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0章 令人‘心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350
  第0350章 令人‘心动’

    卫渊劝说始皇帝的时候觉得头有点大。

    嬴政眸子扫过了道路上的行人,重点在男子的发鬓上扫过,这样的短发在他的时代是巨大的侮辱,是量入刑的一种处罚,但是他没有开口询问为何,只是微微颔首,道:“既然是这个时代的习惯,那么也无不可。”

    “方便行事即可。”

    他本身在一统神州之后,帝王不戴冕旒,不穿衮服。

    对于所谓的礼法,看得并不重。

    况且事与时易,伴随着时代的变化,很多东西也会随之改变,赵武灵王也曾胡服骑射,他当然懂得这样的道理。

    此身不过虚幻之梦,区区变化之术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卫渊还在头痛该怎么带着始皇帝去的时候,始皇帝的墨色袀玄已经变化成了这个时代的衣服,应该是根据周围来往行人的大体衣服风格为基础所变的,整体墨色,点缀深红。

    黑发倒是没有变成现代发型,只是没有用通天冠。

    只是以墨色的玉簪束起。

    始皇帝神色轻松,只是稍有些不习惯地松了松领口的扣子,道:“既然是在外面看看这个时代,朕也不想引人注目,有外人再的时候,渊你可不必称呼朕为陛下。”

    “现在这个时代,有什么称呼可以用?”

    卫渊沉思,想了很多的称呼,不用陛下这样的称呼也好,那么老板,BOSS?这些都不大合适,卫渊一连说了几个,最后不知是怎么想的,脱口而出道:“要不然,老大?”

    话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了。

    “老大?”

    始皇帝一怔,眼底略有笑意,道:“是燕赵之地那些游侠儿之间的称呼吗?朕年少时候在邯郸,也曾经见过他们,和他们有过些来往。”

    他语气轻松愉悦道:

    “不错,就这么称呼吧。”

    “接下来先去找书籍所藏之地。”

    始皇帝道:“如果对这个时代没有什么了解的话,那么哪怕东巡,朕所见到的景色也和当年没有多少差别。”

    卫渊点了点头,道:“我现在住的地方,也能看到大部分的书。”

    只是用电脑。

    始皇帝欣然而往。

    卫渊本来想要再带着始皇帝坐一坐高铁之类的交通工具,可是突然想到,始皇帝现在可没有身份证明之类的东西,顿了顿,道:“陛下,要不然先去吃一顿现在这个时代的饭菜?然后再出发?”

    “可。”

    ……

    伍康安在咸阳城开了一家不算大的面馆。

    是爷爷那时候传下来的手艺。

    到了他手里,已经成了城里的老字号,十年前成功扩建了一波儿,不过现在也不怎么大,这个时候不是饭点儿,他有些百无聊赖地玩手机,临时充当服务员的自家女儿窝在那儿看着什么古装偶像剧之类的。

    突然听到脚步声,是有人进来了。

    来客人了!

    来客人了就好啊!

    伍康安一下精神起来,抬起头的时候,听到外面有人在问道:“这里有什么菜?”另一个人回答道:“应该是有不少吧……陛……老大,真的不换一家吗?”

    老大?

    伍康安一个激灵,这个称呼他下意识想起了以前那帮小混混。

    那帮家伙又出来了?

    可是抬起头看过去,却发现第一个进来的,是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看上去不说无害,也是那种温和的性格,第二个进来的是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着普通简单的衣服,留着的长发梳成发簪。

    双目宁静,鼻梁高挺,嘴唇似乎偏薄。

    明明只是普通的装束,但是却给人一种极度的,无法形容的感觉。

    并不是俊朗或者好看那种感觉。

    而是比这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感,气质上的碾压感。

    连带着那一身普通的衣服都仿佛在宣示着某种材质上的特殊。

    伍康安没来由察觉到了一股压迫感,下意识地低了低头,卫渊看向老板,道:“老板,两碗面,炒几个拿手菜,先上一盘凉拼,一盘卤牛肉。”

    帝王已经安坐。

    刚刚玩手机看剧看得正入迷的年轻女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过神来,伍康安转过头刚要喊她,却发现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已经跑过去,一双眼睛亮晶晶,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君王,语气甜得让头顶微秃的老板觉得自己是不是没睡醒。

    “您好,客人,要茶吗?”

