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6章 大风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38
  第0366章 大风

    山海界·崇吾之山。

    这里是整个西山经第三山系的诸多山神之主所在的道场,那位崇吾之山的山主,哪怕是在整个山海界的历史上都有着极高的地位,舜帝和尧帝都曾经在这一座崇吾山左右修行,或是大泽,或是捕兽之丘,与之为友。

    烛九阴之子鼓原本执掌的钟山也是第三山主麾下的山神。

    轩辕黄帝年少修行,款待诸神的峚山同样在此山之列。

    其德高望重,更曾被娲皇和伏羲委托,看顾作为天地支柱的不周之山。

    等到了三皇五帝末年,祂最后和人间帝王接触的事情,就是由禹王所托,看顾他好友的墓葬,这也可以看得出这位老山主的行事风格,哪怕当时已经和诸神彼此之间隐隐出现裂隙的禹王,仍旧愿意相信他。

    而在此刻。

    本应该是庄重平和的山主居所,却是一片的狼藉。

    处处鲜血痕迹,山石崩塌,花草摧折,前来相聚的诸多山神,此刻大半都已经被害,这些由天地性灵所生的神灵失去了人的形体,只剩下了一点真灵回到山中,不知道几千几百年有可能重现于世。

    而崇吾山主面色难看至极,被以一道暗金色锁链所捆缚住。

    不甘地怒视前方。

    那里坐着一名高大昂藏的雄伟男子,额头束环,之前就是他在西次三经之山的山神们聚会的时候,嚣张至极地冲杀进来,而后仗着一身恐怖的蛮横力量,生生将崇吾山主击溃倒在地,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动了狠手。

    而之后,就是镇守山海一侧的穷奇一族出现。

    山神水神本就是在诸神中最为基础的神灵,大多整合一地的地脉水运,有所权能,但是在离开自己所在的山之后,权能必然会下降,即便如此,也不是寻常的穷奇凶兽所能够抗衡,却被这位真正意义上的穷奇一刀斩破了阵法,坏了精气神。

    而后就是一鼓作气的屠杀。

    这是太古时代五帝之一,白帝少昊的儿子啊。

    本来是应该作为人间镇守的,最终却在少昊和颛顼去世之后越发张狂。

    而驱逐四凶。

    正是舜帝之所以能位列五帝之位的功勋。

    而之所以能够得到天地的认可,是因为四凶并非寻常。

    天下诸神,如西王母烛九阴之下,四凶也不过只在水火双神之下而已。

    穷奇以当年五帝之一少昊幼子的模样出现,昂藏雄伟,旁边是白帝少昊所铸造的兵器,孕育有足以斩裂魂魄的锋芒和寒意,在祂最终自人而化为神灵之前,祂是人族最强的战将之一,同为四凶之一的,还有缙云氏的子嗣。

    而缙云氏本身就是轩辕黄帝时期的大将。

    正是在缙云氏被驱逐之后,兵戈战事才逐渐被祝融氏所执掌。

    而那一代的缙云,名为饕餮。

    而剩下的二凶。

    一者是为轩辕黄帝之子,化为混沌。

    最后一位则是曾经立下绝地天通的功勋,被称作五帝之一的颛顼帝之子,化为梼杌,那些曾经为了人族而在山海之间斩断荆棘,艰苦前行的先辈,绝没有料想到,自己的子嗣在未来会成为人间最为气焰滔天的凶神,转而将他们的兵器对准了人族。

    本身就因为诸多原因,是天生神圣之身,又执掌了五帝传承的气运和力量,更有身为黄帝轩辕第一战将缙云氏的子嗣饕餮,在那个时代,连诸神都不得不退让这些秉持有五帝气运的凶神。

    最终舜帝的时代,才终于拨乱反正,将这些具备大气运的凶神驱逐出人间,且退边疆八千里,平定中原之地,让人族能够正常发展,却不知道四凶,相柳,和共工有过什么交流。

    最终四凶的时代之后不过二十年,共工掀起了天下的水域,于是便有了禹王的传说,而当时岁月过去,曾经在人间搏斗的英雄们离去,诸神才发现,背弃了人族的四凶,不知以什么样的方式,得到了和真正天神一样漫长的寿命。

    “崇吾,不要乱动。”

    穷奇嗓音沉静自信道:“你是西山界里最年老的山神,我年少的时候,也曾经在你这里修行,不想要杀你。”

    “……你。”

    崇吾山主心中悲愤,道:

    “穷奇……你到底要做什么?!”

