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2章 卫渊,是好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72
  第0362章 卫渊,是好人

    龙虎山。

    张若素放下手机,嘴角抽了下,在他周围还有好几个老道士,其中和卫渊有旧,上清茅山派的林家老爷子林守颐埋怨道:“你怎么了,突然来电话,好不容易凑够人,这一下直接坑了一局。”

    “是谁的电话?”

    “卫渊的。”

    一堆加起来年纪差不多五百来岁的老道士一下僵住。

    张若素道:“不过我没接,直接把他拉黑了。”

    “呼……”

    一众道人松了口气,自从那位年纪轻轻的卫馆主做出那些事情之后,神州修行界不轻易动用卫馆主,已经是一句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话。

    张若素眼底波动闪烁了下,慢条斯理道:

    “可他发短信来,说有礼物。”

    “嗯?!!”

    “但是他现在在江南道,离这里很远。”

    “呼……”

    “现在正在用飞剑往这儿送。”

    “啊?!”

    一众老道士风中凌乱,张若素端坐如常,八风不动,稍微等了等,天边一阵清越剑鸣,那柄长剑化作遁光飞入道观当中,在一众道人古怪的注视下,缓缓停在了老道士前面。

    由一根麻绳系着一个盒子。

    林守颐吐出一口气,风轻云淡道:“原来是卫馆主的礼物,天师你就好好收下吧,毕竟也是一片心意。”

    “是啊是啊,卫馆主也是一片苦心。”

    “以卫渊的道术,此刻称呼他为七部玉枢太平部之主也无妨。”

    “甚至于可以说是,礼尚往来啊。”

    “同为道门修士,我等彼此也该互通音信,这本就是应有之理。”

    “此言大善。”

    一众道人彼此从容,张若素点了点头,道:“原来诸位道友是这么想的,可你们为什么要躲得那么远?”

    他眼角抽了抽,看到林守颐藏在窗户边,另外几名说起话来一本正经的老道士,现在也是有多远就躲得多远,如果不是顾忌外面的年轻晚辈们,这些老道士们恨不得当场扒窗跑路。

    林守颐道:“……张天师,你道行高深。”

    “你来开。”

    张若素面对着一众老道士期待的目光,嘴角一抽。

    沉默了下,站起身来,蹬蹬蹬走到窗户边,手掌搭在嘴巴一侧,高声呼喊道:“阿玄,快点过来,卫馆主给你送礼物来了!”

    很快,肩膀上坐着黑猫类的少年道人便双目明亮嗒嗒嗒跑过来。

    “卫馆主的礼物?”

    “是啊……”

    张若素和煦弯下腰,拍了拍师弟的肩膀,道:“是专门从江南道送来的,江南道你知道吧,那里的菜可是很有名气的,苏式点心也是整个神州都知名。”

    “看,装着盒子,可能是好吃的啊。”

    看上去十二三岁,眉心有火焰痕迹的小阿玄走过去。

    看到那盒子,心里怀揣着美好的期待。

    啪嗒一声。

    打开了盒子。

    ……

    “哇啊啊啊!”

    被头颅吓了一大跳的小道士含着两大包眼泪跑掉。

    黑猫类暴起,一爪子砸在了老天师脸上。

    片刻后,眼眶青紫的张若素神情自若,看着小阿玄的背影,感慨道:

    “成年人的世界是很残酷的食物链啊,师弟。”

    “我这是为了你好。”

    旁边几个各家各派的老道士用诡异的眼神注视着面不改色的张天师。

    啧,

    卑劣的老年人!

    张若素揉了揉眼眶,咧了咧嘴,黑猫类下爪子还是没轻没重的,不过,没有想到,这卫渊居然第二次地用飞剑送头过来,这算是什么,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

    可是他几乎立刻察觉到了不对。

    林守颐皱眉道:“这是……谁的头颅?”

    “是卫馆主动手的吗?”

    周围这些老道士也是彼此交流,都没有印象,而这个时候,林守颐发现,旁边的老天师眉头微微皱起,似有所悟,缓声道:“原来是他,这样的话,倒确实是一份大礼。”

    林守颐看向他,道:“你知道他?”

    张若素道:“不只是我,你们也都知道他的名字。”

    老天师屈指叩击了下盒子,道:“徐巿。”

    众人面色骤变。

    张若素复杂叹道:“可惜啊,我当年两次进樱岛,都没有和他分出上下,第三次见到他,居然是以这样的方法,本来还以为,再过十年,把天师的位置放下,就能解决往日恩怨……”

    “两次?”

