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1章 愿者上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52
  第0341章 愿者上钩

    当卫渊和张少荣赶回去的时候,整个营地都陷入一种极为激动的情绪中。

    卫渊看向被众人簇拥着的一行人,是泾渭分明的两批人,但是他能够感觉得到,这些全部都是修行者,张少荣的动作也顿了顿,他看向旁边的董越峰,道:“董教授……这是……”

    董越峰语气也有兴奋,低语道:

    “他们就是有办法进入帝陵的人。”

    “什么办法?”

    老教授的视线落在那些人身上,道:

    “他们说,他们是李家和王家的后人。”

    “李家,王家?”

    “秦将军李信,还有武成侯王翦,通武侯王贲,他们说族里还留着这三位将军的将印。”

    卫渊眸子微敛了下,张少荣也不知说什么,这三位都是始皇帝时代的天下名将,李信伐楚的时候,如果是不是秦国大臣昌平君以其楚国公子的身份反叛,将李信拖住,被楚国名将项燕以逸待劳,未必不能拿下楚国。

    而大秦封侯者七人,王氏父子占据其二。

    和其齐名的除了那转车轮的阴人嫪毐外,便是商鞅,魏冉,范雎,吕不韦四人,都是文官,商君变法,四任秦相,远交近攻,奇货可居,武将封侯的唯此二人。

    至于理由,除了一开始的韩国,其余五国基本上这父子二人灭掉的。

    伐楚的路上顺便放了个水就把魏国给收了。

    父子二人都凶悍得一批。

    张少荣道:“他们的后裔……”

    秦国军功可以传给儿子的。

    卫渊道:

    “王氏……王翦将军的后裔,是琅琊王氏,王羲之那一脉。”

    “李信将军的后裔,在汉时为陇西李广,李广战死后,李敢被冠军侯所杀,李陵陷于匈奴,这一脉的后裔……陇西李氏,李唐皇室认李广为祖先。”

    “击败李信将军的项燕,是楚霸王项羽的祖父。”

    “而王翦将军杀了楚将项燕。他的孙子王离,被项燕的孙子项羽所杀。”

    历史在这一瞬间拉开一条线。

    现在的李家和王家,是用超凡修行方法联系在一起的,类似于特殊方式存在的宗门,但是,秦时的军印,哪怕是能够传给后裔,这样一代代地传下来,真的还有用吗?

    卫渊往远处看了看,收回视线,看向这些修士。

    ……

    在一段商议之后,那位叫做王光赫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道:

    “我们可以拿出家传的宝物,只是希望这一次进帝陵,我们这一族的人也能参与进来。”

    对方拿着进入帝陵的重要关键,谁也不知道,进入帝陵之后会不会还有类似的情况,再加上这些人都是有自家传承的修行者,最终这些要求都被满足。

    不过现在却又有另外一个问题摆在众人眼前。

    东西是有了,理论上也能够通过,但是谁去尝试?

    在这之前,已经有各类修行者使出浑身解数,仍旧是险些给诛杀,损失的法宝,妖兽,机关之类的不知道有多少,那一百步里现在到处都是混乱的灵气激流,而想要用将令去驱使十二金人之一,毫无疑问需要靠近。

    一不小心失败,或者说无法命令,这是真的有杀身之祸的。

    谁有把握近距离避开那一剑?

    众人回忆帝陵里面的巨大剑痕,都有些不安地陷入沉默,亦或者故意潜藏实力,不肯露头,卫渊心中沉思,缓声开口道:“那么我去试试看吧。”众人看向他,卫渊笑了笑,道:“我也想进帝陵里看看去。”

    和在外面做研究不同,进入帝陵的机会肯定不是谁都有的。

    有人心中浮现出一种想要试试看的冲动。

    可是看到那巨大威武的大秦金人,却又一下子没了勇气。

    王光赫眼底浮现喜色,从旁边一名青年手里,取出了据传说是从王翦那里传下来的将令,卫渊接过,手掌摩挲上面的纹路,心中复杂,他那一世的祖父在武安君白起麾下效力。

    父亲则是随王家父子征讨六国。

    大秦军爵,如果父亲战死的话,是可以积累到儿子的身上的。

    所以人人好战。

    这个律令也导致他能参与铁鹰锐士考核,而在他讨伐东瀛之神,带着海图回来后,得到了军爵提升,当然也只是军爵提升,相当于荣誉,无论是作为执戟郎,还是作为铁鹰锐士,他不需要兵权,军功爵也就相当于某种特殊的赏赐待遇。

    这一枚将令,对他的意义比较特殊。

    但是就连当初真正意义上的大秦之剑,军神王翦也已经随着岁月灰飞烟灭,后世子孙成为世家名流,王世子弟尽皆琳琅美玉,和最初的军武世家已经截然不同。

    他见过王翦将军。

    长相……嗯,很威武。

    琅琊王氏……阿亮年少的时候也是在琅琊郡生活。

    也见过了几个琅琊王家的子弟。

    卫渊手握将令,步步往前,众人都紧张看向他,这一片营地里面霎时间有些安静地过分,卫渊倒是沉着,众人在后面也看不到他的眼神,所以只以为他心中也是紧张地厉害。

    卫渊走入百步之内。

    大秦金人竟无异动。

    众人心中稍松了口气,更是屏住呼吸,盯着事情发展,已经有人开始懊悔,早知道安全的话,就自己亲自上了,只是现在懊悔也已经没有用处,卫渊在金人十二步前站定,手持将令,看向大秦金人,道:

    “今某有要事,欲见陛下。”

    “还不速速退下。”

    哈?!!

