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1章 畏,怖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09
  第0351章 畏,怖

    卫渊默默关上了手机。

    他明白的,要给老道士缓口气的时间。

    然后事情就能好好说了。

    在关于‘老天师反馈速度’这一方面上,他有着充足的经验。

    再说了,年轻时候老道士玩得那么花,肯定有颗大心脏。

    卫渊转过身,怀揣着等之后再想办法开口,向始皇帝寻那一柄墨家代代相传的剑,回到饭店的时候,脚步突得一顿,看到始皇帝平静坐在那里,刚刚还没多少人的饭店里面,已经有了不少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女性。

    不知是为何汇聚在这里,眼泛异彩地看着显然身居高位的君王。

    始皇帝面色宁静坐在那里,周围的女性盯着他看,似乎很有冲上去要电话号码的冲动,但是却又碍于某种无形的感觉,始终不敢往上走。

    卫渊目瞪口呆。

    陛下您点了魅惑这种技能吗?

    这比气运里面命犯桃花都狠啊……

    等下……

    卫渊嘴角抽了下,用脑子里关于气运之类的知识努力思考当中。

    千古一帝的帝王之气这东西,如果收敛了霸道的压迫力。

    难道也是类似的玩意儿?

    老板同样目瞪口呆站在旁边,摸了摸头,感慨道:“多少年没这么热闹了啊,老弟,你这老大是做什么的?要不然干脆没事儿来我这儿坐坐,我觉着没几天就能开分店了,到时候给你们分成?”

    你是把我家陛下当成人肉揽客器了吗?

    我特么答应了的话,绝逼会被帝陵那些老秦人的战俑直接拖回去。

    然后来一场老秦人和老秦人之间爱的铁拳。

    总感觉章邯那小子就是死了都会从陶俑里爬出来。

    然后把我塞进去。

    说一句,你回去,我来!

    卫渊嘴角抽了下,脚步沉静大步走进去,道:“老大,我回来了。”

    他释放出了兵家的一丝煞气,道:

    “事情已经吩咐好了。”

    “那边儿有我们的人,很快就解决了。”

    兵家煞气的寒意,还有刻意误导的话语,以及某人不解风情的做派,总算是让那些被吸引来的女子们不忿地咕哝着,管这么多,你是保镖还是什么的,之类的话语离去。

    卫渊擦了擦汗。

    始皇帝并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而是品尝了现在的食物,现代的精面和调味品,以及物产的丰厚,是战国末年完全不能相比的,他动作顿了顿,道:“百姓也可每日吃到这样的食物吗?”

    卫渊点头。

    始皇帝道:“善……”

    “粮食的产量如何?”

    当卫渊说出一个,远超过始皇帝预料的数字的时候,即便是这位两千余年前立下了丰功伟业的帝王,都忍不住眼底的异色,而后道:“是难得的功业啊,花费了不少的心力吧,朕……我曾经听说过,周天子得到过祥瑞,是产量很丰厚的麦穗……”

    卫渊道:“但是这样的产量是数不清的人几乎耗费一生做到的。”

    “这不是由上天赐下的祥瑞,如果非要说祥瑞的话,那么那些创造出这些的人,才是我神州的祥瑞,让我们能将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

    始皇帝带着一丝微笑颔首,道:

    “上善。”

    “比起当年只知刀剑来说,成长了许多。”

    吃完饭之后,卫渊成功地得到了始皇帝的身份证明,并且靠着这个买到了高铁票,坐在高铁上,体会到两侧风景飞速往后退去的始皇帝,并且从卫渊口中得知,这是普及到每一个人都可以乘坐的载具。

    他终于对这是个怎样的时代,有了真正的认知。

    “以律法治国,所做之机关巧妙,惠及万民。”

    “墨家那些人所期待的时代吗……”

    “于大秦时代几乎可看作如梦一般啊,原来已经成为现实了么。”

    高铁上的人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看外面的风景,大部分在玩手机。

    有孩子好奇看着那气质威严的君王。

    而君王并未动怒,只是还以微笑。

    远处是钢铁丛林般的都市,高铁的窗户里,看得到起伏的街道和车辆,看得到苍翠的树木和广阔的平原,城市中若有千万人,那便应有千万人之梦,繁复精妙地如同最精致的艺术品,而曾以身镇神州的帝王卸下了两千年前的重担,因而能够微笑且从容地看着这个时代和神州。

    “着实有趣……”

    ……

    东海之畔。

    轰然暴响声中,有神性哀嚎,继而被一只金色手掌反手镇压。

    远处流光溢散,直接奔入神州境内。

    身穿黑衣的少年僧人立在海面上,突然踉跄了下,后退半步,口中咳出鲜血,面色煞白,他的胸口处,出现一个狰狞的伤口,但是他面色却仍旧平淡,漠然地看着徐巿远去的方向,伸手捏碎了神性。

    “你居然失手了。”

    方封抬手将道衍按下,皱眉帮他处理了伤势,冷嘲热讽道:

    “不是说佛门他心通绝妙无双吗?”

