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7章 咸阳宫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74
  第0347章 咸阳宫

    一片死寂。

    樊哙的思考几乎停止,而其余对于历史都有研究的人,还有修行者,都陷入一种巨大的茫然和不敢置信当中,在历史上拥有巨大威名的西楚霸王项羽,此刻被另外一人洞穿了心脏。

    而这一个人,在之前还在和他们待在一起共事?

    巨大的反差。

    几乎让人短暂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铠甲之下,卫渊剧烈喘息着,手掌颤抖着,双目却仿佛寒星一般明亮,手中的枪刃洞穿了项羽真灵的心脏,缓缓往后拔出,哪怕是真灵魂体,这一瞬间也有撕扯血肉的真实感。

    项羽张开口的时候,嘴角鲜血流出。

    “好枪法。”

    但是他仍旧赞叹着评价卫渊的枪。

    有的时候,卫渊会觉得,如果始皇帝没有以那样的方式离去,如果项羽身在春秋战国,那么他或许更适合做一名游侠,豪迈不羁,纵横江湖,不被拘束,也不用去判断那些天下大势。

    项羽道:“大秦的战将,你是谁?”

    卫渊收回枪,枪刃斜擦着地面,答道:“泉州,卫渊。”

    “泉州卫渊……”

    项羽心中呢喃,突而大笑,道:

    “可惜,我只是残魂之躯,若是全盛而来,必然将你斩落马下!”

    卫渊手中的长枪枪刃鸣啸,道:

    “那你大可以试试看。”

    他的血液还未曾冷却,一只手拉着缰绳,笔直地挺立在马背上,俯瞰着站着的项羽,冷声道:“不管你何时来到世间,只要我还在,那么我就会再一次把你斩于马下,人世偌大,西楚霸王,但你永远不能跨越我的枪锋。”

    “我会再一次击败你!”

    项羽重瞳注视卫渊,道:“若是如此……”

    他缓声道:

    “那可太好了。”

    这声音化作呢喃,真灵缓缓崩散,再度消散不见。

    卫渊紧紧绷着的精神,终于能够缓和下来,西楚霸王项羽,他不喜欢这个人,但是同样要正视这个人带来的巨大压迫和威胁,这一次分开,恐怕今生没有机会再遇到。

    手中的枪看上去仍旧完好,但是他却能清楚地感觉到,这柄枪的内在已经崩溃,无法再承担大战。

    卫渊驱马行过沙场。

    秦时的执念和笼罩那一世的阴影缓缓崩碎,他感觉到真灵有种越发圆融的感觉,又仿佛只是自己的错觉,这只是击杀项羽之后,从内而外出现的酣畅淋漓。

    一片死寂。

    有部分李家的弟子靠拢在了樊哙的身边。

    他们并不是召唤樊哙的那一批修士,那一批已经在秦骑的冲锋切割下被绞杀,而这战场被封锁后,他们只是下意识靠近唯一有可能能抵抗这仿佛噩梦般秦将的人罢了。

    樊哙认出了那一双眼睛,还有熟悉的霸道枪法,道:

    “原来是你啊。”

    “可惜了。”

    他坐在盾牌上,感慨着道:“子房不在,沛公也不在。”

    “否则的话,他们一定想要和你喝一杯吧……”

    卫渊看着樊哙,他在那一世曾经和张良不打不相识,也曾和汉军合作,点了点头,感慨低语,道:“樊哙将军,许久不见了。”

    这样的交流让本来下意识抓住救命稻草的修士面色凝固。

    他们……认识?

    也就是说,那个先前一直混在人群中的那个博物馆主……

    他们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呼吸一滞。

    樊哙道:“子房本来已经辞官归隐,可惜,后来终究被吕后带回去,她不能容忍子房这样的人离开视线,但是子房曾经说过,如果将军你还在的话,吕后也不能带走他。”

    “以将军之武,以他之智,自然可以潇洒归隐。”

    “所以他很埋怨你,与其出海死在路上,不如被他最后利用一回。”

    卫渊想到了那个曾经的白衣少年,以及后来智珠在握的谋士。

    故人如旧,也如雨散尽。

    最后也只是道了一句可惜了。

    樊哙大笑数声,遗憾地说了一句话,而后缓缓消散不见。

    李家修士面色恐惧,但是卫渊只是看了他一眼,拍马而过。

    俯身一抓,想要再度将那柄霸王枪提起,但是却突然抓了个空,此刻他才发现,这柄枪已经化作了齑粉,卷入风里再也寻不到了。

    看来,霸王枪刃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回完整的自己了。

    卫渊心底揶揄了一声,嘴角一抽。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句话莫名联系到了皇宫特产。

    霸王枪,你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不是,完整的枪了。

    关键这么想想,把这枪折断的还是他自己。

    卫渊骑乘战马奔掠到了咸阳城下,章邯站在城门下,伸出手娴熟地拉住了战马的缰绳,卫渊翻身而下,摘下了战盔,将长枪放下,章邯捏了捏枪锋,道:“枪里面都散了,再打一下就要折断。”

    “我击鼓引来了大军,你为什么不率军去绞杀项羽?”

