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3章 始皇帝的致命询问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61
  第0353章 始皇帝的致命询问

    卫渊从外貌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出头的君王脸上看到了一刹那闪过的复杂情绪,哪怕是千载不变的磐岩,也会有一瞬间柔软的地方,但是这样的情绪波动,在君王的身上很快地被敛去了,嗓音平淡道:

    “朕本来以为,边疆,匈奴,还有蒙恬,能把他教导成真正的帝王。”

    “没有想到,他的性格居然没有变化。”

    “可惜了蒙恬啊……以他的军略和性格,不可能看不出问题,恐怕是扶苏自尽之后,忠君而死,扶苏已自尽的话,他也知道自己没有了退路……”

    始皇帝看了下历史的记录,道:“赵高被子婴的宦官所杀。”

    “赵高在修行上虽然没有太高的资质,但是天材地宝堆积之下,修为不会太差,子婴的宦官侍从不可能是他的动手,是你动手的吧,渊?”

    卫渊缓声回答道:“臣以属镂剑诛之。”

    始皇帝颔首,闭着眼睛。

    卫渊安静站在旁边,没有多说什么。

    他很清楚始皇帝的情绪缘由。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始皇帝将春秋战国各国的城墙连起来,成为了万里长城,他们说,这是防御措施,但是若发掘出长城后方的堡垒粮仓,就会明白,在始皇帝这样雄才大略的君王眼中,这绝不是什么防御。

    是进攻。

    蒙恬却匈奴七百里。

    返回的原因,是因为粮草供应跟不上了。

    如冠军侯霍去病那样,以战养战的绝世天才毕竟千载难遇,蒙恬也是一时名将,但是仍旧是排军布阵,稳扎稳打的战法,而万里长城,原本是为了大秦吞噬更遥远地域的跳板和中转,用来储存粮草。

    在驱逐匈奴之后,帝王在榆中沿黄河往东一直连接到阴山,新划分成四十四个县,沿河修筑城墙,设置要塞,便是铁证。

    大秦以法治国,百姓怯于内斗,而勇于外战。

    大秦的百姓需要战争。

    而大秦的帝王更需要战争。

    那个时候才三十余岁的君王,正是雄心勃勃的时代,六国已经结束,他持剑望向更遥远的地方,他要以万里长城为支点,将更远的区域吞入大秦和天下的境内。

    如果将当时的战略放平。

    那么大秦百万披甲之士。

    三十万南下,吞并百越之地,立桂林,南海,象郡。

    而今的南越国不过只是当初的象郡。

    南越国开国君王,不过是大秦当年的小吏。

    三十万固守大秦,震慑天下。

    三十万镇守边疆,修建长城。

    并且以三年时间,开辟自咸阳至蒙古草原,长达七百公里的秦直道。

    随时准备将大秦的战略纵深拉长翻倍。

    魏武卒就已经能在一日之间,披三层重甲,背负兵器粮草双足奔袭百里,何况是大秦锐士,铁骑在蒙恬的率领之下,足以以令匈奴异族恐怖的速度直接深入。

    卫渊甚至于有理由相信,始皇帝会伴随着推进战线,不断地修筑堡垒,建造城池,将更多土地纳入版图,像是永不满足的苍龙,雄心勃勃地望着遥远的天下,如果说其他几国的君王不会这样考虑,但是秦国原本就是自不毛之地崛起的国度。

    而战略最后一环——

    大秦黑冰台三千锐士出海。

    将海外图卷收回。

    南下,已然攻克;北上,长城环绕万里;出海,已诛异域邪神。

    哪怕是海外仙山,也当是我大秦版图。

    而君王持剑,俯瞰天下。

    自商君开始,李斯,韩非等人才为基石完成的律法严格而谨慎,长城万里,进可攻退可守,名将辈出,披甲控弦百万之众,百越之地已经在大秦版图,海外正在逐渐探明,哪怕是他去世了,这样的局势,也不可能会败。

    为此,他甚至将扶苏放到边疆,以方便他掌握军队,熟悉战略。

    只是没有谁能够想到,这样浩瀚的帝国,以及如同猛虎苍龙一样占据中原,吞噬天下四方的局势,只是环绕着一人而成立的,当那个人离去之后,这样的帝国快速地崩塌了。

    该责怪扶苏吗?如果他不死的话,帝国至少能维系。

    亦或者责怪胡亥……

    但是他本身就不曾接受过帝王的教导。

    还是说,因为始皇帝的去世。

    一切的复杂最终都只是变成了无可奈何的叹息,这就是历史。

    卫渊想着,哪怕某一环出了变化,或许就会推动整个世界发生无人能够料到的巨变,无论是始皇帝活下去,还是说扶苏坚持要见到父亲,亦或者胡亥能有子婴的决断,或许都会不同。

    始皇帝睁开双眼,道:“真是……”

    “无可奈何。”

    他的神色平静,仿佛已经从那种悲怆中沉静下来。

    水鬼凑过来,倒了一杯茶,古怪道:“对了,赵先生……”

    始皇帝在这里用的化名是赵正。

    其余人都以先生来尊称他。

    水鬼道:“你可真有学问。”

    “那个城旦春是啥意思……”

    始皇帝看了他一眼,略显得淡薄的嘴唇微微勾起,平淡道:

    “犯法之后,抓你去修长城啊。”

    啥玩意儿?!!

