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6章 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62
  第0356章 好巧啊,你也在这里?

    王氏祖地。

    狂暴的灵气波动几乎要冲天而起,足以将整个王氏祖地连带着阵法一同夷为平地,粉碎到一切化作齑粉的程度,却又被徐巿反手镇压。

    徐巿逐渐找回到了曾经身为神州第一方士的底蕴。

    举手投足,便是第一流的术法,轻而易举地将留下断后的几名王家长辈击溃压制住,即便是这里是王家祖地,有着王氏一族千余年的阵法根基,也同样如此。

    双方的差距太过于巨大。

    哪怕是有着六百年佛法修为的道衍同样一着不慎而受创。

    何况是这些人?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暴起的阵法攻势,被那中年方士反手镇压。

    伴随着元气灵力的剧烈波动。

    众人拼死力,几乎豁出性命,以阵法合击。

    徐巿漠然。

    拂袖以先秦方术,将王氏族人的阵法合击,再一次以攻对攻,强行击溃,巨大的灵气爆破,这一次直接将琅琊王氏的阵法直接毁去,而徐巿的袖袍微微鼓荡,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势。

    他已重新熟悉两千年前自己习惯运用的招式。

    不再留手。

    踏前一步。

    携带着毫不留情的绝杀,朝着王氏老祖的眉心按下。

    这一击,神魂俱灭。

    旋即却突有刀兵之声震颤,那半跪在地的老者拐杖已经折断,双目失神,而徐巿却只觉得手臂上汗毛炸起,一种森冷的感觉在心底猛烈的浮现,如同一场噩梦。

    一柄秦剑扫过虚空。

    伴随着响亮的铠甲肃杀声音,一道身影从琅琊王氏的祠堂里踏出。

    面容只是三十余岁,还是最为坚定的时候,但是通过那眉宇间的冰冷,徐巿仍旧看到了两千余年前的画面,秦灭齐,曾经在齐国人眼中的王,被活生生饿死在了小树林里。

    通武侯,王贲。

    而后,徐巿察觉到了另一股冰冷的杀机锁定了自己。

    含而不露。

    却比起王贲的气机来说更为深沉可怖。

    徐巿迅速看到了,同样是倚靠着供奉于祠堂当中的古物里爆发而出的真灵气机,是苍老而气机巍峨的老将,大秦武成侯王翦。

    兵家之始祖,大周姜子牙封号武成王,王翦以武成为封号,而天下没有人觉得不妥,可见到他的实力。

    徐巿冷笑,并不畏惧,转折而来。

    大袖飘摇。

    一只手按下,同时将王翦和王贲笼罩其中。

    这一对联手灭掉六国之中五个国家的名将父子同时拔剑。

    巨大的轰鸣声中。

    两名名将残留真灵步步后退。

    整个琅琊王氏的祖地直接下沉一尺。

    徐巿忍不住大笑道:“兵家名将,若不曾统帅兵马,也不过如此!”

    王贲虎目微沉,嗓音漠然,道:“不过是仗着方术罢了。”

    “若我巅峰之时,当斩你于阵前。”

    现在的王贲和王翦,只是残留于兵器上的些许真灵气机,本身早已经魂归天地,并不存在,但是如果是当年,凶名赫赫以战功封侯的王贲,真正厮杀起来,靠着破城灭国的煞气,或许真的能够将这神州第一方士斩杀。

    徐巿的气势并不弱于他,漠然道:

    “哪怕是当年,你若不统帅兵马,我也可摘了你的头颅。”

    王贲冷笑。

    却没有立刻反驳。

    毕竟是能够有资格出海寻求仙山的方士,能够以方外之士的身份留名于史,已经代表着他的实力,但是兵家大将的实力,完全是和统帅力相关联,统帅大军的名将,完全是灭国级别的战力。

    徐巿扫过了两名名将,道:“既然你们要保这老翁,我便放他一马。”

    “但是记住……”

    他注视着嘴角咳血的老者,道:

    “吾乃齐人。”

    话音落下的时候,徐巿从容拂袖离去,两名名将却没有去追,任由他恣意而来恣意而去,老者猜得到徐巿的目的是要追着去找将令,面色焦急,但是王翦和王贲却面色沉静。

    王氏族人躬身行礼,面色惭愧又有复杂庆幸道:

    “两位先祖,后世不肖子孙,还要连累先祖出面……”

    眼前的真灵不是真正的大秦名将,而是留在古物上的气息,是会逐渐损耗的,当彻底损耗,那么就代表着他们在世界上最后的烙印也将消散,对于以这一类残留气机为根本现身的两人,无异于再度死亡。

    王翦不答。

    王贲扫过一眼,平静道:“并非因为尔等。”

    “勿要多想。”

    ??!

