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9章 奉命诛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79
  第0359章 奉命诛杀

    金陵城在江南道,距离东海不算遥远。

    徐巿没有料想到,自己想要了结过往,决然而来,决心面对两千余年盘旋在内心的恐惧,却是以这样的方式迎来了结束,两千年前的恐惧,经过两千年岁月的发酵,已经膨胀到了他都无法面对的程度。

    他明明记得,来之前曾经以方术卜算过,确能完结夙愿,了结一切。

    或许,这样的死去也是一种了结……

    徐巿心中短暂掠过了这样的思绪,旋即被求生欲直接按下,现在的他已经来不及思考遮掩气机这样的事情,只是以最短的距离朝着东海的方向奔去,可就在他已经跃出海岸,踏入海域的时候。

    天空中浮现金色光芒。

    丝丝缕缕的金色流光编织成文字,文字编织化作了布满佛经的袈裟。

    徐巿动作骤然凝滞。

    耳畔有僧人低语:“阿弥陀佛……”

    徐巿的动作一顿。

    海岛之上,道衍抬眸,在看到徐巿的一刹那,哪怕是他,心底都浮现出了一缕涟漪和感慨,如果他是接受过现代文化的熏陶,或者说是当年那些曾并肩过的粗鄙武夫,这个时候大概会是这样的反应——

    你回来了。

    你特么居然还敢回来?!!

    而后抬手,五指翻覆,相较于武门气血霸道,兵家结阵无双,亦或者道门雷法纵横,真正苦修僧人修出的佛门神通或许不能够算是攻杀最强的,但是组合在一起,却绝对是最难缠的那种。

    要肉身,肉身金刚不败;拼魂魄,内心无漏无想,速度有神足通,战斗有他心通,打又打不死,跑又跑不掉,遇到神州禅宗各祖,大概率连说都说不过。

    堪称打不烂,甩不开,嚼不碎的铜豌豆。

    当然,玄奘除外。

    他在故事里谁也打不过。

    他在现实里谁也打不过。

    方封愕然看到了道衍抬手,出手就是金刚经,一点没有佛门大师放下的觉悟,将显然是要仓惶离去的徐巿拦下,自己不去上前拼杀,只是以佛法纠缠,若有所思,然后故意挑刺道:“你这是故意的吧?”

    “佛门不是要讲述放下吗?你这样斤斤计较,有仇必报,也算是佛门弟子?心眼儿未免太小了点。”

    少年僧人把眼睛闭上,淡淡道:

    “并非复仇。”

    “此乃因果。”

    和尚你有胆子说瞎话,有胆子睁眼说啊,方封嘴角抽了下,突地想起一个可能,面色古怪,道:“那你之所以愿意在我这里呆着,是不是预料到了这一天,所以想要堵门?”

    道衍沉默了下,双手合十,答道:

    “阿弥陀佛。”

    不……对你们和尚来说。

    这个时候阿弥陀佛,是不是就是呵呵的意思?

    方封陷入沉默,觉得这和尚的心眼儿是不是有点太小了,自己拿八宝粥去对付他是不是有点太过分,有没有被这小子记住?徐巿此刻却没有像是来的时候那样疯狂,只是拼死将佛门的神通撕扯出了一道道裂痕,而后欲要离去。

    他原本是模样温和儒雅的中年方士,现在却已经满头白发。

    以神性为丹药炼化出的不死之身,当被斩断神性联系后,残留下的也不过是腐朽之躯,道衍此刻还是负伤之躯,方封为共工看守,对于人间的恩怨纠缠,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个时候,两人却都听到了剑鸣声音。

    徐巿速度猛地提升,却又比不过剑气寒芒,剑光纵横,有雄鹰的声音响起,旋即徐巿动作猛地一滞,显然是已经中剑,鲜血淋漓,但是即便如此,徐巿也没有回头,而是以更快的速度遁去。

    卫渊的身形显现出来,掌中长剑旋斩重劈,周围狂风旋转,死死地拉扯住了徐巿,徐巿想要挣脱开,但是却一时无法做到,只好以方术死气凝聚的兵器和卫渊战斗。

    哪怕是方士,他仍旧有着令后世的剑客和将领都惊叹的剑术和搏击手段,先秦时代的风气就是如此,儒墨道杂法,阴阳纵横兵,能在乱世中乘势而起的诸子百家,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卫渊?”

    方封认出了卫渊,他对这个给自己做了一桌子菜以及一坛咸菜的年轻人很有好感,哪怕他曾是禹的臣子。

    而道衍也认出来了这个曾经在道门佛门论法时候出现的卫馆主。

    他听到了方封的话,微微一怔。

    “卫……渊?”

