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4章 传国玉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53
  第0364章 传国玉玺

    一众数人往泰山而去,可严格算起来,只有卫渊一个是人。

    始皇帝自嘲不过是梦幻虚影,而王翦王贲也是死者残留在兵器上的真灵,娥皇女英是死后为神,也就卫渊自己,就算是转世了不少,每一世也都是经历过生离死别,遗憾痛惜的人。

    已经抵达了齐鲁之地,再去泰山就很快了。

    五岳之首。

    在山下伫立着被历代帝王所修缮扩建的神州四大古代建筑群之一的东岳庙,周环三里,各类古建筑一百五十余间,完全是宋代宫殿风格,来往的游人有许多,也有道人在里面清修洒扫。

    这里也是道门神府。

    泰山府君,亦或者说是掺杂有泰山府君主掌生死,以及东岳的信仰。

    泰山位居东方,万物发祥之地,主生,主死。

    神州对于生死最古老的信仰之一。

    虽然因为佛门西来,十殿阎罗信仰的兴起,受到了部分的冲击,但是自古受到各大帝王的供奉和在意,这也导致了东岳府和泰山这一位天神的地位越来越高。

    秦始皇走在前方,卫渊行走在一侧,看着这很基本上已经很现代化的景点,在古代的建筑里面,充斥着的其实已经是现代的内核,这曾经由帝王祭祀泰山的地方,也已经是向所有人开放的景点。

    东岳庙这一脉的修行者和符箓派不同,和全真派也不同。

    他们是供奉着东岳大帝泰山府君的。

    有道人眼光毒辣,一眼看到了卫渊一行人,尤其是走在前面的男子,显然是身居高位很久了,主动迎上前来,行了一礼,笑着道:“几位居士是来这里上香祈愿的吗?”

    雍容男子笑问道:“上香,祈愿,祈什么愿?”

    老道旁边弟子插嘴道:“香的话,有线香,盘香,塔香,香丸,香粉,香篆,就看香客您喜欢什么了,祈愿的话,东岳大帝法力无边,有什么愿望都可以许下的。”

    雍容男子略有些愕然,旋即带着一丝无奈的淡笑,道:“香客?”

    他转而看向旁边更年轻英武些的青年,道:

    “焚香为烟祀,升烟以祭天,其余诸神没有资格享受。”

    “这是自周文王开始的传统。”

    “现在居然变成客人能买的东西了么?”

    他道:“终究是有些不习惯了。”

    年轻道士挠了挠头,道:

    “现在去哪个道观寺庙里不用烧香拜神的啊?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至少都一两千年的传统了。”

    老道士古怪看着这男子,道:“居士可要入内,祭拜东岳大帝?”

    始皇帝摇了摇头,道:“不必。”

    卫渊几人都明白这样的选择。

    尤其是卫渊和王翦王贲三人。

    无论是秦代的帝王,去拜东汉时代才诞生的香火祭祀;还是说以第一位镇压神性凝聚玉玺的开创者,去拜见后世帝王屡次加封的东岳天齐仁圣大帝,都未免前后颠倒,叫人觉得心里嗤笑。

    卫渊此刻才突地恍然,秦,原来已经是那么遥远的过去。

    遥远到比现在的人所熟知的古老神灵都要远。

    女英心底还有一股不忿和怨气。

    这能在祭祀诸神的时候说出,要庇神州风调雨顺,诸神当知的君王,一怒之下都能让凡人去讨伐神,你要他下跪拜见后世道家子弟的神,简直是是在开玩笑。

    那他来这里,是为了……

    始皇帝询问道:“这里有酒吗?”

    老道士古怪看了他一眼,道:“有是有……”

    “要一壶酒。”

    “……好。”

    老道士迟疑了下,转身去了里面,取出了一壶酒,是用来祭祀的时候的酒,其实说起来,大部分地方祭祀神鬼之类的用的,都不是什么好酒,始皇帝亲自接过酒,顺口道了一声谢。

    在现代这段时间,他多少已经开始习惯。

    老道士不知为何,心中有种受宠若惊之感,迟疑了下,还是劝说道:“居士还是不要在庙里饮酒的比较好。”

    始皇帝道:“无妨。”

    “去泰山顶。”

    他第二句话是对着旁边的卫渊几人说的,老道士讶异不已,这而还是泰山脚下,这几个人,除了那条彪形大汉意外,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提着酒水上山的那种体力,要是上去了山,结果在山顶上喝酒摔下来,追究起来,牵扯到他们怎么办?

