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1章 余波不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67
  第0361章 余波不息

    等到琼琼杵尊真的看清楚那飞来的东西的时候,早就已经迟了。

    在祂辨认出那飞快的残影其实是一枚箭矢的下一秒。

    箭矢已经在他的瞳孔中迅速放大。

    转瞬洞穿祂撑起的防御,狂暴浩瀚的气息让琼琼杵尊的心脏都差一点停跳,狂风肆虐涌动,让他的黑发乱飞,下一刻,在他庆幸自己的幸存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转过头去。

    看到天空和人间交错的地方,有无形的火焰在云上升腾。

    祂像是不敢置信地张了张口——

    而后头皮发麻。

    高天原,崩塌了……

    ……

    天之御中神殿。

    身穿黑色及膝外衣,内里的衣服仍旧是盘扣款式的山君抬眸,看到了高天原发生的情况,在樱岛的神话里面,高天原代表着的是神界,他微微皱眉,而后似乎是做出了决定,抬手抓起了一柄连鞘黑刀。

    大步朝着神殿内部走去。

    有两名侍从神怔住,迎上前来,道:“大山津见神,您来……”

    声音还没有落下,山君掌中的战刀重重砸落,其中左边那名神灵闷哼一声便倒下去,旁边的神怔住,却被山君顺势拔出的战刀连刀带人劈做两半,鲜血淋漓洒落神殿。

    左手将刀鞘随意地抛下,右手握着刀柄。

    墨袍黑发,山君持刀大步踏入其中。

    逢人便杀,遇神便斩。

    “你,你要做什么?!”

    “天之御中主神不会饶……”

    一名姿容端庄柔美,几可称为风雪所化的美人含怒注视着山君。

    被黑衣青年顺手一刀斩杀,倒在地上。

    双目还残留着不敢置信。

    似乎没有想到,眼前的青年会对美貌的自己出手。

    山君把战刀随手倒插在地,那是大汉朝环首斩马刀,刃口粗大,专门便是为了劈斩和砍杀而存在的兵器,比起太刀来说,更像是北地纵马风雪当中的豪迈大汉,祂俯身将那女神怀中的宝物取出,道:

    “徐巿?不过是数典忘宗的废物罢了。”

    祂始终不明白。

    这样的边缘小岛国有什么意思。

    短暂居身,以求他日回到神州也就罢了,居然一住就是两千多年。

    徐巿啊徐巿。

    你是忘记你是谁,忘记你曾经出生在哪一片伟大的土地上了吗?

    打开盒子,里面是极为古老的符文。

    山君琥珀色的双瞳注视着符文上的轨迹,然后直接将这一道符文,以及徐巿的后手全部搅碎,哪怕是徐巿遇到危险,选择激发真灵回归这里,也已经无法做到了。

    祂将这一个木盒捏碎,让木屑混入风里。

    坐在神殿的台阶上,看着远处高天原燃烧,化作了漫天遍野的火烧云,然后翻滚着坠入海里,但是祂毫不在意,用神界崩塌这样的画面下酒喝,樱岛神系有不少,很复杂。

    现在主持主要神性的徐巿已死,短暂的平静之后,一定会变成一团乱,祂决定先看热闹。

    至于损失……

    这里不过是短暂栖身之所,管甚的损失。

    越热闹越好!

    祂呼出一口酒气,踹倒了白玉做的酒瓶,漫不经心道:

    “御玉珍?”

    “远不如烧刀子啊……”

    ……

    卫渊看到了方封和道衍。

    收敛了一身的煞气,客气地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方封为了抵抗刚刚那一道旨的影响,把自己的神性收缩到了极致,卫渊没能察觉到,只是根据眼前的画面,判断出是道衍保护住了方封。

    虽然说刚刚那一道旨就会保证不会波及无辜。

    但是卫渊仍旧道谢。

    突地想到了一件事情,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盒子递过去,笑着道:

    “道广大师你说过,你在江南道那边出家的对吧。”

    他道:“这是江南那边的点心,刚刚做出来没多久。”

    本来是多买了,点心盒里放不下才随手塞在兜里的,不过突然想到在道门佛门论法那一次,这个少年僧人说过他在江南道出的家,僧人不能吃荤腥,不过这种苏式点心是没关系的。

    道衍想说的话没能开口。

    注视着卫渊,沉默了下,接过点心,道一声谢,道:

    “卫馆主,你的博物馆在哪里?”

    他轻声道:“贫僧若有闲暇,愿前往一会。”

    卫渊对这个当时在山上救人的少年僧人感官不错,再说他的博物馆不是什么极为隐蔽的地方,索性堂堂正正告诉了对方,然后提着装着徐巿首级的匣子,踏上了归途。

    许久后,方封看了一眼沉默的道衍,道:“你和他有仇?”