    王氏族人脸上的激动和感激一下凝固住。

    大概就是,你们不要想多了,老子出来不是救你们的。

    爱咋咋去。

    老祖宗,你这样我们很难下台的……

    而两名大秦名将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情波动,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王贲和王翦,只不过是留在器物古物上的强烈的情感,或许有着残留的记忆,但是很多情感上仍旧有着些许隔阂,间隔漫长的岁月,唯独最强烈的情绪能够残存。

    这也是卫渊所能见到的,最强烈的那些记忆画面。

    古物传递着前人的经历和情绪。

    两千余年,哪怕家族都已然在漫长的沉睡和岁月里变得斑驳灰尘,血脉的联络早已经微弱地近乎于不再存在,却仍旧有一个人的名字熠熠生辉。

    王翦握着剑,无声自语:“我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虽然不知真假,虽然我知道这绝无可能,但是这并不重要。”

    “还能再见到么……”

    陛下。

    纵然此身已是幻梦之躯,是死者的梦中之梦。

    但是想到那一幕,同样心潮澎湃。

    君已至。

    臣怎可不来?

    ……

    “您的茶上齐了。”

    “还要点什么的话,可以网上点单的。”

    服务员客客气气地走下去。

    走之前忍不住多看了始皇帝两眼。

    现代装束的始皇帝坐在茶楼上,在二楼的位置上,俯瞰着流淌而过的秦淮河。对于卫渊的强力推荐,始皇帝表示了拒绝。

    岂有刚来此地就直奔吃食所在的道理?

    渊你是不是过于放纵自己了?

    始皇帝如此地质疑了自己的执戟郎,然后带着被直击痛点的卫渊,选择了一处风景不错的茶楼,在这里能够看到秦淮河流过金陵的景致,也能够远望现代的城池,装潢风雅,也足够安静。

    当然,这样的地方,在金陵城这样的地界,代表着的只有一个字——

    贵!

    详细展开来讲,就是贵得要死。

    现代社会,物产丰富,但是也有一个惯例,想要风雅吗?

    想要风度吗?

    可以。

    拿钱来。

    而毫无疑问,世界上任何一个皇帝都是金钱观念极度淡薄的性格,是以付钱的任务落在了卫渊的头顶,这也无需质疑,你怎么能够让始皇帝付款?信不信老秦人把你叉回去,进行一次爱与和平的道德教育?

    你小子怎么做执戟郎的?

    看着钱包一下缩水了好多,卫渊倒是没有什么心疼,或者说心疼是心疼,出钱是出钱,两码事,卫渊给始皇帝倒了一杯茶,始皇帝俯瞰着金陵城,他刚刚已经问过了这一座城市的事情。

    喝了口茶,问道:“王翦,他的后人似乎过得不错?”

    卫渊点了点头,想了想,讲述了下琅琊王氏的典故。

    东床快婿,入木三分王羲之,这是谁人都知道的。

    还有当时流行清谈,所以曾被人劝说,当学庄周看生死的王衍,却道出了那句‘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留下了情之所钟。

    天下都以夫称妻为卿,而妻子称呼丈夫为君,这是礼数。

    但是偏偏竹林七贤之一的王戎的妻子,偏偏称呼丈夫为卿。

    王戎恼了,他的妻子却戳他脸颊,笑吟吟地反问‘亲卿爱卿,是以卿卿。我不卿卿,谁当卿卿?’王戎也没话说,得,说不过,说得重了又舍不得,竹林七贤之一仰天长啸,就只好任由妻子叫自己为卿。