    水鬼骇然一跳。

    蹬蹬蹬地后退。

    等到水鬼夺命而逃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什么时代了,怎么还有修长城……?他抚着胸口,呢喃道:“不过,我怎么会突然给吓住了?”

    始皇帝收回视线,道:“能与臣民而乐,也好。”

    卫渊沉默了下,道:

    “陛下,您刚刚是在和他开玩笑吗?”

    始皇帝神色平淡从容:“自然。”

    卫渊:“……”

    ……

    现在博物馆的饮食,有几天是卫渊负责。

    而剩下的时间则是圆觉负责。

    当然,圆觉做菜的时候,就只是素菜了。

    只是这大和尚做的饭,不说是有多精妙,但是总觉得仿佛连带着那人间烟火味都汇入勺里,怎么说……就是让人莫名吃得很香,很有那种吃饭的感觉,而不是单纯地在填饱肚子,补充能量。

    单纯的蛋炒饭里面,那种在火焰,温度,每一粒米里跳跃着的人间味道。

    是那种生活,和活着,两个词之间的微妙不同。

    虞姬仍旧没有回来。

    甚至于没能回消息。

    只是能确认她本身没有事。

    虞姬本身寿命很长,实力也不弱,至少在这个时代,没有多少威胁性,在吃饭的时候,凤祀羽,珏,还有隔壁书店的老狐狸胡明都过来了,顺便还有‘恰巧’‘意外’‘正好’‘在饭点儿’巡视过来的张浩。

    这段时间,他们也都认识了这位博物馆馆主的老大,要放古时候,类似于博物馆客卿的赵正先生。

    博学,气度广大,偶有惊人之语。

    而且关心民生。

    这是圆觉的想法,因为这位赵正先生会去思索信息的传递和交通,还有会在乎法律条文,也问过他普通人的生活情况,会认真思考,这很难得,和尚很敬重。

    很在乎吃的,这是凤祀羽的看法。

    因为这位政叔也会关心各种粮食的产量。

    这让凤祀羽把他当做同伴。

    很眼熟。

    这是珏的想法。

    很博学,非常博学,对于古代历史,尤其是春秋战国的历史非常有研究,这种研究不只是在事件上,从玉器,装饰,艺术,文学,乃至于巫蛊方术都很明白清楚,随口说出的话,就会让人觉得恍然大悟,这是老狐狸胡明的想法。

    真是个有才能和岁月沉淀的男人啊。

    老狐狸想着,不过赵正这个名字怎么总觉得有点耳熟呢?

    他年纪有点大了,一时间想不起来,又在心底挠儿啊挠儿的,就认真回忆。

    始皇帝放下手里的那本书,是建筑学的东西,这让众人有些敬佩,粮食生产,民生,法律,建筑,交通,他都有所学习领悟,而在这个时候,众人眼中博学,宽厚,气度广大的赵正看向卫渊,道:

    “我有一个疑惑。”

    卫渊一怔。

    始皇帝抬手让一张地图展开。

    他缓声道:“现在的建筑速度,传讯方式,粮食的产量,一切都已经满足要求了,或者说自很早之前就满足要求了,足以维系更大范围的统治,为什么,这些蛮夷还没有被纳入神州的治下?”

    语气平静缓和,理所当然,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质问考量。

    但是在说什么……

    这话题是不是太重了?

    我们不是在吃饭吗?!

    正在盛饭的圆觉动作僵硬。

    张浩脸上微笑凝固。

    道人手掌颤抖,米饭都不香了。

    心如止水个der

    直接变成心如死水。

    我今天就不应该吃这碗饭!

    老狐狸胡明心脏重重跳动了下,终于从灯下黑里反应过来,张了张嘴。

    赵正……赵正……不对,不是赵正。

    是赵政!

    嬴姓赵氏。

    老狐狸一把攥住自己的胸膛,觉得心脏几乎要跳动地裂开来,只觉得头皮发麻,周围更是一片死寂。

    始皇帝看向卫渊,道:

    “为何,神州还不曾一统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