    道衍不答。

    他现在也拿不准,对方是不是当年的那个大夫。

    但是若那渊也是从秦时候就活下来的话……那么那些不能理解的事情,或许就有了解答。

    他将杂念按下,只是带着一丝无可奈何,轻声叹息:

    “阿弥陀佛。”

    看到手里的盒子,想到修行之初的时候,也是有过偶尔吃到糕点的经历,面容柔和了下,然后打开了糕点,少年僧人的动作陡然凝滞,脸上的微笑僵硬,方封一怔,看到盒子里面放着苏式糕点。

    是精致的手艺,却因为刚刚的战斗,碎了满盒的渣滓。

    还有一部分糕点拈在了包装盒上,留下了像是月球表面环形山一样不规则的痕迹。

    方封倒抽了一口冷气。

    蹬蹬蹬朝后数步,转头望向从六百年前就有强迫症的少年僧人。

    少年僧人以大无畏毅力把盒子关上,转过头,深深吸了口气,胸膛的绷带上都渗出鲜血来,咬牙低语:

    “阿弥陀佛。”

    你和他有仇吗?

    以前或许有,或许没有。

    现在,有了。

    ……

    琅琊王氏。

    始皇帝平静饮茶,王翦王贲父子陪侍一侧,至于其他的王氏子弟,头几乎要低到地里面去,只觉得度日如年,如果说能够离开的话,他们恨不得现在就走得远远的,只是这三位不开口,他们再难受也得在原地呆着。

    始皇帝放下茶盏,沉吟了下,道:

    “朕欲东巡,你二人若无其他安排,便随侍罢……”

    “去一趟泰山,取一件东西。”

    王翦父子毫无迟疑,垂首应下。

    始皇帝嗯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过了片刻后,抬了抬眸,王翦熟知他的性格,顺势转头看去。

    果然,才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王氏子弟看到祖先朝着自己点了点头,心下大松口气,连忙跑过去打开了门,大门打开,而后一股残留的浓郁煞气,几乎让他整个人僵在原地,连卫渊的道谢声音都没能听到,许久后才勉强回过神来,出了一身的冷汗,腿脚发软。

    卫渊大步入内,持剑拱手行礼。

    始皇帝虽然离开那一座茶楼,但是卫渊稍微一思索,就能知道他来到了王家,他先是向着王氏两位彻侯点了点头,然后将那匣子奉上,缓声道:

    “叛臣徐巿,已经伏诛。”

    旁边的王氏几位,虽然早有预料,可是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觉得大脑一懵,整个人都如坠梦——那果然是徐巿,曾经的神州第一方士,而第二个反应,就是徐巿已经伏诛,眼前这年轻人,难不成也是类似于先祖一样的真灵残留?

    始皇帝微微颔首。

    卫渊打开盒子,里面是死不瞑目的苍老面容。

    嬴政伸手虚指了下,在徐巿眉心浮现出大团大团的光芒,道:

    “朕虽然打断了他和那边的联系,不过他身体里其实还有神性。”

    “算是这两千多年里的经营积累,可惜,他太依赖神性的权能了。”

    五指微微握合,那代表着樱岛天之御中主神的神性烙印被始皇帝直接压迫凝固,化作了一对勾玉,一黑一白,代表着阴阳二气,其中散发的神性也真实不虚,只是始皇帝看了一眼,便拂袖让这一对勾玉落在卫渊手中,随意道:

    “你拿去吧。”

    “当年的那一股味道,朕现在回忆起来都觉得不喜。”

    他皱了皱眉,眼底难得浮现出一丝厌恶。

    声音顿了顿,旋即平淡道:

    “就当做朕给这个时代的礼物,你们应该知道要如何运用。”

    “譬如,接下来的时代应当会回到修行之世,徐巿之国的所谓神灵,在他死后必然大乱,等到他们角逐出最强者的时候,便以此一分为二,一者神州持有,另一者召樱岛之神王,来神州接受敕封,得此主神神性之印记者,方为正统,并昭告天下。”

    “便称……”

    帝王的眸子落下,淡淡道:

    “神州赐倭奴国金印。”

    ……

    卫渊接过这一对勾玉,而始皇帝并不打算在王家逗留多久,准备启程,这一对勾玉卫渊还能暂时收起,可是徐巿的人头却不好随便扔下去,沉默了下,卫渊打开了手机,选择了猫猫头天师。

    “嘟,嘟,嘟……”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卫渊嘴角抽了下,放下手机。

    看到始皇帝和王氏父子似乎已经打算启程。

    卫渊想到之前把樱岛寺庙家继承人的首级给张若素送过去的方法。

    沉默了下,给张若素发了个消息。

    “张道友,我这里送你一个礼物,是真的礼物。”

    短信没有被拒收。

    卫渊取出手机,拿着一根麻绳把装着首级的匣子绑住,悬挂在自己的剑上,屈指敲了敲剑身,道:“龙虎山,张若素道友,认不错吧?”

    长剑鸣啸数声。

    “这次别闯红灯了。”

    卫渊屈指一叩,在剑身上覆盖一层御风符箓。

    飞剑人头快递2.0

    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