    穷奇笑了一下,讥讽道:“做什么,当然是复仇。”

    “当年舜用了卑鄙的手段让我们去了边疆,然后靠着天下万民之力才胜得过我等,可惜啊,在禹得到了更大的声望的时候,舜也就逐渐失去了五帝的力量,我们才能够把他杀死在外面。”

    “他也是足够的蠢,只是因为有城池被攻击,就选择了亲自来战,我等四人联手结阵,区区一个失去帝王力量的舜,又有什么用?五帝的气运,我们同样也有啊,呵……只是没有想到,禹他虽然不入五帝,但是铸造了九鼎,将五帝的力量固定了下来。”

    “我们才没能找到机会杀他。”

    “而现在,他的臣子回来,怎么能放过呢?”

    穷奇嘴角微微勾起,不过显而易见,他心底还潜藏有更深层的目的,至少,他是循着痕迹找到了曾经来到过这里的卫渊,因而推测出了卫渊所在的人间方位和气机,曾经为卫渊看守前世身的山神冀望,已经被打散形体。

    也因此,卫渊的气息也被抽离出来。

    崇吾山主的神色剧烈波动起来:

    “舜帝是你们动的手……?!”

    祂怒气上涌,不顾一切要出手,整座崇吾山都剧烈地震颤起来,仿佛要直接升腾而起,连接地脉,直接重重地将这一头残暴的凶神镇压下去,穷奇神色不变,手中的刀稍微往下,伴随着巨大声响,崇吾山再度重重下沉。

    崇吾山主气色瞬间萎靡不振。

    和无支祁那样千载无二的水君不同。

    那淮涡水君是靠着一双拳头和无双棍棒‘折服’了上连云梦,下通东海的淮水诸神,得意洋洋坐上了水君的位置,使起性子来,抽起整条淮水水系便是一根棍棒,倒也没有谁敢说一句不服气的。

    内部高速流转的淮水当棍子砸下来,连夸父那一族都扛不住啊。

    但是也因为这样,祂暗地里还有个淮水祸君的称谓,无支祁倒也不在意,只是嗤笑那些诸神没有胆量在祂的面前说这样的话,气魄豪迈,倒也不愧于君这一个称呼。

    而崇吾山主是正统的的山主,这个位置是因为祂最能服众。

    作为山主,祂自然是宽厚长者,本身也有着超过寻常山神许多的战斗能力,但是祂现在面对着的,是少昊的幼子,曾经人族的最强战将,也是让舜帝名列五帝的功勋之一。

    双方搏杀的实力之上,差距巨大,至少有两个层次。

    这一下,整座崇吾山上多出了一道从山顶蔓延到了地脉之上的恐怖刀痕。

    ……

    此刻,距离崇吾山并没有多么遥远的地方。

    一支绝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军队无声地列阵,卫渊握着缰绳,以他的臂力,只用一只手就足以控制住这些战马,另外一只手中握着的不是剑,而是在战马之上也能够战斗的青铜长戈。

    始皇帝站在他的身后,看着天地之间广阔的山海。

    纵然身躯已经没有一开始那样的真实不虚,神色却仍旧平缓而从容,他们燃烧穷奇后裔的魂魄作为路引指引前方的道路,青铜的战马,以及这些秦军的战俑,似乎得到了超越过往的力量,如同腾云驾雾一般的速度前行。

