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0章 偷渡客·卧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26
  第0370章 偷渡客·卧虎!

    卫渊都下意识按下了女娇的电话号码,这才意识到山海界根本打不出去,基建根本没有修过来,只能抬手揉了揉额头,禹王总是这样,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禹王是最可靠的,无数次挡在危险最前。

    当你处于和平阶段的时候,禹王是最危险的。

    契的声音打断了禹爽朗的笑声。

    他无奈道:“这里是契,刚刚的话我会告诉女娇的,渊,你放心。”

    “我知道你在听的话,估计恨不得立刻找到女娇吧。”

    “放心,他完了。”

    “这一卷是西山经。”

    “渊,山海界靠近人间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我们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得到这一卷书的,不过,我姑且算了算天机,大概猜到不会太迟,所以,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你的身体,立刻去找崇吾山主,找到身体。”

    “而后按照我所说的做。”

    “说起来,这次的安排和后手,其实是我提议的。”

    契的声音一如过去的少年模样,轻声道:

    “我只能推断出未来有危机,却没有办法解决这一危机。”

    “所以,我可能只能信任后世的人,以及你了……”

    “山海重新回到人间的话,那样巨大的波动会带来危机,而你和我们不同,你吞服了不死花,大乱之世气运流转,一定会让你的真灵重新进入人间,而后不得不卷入这一大世当中。”

    “我们在这个时代,而你在遥远的未来,我没有办法再帮你了。”

    “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你的身体吃下了太多的天地灵材,却又不是禹那样的体魄,禹吃什么都能消化掉,连轩辕帝都没有他那么好的胃口,某种程度来说,他算是这一方面的绝世天才,而你明明不能修行,却又贪嘴。”

    “那些药力堆积在你的身体里,只有极为微弱的一小部分被你吸收。”

    “我想,寻找天星汇聚之所,和群山地脉之地连接,把你的尸体埋进去,能够对抗岁月的腐蚀,等到天地重临,你复苏之后,或许可以通过这一具身体,跨越常人的极限。”

    “我以先天八卦曾给你推演过修行的方法。”

    “算是有一个很冒险的功法,而且,现在还是雏形,得你自己完善。”

    “假若能以水火之力,汇聚坎离之气,最终借由阴阳轮转洗涤肉身,应该足以激发出你身体里的药性,到时候也不知道你的肉身最终能强化到哪一步,唉,当初还觉得你贪嘴,想说到这里,我恨不得你比禹都能吃点。”

    “这样的方法……我不能确认你能做到哪一点,但是如果你能够运用最高程度的标准,比如,祝融和共工的一缕气机,加上烛九阴双瞳的日月阴阳之力,应该足够将你身体里的药性全部激发。”

    “到时候,配合山海玉书,短暂掌控山系也不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掌控山系?

    卫渊怔了下。

    契留下的声音苦笑叹息道:

    “我知道,禹也说过很多次了,这完全不现实。”

    “无论是祝融还是共工,亦或者烛九阴,都是太危险的存在,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会有生命危险的事情,但是一旦成功,靠着你刻录的玉书和后来禹王对玉书的改造,你足以借此宝物调动山系的一部分力量。”

    “某种程度上,是以人之躯,行群山万壑的山主之权。”

    “我能够想到,如果有参与乱世的可能,这是一种方法。”

    “而如果你不愿意,亦或者无法做到,寻常的水火二气,加之以阴阳宝地,也足以让你执掌一座山的力量,可以暂代山神之责,至少保命没有问题。”

    卫渊终于知道,契和禹留下来的是什么。

    至少,在西山经,是真正有让他足以去抗衡山海回归的可能性。

    哪怕这一可能极为微弱,终究是有的。

    执掌西山经群山权能,从契的话来看,是靠着玉书完成的,并不是真正的山主,但是这样也能够控制住群山,继而反向干扰山海回归的进程,直到彻底稳定下来。

    而就算是这样的任务极为艰巨到了他完全没有办法完成,禹和契仍旧想尽办法,给他留下了一条可能性的生路。

    契的声音温和:

    “只要你需要我们,我们一定竭尽所能。”

    “哪怕跨越了千万年的时光,我们的情谊也不会有丝毫的褪色,渊。”

    “啊,对了,渊。”

    “还有一件事情。”

    契的声音顿了顿,道:

    “你现在距离你当年死的时候,差不多过去多少了?假如已经超过四千年的话,那么应该没有问题了,我把如何炼化你那肉身里药性的法子写到了后面,另外,过去四千年的话,假如你的转世里并没有什么至情至爱……”

    旁边传来禹的声音:“你不是说,你算过了,渊这小子命犯煞星,每次都是乱世入人间,红鸾星都给他的煞气冲跑掉了,假如红鸾星是人的话,估计都会被这五千年煞气吓死的程度,百分百五千年独自一人吗?”

    “噗……咳咳,禹,你闭嘴!”

    “哈哈哈,有什么说不得的。”

    卫渊额角抽了抽:“……”

    我有理由怀疑你们是在哪里跟我讲对口相声。

    “你们在笑什么?”