    方封道:“是啊,卫渊。”

    而这个时候,卫渊和徐巿交手越发地凶险,步步杀机。

    只是倾泻而出的剑气残留,坠入海中便会炸开大团的海浪。

    哪怕是被斩断神性,逐渐苍老,徐巿仍旧有着令人惊叹的实力,这些年纪很大的修士,只要不是懒散到无药可救,基本没有任何的短板,某种程度上,先秦方士徐巿,本身就是阴阳师和神道教的起源。

    最后徐巿突地长啸一声,以先秦方术之一强行将卫渊逼迫开。

    而后自身阴阳转圜,瞬间遁去数十里外。

    卫渊踏着狂风,连退数步,立足虚空。

    抬手那柄有着铁鹰徽记的八面剑握在手中,剑锋震颤鸣啸。

    徐巿转眼已腾跃在最前,周围虚空有神性聚合。

    道衍微微皱眉,他在上一次和徐巿交手的时候,徐巿以部分神性作为诱饵,让他中计受伤,但是相对应的,徐巿那一部分神性也被他拉扯出来。

    道衍终究是佛门弟子,而且明代时候,僧兵活跃于沿岸抗击倭奴。

    他那个时候也曾在东海行走。

    所以当时直接把这神性捏碎成齑粉,扬到海里。

    此刻徐巿将这神性汇聚,是类似于水神,亦或者海神之类的权能,虽然无法和在樱岛时候相比,也让他在海域之上的速度提升,超过卫渊,徐巿远远回头,看到那持剑青年已经无法再追击自己,放松下来。

    而后心中欣喜,有自那种浓郁绝望中破茧而出的畅快。

    竟放声大笑。

    “尔等且等着!”

    他面目苍老而凶狠:“今日之仇,他日必报!”

    声音浩荡,滚滚而来。

    道衍微微皱眉,打算出手。

    方封却止住他,叹了口气。

    道衍不解。

    卫渊咽下一口血,立足虚空,抬手将剑倒插入风中,剑刃朝下,悬在天穹,然后从怀中取出了那一卷卷轴,猛地一震,将卷轴抛入天地间,嗓音漠然沉静,缓声道:

    “东海天地,接旨!”

    ??!

    道衍瞳孔收缩。

    天地性灵者,为神为灵。

    谁人能让神州东海接旨?!

    破空之音当中,那一卷卷轴没入天穹,而后缓缓展开,瞬间变得巨大,一道道墨色秦篆浮现,而右下角是鲜红的印玺痕迹,不过只有九个字,措辞平淡寻常,还在岛屿上的道衍念出来:

    “齐人徐巿,叛离神州。”

    “诛。”

    印玺之上八个小篆,陡然放出亮光,整道卷轴陡然散去,而天地万物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影响,原本平静的东海之上,波涛汹涌到了仿佛要毁天灭地的程度,晴空万里瞬间压低,隐隐有风暴和雷霆蕴含其中。

    而卫渊身后仍旧是大片的晴天。

    一道旨意,扭转方圆数百里的天象变化。

    方封捂着心口,强行压制住自己的神性,没有去参与此事,只是苦叹道:“神代帝王,传国玉玺……”

    “对于神州而言,是意义不逊九鼎的存在啊。”

    在暴怒的东海波涛之下,樱岛的神性不能够让徐巿继续前行,反倒是卫渊,有近乎于能掀起海啸的狂风加持在他的身后,让他几乎是瞬间出现在了徐巿的身后,掌中青锋借势旋转斩击。

    徐巿以剑抗衡,刹那间,耳畔有铁鹰长鸣的声音,而眼前是一双有些熟悉的冰冷眼眸,徐巿突然想到了之前从鲛人族那里得到的情报,明白过来,咬牙道:

    “是你,你是他的后裔?!”

    “始皇帝的事情,也是你做的?!”

    卫渊不答。

    东海波涛再度汹涌砸下,其中雷霆砸落,不过数十合后,徐巿再也没有办法躲避似乎要置他于死地的天地,被重重一击,口中咳出鲜血,而卫渊掌中的剑猛地斩下。

    徐巿抬手以方术抵抗,却已经迟了。

    卫渊的剑势却陡然一变,从重劈变成了轻灵横斩,直接避开了这一招。

    伴随着低沉的惨叫,徐巿被始皇帝一箭贯穿的手臂被重重斩下,鲜血淋漓,手臂被波涛卷入海中,徐巿瞳孔收缩,这是他方术上最习惯的用法,只有在樱岛联手铁鹰锐士诛杀源初神性的时候用过,见过的,只有一个人……

    徐巿呢喃自语:“为什么?你怎么会知道……”

    “为什么?”

    卫渊抬手一震,剑身上的血迹被震散,嗓音平淡,回答道:

    “谁说,某是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