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2章 我睡着了!我装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61
  第0372章 我睡着了!我装的!

    得知刑天这样强大的战神,都已经陷入沉睡,卫渊心中有复杂之际,也将一千年前大变,和六百年前的大战默默记在了心中,看到那边众人脸上虽然平常,眼底还带着警惕,始终注视着自己。

    卫渊曾经做过执戟郎,看得出这些人的身位都隐隐保护着那个少女。

    这应该是一种阵法。

    而这样的本能判断和认知,则是来自于和诸葛亮共同行走过的岁月。

    卫渊站在这些人的本能戒备范围之内。

    那看上去不过十六岁的少女倒是没有太多的戒备之心,只是轻轻笑了一声,道:“来常羊山采药,却没有带药篮,对这里刑天神沉睡也不知道,我看您应该是误入了这里吧?”

    卫渊也不遮掩,只是坦然道:

    “是啊。”

    “看得真准。”

    “我确实是因为其他原因才进入常羊山的,倒是给吓了一跳,正在找出去的路。”

    在前方佩剑的短发女性恍然颔首,道:“这里往南走,是奇肱之国,往北面走能去到丈夫国,再往远处就是巫咸国的遗址和女儿国,都是很和平安定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凶兽在,就连巫咸国的遗址,现在也已经建立了新的国家。”

    卫渊本身还有些问题想要问,可是看到这些人客气之下也有警惕。

    索性没有再开口询问,只是道谢之后告辞,打算先找到人类的城池再说。

    怎么样从这儿偷渡回人间,这也是个问题。

    凤祀羽跑到西山界是靠得手腕上的五彩手链,如果能够去羽民国找到类似的东西,以他对于人间的熟悉,应该也能够回去,这样想着,卫渊远离了众人,选择了和那些人不同的方向离去。

    思路逐渐清晰。

    找到羽民国。

    然后找到类似五彩手链的器物。

    无论如何,他得要先回到人间,再靠着帝辛的青铜器定标,不是肉身,而是以一缕神念的方式参与穷奇所藏的诸多山海经的争夺,当思考到这一步的时候,卫渊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虽然都是海外诸国。

    羽民国和常羊山,并不在同一卷。

    禹分裂海外诸国的时候,不会也是直接按照每一卷来分的吧?

    那样麻烦可就大头了。

    但是即便如此,一切也都在计划之中……

    卫渊皱了皱眉,正在这个时候,他的本能让他脚步顿了顿。

    这氛围……有点不对头?

    一种熟悉而诡异的沉默。

    卫渊下意识抬了抬头。

    看到自己不知为何居然又走回了刚刚的位置,又看到了熟悉的魁伟男子,而后,看到了那大汉的‘眼睛’睁开。

    曾经劈过轩辕和禹王的斧头拎起来。

    隐隐约约朝着卫渊脖子比划了下。

    明晃晃的。

    ……

    “那人真的已经走了。”

    卫渊告辞离开之后,那位利落女子翻身腾空,注意到了卫渊的离去,这才松了口气,下来禀报,那少女道:“我本来就觉得,他应该不会是那些人派来的。”

    利落女子好奇道:“为什么?”

    少女忍不住笑着说:“因为太显眼了啊,从常羊山出来,却又不懂这里的规则,还以为刑天神会攻击他;身上穿的衣服也是不知道哪个时代的,说的话也是,现在这个时代,居然会有人用那种几千年前的古话交流么?”

    那短发女子想了想,确实如此,无奈摇头。

    “可能是一个研究古代遗迹文化的人吧?”

    少女噗呲笑道:“也许,可能是一个活着的古代人?”

    众人习惯了她偶尔不着调的发言,无奈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月音小姐,要赶快走了,我们必须要尽快地赶回国中,这里有跨越常羊山的一条古道,是记录在古籍里的,比起正常走的话,能够节省至少一半的时间。”

    被称作月音的少女点了点头。

    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往往不会那么地如人所愿。

    在他们隐蔽了气息快速赶路,才不过片刻,刚刚看到了那被记录于古籍的密道时候,便传来了数声闷哼,前面的护卫应声就倒,转眼就没有了气息,众人面色大变,那利落女子手中拔出剑来,瞬间劈斩数道剑气,森寒如霜雪,将周围的山石树木尽数清扫一空。

    这才将隐遁暗处出手的人逼迫出来。

    那是数名身穿墨色衣物的人,笼罩在了宽大的罩袍之下,身上散发出了浓郁的凶兽气机,如果闭上眼睛的话,那么眼前站着的根本不是人,而是在海外诸国极难以见到的凶蛮之兽。

    “果然是你们。”

    那少女还算镇定。

    对方为首之人道:“夸娥氏的后裔,果然冷静。”

    “不过,你毕竟是那一族的后裔,看上去柔弱,实际上力量应该是这些人里面最强大的吧?难怪能够镇定下来,不过,我无论如何,不能够让你把消息带回女儿国啊,夸娥月音。”

    “你们一族的那位老祖宗,应该还残留在世上,对吗?”

