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3章 獠牙现,局面展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152
  第0343章 獠牙现,局面展开

    卫渊,张少荣,还有董越峰摔入了机关,就像是给所有人头顶都泼了一盆冷水,所有人瞬间都从寻找到真正的墨家传承的激动里冷静下来,这里不是他们曾经去过的遗迹。

    这里是秦始皇的陵寝,是神代立下伟业的帝王长眠的居所。

    有着墨家最后的踪迹,有着足以载入史记的机关。

    “留下一部分人带在这里,剩下的人往前探索。”

    “保持联络,所有人都小心点。”

    授五雷箓的道人调动气息,终于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这里似乎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压制着他们的修行方法,而且,这里毕竟是始皇帝的陵墓地宫,积蓄有极为浩瀚的阴气。

    他的五雷法被极大压制。

    而其余修士也大多发现了这一点,但是仍旧选择要继续往前,那名道人沉默了下,点了点头,带着强烈要求的研究员,带着王家李氏两脉的修行者,缓缓往前。

    一路上提高警惕,符箓,法宝不要钱地用出来。

    王光赫起符举盾,皱眉道:“这里的大小是不是有些问题?”

    “我们已经走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走出这一片区域?”

    众人心中微沉,拿出手机之类的现代设备,发现这些设备都无法使用,就像是电子元件失去了应该有的功能,王光赫心中默默计算自己的脚程,心底发沉。

    他们现在已经走过了真正长安城的宽度。

    但是这仿照长安城建造的地宫墓穴,居然还没有走过这一段?

    这不正常。

    是墨家机关术?

    王光赫心中呢喃,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而就在他心中不安的时候,前面视线却突然开阔,只是比起刚刚走过的部分,挖得更深,走在前面的人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下去,但是众人的心情却陡然一松。

    走出来了!

    但是当他们站在这新抵达的地方时候,神色却都发生变化,辽阔,第一个感觉就是辽阔,无边辽阔的前方,根本不像是陵墓能有的级别,前方能看到隐隐约约的壮阔沉闷。

    “咸阳城……”

    王光赫呢喃。

    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这里给他的感觉,几乎像是点兵的沙场。

    而背后,他们跨越了那么漫长的陪葬陵,前军,中军,后军,左翼,右翼,不知道多少独立的陪葬陵墓,此刻回忆,那根本就是一个又一个成建制的军团,他们化作秦俑,守候在咸阳城前。

    有多少?

    几万?

    还是几十万?

    王光赫感觉到背后脊椎发寒,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他们在秦军和咸阳城之间,在点兵的沙场之上,那种潜藏在历史当中的杀机让他心脏都忍不住加速跳动。

    而这个时候,先前还能保持和平的众多修士在沉寂一瞬后。

    猛地分散开来。

    前方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陵寝,那里是秦始皇真正所在,哪怕是点蜡烛用的都是现代几乎于绝迹,难以见到的人鱼一族的膏脂,如果说先前还有合作的基础,那么在见到墨家典籍之后,谁也不知道,真正的内城里面会有什么。

    谁也不想要落后。

    那位道人只是护住了大部分的研究员。

    反倒是往后退却,却发现在踏入这里之后,居然没有办法再回去,面色一沉,脑海中思绪疯狂转动,这里是秦始皇陵寝,而内部有山川湖海,有日月星辰,自成一天地。

    看来,想要出去,几乎不可能。

    而这里,下连地脉,中有君王死后之躯,还有不知道多少秦兵战俑,以及陪葬的工匠,阴气沉重压抑,五雷法这样的神通法术被大幅度地削弱,相对应的,恐怕阴魂类的法术会被提升。

    王光赫抢先冲到了咸阳城门前。

    在城门前,两尊和先前见到的金人一样的大秦金人沉默伫立。

    浑身披甲,手持巨大战戟,沉默肃然,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王光赫取出将令,高声怒喝:

    “我乃武成侯后裔,令尔等将后方之人拦截,打开城门。”

    “我要面见陛下!”

    众人心中瞬间焦急。

    这是要独占啊!