    至于其他六贤拿这件事情开玩笑,他也直接躺平任嘲。

    却在历史上留下了‘卿卿我我’四字典故,绵延至今。

    之前卫渊尚且没有注意,一旦去追溯的话,会发现王氏确实是在神州历史和文化典故当中,留下了相当风雅潇洒的痕迹。

    听到以威武雄壮,一门三将才而著称的将门世家,在后世最为人称道的却是风雅,雄才大略如始皇帝,也只能够道一句世事无常,变化莫测,喝了口茶,道:

    “朕驱王贲,以灭齐国,置齐郡,琅琊,而齐王建死于王贲之手,而后世子弟却要以齐国土地名字来作为家族的名号,世事玄奇,倒也有趣,至于王翦……他那老狐狸,却又王羲之这样的后裔啊。”

    卫渊想到了王翦出征的时候,向始皇帝要了一大笔封赏。

    始皇帝抬眸道:“这件事情,也流传到这个时代了?”

    “呵……王翦啊,他真是个老狐狸,要了大笔的封赏,以表示并无二心,欲安朕心,朕又何尝不知道,便允诺了他,以安他心,让他能够心无旁骛地在战阵上征伐,不过,真的是老狐狸。”

    卫渊微怔,旋即回过味道来。

    始皇帝摇头道:“我亦知他,他亦知我,却故意要这大笔的封赏,算是阳谋,朕也不能不给,如何不狡猾?”

    卫渊忍不住想要笑,敢在这件事情上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敲始皇帝的竹杠,除了这个在他年少时候就追随始皇帝的名将外,也没谁了。

    不过此刻想想,后世的王氏能绵延两千年,琅琊王氏之名的开始,和始皇帝当年的封赏未尝没有联系。

    开始于天下名将灭国破城之际,带着铁血味道的封赏,最终却化作了卿卿我我,情之所钟这样的风雅文字,像是刀剑之上绽放的繁花,亦是落于剑锋之上的蝴蝶。

    历史总是这样。

    在不经意之间,展露出只有岁月能形成的浪漫。

    卫渊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道:“对了,陛……老大。”

    “既然不吃鸭子,我记得金陵城这边也有不少老字号的点心。”

    “我去买点过来?”

    卫渊补充道:“正好配茶,来一次,不吃点,不觉得可惜吗?”

    始皇帝看了一眼自己的执戟郎,心下无奈,便也欣然允诺,卫渊算着时间一口气冲出去,打开电话,道:“我刚刚预约的,出炉了吗?快了,好的,我马上过去。”

    这般贪吃,难道哪一世化作了个厨子庖丁?

    始皇帝喝了口茶。

    天边元气波动,挑了挑眉。

    ……

    王玉书带着将令,心脏疯狂跳动着。

    面色煞白,已经身受重伤。

    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周围的人居然都无法看到他,就仿佛他是个隐形人一样,更或者说,他的存在感被抹去了,他越发仓惶,只害怕那可怖可惧的方士再度出现,如同噩梦。

    他竭力狂奔,是靠着躲藏在人群里,但是最终,这样的手段也没能成功,在靠近秦淮河的时候,一道气机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王玉书重伤未死,重重摔倒,看到了那方士的出现,满心绝望

    徐巿缓步往前。

    他心中沉静平和,踏入神州,得见帝陵,心境暴动而后归于平静,而后直入琅琊王氏,翻手镇压,更在正面对敌之中,击溃王氏父子,他的心境逐渐回归,将仓惶的,恐怖的,畏惧的,不安的,迟疑的自己,尽数斩落。

    也越发地心无旁骛,越发地纯粹自我,如同神明。

    他击溃了那王世子弟。

    心境抵达了巅峰。

    连带着对于帝陵的恐惧都不复存在,是的,这两千年间,原来一直困着他的,并不是始皇帝,不是帝陵,而是自己啊,是他自己不肯放过自己,在明悟了这一点之后,他心境通透圆融,有了恍然大悟的感觉,仿佛那些枯坐悬崖的僧人终于顿悟,想要大哭,想要大笑,却最终拊掌微笑,平静如水。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他突然想到了一句佛门的话。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日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此心何尝不是明珠?

    千年暗室,一灯即明!

    大彻大悟,连那将令在他心中都不再重要,他已彻底放下,放下过往,放下前尘,从今而后,我就是唯一的我,真正的我,无有前尘,不惧过往,真真正正的神,堂堂正正的我。

    而后,他抬头。

    看到了始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