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9章 徐巿的完美计划之,计划总会出篓子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71
  第0349章 徐巿的完美计划之,计划总会出篓子的

    时间在这更早之前。

    东海之畔。

    有僧人在这里交谈争论佛法,其中还有说起密宗的事情,说起来诸多神通奥妙,实在是妙不可言,法力无边的模样,周围的人听得如痴如醉,自从之前道门和佛门论法,将修行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披露出来之后,神州已经能够看到那些在外面行走的修行者。

    他们偶尔会讲讲道法,佛法,还有修行上的东西。

    但是只能讲述那种广而论之的。

    最多算是科普范畴。

    因为天师府和特别行动组已经直接宣告了,想要传法,可以。

    得要有执照。

    这什么道理!

    当时不知道多少摩拳擦掌从老林子里钻出来的修行者跳脚骂娘。

    他们祖祖辈辈上都是靠着自己去修行的,现在想要收两个徒弟,还得跑去考执照,有的人去了,好家伙,第一门就是思修,脑壳儿一疼,翻过第二本书,金光闪闪两个大字《刑法》。

    一帮隐修士们你看我,我看你。

    最后大家齐齐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烟,满脸忧伤。

    你背着剑,我提着铲,全员挂科。

    考考考。

    那还考个屁哦!

    然后天师府掏出第二门考试来,他们允许去做科普,佛门的也可以来考试。

    但是在这些僧人当中,却有一名面容白净的少年僧人平静不说话。

    一名朴实的村民端给他一碗米粥,还有一叠榨菜,道:“大师,你怎么不去说说?那密宗,真的有几位大师说的那么厉害吗?”

    俊美僧人端起碗喝了一口,想了想,答道:

    “你如果悟性很好的话,可以去修行禅宗,如果说心性很强,能够几十年去钻研,应该走唯识宗,哪怕是像是古代的普通人那样,没有什么学识,也没有时间,也可以去走念佛的方便法门。”

    “但是不要走密宗。”

    那村民疑惑,道:“可是我看他们说,那密宗很厉害啊。”

    少年僧人道:“于贫僧眼中,密宗几近乎妖魔道。”

    村民悚然一惊,道:“妖魔?”

    “这么危险?”

    少年僧人微笑道:

    “密宗有白骨观,观想尘世中人皆是白骨,他们当中极端的那一批,会认为诸相皆空,一切有色众生众相,最终都会变化做空,世界天地就像是海洋一样,而我们的人间只是上面浮现的一个水泡,须臾散去。”

    “所以,他们会认为尘世皆空,可以无所拘束,随心而动。”

    “无论杀戮,施暴,放到岁月之上俯瞰皆是空,梦幻泡影之中的梦幻,哪怕是做恶事,他们的心境也会凝聚,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不是错的,而佛法最终是修行本性,误打误撞,却也没什么错。”

    “而密宗僧人中,也有肉身布施男女的菩萨。”

    “曾有一水性杨花的女子,年纪轻轻就染病死去,只有和她有染的男子给她立了一座孤坟,无人去管,却有老僧祭拜她,说她以肉身布施孤苦男子,解脱苦海,现在功德圆满,离开尘世,是为肉身布施菩萨。”

    那男子吓得面色苍白得离去。

    身穿黑衣的少年僧人喝了口粥,面容祥和。

    背后有人道:“你在说谎。”

    如果是卫渊在,就能认出开口的是把唐顺之的笔送他的那位憨厚渔民方封,方封冷笑道:“当年的高僧,现在说谎都不眨眼了吗?”

    道衍语气没有半分波动。

    “贫僧刚刚说话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

    方封额角抽了抽。

    他们两个算是有仇的。

    若是往上数起来,现代雕玉之祖,大明的陆子冈是太仓府人,年少的时候在海边长大,刻玉的手法是从方封这防风氏人手里学走的,后来功成名就,《太仓府志》记录,陆子冈者,用刀刻玉,子冈死,技亦不传,就是防风氏的手法。

    但是同样的。

    《苏州地方志》记录,陆子冈,年未六十,忽有方外之意,为僧治平寺十余年,不入城市,亦奇人也。

    这就是他和道衍之间的恩怨。

    好好一个弟子被拐带得到了佛门,结果连防风氏的刻玉手法都没能传下去,如果不是要守着共工,方封觉得自己一定会用砸玉的锤子砸烂这和尚的光头。

    道衍是循着感应之中,当年名叫渊的大夫的轨迹,一路前来。

    却没有想到会来到东海,见到这位‘故人’。

    嗓音平淡道:“不能说密宗这种勇猛精进的方法绝对没有可取之处,但是以极端直接的方式去践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就必然会导致,有大量人把持不住内心,以内坠入魔道。”

