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2章 墨家机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21
  第0342章 墨家机关

    樱岛·天之御中主神神殿。

    仍旧还是古时候方士装扮的徐巿注视着放在前面的资料,面色苍白,陷入一种绝对死寂的沉默当中,从神倒茶的时候,只是动作稍微大了一点,就一反常态地勃然大怒,拂袖将那从神击出神殿。

    “下去受罚!”

    额角被打破的从神跪在地上,惴惴不安,在这种强迫之下仍旧保持着相当驯服的服从性,道:“是,是……”

    从神卑躬屈膝地退了出去。

    徐巿端起茶,徐徐吐出一口气,面色恢复理性和镇定。

    看上去就像是一名现代男人的山君双臂环抱,依靠在旁边,看到资料上写着,骊山帝陵出现变故,这是被故意放出的消息,但是作为樱岛的主神,徐巿哪怕已经被岁月所冲刷,不能够和风华正茂时代的自己相比,仍旧有方法得到更深层次的情报。

    始皇帝十二金人之一出现。

    徐巿心里低声自语,手掌无意识攥紧,五指发白。

    “有必要吗?”

    山君道:“始皇帝已经是死了。”

    徐巿回答道:“他确实是已经死了……”

    山君嗤笑一声:“会被一个死人所震慑住,徐巿啊。”

    “你难道不懂得生死吗?”

    “不!”

    方士眼底有着惊惧与恐怖的感觉,两千两百余年的噩梦,如同阴影一般地笼罩在他的身上,他以为这恐惧伴随着那个人的死亡已经灰飞烟灭,但是此刻才发现,恐惧仍旧如同蛰伏的毒蛇,从不曾离去。

    他如此答道:“是你不懂始皇帝。”

    徐巿最终起身,看着东海的方向沉默了很久。

    始皇帝十二金人之一的出现,让他辗转反侧,永远无法安下心来,也让这两千两百年的恐惧最终发酵而出,最终徐巿沉默慨叹,取出了离开神州时候所用的兵器。

    踏出了东海,往神州而来。

    在得知消息的几天里面,

    他至少要弄清楚,始皇帝陵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果不将此事解决。

    哪怕是他已经成为一地的神王,仍旧是心中不得安稳。

    ……

    在十字景教里面。

    项鸿宝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去尝试琢磨和掌握从天使那里得到的,更专业有效果的祭祀方式,这件事情只有抚养他兄弟两个长大的老人知道,所以在这几天里面,没有激起什么波澜。

    而距离景教教堂不远的花店里面。

    项鸿羽仍旧在收拾整理他的花田,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寻找一朵最美的虞美人花,几乎已经花了十年时间,这其实让看着他长大的那些景教修士们好好松了口气。

    因为项鸿羽的性格,一开始并不是这样沉稳平静的。

    他一开始性格极为霸道唯我,如果不去管的话,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但是有一件很尴尬的事情,项鸿羽的力量太强大,如果说是项鸿宝搞事情,会被拎起来一顿胖揍,换成项鸿羽,很有可能是他们被揍。

    一切事情转变在于有一天大雨,一位信众带来了一朵虞美人花。

    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项鸿羽所说的,最美的虞美人是什么意思。

    哪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仍旧孜孜不倦地寻找着。

    一边看着植物学的论文,一边在旁边记录下自己感兴趣的点,桌子上放着前几天,项鸿宝离开之后,在门口找到的那一柄断枪,他自己也不知道,一直都有洁癖的自己是为什么会把这柄枪刃带进来的。

    不过也因为洁癖的原因,项鸿羽相当嫌弃地把这把枪的枪刃刷了足足两个多小时,直刷的跟新的一样,这才满意地放在桌上,而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是鸿宝吗?”

    项鸿羽答应了一声,穿着蓝色衬衫,打开了上面的两个纽扣,衬衫因为肌肉健硕而有棱有角,袖口卷起,露出手臂,喊了一声,把读书时才会戴上的无框眼镜放在书本上,一身慵懒的居家装,穿着拖鞋走过去开门。

    ……

    卫渊的脚力很快,轻而易举地追上了大部队。

    大部分人,无论是研究人员,还是说怀揣着各中心思,混进队伍里的修行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这一座巨大浩瀚的地宫所占领,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悄无声息地脱离大部队,又悄无声息地赶了回来。

    唯独张少荣找到了他,道:“阿渊你刚刚去哪儿了?”

    “怎么没看到你?”