    两名金人眸子睁开。

    抬起兵器。

    肃杀的鸣啸声音升起,仿佛是猛虎的咆哮,一左一右,纵横交错斩落,寒芒仿佛秋日的白霜,从容地铺展开去,带着冷意,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遍体生寒,动作都凝滞了下,而往前冲去的王光赫动作陡然一顿。

    重重地朝后抛飞。

    鲜血从他的背后飞涌而出,那一枚将令被抛出去,落在地上。

    王光赫重重砸在地上。

    鲜血落在地面,染红白沙。

    众人的氛围一滞。

    旋即有无法解答的问题升起,为什么,为什么刚刚还有作用的将令,现在却失去了效果?!而后众人很快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这里是内殿,守备更为严格,那将领对外面的十二金人有效果。

    对于这看守地宫的十二金人,就没有效果了。

    众人气氛一下凝滞。

    而在这个时候,先前可以落在后面的一批修士神色却依旧沉静,为首的人嘲讽道:“琅琊王氏也真的没落了,来帝陵,居然没有提前做好准备,这里阴气沉重,两千两百年的地气继续下,根本不适合普通人战斗。”

    “你们能发挥出三成的实力,已经是平日里修行刻苦的结果。”

    “除非,鬼修。”

    那修士说着话,手里的兵器已经放在地上,上面密密麻麻,布满了一种阵文,哪怕是修为再低的人,也能够看得出,这东西的造价不菲,而研究员们更是立刻辨认出了这兵器。

    “这是,汉剑?!”

    “不对,是剑盾!”

    如果说卫渊在这里,就能认出这两件兵器的特殊性。

    这是和九节杖类似的东西。

    如果是历经生死的豪杰,所持的兵器在长时间的战斗和经历里面,会沾染这些豪杰的真灵残留,那里面蕴含着过往,记忆,情感,以及厮杀,伴随着低沉的敕令。

    这一对剑盾亮起。

    狂风四起,以一口气彻底将这兵器当中的真灵残留全部耗尽为代价,曾经生存在过往的人得以短暂出现,那名五雷箓道人瞳孔微缩,他在那声音里面,居然听到了一阵阵沙哑低沉的吟唱。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声音粗粝而豪迈。

    最后以盾扫过风暴,这一首大风歌传播很广,但是没有谁听过有人能将这一首歌唱得如此豪迈如此悲凉,手持汉剑,眉目粗豪,大汉的舞阳侯,曾经鸿门宴亲自面对霸王的樊哙,以类似于养兵马和阴神的方法,出现在了这里。

    并不是真正的舞阳侯,而是单纯的战斗经验和力量的残留。

    背后出现了养兵马之法所孕育的兵马。

    樊哙双目漠然,注视着那两名大秦金人,手持剑盾,迎面杀上。

    他举起盾,手持汉剑,他的歌声粗狂而难听,但是没有谁能说出嘲笑的话,这里面有曾经真正的樊哙的一生,有他的壮志和功业,此刻没有了那个发誓一生保护的男人,他如同不知畏惧的猛兽。

    其中一名大秦金人被生生击退。

    大秦金人,面对着大汉开国名将。

    众人头皮发麻,竭力退避开战斗的余波。

    而在这个时候,另外的,类似的神通波动溢散出来,那名真修道人转眸看去,眼底只看到了一道残影,那是兵器,是的,兵器——

    一柄断裂的枪!

    ……

    项鸿羽打开门。

    看到了门外,是仿佛虞美人花一样的红衣女子。

    英气明媚,让项鸿羽恍惚了下。

    可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突然闷哼一声,仿佛有什么声音在耳畔炸开,项鸿羽眼前一黑,以他的刚强和性格,居然在一个陌生女子的面前,昏迷过去。

    在昏迷之前,他听到了声音。

    枪刃的声音。

    还有仿佛,仿佛已经听到了千万遍的呼唤。

    ……

    帝陵的墨家机关当中。

    一柄断裂的长枪抽击而出,如同斩裂苍穹的北辰,枪势直接将两名大秦金人和大汉舞阳侯笼罩其中,不讲道理,霸道蛮横,两名大秦金人被生生击退,樊哙后退数步,激烈到让所有人都心惊胆战的战斗转眼分开。

    一片死寂。

    像是传说的再现一样。

    战马踏着雍容的脚步。

    而穿着墨色铠甲的男子手持着长枪,脊背挺得笔直。

    一匹乌黑色的战马第二次出现在了咸阳城的前面。

    西楚霸王,项羽!

    此刻来自东瀛的天之御中主神踏上东海的波涛,虞姬循着霸王枪刃的联系找到了项鸿羽,在秦始皇陵墓咸阳城之前,兵刃中所蕴含的霸王真灵,对峙着大汉舞阳侯樊哙,旁观者们屏住了呼吸——如同神代最后的历史和传说重现,天下的英雄们彼此厮杀。

    唯独胜者能踏入咸阳。

    而这个时候,

    大秦执戟中郎将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