    “劝一个救一个。”

    方封只是不言。

    道衍双目看向东海,他来东海之后,佛门神通所感应到的,‘渊’的气机突然消失不见,即便是以他的修为也再没有办法具体察觉到,只是能隐隐约约略有感应,让他心中有些怅然。

    旋即他微微抬眸,皱眉看向东海远处。

    有一道气机隐遁起来,正飞快地往这边而来。

    若是普通修士,必然会被避开,无法察觉。

    但是道衍是证得漏尽通的僧人。

    佛门神通,也并非虚妄。

    道衍用筷子把每一粒米都吃完,粥碗干干净净的,然后把筷子放上去,收回手,起身,迈步往前,动作一顿,沉默了下,然后又转身蹬蹬蹬走回来,伸出手,把筷子重新对得更整齐,最后用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推着筷子尾部,这才心满意足呼出一口气,站起身来。

    踏前一步,豁然出现在了东海之上。

    一片苍茫,僧人伸出右手,五指翻转,猛地按下。

    虚空中如有雷声。

    一道身影不得不自虚空遁出。

    那是模样温雅的方士,眉头皱起。

    少年僧人眼眸微抬,他的命格,原本应该是辅佐朱棣登基的‘帝师’,以佛门之身做到出将入相般的大业,眼下只是被干扰走偏,即便如此,他仍旧是大明最初的那些子民。

    注视着徐巿,俊美僧人单手竖立,嗓音漠然,道:“我道是谁。”

    “原来是倭寇啊……”

    “又来神州做什么?”

    徐巿皱眉,不想要和这僧人纠缠。

    但是却无法避开道衍的手掌。

    这僧人近乎六百年的佛法精湛,观三千世界,如掌上观文,纵然比不得这一句话,但是封锁住徐巿,不让他绕过自己踏上神州,却也不难,徐巿这两千年间,在恐惧的折磨下,也曾经想方设法布下了‘如果始皇帝帝陵出现变故该如何’的后手。

    只要动用,就能占据先手,最不济,应该是可以全身而退的……

    他的先手,以此为核心。

    但是这少年僧人直接拦路。

    相当于直接将他的后手中断。

    佛门漏尽通,无相无念,天克方士。

    虽然没能找到渊,找到一只倭寇也是可以出出气的。

    少年僧人心中呢喃。

    哪怕净土宗都要遵循这样的戒律。

    佛门弟子,不杀生。

    但是倭寇除外。

    道衍逼退了徐巿,缓声道:“一个倭寇的首级能换不少白银,这个军令早就没有用了,不过,你的头太丑了,贫僧看着不喜欢。”话音才到中间,少年僧人就已经踏前一步,神足通施展,几乎瞬间出现在徐巿一侧。

    五指微勾,沛然巨力横砸。

    招式狠辣,出手突兀,徐巿不得不后退,亦是大怒。

    在恐惧忧怖,对于帝陵发生事情的担忧下,加上道衍毫不留情的杀招逼迫,终于让他情绪震怒。

    抬手出招,对抗道衍。

    海浪轰然炸裂,而后腾起了数十米的浪涛。

    道衍和徐巿两人,就在这东海之外疯狂交手,而徐巿原本打算悄悄潜伏,动用埋藏在帝陵附近手段的计划,被这僧人直接斩断,连天机都被这僧人弄断,因为一名漏尽通僧人的存在,徐巿甚至于无法动用天机卜算的神通。

    以金刚力,断尽烦恼丝。

    ……

    而在这个时候,卫渊和始皇帝已经走出了帝陵。

    他打了个电话,先是通知外面的人,里面出了问题,立刻进入营救,然后和始皇帝走出了这里,卫渊脚步顿了顿,转头看向始皇帝一身墨衣袀玄,沉默了下,用打商量的语气认真道:

    “陛下……这,既然是‘微服’东巡,您这衣服得换一下了。”

    “额……您喜欢什么款式的,宽松款,运动系,还是说中式正装之类的?”

    “我去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