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1章 刑天,战神,睡着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32
  第0371章 刑天,战神,睡着了?

    岁月流转,流水可移,山石不转。

    在遥远的过去,常羊山和那沉睡着的无首巨汉却同样一如现在的模样。

    ……

    渊始终觉得,自己的性格一定受到了旁边那大汉的影响。

    才会跟着他一起来这儿。

    他抬了抬头,旁边的男人把那柄曳影剑倒插在地上,远远地看着前方的巍峨山脉,双目明亮,顾盼之际,神采飞扬,而渊自己倒是累得半死,几乎差不多是被拖上来的,旁边有英气的声音解释道:“这里就是常羊山了。”

    “传说中,轩辕黄帝和刑天在这里打了一架,最后刑天失败,头就被砍下来了,喏,就埋在了这里,其实轩辕帝下手挺狠的。”

    英武的少女解释着。

    名字叫做姒文命,当然,性格一点不文雅的禹点了点头。

    这个男人是中原的大英雄,甚至于能对抗传说中的水神。

    少女虽然不愿意离开城池,但是还是得作为向导。

    因为在她的国里,作为夸娥的后裔,她是少数可以无视刑天的威压,靠近常羊山的人。

    心里头正好奇这两个人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却看到旁边的青年直接盘坐在地,掏出了玉石和刻刀,在上面刻画起来,她愣了下,然后一下往前,伸手阻止,道:“喂喂喂,你做什么啊,涂山渊!”

    “写东西啊,要不然还能做什么?”

    “另外,我不姓涂山,你叫我渊就行了。”

    “不叫涂山?”

    “可你不是涂山氏的人吗?”

    “我是战俘,战俘懂吗。”青年渊一边刻,一边道:

    “虽然说氏是部族的通号,但是我原本的部族在我小时候就没有了,所以我没有姓也没有氏,作为战俘出身,虽然说女娇那家伙愿意给我这个氏,可是我觉得还是算了。”

    “嗯,不要误会。”

    青年的动作顿了顿,认真道:“女娇那家伙虽然又暴力,脾气又差,喜欢捉弄人,偶尔这个频率会比较高,而且还很有心计,能把禹抓到手心里等等等,但是除此之外,也还是挺好的。”

    英武少女目瞪口呆。

    “这还有好的吗?”

    “当然有。”

    青年渊认真思考,道:“比如,她长得很好看。”

    长得好看……

    少女怔了下,回忆那巫女娇,确实是英气之中又有九尾狐的神性和魅惑,而魅惑和神性混杂起来,反倒是令人无法忘却的雅致,相比起来,挥舞战斧的自己看上去就要粗糙得多了。

    她摸了摸眉心,揪了下翘起来的黑发。

    一双女性少见的凌厉剑眉,杏瞳明亮,不过也就这样了,手上满是老茧。

    旁边卫渊咕哝着大倒苦水道:

    “我原本还以为她是那种很威严的人,毕竟皋陶大人是舜帝的典狱官,可是后来才知道那都是装的,我跟你说啊,幸亏皋陶大人的孩子里,巫女娇是年纪最小的,要她真的有个弟弟在,肯定倒了血霉。”

    “一定会被欺负到怀疑狐生的。”

    一想到在崇吾山时候的经历,渊就气得牙痒痒。

    但是打不过。

    所以也只能气得牙痒痒了。

    幸亏他不是涂山氏的人,更不是那家伙的弟弟。

    否则岂不是要给她从小欺负大?

    幸亏幸亏啊……

    那少女听他随意玩笑,一时间忘记阻止,看到玉石上刻下的文字已经足够多,一下着急,她刚刚就是随口一说,要是把那一句话给记录下来,岂不是有点太丢人了?

    可是夺过来之后,却发现上面的文字却已经变了。

    “刑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

    英武少女眨了眨眼睛,道:“你还是,挺有文采的嘛。”

    “我还以为你只会做饭呢。”

    青年吹嘘道:“那可是……”

    “我又不是厨子,我可是正儿八经的陶匠和玉匠。”

    禹王道:“渊,写完了吗?”

    “当然。”

    作为黄帝轩辕丘后裔,无论渊还是禹,对这位刑天神都本能持有敌对心态。

    禹挑了挑眉,从容笑道:“既然写完了,那么就得来正事了,前面就是曾经和轩辕帝为敌的刑天神,哪怕是被封印在这里,我也能够感受得到祂的威压,呵……遇到这样的对手,怎么能够错过?”

    “对了,渊,要不然你去出第一招?”

