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4章 东巡吧,皇帝陛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10
  第0354章 东巡吧,皇帝陛下!

    屋子里一片安静和死寂。

    除去了凤祀羽仍旧开心地扫荡着桌子上的美食意外,其他人都受到了大小不等的心理冲击,谁都没有想到,平时那个气度宏大,博学沉静的赵正先生,一开口就说出这种惊天动地的话来。

    卫渊回过神来。

    看到了始皇帝手里那一份精装版本的世界地图。

    眼角跳了跳。

    世界地图啊世界地图,你丫的出现可能迟了足足两千两百年。

    早有这玩意儿,就不会有以寻找不死药为名,顺势派遣探寻海外领地的三千锐士,始皇帝也不会因为神性暴动而到了现在的地步。

    以神代时期的君王的认知,以始皇帝的视角看,神州中原,一统天下,这似乎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后,面对着这位神代君王的询问,卫渊调整了自己的思绪,放下了筷子,沉吟许久后,答道:

    “因为有一种兵器的存在。”

    “兵器?”

    “是,这种兵器很强大,单个威力至少也属于对城级别,一旦到了最后鱼死网破的局势下,引爆使用这种兵器足以将这个时代都拉入深渊……”

    卫渊缓声将核威慑这东西大概讲述一遍。

    当然,爆破还是其次,最恐怖的是辐射。

    大家都有掀桌子的实力,结果就没办法掀桌子了。

    如果有谁敢掀桌子,还会被这些能掀桌子的家伙一起暴揍。

    而后又道:“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这个时代才有的问题。”

    始皇帝若有所思道:“因为武器的威力太大,后患足以摧毁时代的根基,没有办法防御,所以不可能走到最后的那一步是吗……”

    卫渊点了点头。

    出乎卫渊的预料,始皇帝没有再追问兵器的问题。

    卫渊心底莫名松了口气,又解释道:

    “而且时代不同……当时很多东西也是放在七国都能通行的,现在就不一样了,不同的国家,社会问题都不同,到时候麻烦也会很多的。”

    始皇帝颔首道:“我知道,现在的时机还没有到。”

    “况且有那样的兵器在,似也有些无可奈何。”

    “但是,统一带来的优势和利益,是无论过去多远的时间都不会变化的,既然兵器限制了国土的面积,那么必然会有国家希望以其他的方式完成类似的统治。”

    “若是统一,当书同文,车同轨,行同伦;虽还不曾了解,但是朕想,必有国家已经将自己国家的价值扭曲而控制他国,肆意压榨他国的百姓,如此,亦可算是统治。”

    水鬼张了张口,忽略了君王无意识说出的朕,只是下意识道:

    “这也算是统治?”

    始皇帝淡淡道:

    “不必负责他国百姓的生活生存,不必去负责国家的和平向上,却因而能够更肆意地掠夺那个国家的财富和利益,甚至于能用出无底线的手段,将人才,资源,源源不断地汲取到本国之中,让代价让他国承担,本国却能越发向上。”

    “这是能够做暴君的事情,却不必担心民众的怨愤的邪道啊。”

    “哪怕绝无忠君之心的纵横家都不可能做出来。”

    “因为当民怨沸腾的时候,只需要将原本那个国度的国主驱逐,重新选拔另外一个属下,统治和暴君般的掠夺仍旧存在,还可以获得愚民所感激的大义之名。”

    “在有那种兵器的存在下,这是必然会发展出的扭曲。”

    “最多只能以道德确保自己不踏入邪道,但是总会有人做。”

    卫渊,张浩,圆觉无言以对。

    水鬼悚然一惊。

    始皇帝语气平淡道:“渊,我确实是不懂这个时代。”

    “但我远比你更懂得国和人。”

    “百姓应当以律法约束,以道德引导,以杜绝恶,倡导善;但是国家永远需要更多的利益,神州而今如何?朕要明白这一点。”

    三名神州现代人对视了下。

    异口同声道:“我们……神州仍只是追求复兴而已。”

    “复兴?”

    始皇帝微怔,而后嘴角似乎微微挑起,颔首道:

    “上善。”

    他从容道:“神州拥有着足够厚重的渊源,有着自我的文字和历史,以及厚重的学派文化,只要秉持着这一点,认清自己,便不会被他国所干扰,而若是失了神州的自我,哪怕刀剑锋利也无用。”

    声音顿了顿,那双幽黑的瞳孔宁静,嗓音平淡道:

    “天地间的灵气开始上升了。”

    “那种兵器,往后恐怕不再是无法防御的。”

    “至于国与国,民与民……”

    他起身的时候,双目就像是俯瞰着脚下的土地,道:

    “两千三百年前,七国彼此眼中的对方,亦是他国。”

    “一如而今那所谓的欧洲。”

    “而既然已经有过一次。”

    “那么为什么,我神州不能再来第二次,以远迈千年为时长的统治呢?”

    张浩筷子坠下来。

    僧人般若心泛起涟漪。

    语气平淡的询问,看上去和善平常的帝王终究在隐约之间露出了本已潜藏的獠牙,开口便是俯瞰千年岁月,

    卫渊苦笑一声。

    始皇帝得到了自己的答案,转身离去。

    卫渊捡起筷子,放在桌上,看着旁边众人,补充解释道:

    “春秋战国的时候,信奉的是仇不能永远报下去,神州的传统,不能太绝情,这仇,最多只是五代就不好报了,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国家之仇,所以说当初七国也是将彼此视为他国的。”

    “至于老大他的性格,是因为他是很传统的神州传统派。”

    “你们不要见怪。”

    “神州传统派?”

    水鬼满脸懵逼,道:“和善儒雅博学的那种?”

    他说的是部分人对神州民风的刻板印象。

    卫渊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九世犹可以复仇乎?”