    况且。

    来了泰山,不拜一下东岳大帝,反倒提酒上山顶是个什么道理?

    往年也没见过这样的啊。

    可转眼间还没有等到他彻底再问,眼前几人就都已经走远了。

    始皇帝走在山道上,沿途看到的风景都已经和当年大不相同,女英迟疑了下,好奇询问道:

    “我听说,黄帝轩辕,颛顼帝他们都曾经封禅泰山,我的父亲和丈夫也曾经来过这里,约见诸神以封禅,最后隐约传闻周朝也有王封禅,可在他后来就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有名气的人上山,直到你为止。”

    “你是怎么封禅的?”

    嬴政道:“你们当时是来这里见诸神的吗?”

    娥皇道:“神道昆仑,人道泰山,自古如此。”

    “彼时人神都还没有分离,彼此都牢牢守着契约啊。”

    “原来如此……”始皇帝颔首,道:“更远的不知道,周成王必然不曾登顶,管夷吾曾说,齐鲁之地曾经封禅者七十二,也是不实,至少他们不曾登上泰山的山顶,朕登上泰山封禅的时候,山道都需要重新开辟修缮。”

    娥皇想了想,轻声道:“鲁国欲封禅,被孔子所制止,齐桓公称霸后,也想要封禅,被管仲阻止;除去担心以人的王去封禅,惹来神灵的怒意外,恐怕也有担心山路崎岖,多有妖魔吧?”

    “毕竟过去封禅的君王都是掺杂神话传说的程度了。”

    她看了一眼始皇帝的背影,道:“哪怕是自始皇帝你开始了封禅,后世的两千年,也只有五名皇帝封禅过而已,并且基本每一次都会伴随着对泰山东岳大帝的封敕。”

    “五名?”

    始皇帝微怔了下。

    卫渊沉默了下,答道:“这个的话,倒不是因为其他皇帝没有这个心思,只是最后一个封禅泰山的是宋代真宗,签订了澶渊之盟,其实他不能说是很糟糕的皇帝,只是放在封禅这样的事情上,就有点配不上了。”

    “在他之前其余几位,是汉唐两代的君王。”

    “汉武帝,汉光武帝,唐高宗,唐玄宗。”

    “因为宋真宗封禅泰山以后,这本来是神州古代君王最大功业和自傲的仪式,就有点……”

    卫渊没好意思说下去。

    大概就是含金量直接跳水到大海沟里的程度。

    你要是赵匡胤来,也能说得下去啊。

    赵匡胤没能收复燕云十六州,不曾来这里,你签了个澶渊之盟,每年给辽国打钱,就跑来泰山封禅,当年朱元璋对于宋真宗的评价就是以澶渊之盟为分界线,而前者分明是恢复华夏的帝王,却根本没提封禅。

    可能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过这事儿。

    可马皇后一提,你上一个是宋真宗。

    以洪武的性格,估计一下就没兴趣了。

    这在历史上是很尴尬也很有分界线的一件事,在宋真宗后,帝王们来泰山,就只是祭祀,再好大喜功的皇帝都绝口不提封禅这事儿了,等到卫渊几人走到山巅之上的时候。

    从后面追赶过来的老道士突然止步,看到半山腰里起了阵阵云雾流风,将整座泰山笼罩起来,普通人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了继续登山的心思,只是看着这突然腾起的云海,拿起手机拍照。

    老道士心中剧震。

    但是在山巅之上,仍旧是平静的模样,或者反倒是因为山腰这一个高度上的云海,让山上的景致越发开阔,而山上传来了清脆悠扬的曲调,青石之上盘坐着一位少年人,身侧放着一枚被墨色金纹的布料所包裹着的印玺。

    始皇帝等到那少年的乐曲停顿,才往前走去。

    那少年转过身来,约莫十六七岁,模样气度潇洒,见到来人,怔住了下,而后询问道:“您是来泰山会客的吧?”他笑了下,指着山上涌动的云雾,“普通人可没有办法走过这云海。”

    始皇帝颔首,道:“祂在哪里?”

