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7章 帝视群雄栗,挥剑决浮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69
  第0367章 帝视群雄栗,挥剑决浮云

    被玉玺的力量加持过的大秦箭阵,威力直接抵达了威胁到神代凶兽的程度,对于真正的穷奇来说,这并不算是什么,但是对于其余的穷奇部族的血裔战士,却瞬间造成了巨大的毁灭性冲击。

    鲜血染红山石。

    穷奇怒喝,掌中白帝配刀斩杀下来,背后隐隐闪过一道身穿衮服,气质高远的男子身形,那是曾经的五帝之一传递下来的气运,穷奇的兄长虽然众多,但是在最终的纷争之后,却是他得到了这一股力量。

    五帝气运早已在刀锋抵达之前就猛烈地砸落。

    而后瞬间崩散。

    这是穷奇四千余年第一次见到的场景。

    他从父亲少昊那里得来的一缕气运,是他克敌制胜的第一大手段,这一次终于遇到了最极端的克制,而这个男子身上自然得爆发出了滔天的气焰,这气机无比地熟悉——

    是父亲少昊吗?

    不,不是……

    是禹王,是九鼎!

    是九州四海,气运合一的堂皇大势。

    穷奇瞳孔收缩。

    气运崩散,而下一刻,王翦怒而腾马跃起,掌中一柄墨色的长枪嘶鸣着洞穿向穷奇,背后数十万秦军战俑气运涌动,哪怕是一人一缕也弥足可怖,而大秦战卒,此刻都爆发出了远超历史上他们的力量。

    以五人为一伍,十人为一什。

    继而百夫长,校尉。

    一股股力量以完美的方式传递,最终数百万道气机流转,已然成就蔚然大观,王翦动作微顿了一次,猛地出枪,而秦军大阵整齐划一猛烈地踏前,为将领的冲锋增加了一股史无前例的慷慨惨烈之势。

    墨色长枪和穷奇十三次交锋。

    不落下风。

    而兵家的战阵已经展开。

    不像是项羽的兵形势第一,无双无对,也不是韩信那样,仿佛来多少兵马,来什么兵马,都能够在他手中完美爆发出威力,王翦的战法稳定而老辣,他的战阵像是一座巨大而无情的机械,每一次战俑的合力,都精确而无法预测。

    某种程度上,这是最没有破绽的将领。

    稳扎稳打,每一次只取一击,一击旋退,继而蓄势准备下一次攻击,以最平静的方式将敌人碾压击杀,穷奇不愿在始皇帝附近,而王翦王贲父子已经知道,这恐怕是他们作为真灵残留最后,也是最为壮阔的战斗。

    穷奇是第一次接触兵家的阵法。

    这对于祂来说,是一种全新的力量。

    是以弱者合力,战胜强者的方式。

    以雄狮率领的,哪怕只是羊群,也可以吞噬群狼,何况春秋战国五百年,没有谁敢说大秦的战士是任人宰割的羊群,那是神代末年最后的辉煌,王翦掌中的长枪指向前方,大秦的军阵将和神灵碰撞。

    一路厮杀,且战且走。

    直往西去。

    ……

    而始皇帝并没有和战阵一同,周围还剩下不到千人的军伍,他转而看向前方,道:“去昆仑吧。”卫渊嗯了一声,本来他想要去战斗的,可惜临到头来,是王翦和王贲前往和穷奇恶战。

    后世的名将和曾为神代人族名将的凶神彼此交战。

    卫渊驱动战马,原本不过是青铜的战马,此刻仿佛具备了真正的名马都没有的神韵,胸膛宽阔,踏足在远古的山海间,崇吾山距离昆仑,尚且还有千里,但是这一驾战车,甚至于是那些战俑,都短暂因玉玺而具备了超越过往的力量。

    而山海之间的凶兽们藏匿在山的彼端,和其余山脉的山神们一同好奇地张望着,有不曾前往崇吾山的山神惊愕地低声叹息着:“是人的军队啊……”

    “是啊。”

    “三皇五帝之后,多久没有见到了?”

    “人王宣威于山海。”

    一片的安静,祂们反倒想起了过去记忆里的画面,那个人和神的时代,当卫渊勒紧了战马,让战车停下来的时候,他顺利地抵达了昆仑,亦或者说,是在山海西山界的昆仑一侧,在昆仑之丘下有一名男子站着。

    卫渊对他有印象。

    在他过去曾经被捉拿上昆仑的时候,这名神将也在其中,只是属于中立,此刻祂的面色就像是当初禹杀上昆仑时候一样,极为紧张,迎上前来,迟疑了下,以往日对人族首领的称呼,道:

    “人王……陆吾神此刻沉睡,西王母亦不在昆仑。”

    “无所招待,还请回吧。”

    “诸神都不在了吗?”