    夸娥月音黛眉扬起。

    最初的夸娥,是夸父的同族,曾经听从帝名,背负山脉的神灵。

    第一代后裔仍旧是同宗同姓。

    而现在,漫长的岁月后,现存的族裔,只以夸娥为姓氏。

    不过,即便如此,仍旧具备有远超常人的体魄和力量。

    那边的男子手中是仿佛毒蛇獠牙一样的剑,道:“拿出你的战斧吧,夸娥氏的后裔,让我见见力能扛山而走的巨神后裔,现在还剩下几分的手段。”

    他的语气和神态都从容平静,尽显傲慢。

    少女的胸脯起伏了下,宁静道:

    “什么战斧?我不知道。”

    她轻轻整理了下鬓角的发,轻声细语道:“人家用剑的。”

    男子大笑着道:“不管你用什么兵器,若不反抗,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动手……”众人都面色戒备,夸娥月音抿了抿唇,她能够感觉得到,对方的实力远远在她之上,以她自己,恐怕并不是对手。

    而在此剑拔弩张之际——

    远处突而传来了一声震天撼地的怒吼。

    众人心脏都被这怒声震撼颤抖,戒备的氛围一下被打断。

    而在这个时候,双方都看到了,在山林之间,一道身影仿佛狂风掠地一般飞速出现,速度快得不可置信,凌空而起,转瞬便已来到了眼前,夸娥月音一方的人惊愕发现,这正是刚刚那口中说着古言的古怪男人。

    他这样的模样,恐怕是被人追杀。

    难怪刚刚会说山上危险。

    夸娥月音,还有她这一方的人心中隐隐所悟,不打算将这陌生人卷入此事,所以不曾开口,只当做不认得他,而奉命截杀这些人的那一批人却不这样认为,为首的男子抬手斩出一道煊赫剑气,将突然出现的卫渊拦住。

    “你是谁?”

    他道:“也是夸娥一族的援兵么?”

    卫渊在见到刑天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转身跑。

    毫不犹豫。

    山神的地脉移动之法,天罡三十六神通的飞腾之术,太平要术的御风,一股脑儿都用了出来,才将将在刑天将醒未醒之际转身离开了战斧的攻击范围。

    原本怀揣着远离这里的念头,可听到了那人这一句话,反倒是分神看了一眼那边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众人,只是一扫,就发现全部都是女子,这时才有所悟,剑气扑面而来,躲避不及,卫渊身形凌空而转。

    伸出手五指一抓,双瞳神性闪过,将这一道剑气直接捏碎。

    出手的男子惊愕。

    卫渊看向那少女,道:“夸娥氏的?”

    正在这个时候,伴随着怒喝声,天地仿佛被压缩,一道恐怖至极,仿佛要直接将山脉搅碎成齑粉的劲风横着扫过,卫渊神顾不得多说,脚下踏着狂风,瞬间出现在夸娥月音身旁,伸出手拉住了少女肩膀,旋即脚尖点地,超后忽而滑退数十米。

    那巨大的劲风不依不饶。

    卫渊看到过禹和刑天的战斗,认得这让禹都吃了大亏的一招。

    所以在真正的威能没能爆发出来,就已经避开了最承受压力的方位。

    而后,掌中铁鹰剑连带着泰阿剑鞘刺出。

    地煞七十二法·大力。

    地煞七十二法·导引。

    山神秉性。

    一瞬间,仿佛天地凝滞,唯独那霸道的劲气和卫渊掌中的剑碰撞,以导引之功,竭尽全力,脚踏大地,山神本性连通地脉,顺势拧转剑身,卫渊几乎用出了全部的手段,耗力之巨,几乎让眼底神性瞬间黯淡,才将这一招引导偏离开自身。

    长剑在鞘中低鸣。

    转瞬之间,霸道的劲气扫过大地。

    出现了一道从常羊山下蔓延到远方的狰狞裂痕。

    大地都裂开,隐隐有山石崩碎,坠入了裂缝之中,可谓凄惨至极。

    而卫渊剑锋所划过的弧线之内,却仍旧如常,没有丝毫的变化,被劲气波及之处的凄惨和卫渊刚刚那一招看上去的从容不迫,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反倒是让众人心中惊疑不定,而这个时候,卫渊松开夸娥月音的肩膀,转而看向常羊山,众人顺着卫渊的视线看去。

    一道身影从常羊山上走下。

    魁伟高大,手持干戚。

    “刑天?!!”

    众人面色骤变,心脏都剧烈跳动起来。

    那来此拦截的男子面色苍白了下。

    而短发利落的女子心中也是苦涩,想要抄个近路,居然走了条死路么?

    刑天。

    曾经轩辕黄帝的对手,自古以来唯二被称为战神的神灵。

    也是早已沉睡的古神。

    而后,这位古代的神灵无视了众人,兵器缓缓抬起,在卫渊耳中,亦或者说在当年当事人耳中会带着嘲弄含义的声音,仍旧声如洪钟,反倒是让众人心中掀起巨大到无法平息的波涛——

    刑天将干戚举起,看向卫渊道:“当年你对我出的那一招。”

    “今日也该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