    卫渊望向张少荣,顿了顿,答道:“看了看旁边的陶俑风格。”

    “和外面的比起来,要精细不少,所以看得有些出神。”

    张少荣爽朗笑道:“正常,帝陵里面的陶俑是按照军队来排列的,之前开发出来的,大部分都只是前军,爵位最高的是一位大良造,应该是前军之将,现在应该是要到中军了。”

    “军团不同,铠甲细节上可能会有所变化,用来区分部属。”

    “我们现在应该是在内城和外城之间的地方。”

    卫渊点了点头。

    心中响起以前好友的说法。

    内外两重城垣,城垣四面门阙,形制为三出阙的属天子之礼。

    真正的地宫,完全是按照咸阳来仿造的。

    “事死如事生啊。”

    记忆里的好友感慨,旁边的张少荣恰好也在这一瞬间说出了这一句话,卫渊脚步顿了顿,望向旁边的青年研究员,研究员转身笑道:“怎么了?”

    “……没事。”

    张少荣笑了下,然后掏出一瓶冰峰扔给卫渊,笑道:“刚刚买的。”

    “渴了吗?”

    卫渊道:“有点……”

    好像是从秦代开始的习惯,每次厮杀和战斗都会拼尽全力,每次也都会累得厉害,需要喝水,他刚刚还在考虑要不要用一下法术弄点水,不过现在张少荣居然带了饮料过来。

    这东西比起法术弄出来的水,口感要好得多。

    卫渊喉结动了动,道:“这地方,喝冰峰是不是不大合适?”

    张少荣眨了下眼睛,笑道:“你难道要偷喝酒吗?”

    “这还是算了。”

    卫渊接过冰峰,用施展了障眼法遮掩住的剑的剑柄卡着开了瓶盖,和张少荣碰了下,打着手电筒,走在这外城区和内城区的中间,其间稍微交流一点想法,卫渊道:“少荣你这次事情结束之后,会评一下职称吧?”

    张少荣道:“大概会吧。”

    卫渊道:“之后喝一顿酒去?”

    张少荣笑道:“那没问题,我肯定把你喝趴下。”

    他们两人走在后面,前面却突然传来了骚乱的声音,两人对视一眼,面色变化,齐齐加快了脚步赶了上去,分开人群,看过去,竟然是在这里发现了一座新的陪葬墓穴。

    “是陪葬墓,比起普通工匠的陪葬墓穴来说,规格上更高。”

    “这是官员,而且不低的官员,这样的人照理说不会陪葬才对。”

    董越峰呢喃自语,满脸不解。

    里面的墓葬打开着,一名男子,已经化作了白骨,就趴在那里。

    满地都是散乱的竹简。

    “是墨家的学说!”

    “这是秦墨最后一代巨子!”

    众人惊呼,声音里有着难得的惊喜,卫渊看着那一身白骨,却突然回忆起来当年那个不修边幅,却又有着惊世大才的秦墨巨子,铸造十二金人,修建始皇帝陵墓的机关。

    ‘你们两个做个选择吧。’

    ‘一个人做执戟郎,在外负责护卫陛下,一个就做少府,来管理那些刑徒。’

    ‘我来吧,渊,我早就想要做做将军了……’

    一片嘈杂里面,卫渊像是个局外人,看着白骨,脑海中却仿佛记起来那一张粗狂却傲慢的脸,还有仍旧稚嫩的自己。

    墓穴里面,定然是墓主人最看重的东西。

    这里只有散乱的竹简,历经两千余年,这上面的文字仍旧清晰无比,是众人所期望的也是最重要的收获,卫渊走进去,没有找到墨家那柄剑的痕迹,转过头来,看到张少荣俯身下来。

    看着那白骨,最后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些东西放在那白骨旁边。

    是核桃,葡萄干。

    最后是一个手机。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动作。

    除了卫渊。

    张少荣看了一眼卫渊,道:“他一定是最后修建始皇帝陵墓后,觉得心中再无遗憾,才会选择作为陪葬者,将自己埋葬在这里吧,看这些竹简,他早已经有了准备啊。”

    “是要永远守在自己最大的杰作前面吧。”

    “在这个念头之前,生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了,不管是谁,都无法选择如何去出生,但是可以选择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一部分人留在了这里,搜集和整理这一部分墨家的典籍。

    而剩下的则打算往前继续探索。

    这个时候,董越峰站起身来,毕竟年纪大了,这一下眼前霎时黑了一下,直接朝着后面倒了一步,青砖被踩下去之后,发出了一阵清脆的机关声音,而后,众人的脸色霎时一变,高声喊道。

    “快趴下!”

    周围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个机关弩。

    刚劲的弩矢爆射而出。

    那位跟着来的五雷箓道人抬手施法,但是不知道为何,他的法术居然连原本一成的效果都没能发挥出来,只能勉强将那些夺命的弓弩全部拦下来,而董越峰则是买有办法拦住,直接摔下去。

    卫渊在旁边,直接拉住了老人。

    旋即感觉到了这一个坑洞的古怪,一股巨大的力量拉扯他往下。

    卫渊心思转动,顺势踏了下去。

    张少荣下意识抓住他的袖口,而这个时候,张少荣也只是个普通人,被连带着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下去,机关霎时关闭,众人被惊得出了一身冷汗,满是死寂。

    而卫渊三人已不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