    始皇帝似乎有些遗憾。

    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当知道昆仑之上的诸神不在,似乎昆仑也变得矮小了些,没有了真正的意义,但是最终他仍旧只是洒然一笑,道:“无妨,且去看看昆仑风光也好。”

    山路崎岖,战车无法登上去,始皇帝下车,卫渊持剑站在一侧。

    那昆仑的看守之神阻拦不得,更主要的是,经历过曾经三皇五帝为天下共主的时代,这名男子身上的气息风格熟悉到了让他无法开口阻拦的程度,而在他迟疑的时候,始皇帝已经踏上了昆仑。

    云气陡然朝着两侧翻滚,前方出现了一条道路。

    山神无言。

    是昆仑在迎接这名后世的君王。

    而当卫渊走过的时候,山神眼底却浮现了一丝惊愕,瞳孔收缩。

    “是你?!”

    始皇帝随意道:“你也认得他?”

    这位一直在昆仑值守的山神迟疑了下,还是回答道:“他本是五帝末期时候的涂山部族人,为禹的臣子,因为擅长玉器雕琢和陶器,曾经伴随禹王行走天下,记录万物。”

    “本该寿尽而死,被一天女偷不死花下界,反倒护住真灵。”

    “恐怕能够历经转世。”

    这位山神沉默了下,道:

    “但是,转世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凡人一世一生,死后真灵就会散去,哪怕是那些豪杰和英雄,也在世上的各种事情里经历磨砺,心志坚硬如铁,才能够转世,这也同样代表着,他们永远会以经历最深刻的那一世为主,其他的转世只是那一世的延续。”

    “但是本是普通的人,却能转世。”

    “就会造成,他其实没有以那一世为主,那一世为辅,可以说每一世都是相同的重要性,而这也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山神叹息道:“时间是很残酷的。”

    “他每一世都历经爱恨情仇,最终得而复失,每一世的转世,就像是漫长的沉睡苏醒,如果不记得过去还好,但是如果记得,那么就相当于要一次次经历所得一切都消失,好友故交死去凋零,甚至于熟悉的时代都不见的痛苦。”

    “这和神不同,神的寿命漫长,可以俯瞰时代的变化,只是会感慨。”

    “而这样的转世身,一次次得到,又一次次失去,最终连时代都将自己抛弃,过往的一切美好,在时间之下都只能是悲剧和痛苦,甚至于过往越美满,在下一个世代苏醒后就会越发痛苦。”

    “最终那个时代消失,而这个时代也没有人记得过去的自己,一个人流浪在过去之外的现世,就像是漂浮在天地之外的浮萍,始终都没有真正的归宿,没有人记得自己,哪怕是在诸神看来,这样转世都巨大而残忍的刑罚。”

    “人类看重生死,而诸神看重更长的岁月。”

    “当年的陆吾神维持秩序不提,开明神和西王母之所以也同意将他真灵当中的不死花取出,也是因为,这在诸神看来,无异于超越死亡的刑罚,后来西王母回来,告诉诸神有一个赌约,她会去询问那个人类是否会后悔。”

    祂的声音顿了顿,复杂道:

    “但是看这样子,西王母的赌约恐怕是输了啊。”

    神终究不是人,无法真正体会人的感受吗?

    始皇帝看向卫渊,道:“说起来,朕还不知道,你那些转世是什么样的,说说看?”卫渊没有什么需要掩饰的,将过往的经历用很平淡的语气说出来,而在这一个过程里,他和始皇帝并肩,众人也已经登上了昆仑山的山顶。

    始皇帝扶着泰阿,从昆仑山上俯瞰着浩瀚的山海人间。

    可最终也只是叹息了一声,道:

    “可惜了。”

    没有人知道,这三个字究竟是蕴含着怎么样的感情,哪怕是卫渊都无法真正的理解和明白他,他虽然站在那个时代,但是或许自始至终都是孤独的,也或许,就连这孤独也不过是旁人的揣测。

    昆仑山上有白玉璧。

    始皇帝道:“陆吾不在,王母不存,那么封禅也无所谓了。”

    “不过刻碑记功,姑且还是做一下。”

    “上一次泰山封禅,是李斯主笔,今日朕来……”

    那名昆仑山神张了张口,当看到始皇帝掌中泰阿连带着剑鞘抵着昆仑白玉璧,而白玉璧居然不曾有异象出现,这名山神也没有办法再说什么,哪怕是在昆仑数千年的祂,也时常会被这白玉逼退,这人间的帝王究竟是谁?

    他打算刻什么?

    陆吾神祂们醒过来会不会生气……

    而后山神看到,那君王一剑之下,刻录下了文字。

    昆山玉璧转而将这文字演化,哪怕是不懂得秦篆的山神也看得出来。

    德高三皇。

    ??!