    “虽百世可也!”

    “当然,这只是说的国仇,家仇就不行了。”

    水鬼愕然道:“为什么……”

    卫渊道:“国君一体也,先君之耻,犹今君之耻也;今君之耻,犹先君之耻也。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皇帝和君王了,所以这句话应该变一下。”

    他想到了前几日看到近日始皇帝看历史说的话,声音顿了顿,下意识重复道:

    “国民一体,先人之耻,犹今人之耻也;今人之耻,犹先人之耻也。”

    “过去祖先受到的耻辱和痛苦,也是现在这个国家的人所受到的耻辱和痛苦,这是国仇,哪怕过去九代人,十代人,都不该遗忘,这样的复仇也是堂堂正正,且值得赞叹的!这就是神州代代传承的风气啊。”

    这么武德充沛的吗?!

    水鬼呆滞了下,道:“那么当时,额,传统派的复国仇方法是?”

    卫渊断然答道:

    “灭国杀君!”

    “百世可也!”

    “此为我神州古风!”

    ……

    卫渊去寻找始皇帝。

    而这一顿饭是没法吃了。

    博物馆聚餐,凤祀羽的大胜利。

    水鬼被震得轰隆隆的,呢喃道:“不过,复兴就能满足那位赵正先生了?我怎么觉得那个人有点缺乏常识……又聪明地过分啊……”

    凤祀羽满足地摸了摸肚子,道:“这一题我会答。”

    羽族少女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道:

    “你想要复兴,你得祖上阔过啊。”

    “你看,如果我想要复兴我的零食规模,那前提是我那个桌子里以前是满满当当的,那样复兴才对嘛,一点一点塞满,让这个桌子变成原来的模样,要是本来就没多少,就没法说复兴了。”

    水鬼恍然大悟,道:“神州祖上阔过的时候,我想想啊……”

    他慢慢地不说话了,和张浩,圆觉差不多表情。

    我好像……明白他为什么满意了……

    这个客气谦虚的说法,联系历史……

    水鬼,圆觉,兵魂,张浩捧着茶,眼观鼻鼻观心。

    咳嗯,还是很谦虚客气嘛。

    ……

    卫渊找到了始皇帝的时候,始皇帝正在博物馆的小高层上往远处俯瞰,卫渊脚步放缓,道:“陛下……”

    始皇帝淡淡道:“你来了。”

    “想要问什么?”

    卫渊沉默了下,自嘲道:

    “我还以为,陛下你会选择挥起大秦战俑大军,一统天下的。”

    嬴政笑了一声,道:“你在想什么?”

    “朕岂是那种不讲道理的君王?”

    某种程度上,陛下你确实有点。

    卫渊心中腹诽。

    始皇帝扶着泰阿,远望天地,平淡道:

    “况且,此身毕竟只是过去残留的梦境。”

    “目前看来,这个时代很好……朕自然也不会做那种越俎代庖的事情,静待结果便是了,每个时代同样拥有每个时代的意义,你们应当享有建立足以留存历史的功业这样的资格。”

    “朕同样期待看到你们这一代人所做到的功业。”

    “就像是这样繁华的城市,就像是那将天的殊荣拽入手中的祥瑞们。”

    “朕想,那必然也是于偶尔的苏醒之际,令朕心中快慰的事情。”

    卫渊道:“……您想要长生不死药,我还以为您想要一直做皇帝。”

    就像是共工那样。

    嬴政愕然,旋即大笑起来,摇头道:

    “不死的皇帝,可不是什么好事。”

    “强大,不死,掌控,确实能够带来稳定,但是也会带来整个时代的停滞,如果说之前朕只是有这样的猜测,那么看着这个时代,则更是确定,若朕还活着,一直成为皇帝,或许神州更加安定,但是却不会像现在这样啊……”

    “时间越是长久,那么官员必然会逐渐倾向于朕所喜好的,国家也会在漫长的岁月里随着朕的喜好而发展变化,一切的措施和建设,最终都将会汇聚到服务不死的皇帝这一件事情上。”

    “国家和时代将不属于人,而是属于皇帝的私人物,不过是某种珍奇的宝物,是值得夸耀的东西,如果真的有不死之物想要做皇帝,那他至多只是将人的国看作某种难得一见,值得珍藏的东西罢了。”

    始皇帝扶着泰阿,嗓音平静:“当讨伐之。”

    卫渊吐出一口气。

    仿佛见证到了神代天神,和人间帝王之间的一场争论。

    旋即始皇帝缓声道:“而除此之外,还有第二个理由。”

    卫渊怔住。

    始皇帝注视着卫渊,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语气轻松道:

    “因为太累了。”

    卫渊一愣:“嗯?”

    “太累了。”

    始皇帝道:“皇帝本来就累,当两千年的皇帝,想想都觉得实在是太累了。”他语气里甚至于有一些抱怨,然后看向卫渊,嗓音平淡道:“执戟郎,莫不是想要让朕活活累死?嗯?”

    卫渊垂首道:“臣不敢。”

    始皇帝:“……”

    他沉默了下,语气平淡,道:“朕只是开个玩笑。”

    卫渊:“……”

    陛下,您真的没有幽默细胞,不要吓人了。

    嬴政随手将手中的书放下,询问道:“典籍也看了不少,朕能在人间逗留的时间有限,是时候东巡了,可有什么选择?”

    卫渊沉思了下,答道:

    “现在在江南,我们可以顺着江南直到东海,然后改道前往泰山,抵达咸阳城,再将现在的边界绕一圈。正好,王翦将军后裔一脉原本在琅琊,后来迁到金陵,我们可以从那座城出发。”

    “琅琊王氏。”

    而在这个时候。

    徐巿终于抵达了金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