商人大声叫卖着走过。

    他回过头看向羽民国的摊主。

    “这个羽毛装饰多少石币?十枚轩辕丘的石币,可以吗?”

    来自涂山部的年轻匠人扒拉着那些材料,很有兴趣地问:

    “羽毛的纹路,可以用在制陶上,作为装饰。”

    在他的背后,那穿着三叠白衣白裙的小女孩收回视线,伸出手指碰了下陶器,声音软糯安静。

    “用玉石,可以换这一个陶器吗?”

    “纹路很好看。”

    “这个不行……”被委托看顾陶器的少女遗憾道:

    “这是来自中原的客人做的,已经被祭祀大人决定保留了。”

    “你在开玩笑啊。”卖羽毛的摊主连连摇头:“这是苍鹰最好看的羽毛,哪儿那么点石币就可以,就是轩辕丘那边的石币也不行啊,得再加点。”

    小女孩身边的女子轻轻弯腰,道:“如果要的话,小妹,可以再选些其他的,这里的玉器和陶器还有不少。”那位羽民国少女也带着歉意推荐了些其他的玉器,戴着面具的小女孩却始终没有看上,最后摇了摇头,道:

    “那不用了,玄女姐姐,我们走吧。”

    玄女无奈道:“也好。”

    “还喜欢什么,看看吧。”

    “嗯。”

    玄女拉着这昆仑山最后的,也是尚且没有名字的天女混入灯火辉煌当中,而她们背后,最终心满意足得到异兽羽毛的青年站起来,拍了拍衣摆上的尘土。

    山海之世,万类大同,而人与神彼此擦肩而过,毫无察觉,混入人海。

    这不过是过往记忆里平淡无奇的一日。

    却也被陶器所印刻下来。

    你我的缘法,早已在过往开始。

    卫渊眼前的画面消散,祝融神望向他:“你似乎看到了什么?”

    卫渊点了点头,心中突然有想要立刻回到人间的感觉,望向祝融,道:

    “祝融神,这陶器,可以给我吗?”

    “我可以给你重新造一个。”

    ……

    而这个时候。

    刑天神发现,自己的斧头被扣下了。

    根本飞不回来。

    刑天陷入沉默,失去了大脑的逻辑开始运转——

    你挑战我。

    然后顺手把我斧头给顺了?!!

    轩辕都没有这么狂啊!

    我今天不给你来一下,你就不知道战神的名号是怎么来的!

    沉默之后,刑天抄起盾牌,一口气奔出数十里,却又觉得右手少了什么东西。

    刑天沉思。

    转身奔回常羊山。

    顺势拎起了旁边装了一半盐巴的巨大陶缸。

    拈了拈。

    迈开大步奔出了常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