    在玉书文字里流转的气机一变,而后禹一下陷入死寂,似乎隐隐约约传来了禹王的挣扎,譬如我现在是人族首领,你不能这样对我之类的强烈反抗,以及最后被拖走的声音。

    而后有悦耳的女声传来:

    “……是渊吗?或者说,你现在有了新的名字?”

    “真的好久不见……”

    显而易见,是女娇。

    过往的女娇沉默了很久,最后复杂笑了下,轻声道:

    “好快啊……好像没有怎么感觉,你都已经过了整整一世,而我们还活着,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假如还有机会再见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你,不过,至少我会弥补这一世的遗憾……”

    “再见到你的话,我会把你当做亲弟弟一样,好好地对待你。”

    “绝不会像是之前那样捉弄你了。”

    哦嚯?

    卫渊眼底浮现古怪的光。

    默默掏出手机。

    打开界面,打开录音。

    点击,录音开始!

    旋即才意识到这声音就只有自己听得到,面露遗憾。

    把手机收好。

    取出符箓,激发。

    录音开始!

    最终女娇的声音结束之后,卫渊郑重地把符箓复刻了十份,分别藏好。

    契的声音回来,咳嗽了下,道:“回归正题,假若渊你也又重新见到了那昆仑天女,若是你有意于她,我便将如何说服西王母的方法也给你记录下来……其中的核心是……”

    卫渊一怔,下意识挺直身体吗,微微往前探身。

    而后,声音戛然而止。

    卫渊陷入沉默:“……”

    握着山海玉书,手掌下意识用力,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契。

    下面呢?!

    哪儿去了?

    啪,就这么没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旋即冷静下来,知道无论是化解前世肉身积压药性的方法,还是说契口中,说服西王母的方式,都还在另外一半的西山经里,而剩下的这些山海玉书,正在西极之处,穷奇所在之地。

    卫渊吐出一口气,将这半本西山经递给了烛九阴。

    烛九阴深深看了他一眼,拂袖将这些玉书收好,平淡道:“另外那半本玉书,还在穷奇之处,我用这些东西有大用,但是等我用完之后,可以全数赠予你。”

    “毕竟是禹的遗留物。”

    卫渊颔首,沉默了下,道:

    “现在西山界的凶兽和凶神都在赶往西极。”

    “我打算之后渔翁得利,现在打算回一趟人间,但是如崇吾山主所说,那些弱小的凶兽可能会畏惧我,但是强大的凶兽只会更加恨我,现在西山界的裂隙都被凶兽守住,我无法回人间。”

    “烛九阴,九幽连通不止一处山海界,恐怕得让你帮我了。”

    烛九阴平淡道:“这倒无妨,不过举手之劳。”

    “但是,九幽连通其余山海界,却未必能确保你处于安全的位置。”

    卫渊笑道:“那你给我寻一个没有凶兽的就好。”

    烛九阴沉吟了下,道:“你确认?”

    “当然。”

    “那好……”

    卫渊起身,朝着崇吾山主抱拳一礼,就此告别,而后望向烛九阴,暗自传音道:“烛九阴,你所说的是三顿饭吗?”

    “三顿饭?”

    烛九阴嗓音平淡:

    “不。”

    “那是什么?”

    “前世,今生,来世。”

    哈??!

    卫渊面容一滞。

    这太过于荒谬,以至于他第一反应居然是感慨不愧是神,口气就是大,第二个反应就是要立刻反驳,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前世,今生,来世?”

    “???”

    “烛九阴,你是不是以前已经蹭过我饭了?!”

    烛九阴不曾回答,只是拂袖,卫渊脚下出现一道连通九幽的裂隙。

    而后直接坠下。

    崇吾山主担忧地道:“九幽尊主,你将渊送去了哪里?”

    烛九阴平淡道:“既然没有多少凶兽,自然是海外诸国,虽有险地,不过大多凶神沉睡。”

    “那些凶神恶煞,除非是和祂们有因缘和仇恨之人出现。”

    “否则不会有苏醒,当无危险。”

    崇吾山主这才松了口气。

    ……

    卫渊眼前一花,而后就再度经历了如同从西山界抵达人间界时候的感觉。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从九幽飞出,朝着一座山落下去。

    他敏锐地感觉到,这里已经不再是西山界,没有诸多凶兽,以及不周山,钟山,昆仑山皆在的浩渺苍茫,反倒是有类似人间的祥和烟火气。

    卫渊在空中调整身体,而后稳稳落地,松了口气,环顾周围,发现环境祥和至极,鸟语花香,远处甚至于还能隐隐约约看到山顶的建筑,比起西山界好多了,这让他松了口气,接下来只需要从这里找到某处山海裂隙,回到人间即可。

    然后他微笑着抬起头。

    看到一位拎着板斧和巨盾,靠着山石沉睡的威猛壮汉,肌肉贲起,彰显着可怖的力量。

    唯独一点。

    这位壮汉,没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