    她给始皇帝倒了一杯茶,然后又很勤快地给端来了凉菜。

    老板发现这凉菜的分量显而易见地膨胀了不少。

    心里面一揪,安慰自己道。

    得,亲生的,亲生的。

    卫渊原本打算带着始皇帝去这里最好的陕菜饭店,但是始皇帝却选择来路边的小店,‘当年六国的权贵从始至终,都歌舞升平,而不知天下将变,百姓过得如何,国家如何,从小处才能清晰’。

    所以随便找到了一家店。

    始皇帝回忆刚刚路边见到,现代人的行为,面色如常,本身显得略有些帝王凉薄的嘴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丝微笑,他的母亲是曾经容貌在邯郸传唱的美人,他的容貌自然出众,颔首道:“多谢。”

    伍彤心脏都忍不住加速跳动了下。

    现代人心里早一头就死掉的小鹿吃了炫迈一样,疯狂撞击心脏,不,这已经不是撞击心脏了,这几乎是在她心里面蹦迪,砰砰砰地控制不住,难得多少年以后再度体会到一见钟情感觉的伍彤鼓起勇气,道:

    “能,能不能加一下你的微信……”

    “我,我想……”

    少女的芳心,懵懂的爱情,啊,这是诗人们歌颂的女神手中最灿烂的花朵,而此刻正要美好地开放,伍彤盯着眼前那君王,忍不住畅想未来,一只手直接拦在前面。

    她微微一愣。

    卫渊面不改色,道:

    “不好意思,不行。”

    “我们要吃饭了。”

    伍彤张了张口,看到对面的始皇帝已经收回视线,不知为何,没有敢再开口问,只好离开,心里叹息,咕哝着道:“真的是……怎么跟个保镖一样,管得这么宽……”

    “你谁啊你。”

    卫渊坐下来,看了看嬴政杯子里的茶,和自己空空如也的杯子。

    长叹了口气。

    始皇帝陛下还是陛下。

    刚刚那小姑娘直接把他卫·执戟郎·渊给选择性忽略掉了。

    怎么说……

    哪怕是普通人的打扮,气质这一块儿也捏得死死的啊。

    不愧是我家陛下.JPG

    卫渊叹了口气,看着始皇帝似乎对周围的环境很有兴趣,迟疑了下,开口道:“……老大,我先去联系一下朋友,给你准备一下现代用的证件之类的。”

    始皇帝颔首,因为在商鞅时期就有了‘身份证’的雏形,他很快明白过来,颔首道:

    “应有之理。”

    卫渊蹬蹬蹬走出去,这一次直接打了个电话,很快猫猫头老天师就接了电话,电话那头张若素似乎松了口气,道:“老道刚才得到消息,帝陵出了问题,失踪了不少修士,其他人也没有了记忆,没有找到你,还正担心。”

    “你没事就好了。”

    失踪的人,自然是掀起了乱事,死于帝陵机关和秦军战俑下的修士。

    研究员们当然没有受什么伤。

    卫渊心里有些歉意,道:

    “我没事,只是有件事情得张道友你帮忙。”

    “我那博物馆那边,麻烦道友你派一批修士,在附近重新改装一间屋子,我记得是有擅长修建这类生活法术的修士的,关于墨家那柄剑,我有直接得到剑的方法,只是需要一定时间。”

    张若素一怔。

    若有所思。

    卫渊道:“还有,我需要一个新的身份证明。”

    “需要咸阳城这边的行动组帮忙解决一下。”

    张若素点了点头,带着一丝玩笑道:“是为了哪个潜修的修士吗?”

    “是想要得到墨家那柄剑的消息,后再问老道这件吗?”

    “什么时候也这么客气了。”

    他笑道:“哈哈哈,你这小子,从帝陵出来以后说这个,老道都差一点以为你是把哪个活过来的兵马俑给搬出来了。”

    卫渊愕然:“……”

    你怎么知道的?

    张若素笑容僵了下,道:

    “卫渊,你没有把兵马俑带回来……对吗?”

    卫渊:“……”

    他道:“你猜?”

    ??!

    老道士只觉得眼前一黑,心脏都重重跳动了下,好一会儿,认命般苦笑着叹道:

    “好吧,好吧,你都认识天女了,再挖出一个活着的兵马俑,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老道的心脏都已经给你锻炼出来了,早就见怪不怪了。”

    “说吧,是谁?老道扛得住。”

    “哪位大秦的大良造将军,还是少上造?”

    卫渊道:“……你再猜,张道友,大胆一点。”

    张若素沉默了下,试探着道:

    “……某个大将军?”

    卫渊摇了摇头,道:“不对,低了。”

    张若素声音都有点发干,道:“……你把蒙恬挖出来了?”

    卫渊不满道:“什么叫挖出来,那也是带出来。”

    “而且你猜错了,张道友。”

    “不是蒙恬将军。”

    他鼓励道:“你再猜,大胆一点,不要怕,往大了猜。”

    比蒙恬还大。

    帝陵……

    卫渊道:“是始……”

    咔嚓,哐啷哐啷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好像是某个人直接不小心装翻了桌子,而后就是阿玄的抱怨声,最后变化成公式化的女性声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sorry,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