    凶兽本就惊恐而退避。

    当见到驾驭战车之人时候,则越发惊恐。

    连本就生性凶悍的那批都转头就跑,深恨不能驾驭风雷。

    “渊,你在这段时间,似乎始终有什么话想要对朕说。”

    在道路上,始皇帝道:“难得还有机会,说吧。”

    卫渊沉默了下,在沿途驾驶战车的时候,将共工的事情讲述了一遍,最后道:“现在想要阻止共工,必须要用到曾经禹铸造九鼎所剩下的材料,也就是墨家的那柄剑。”

    始皇帝遗憾道:“那柄剑吗?”

    “可惜了,唯独这一柄剑,我无法给你。”

    卫渊怔住。

    始皇帝道:

    “在朕一统神州之后,那一代的墨家便以为,天下大统,不必再担心不义之战,认为墨家数百年的夙愿已经达成,故而,熔铸了那柄剑,以其为材料之一,铸造了大秦的十二金人,其中气运,早已被磨损殆尽。”

    本来以为,加固共工封印的最后一环就在眼前。

    始皇帝的话无疑是给了卫渊一击。

    他张了张口,却也只能无奈叹息,想到在帝陵之中死去,陪葬之物仅仅是墨家机关典籍的那位墨家巨子,心里的感觉除了一开始的复杂之外,居然是无可奈何更多些。

    数百年追求的,不再有各国争斗的时代就在眼前。

    那位墨家的巨子自然是欣喜若狂。

    想要以此来告诉过往的先辈墨家所期待的时代即将到来。

    这柄剑也自然不必在意。

    诸国混战,我辈仗剑而起,而今天下一国,自无此忧,当焚剑以铸镇天下之器,以告先辈,证明我墨家有始有终。

    那个人是几乎殉道者般的性格,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没有什么不同,卫渊叹息,难怪铸造十二金人需要天下之兵,难怪在秦末的争斗中,不见了墨家侠客的身影。

    只是当年那柄剑的气运被一分为十二,又历经重铸,早就已经烟消云散,就是最简单点说,当年的材料直接化作十二金人的一部分,和其余材料混合在了一起,也没办法使用了。

    而这个时候,卫渊看到了那一座崇吾山。

    看到了有霸道的刀痕从山顶爆发,直接蔓延到了脚下,而这个时候,崇吾山主察觉到了卫渊的出现,祂仍旧还记得和禹的约定,老者毫不顾忌自己,当看到穷奇眼底猛烈爆发的杀机之前,祂猛地高呼:

    “渊,走,马上走!”

    “穷奇要杀你!”

    祂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穷奇直接击溃躺倒在地,短暂失去了形体,回到山石之中,无法开口。

    始皇帝看着这一座崇吾之山,看到山上腾跃而下的诸多穷奇后裔,笑道:

    “此人和你有仇,渊,你去邀战吧。”

    卫渊一愣。

    嬴政道:“随你如何喜欢,总之压下他的气势。”

    卫渊吐出一口气,他放下了战车的缰绳,拔出了剑,一脚踏着战车的前缘,望向崇吾山。

    而漫山遍野残留的山神灵性,以及那德高望重的崇吾山主,看到曾经不过是一寻常凡人的青年剑锋猛地指向前方,朗声呵斥道:

    “穷奇!”

    “可还记得当年文字?”

    “可还有当年怪癖?”

    双瞳神性散发,声音和天地共振,远传何止数百里。

    第二句还算是豪气暗藏,第三句隐含的含义已经不再掩饰。

    穷奇猛地起身,拔出了那柄白帝少昊的战刀。

    而下一刻,伴随着风,风,大风的怒吼,超过十万支隐隐散发流光的箭矢如同暴雨一般笼罩向整座崇吾山,瞬间的气势,让大日都仿佛黯淡下去,而战车之上,沉睡了两千余年,却也是第一次踏足山海的始皇帝一只手握着印玺,伸手前指。

    “大秦。”

    他道:“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