    卫渊道:“我说过了,我在战场上只能统帅三千人。”

    “多了的话,自己就乱掉了。”

    刚刚击鼓的章邯无奈道:“所以我说我给你击鼓啊。”

    他微笑摇头,道:“区区不到十万兵马,我完全可以调动起来,虽然不能和韩信那样如臂使指相比,但是结阵而战是没有问题的,到时候你率领三千精锐在前,弓弩在后,哪怕是项羽也要顾及几分。”

    卫渊沉默了下,注视着章邯,道:

    “也不用。”

    “他还欠我一枪,现在,这一枪扯平了。”

    “况且,率三千人和项羽率领那些阴魂军阵厮杀,说实话,我没有太多的把握,他是兵形势第一人,除非是用人数和他耗,否则的话没有任何意义,而那样,这些战俑,又会被他打碎多少?”

    他声音顿了顿,看着那巍峨的秦军,叹息道:

    “我只是想要再看看大秦的军阵啊……跟梦一样。”

    “但是不想因为我,让这些战俑被项羽打破。”

    “再说了,在大秦的咸阳城前,在秦军阵下,由秦将单挑击败项羽,这是我一直希望做的事情。”

    章邯古怪看着他,道:“你是想要弥补什么吗?”

    卫渊道:“随你怎么想了。”

    章邯笑了声,道:“你让我想起以前,你以前就是这样。”

    “总是会因为一些微不足道的理由,做些冒险的事情,如果是我的话,是不会为了这样的理由去和项羽单挑的……阿渊,你现在该不会还是那种,为了跑去炙肉,还要专门找几个理由翘掉训练的性格吧?”

    卫渊面不改色道:“当然不是。”

    “哦?”

    “我现在根本不需要找理由。”

    章邯失笑出声,道:

    “算了,渊,你还想要做什么?”

    “你来帝陵里,应该不是为了和项羽了结过去的恩怨的吧?”

    卫渊沉默了下,将共工脱困和需要的剑告诉了章邯,章邯道:“墨家代代传承的宝剑,是第一档的宝物,这样的宝物,都在咸阳宫中的宝库里,有大军镇压,这些人不敢轻举妄动。”

    “我和你进去吧。”

    卫渊点了点头。

    章邯一笑,而后身子却突然软倒,卫渊抬手把他抓住,发现章邯的呼吸平缓,陷入了绝对的沉眠,抬起头,才发现章邯就站在旁边,是青年时的模样,而他拉着的这个,是被章邯所依附的那个研究员。

    章邯打开了咸阳宫外的侧门,卫渊和章邯走入了这地宫的主体里。

    而在外面,大秦战俑军队仍旧沉默着秉持防备状态,巨大的压迫力让所有人都没有勇气开口,甚至于不敢动上一下,生怕轻轻的动作就会让那箭矢落在自己的身上。

    ……

    咸阳宫的内部和卫渊的记忆里一模一样。

    章邯带着他往前,和机关处处密布的外城区域不同,这里反倒没有任何的机关,在最前的,他们看到了紧闭着的宫殿大门,章邯止住了脚步,没有再继续往前。

    卫渊脚步停住。

    章邯道:“我就只能陪你走到这里了。”

    仍旧青年模样的大秦名将微笑着看着周围,道:“真怀念啊,以前和你在这里值守的事情似乎只是昨天,但是却已经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卫渊转过头,看向章邯。

    “你……”

    章邯道:“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不过只是一缕残魂,本来就应该消散,只是项羽打破帝陵外侧的时候,让那只黄金雁飞出,最后反倒让我死后的残魂能得以温养在这里。”

    “原本只是打算想办法阻止外界的人对帝陵的破坏,却没有想到,最终还能再见到你。”

    他看向卫渊,突然道:“我想问一下,阿渊,当年我自觉没有脸面见你,在城中自刎,如果你和刘邦他们见到我,你会怎么做……”

    “杀了你。”

    卫渊回答。

    “然后带着你的骸骨回到咸阳城,埋在城东,喝一场酒。”

    城东,那是年少时牵着黄狗外出狩猎走出的地方。

    是么……

    章邯抬手叩击心口,微笑道:“岂曰无衣。”

    “与子同袍。”

    “还能和你并肩而战……我已经没有遗憾了。”

    咔嚓。

    在卫渊眼底出现浓郁感情波动的时候,章邯抬起手,手里居然还能抓着之前的手机,将卫渊拍了下来,看了一眼,放肆笑道:“看上去真的够蠢啊,哈哈哈!”

    他把这手机放到了怀里。

    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章邯身上的真灵气息缓缓溢散,先前只是靠着依附,勉强降低了这一缕残魂的消散速度,此刻也已经到了无法再减缓的程度,仿佛黄沙弥漫,卫渊穿着铠甲,安静站着,看到好友神魂化作了一座陶俑,不复生机。

    身上穿着少良造级别的铠甲,章邯一只手抚着腰间的剑,带着微笑,眉宇间意气飞扬。

    而旁边的腰囊里,放着卫渊扔给他的那瓶水。

    卫渊安静看着章邯所化的陶俑。

    最终只是伸出手,为章邯拂去了肩膀上的灰尘。

    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有说。

    故人如旧,也如雨尽散。

    他猛地转身,大步走向大殿,伸出手推开了大殿的殿门,尘封两千余年的地宫正殿终于被推开,巍峨的殿宇仿佛要直压下来的天穹,有巨大的柱子支撑着大殿,任何兵器都无法越过这两根巨柱,会被吸走,在大殿上空,有仿造的日月星辰,而九州四海则在其他方位。

    在最高的皇座之上,身穿墨色袀玄的帝王安静沉睡。

    而后,

    睁开了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