    禹王带着一分玩笑道:“你出第一招,剩下的我来。”

    “这样咱们回去,也能够和女娇还有契好好说一说,你我联手和刑天打了一架。”

    渊迟疑了下,双目微微亮起,隐隐雀跃。

    然后看了看刑天的方向,迟疑道:“可是太远了。”

    禹王大笑,道:“你可以扔个陶罐子过去呗,就跟当年一样。”

    渊沉思之后,觉得可行,顺手拈了拈腰侧悬着的陶罐,里面用来抹在肉上面腌制的粗盐巴,而后顺手解开了挂着陶罐的粗麻绳,顺手一转,沉甸甸的陶罐,必须要以服用了异兽后得到的九牛二虎之力才扔得动。

    禹王下半句话这个时候才落下来:

    “哈哈哈,开玩笑的,怎么能让你做这种事情?这种危险事情当然要交给我来做。”

    “你们两……”

    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出来,装满了粗盐的陶罐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优雅的曲线,精准地砸在了刑天神的身上,然后糊了祂胸膛和肚脐满满的,天地一片沉默,禹王最后的话才落下。

    “……躲远点。”

    英武少女沉默。

    禹王的嘴角抽了下。

    两人无声看着把陶罐甩出去,动作沉稳有力优美,正在深沉思考的厨子。

    渊始终觉得。

    他的性格一定是受到禹的影响。

    对吧?

    刑天苏醒了,睁开了现在的眼睛,而后被神代特制的粗盐糊了满眼,而后彻底苏醒,昂首发出了一声怒吼,怒火冲天而起,手中的战斧猛地抬起,禹王摇头大笑,道:“来的正好!”

    “渊,夸霖将军,你们退后!”

    “交给我!”

    禹王冲了上去。

    刑天怒火中烧,猛地转身,手中那曾经和轩辕剑死磕而不落下风的盾牌旋转,带着仿佛将一座山吹成齑粉的力量砸在了禹的脸上,禹王打着旋儿被砸在常羊山的石壁上,镶嵌了进去。

    哗啦啦地留下一堆的齑粉碎石。

    禹王冲了上去。

    禹王被打飞了。

    刑天拔出战斧,要将眼前的轩辕部族后裔斩杀。

    而后,一道剑光爆发,重重砸在了刑天的盾牌上,将刑天打得后退半步,禹王从山壁上挣脱出来,酣畅淋漓大笑着和刑天战斗在了一起,而渊和那位女儿国的将军则是迅速离开,这战斗已经不再是他们所能参与的程度。

    英武少女一只手拎着渊,在巨石上飞快跃动。

    而后者此刻仍旧还一手拎着玉书,一只手飞快刻录。

    “你就不担心禹吗?”

    “他么……他本就是来这里挑战刑天的,况且,我相信他。”

    “那你现在在记什么?”

    “记录?记录刑天的下半句,看来刑天的首级虽然被带走了,但是祂仍旧还有战斗能力,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渊写下这一句,后面又写了半句。

    “自女儿国夸霖处所得。”

    他笑道:“多谢你陪我们来这里。”

    “我也只能把你的名字写在书里了。”

    ……

    时过境迁,过往的冒险和经历早已经化作了历史中的尘埃。

    可是这位曾经和轩辕帝交战的战神,仍旧还在此地沉睡。

    卫渊瞥见旁边的半个陶罐,缓步往后退去,脚下流风溢散,步伐悄无声息,小声点,再小声点,刑天战神,上辈子我不懂事,你就当没见过我……

    卫渊还记得禹被一盾牌砸山里的模样。

    合力怀疑,轩辕帝搞不好也吃过这一盾牌。

    现在看,能够被禹王曳影剑,黄帝轩辕剑劈斩过还存在的盾牌,质量绝对没得说,至少比他的头硬实得多,卫渊转过身,驾驭流风往下走去,终于走到了山下,那位战神仍旧还在沉睡。

    卫渊松了口气。

    而后听到声音晃动,从山下有一队人走了上来,他们穿着的衣服,早已经无法看出五千年前的风格,只是在衣摆处的纹路还隐约有些过往的痕迹,一众人保护着一位姿容端丽的少女,众人看到了卫渊,也是一怔。

    旋即外围的人下意识踏前,将内里的少女保护着。

    “你也是来这里采药的吗?”

    一名短发利落的女性落落大方询问道:

    “没有想到,还有其他国来的采药人。”

    来常羊山采药?

    诸位胆子这么大的么?

    卫渊心中诧异,对方使用的话语,是海外诸国历经几千年发展繁衍的文字,因为源自于最初的仓颉文字,他还能辨认出,也没有去点破对方是故意保护着那少女的队伍,只是指了指上面,缓声道:

    “危险。”

    女性愣了下。

    这都什么时代了?

    这个人怎么一开口一股古文味道?

    不过她也能听得懂,这样的话大约等同于‘此地危矣,速退。’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秀丽的少女,后者点了点头,她便转头含笑解释道:“如果你是说那位战神,那么没有关系,千年前天地大变,魔神们都一一沉睡了,哪怕是战神刑天也早就睡着,六百年前在山下的大战都没有将这位战神吵醒呢。”

    卫渊一怔,众人都这样说,信誓旦旦,说话的时候也没有遮掩。

    但是此地仍旧平静,卫渊才终于稍微松了口气,却也有莫名复杂。

    原来如此啊。

    可是,

    “强大如刑天也沉睡了么……”

    常羊山顶。

    在卫渊那细微地不可查觉的刑天二字说出的时候。

    男子握着战斧的手掌微不可察地动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