    林守颐望向张若素。

    张若素摇了摇头,道:“年轻时候的荒唐事情罢了。”

    他想了想,道:“第一次是十六岁,那时我年轻气盛,在樱岛上四处闯荡,专门找那些名气够大的世家派别去挑,最后说七日之内要摘了天皇的狗头,逼得徐巿不得不亲自出手。”

    “我不是他对手,受了重伤,不过最后一剑也逼得徐巿第一次回防,也借此机会跳到了鲸鱼身上,趁势远走,第二次,是五年之后,我从澳洲折返,和他交手。”

    一名老道人问道:“那一次怎么样?”

    张若素皱着眉头,道:

    “论道法和剑术,我已经远在他之上,可是最后,祂居然故意打断了三陆的地脉,引爆了太大的威力,我当时重伤之下和他交手,最后也只是勉强活下来,跳入了海中,直接昏迷过去……”

    林守颐没好气道:“然后不知道怎么给人捡走了。”

    另一名道人疑惑道:“捡走?”

    林守颐嘴角抽了下,道:

    “是,隔壁古印度帝姬陵守护者和祭祀一族的女家主给捡走了。”

    “哦,对了,当时还不是家主,人小姑娘才十五岁。”

    张若素沉默了下,坦然道:“贫道确实感谢她救命之恩。”

    “是是是,所以你就帮人家成了千年来第一个女家主,然后拍拍屁股跑去爬珠穆朗玛峰,把剑埋在上面,然后闭关去了对吧。”

    “你知不知道后来几年,那边和神州边境冲突的情况下,人家悄悄跑来龙虎山要人,长跪在大殿之前,你师父和师祖还以为你始乱终弃,差不点儿就要提着剑把你劈了,要不是我们几个拉着,你……”

    林守颐说话有点咬牙切齿,那少女是在那个国度里数百年难得一见的英朗秉性,像是一柄剑一般,短暂刺破了封闭僵死的社会,英气勃勃,后来来神州的时候,他也不过十六岁,可总归有些杰出的人物,是超越国度的。

    张若素沉默了下,道:“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

    “贫道问心无愧。”

    他气度坦然从容。

    林守颐也只好,叹息一声。

    只是当年那少女去世的时候……

    天师也不曾下山啊。

    张若素古怪道:“不过……林道友,你语气怎么,还有几分嫉妒?”

    林老爷子嘴角一抽。

    恼羞成怒。

    老子削死你。

    而这个时候,终于有道人反应过来,迟疑着道:“天师你二十一岁的时候,那时候,是西历1896年,三陆,你说的是那个世界十大海啸之一……?”

    众人反应过来,而后记起来家族中长辈说过的那一次巨大海啸,面色骤变。

    砸落海边最高的海浪几乎接近四十米。

    仅仅樱岛白滨一地的记录,就有樱岛上万的住房被直接摧毁。

    那一次交手,居然是眼前这慈眉善目的道人和徐巿的交手导致的?哪怕是因为徐巿主动打破了地脉,也足以证明张若素在二十一岁时的恐怖。

    那一次海啸的威力,甚至于余波波及到了东海沿岸,不过因为张若素传了符箓回来,被上一代天师和其余真修结阵挡下,本来至少会损害数千人性命的灾难,最终被极大遏制,当然同样造成了巨大损失。

    给老乡弄塌了三个乡村厕所。

    导致几百人不得不在高粱地里处理生理问题。

    另,走丢了一头猪,两只狗。

    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回来。

    张若素沉默了下,道:

    “我师父他对狗子过敏,这是没办法的。”

    林守颐补充道:

    “之后那老乡把找回来的猪肉做成了熏火腿,我记得味道还不错。”

    “现在年年都做,前几日才给微明宗小玲儿那边送了些过去,卫馆主家的章小鱼也在。”

    熏火腿……

    张若素脑子里突然闪过了卫渊,把这本能思维压下,缓声道:

    “罢了,先不提这个。”

    “我刚刚查过了,徐巿的神性被抽离,看来卫馆主应该已经得手,既说是大礼,那么神性烙印应该就在他手里。”

    “神性烙印?”

    一众道人怔住,而后齐齐看向徐巿的头颅,眼底泛起异色。

    道士也……

    镇魔降妖。

    驱神敕鬼。

    这可是本职。

    林守颐摇头叹道:“……难怪说,这是大礼。”

    这玩意儿,专业不是对口啊!

    简直是太特么对口了!

    你要把这东西给我,今天我茅山派,当场就开发两个道法。

    卫馆主,危险,不稳定,易爆,易诱发道士群体老年心梗。

    但是,是好同志!

    ……

    而在这个时候。

    在神州和古印度接壤的边界线。

    一道裂缝出现。

    有数道身影踏入人间,都是插翅猛虎的模样,一入人间,就昂首咆哮,显而易见,酣畅淋漓至极,其中首领吐出一口浊气,双目冰冷,有恣意杀机涌动。

    “浩浩人间。”

    “许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