    少年答道:“若是说那位老者的话,他要我和您说,祂入人间这座大山采药而去,云海翻腾,早已难以再见,半月前我在山下结庐修道,那位老人突然出现,将这东西交给我,说本来就是您的东西,也该还给你了。”

    他将印玺递过去。

    对于神灵来说,那样的话几乎等同于告别。

    始皇帝道:“祂曾说什么吗?”

    少年怔了下,而后双瞳下意识恍惚,转瞬恢复沉静的时候,眼底的神色已经变得多出一缕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沧桑宁静,这是一种留讯留念的法术,是过去的人残留下来的情绪。

    少年,或者说半月之前的泰山之神看着前方,嗓音缓和含笑道:

    “嬴政……”

    祂看着年轻的帝王,许久之后,才复杂叹息道:

    “人间已经没有了皇帝,你我当年的约定,结束了。”

    始皇帝询问道:“当年我的问题呢?”

    “如你所说。”泰山之神道:“我曾断断续续俯瞰人间两千余年,后世的帝王里,再没有比你更特殊的人物了……我用特殊这样的话,他们曾有过武功帝业,也多有豪情万丈的英杰,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走在你的背影之后……”

    “不只是华夏神州,在一整个东方,你就是皇帝这个称谓的源头。”

    “但是这个时代,已经不再有皇帝了。”

    泰山之神叹道:

    “哪怕雄才伟略如你,你所开辟的道路,已经被后人所超越。”

    “我亦越觉得人之可怖。”

    出乎于娥皇女英的预料,嬴政并没有生气,只是倒酒在杯中,轻声答道:“这是自然。”

    “神州广大,我也一直希望着,在我身后的英杰之中,能有功业超越朕的人在,而现代的时代和治世,证明了朕的期望,若是两千年中,还不能有功业在朕之上的,那这偌大神州,未免寂寞!”

    “而今,甚是欣喜。”

    泰山之神怔住,道:“果然是嬴政。”

    嬴政和泰山神共饮一杯。

    泰山之神放声大笑,灵性逐渐消散,不知归于何方,而那少年道人则是仍有些恍惚,因为刚刚术法的影响而落入了沉睡之中,始皇帝转身,站在泰山的山顶,远远俯瞰人间,道:“你不是问我,当年是如何封禅的吗?”

    女英怔住。

    始皇帝道:“正如你们所说,过往是来这里会见诸神,而在朕的时代,哪怕是齐国的儒生之间,也没有一个确切的封禅规则,所以朕是自己选择了自己的方法。”

    刻碑记功,是李斯主笔。

    而帝王登上了泰山的顶峰,秦始皇道:

    “天以高为尊,地以厚为德。”

    “故增泰山之高以报天,附梁父之阯以报地……”

    “高者加高,厚者加厚,明天地之所命。”

    嬴政端酒以敬天地,嗓音平缓:“告诉天地,我已经来过。”

    “此为封禅。”

    娥皇女英心中震动,在这个帝王第一次封禅之后,在宋真宗之前,这样简单的仪式,却是整个神州帝王最看重的仪式,在他之前千百年无人封禅,在他之后唯独雄才伟略的帝王才可以封禅。

    但是,不知为何,端酒敬神州的帝王,看上去却最像孤独寂寥的凡人。

    而在这个时候,又有几道身影冲破了云雾封锁,踏上了泰山,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其余也都气势凌厉,娥皇女英第一时间察觉到了这几人身上浮在表面上的神性,卫渊持剑踏前一步,始皇帝却制止了他。

    “既然是来到泰山的神,是为了拜见泰山神么?”

    始皇帝在见过泰山之神,似乎是终于放下了什么,没有了那种平淡间沉重的压迫感,道:“既然如此,自可来此,此地有酒,可以用来祭祀,你们可以随意取用。”

    他和泰山之神的关系更类似于知己。

    为首的大汉只是冰冷地看向卫渊,通过法术神通认出来了这个被真正穷奇所记恨的史官,心中畅快,闻言狞笑一声。

    无声气机爆发。

    下一刻。

    始皇帝手中的酒碗瞬间破碎。

    炽烈的酒顺着帝王的手掌滑落,沾湿衣袍。

    周围一瞬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