    山神瞳孔收缩,只觉得瞬间头皮发麻。

    第二句话,功过五帝。

    山神已被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眼前这人,也是神代的帝王啊。

    是要怎么桀骜和自傲,又是什么样的功业,会让他真的写下这些文字?转而吐出一口气,剑锋落下,化作了第三行字。

    天下一国。

    而这个时候,天地极西之地,传来了巨大的怒吼声,森锐之气冲天而起,周围却有着浩浩荡荡的磅礴墨色云气,将这森锐之气笼罩住,其虽然刚猛凌厉,却难能持久,最终被慢慢地淹没下去。

    山神张了张口:“穷奇?!”

    祂转过头,看向始皇帝,焦急道:“穷奇不能被杀啊,祂在过去吞噬了地之四极之一,和天之四灵对应,如果只杀了祂,会让天地失衡,九幽扩大,山海直接坠向人间!”

    “地之四极?”

    始皇帝收回剑,望向极西之地。

    哪怕是旁边的昆仑山神,还有这西山界的其余诸神,都静默地看到穷奇怒吼的一幕,显而易见,这位习惯性以一己之力攻敌制胜居然落入下风,且战且走,已去了当年被放逐的极西之地。

    舜帝驱逐四凶,各退边疆八千里。

    而这一天,所有的山海诸神都看到,那身穿墨衣袀玄的帝王扶剑,嗓音平静,道:“穷奇。”

    “再退八千里!”

    而这样的声音平静传出,而后一位位大秦战卒手中的兵刃鸣啸,自昆仑之上的怒喝,最后声声传递到了边界,一位位大秦人口中的怒吼,最终化作仿佛天地的共鸣。

    “穷奇,再退八千里!!”

    “再退八千里!”

    “你!”

    穷奇愤怒至极,但是哪怕是祂也不得不在这样的冲锋之下连连后退,在当年舜帝驱逐的范围之外,竟然又退了八千余里,心中恨意已经升腾到了极限,而在昆仑山神惊愕的时候,祂突然看到始皇帝手中出现一张弓。

    掌中泰阿出鞘。

    威道·泰阿。

    以剑为箭,重现甚至超越曾诛杀水神臣属的一箭。

    一瞬间,灿烂的剑光洞穿和割裂了整个山海西山界的天空,被逼迫再退八千里的穷奇才刚一回头,那一道剑光直接洞穿他的心脏,剑势不绝,拖着凶神身体往后,穷奇双脚摩擦地面,生生再度退出两千里。

    一共万里。

    被以泰阿钉入支撑着此方天地的四根天柱之中。

    天空云海,自中而断。

    已能看到群星。

    四下战栗无言。

    而大秦的战俑们无声无息,将手中的兵刃高举。

    昆仑山神心中颤栗,始皇帝回顾道:

    “地之四极,便以朕之泰阿暂代。”

    “如何?”

    山神说不出话,始皇帝掌中的战弓崩裂,而他的手掌,哪怕是这幻梦之躯也被割裂出了伤口,留下了鲜血,他看了看手掌的鲜血,洒然大笑,踏步上前,并指在玉璧之上,写下了最后一行字。

    卫渊原本以为,会写大秦始皇。

    可最后,君王的手掌顿了顿,落笔却是难得郑重的神州永安。

    德高三皇,功盖五帝,这是他自己。

    而天下一国,神州永安,是他自己,却已不只是在说他自己。

    这当是后来者的功勋,而他已将这功勋刻录于此,只等待后来的人们来取走,而在山神眼中,这四行字前面若还有桀骜孤傲,后面的气魄却已经超过了着眼于自我的前两句上,前后联系,已是真正意义上的堂皇浩大。

    这里,可是诸神所汇聚的神山昆仑啊……

    以人王之身,这几乎是要以人道凌驾于神道的那种人。

    始皇帝看着遥远的山海,心满意足道:

    “虽然不能真正见到昆仑诸神。”

    “但是此次东巡,我亦心中酣畅。”

    “若是还有下次……”

    他声音顿住,没有多说,身形逐渐开始变得虚幻,他回过头来,看着卫渊。

    他最后伸出手,像是勉励一样要拍在臣子的肩膀上。

    可最后却是按在了曾经的少年头顶,轻轻揉了揉,道:

    “朕会记得你。”

    哪怕是历经转世折磨,哪怕你被时代所遗忘,哪怕是再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往。

    哪怕人间早已经千年百代。

    朕都会记得你。

    故而,岁月漫长,卿自可以挺起胸膛坦然往前,无需顾虑。

    卫渊眸子瞪大。

    始皇帝放声大笑,“大秦,风起!”

    收回手掌,踏前一步,袀玄的袖袍在昆仑之巅的风中鼓荡,而后从容落下,卫渊猛地转身,下意识伸出手去抓取,最终却只是看到如同星辰幻梦一般自指缝间消失的流光。

    昆仑之上视野开阔。

    大秦的军伍也已经消失不见,徒留下一整个天地的安静。

    历史上的英雄和豪杰就仿佛天穹中炽烈的星辰。

    但是啊,总会离去。

    喧嚣的热闹过后,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卫渊沉默了下,抬起手,叩击胸膛,轻声回应。

    “……与子,同袍。”

    无人回应。

    风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