    道衍嗓音平淡,道:“术法无上下,修为有高低,他毕竟也算是顶尖的修士了,我不能完全堪破他,之前只是在提前判断他的选择,所以能够抢先一步,把他克制住。”

    “但是你最后算错一步。”

    “是……这确实是我没有预料到的。”道衍道:“我以为,和他性命相交的神性是他所看重的东西,但是他最后居然会抛弃神性,换取绝杀,也要挣脱贫僧,赶赴神州。”

    方封皱了皱眉,想到那方士疯狂的模样,道:

    “是因为想得到的东西,还是说真的悍勇?”

    道衍摇了摇头,道:“不……”

    这位当世第一流的佛门修士嗓音仍旧平淡:“是畏怖。”

    “畏怖?”

    “是……他心中有极端恐惧的东西,因而有过往之梦幻泡影,有而今之颠倒梦想,是有所执,而这个执,是真正的畏怖,看似悍勇不顾一切,实则如同被逼迫到了悬崖边的将死之人。”

    “可惜了……也是一名真修。”

    “一念差失,万劫堕坏。”

    “阿弥陀佛……”

    方封呢喃着这八个字的判词,倒是没有多说什么,看了看面色煞白的道衍,道:“你既受了重伤,就先在我这里住下吧,虽然你我有过仇怨,但是这些恩怨,我也不想你死在外面。”

    “故人本来就不多,死一个少一个。”

    他回过身往屋子里走去,叹道:

    “等你们都死了,神州对我来说,就是真正陌生的地方了。”

    “吃点东西吧。”

    道衍没有拒绝这样的好意。

    他走进去,看到桌子上煮得稀烂的粥,小米,大米,黑米,绿豆,红豆……各种大小,颜色,形状完全不同的材料,以无序的方式熬煮得稀烂,然后用勺子放到碗里,少年僧人无相无念漏尽通的心境都剧烈晃动起来。

    强行控制自己不去看铁锅里面剩下的那一抹,由粥留下来的痕迹。

    道衍徐徐吐出一口气,道:“你留贫僧在这里,真的是好意?”

    “当然!”

    方封义正言辞,然后取出一个大的陶罐,道:“这儿是之前一个人给做的咸菜,味儿还不错,正好下粥,你是出家人,不吃荤腥,就吃这个吧,数说起来,佛门对倭寇似乎态度很直接啊。”

    “当年倭寇犯边的时候,佛门弟子也有出手。”

    道衍从粥上移开视线,幽幽地道:“要不然,你以为佛门弟子常用的长棍两头,熟铜包铁的特征是怎么来的?”

    方封一怔,旋即想到当年那些僧兵的典故来,强身健体用的木棍打上去,最多造成筋骨受伤,所以说佛门慈悲,而倭寇凶残,喜欢搞玉碎,很多僧人受伤甚至有死亡,所以那帮和尚都恼了,慈悲你奶奶的慈悲。

    贫僧把你送去见佛祖是真慈悲。

    后来便用钢铁材料包裹在佛棍两头。

    遇到倭寇,佛门弟子握着棍子尾端,一记‘万佛朝宗’重重一砸。

    倭寇的脑袋就直接开花。

    唯一不好处就是换银子时候比较被埋怨。

    方封把腌菜罐子放回去,出来一看,然后嘴角一抽,他看到那少年僧人双目平静,桌子上的腌菜,被整整齐齐地码成了一片,里面的辣椒都被挑出来,从小到大排了个个儿,而少年僧人神色安宁平和,舒畅地呼了口气。

    “阿弥陀佛……”

    ……

    帝陵。

    徐巿隐藏面容,收敛气息,终于奔到这里。

    以他的实力,如果舍下了面子,不顾之后可能引发的问题,从边缘区域悄悄进入神州,的确很难被立刻发现,神州的疆域实在是过于广大,他越是往过赶路,心中的躁动感就越发强烈,可等到徐巿赶到帝陵的时候,却得知了,帝陵开发出现重大伤亡失踪时间,现在全部封锁。

    徐巿面色微变,施展方术,寻找到了参与其中的研究员,直接运用方术,消解了研究员们的反抗心,厉声询问道:“你们在帝陵里面看到了什么?!”

    研究员双目茫然,呢喃道:

    “……什么都没有。”

    “什么?!”

    徐福怔住,旋即升起的是巨大的不甘和恐慌。

    这代表的是未知。

    而人类最大的恐惧就是未知。

    有的时候,哪怕是得到始皇帝留下了什么厉害手段,他都不会有这样绵延的恐慌感。

    一连问了十几人,却都得到了相同的答案。

    什么都没有。

    徐巿怔怔后退,看着那仍旧镇守着的十二金人之一,里面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一鼓作气冲过来时候的那种决然逐渐崩溃,用尽全力想要打破两千余年的恐惧,最后一拳砸下,却坠入更大的虚无当中,一如当年的帝王。

    不可测,不可知。

    他的后手和准备几乎如同笑话。

    手脚渐渐冰冷,双目当中茫然恐惧暗自滋长,徐巿深深吸了口气,压下了情绪。

    无论如何!

    既然已经来到神州。

    他都要弄清楚帝陵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始皇帝究竟留下了什么后手。

    而后,和过往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