    众人面色一滞。

    不是,是让你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但是你这样语气和态度,就不怕真的激怒对面吗?

    那么大一把剑可不是面糊捏的。

    谁都知道这件事情是有风险的。

    现在只是在赌,赌这十二金人毕竟是死物,认东西不认人,否则的话,就根本没法子,除非动用大型法阵或者兵器,可是那样很容易造成伤亡,并且让帝陵坍塌。

    可你这态度,是真的把自己当做大秦的将军了?

    拿着鸡毛当令箭,不怕死吗?

    正在众人心中懊悔怒气的时候,始终出手狠辣,肃然威武的大秦金人沉默一会儿,似在辨认,突然退后半步,道:

    “原来是将军。”

    “将军要见陛下,自无不可。”

    “然则他人,并无军爵。”

    卫渊缓声道:“我有要事,必不会让他们打搅陛下的安眠。”

    “更不可能让他们威胁陛下安危。”

    他声音顿了顿,坦然道:“连我都信不过吗?”

    十二金人沉肃答道:“天下无人比将军更在意始皇帝陛下的安危。”

    “退下!”

    “喏!”

    众人呆若木鸡,看到那青年仿佛真的将领,而先前一人当关的大秦金人拔起巨大秦剑,迈步往左跨出三步,竟然真的将道路让开,而秦剑归鞘,再无威胁。

    卫渊提着王家将令,看着前方出现的道路。

    转过身来,将将令递出去,开口打破了沉默,道:

    “不愧是王翦将军的将令,真的厉害啊。”

    “啊……是,是啊。”

    王光赫回过神来,答应了两句,然后让一名王家的修士快步过去把将令带回来,那名青年小跑过去,无比郑重地接过了将令,握着将令的时候,心中有一种冲动,想要拿着将令施放命令,但是抬起头,发现那巨大金人根本没有看向自己。

    一种沉肃冰冷的气氛,仿佛泰山压顶,将他的小心思打消掉。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如果开口,会被一剑兜头劈下。

    当即打了个寒颤,又捧着那将令跑回来,王光赫用显而易见比之前更慎重的态度保管好了这将令,而后看向其余人,李家的人手中也有李信的印玺,研究员们很快做出了决定,挑选人员,开始往里面进发。

    张少荣凑近过来,赞叹道:

    “阿渊你真厉害,能号令那金人。”

    卫渊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是那枚将令。”

    张少荣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补充了一句:“那你的胆量也比其他人大很多了,不愧是你。”

    卫渊没有多说什么,随手把一瓶带回来的矿泉水抛给他。

    董越峰负责往里,而那位授五雷箓的道人也随着往里,被挑选出的研究员,都是某一个方面的专家,那位最严肃刻板的刘教授在外面,翻看了下资料,皱了皱眉,道:“奇怪……”

    “怎么了?”

    “王翦是彻侯军爵,再加上常年在外,他的将令,怎么能让负责驻守咸阳宫的十二金人听令……”

    而这个时候,众人已经进入了帝陵之中。

    在外面的人发现,那十二金人之一重现变化到两米左右的高度,居然也随着那些人一柄进入了帝陵当中,众人彼此对视一眼,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大部分人都急切地往里面走。

    卫渊在帝陵里面故意落在了最后。

    进入帝陵的契机已经出现,至少是在其他人的眼里,已经出现了,所以,肯定有谁会进入这里,卫渊脚步一顿,等在这里,果然,才没有多久,就有数道身影脱离了前面的队伍,转身往入口位置走来。

    “趁着机会,把入口封死。”

    “嗯,这样就能防止外面的人进来。”

    那是潜藏在王家和李氏人群的人,正在准备阵法和火药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轻响,两人下意识脊背紧绷,转过头去,看到了那巨大的金人,又看到刚刚主动上前的‘研究员’。

    神色稍缓,旋即嗓音低沉道:“你听到了……”

    卫渊道:“把入口封死,你们想要什么?”

    两人声音一顿,看着卫渊,眼神冰冷,起身之后,靠近过去。

    其中一人迟疑道:“金人还在……”

    为首者冷笑道:“他已经没有将令了,怕他?”

    “也是。”

    两人瞬间暴起,一上一下,厮杀向手无缚鸡之力的研究员,杀气腾腾,后者像是吓傻了似的,停在那里不动,只是嗓音平静道:“留下一条命。”

    两名修士道:“留你的命吗?”

    “你跪下喊爷爷的话,我能给你个全尸。”

    忽而,他们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杀机覆盖下来,动作一滞。

    而后,

    凌厉肃杀的气机爆发。

    仿佛天都被压低下来。

    一道残影从上而下,斩出一道弧线。

    兵器被折断,法力打入对方体内,如泥牛入海,毫无波澜,而那巨大沉重的兵器重重砸落,两名潜伏的修士口喷鲜血,其中一人直接被拦腰打断,当场阵亡,另一人同样身受重伤,重重砸在地上,眼见将死。

    这一进一退,转瞬而已,他倒在地上,只觉得浑身筋骨剧痛,面色煞白,看到那研究员神色平静,铮的剧烈鸣啸声中,有巨大的秦剑重重抵着地面,金人肃立,煞气溢散,重伤的修士双目茫然,恍惚之间,几乎以为自己来到了古代的战阵,几乎要忽略那年轻人身上的现代衣服。

    怎么可能……

    他明明没有将令了!

    卫渊俯身下来,问道:“你们的目的……”

    修士心中下意识闪过了此行的目的,被召集而来,他们并不清楚主持者是谁,但是知道要负责做些什么,目的则是帝陵当中的至宝,以及伴随着始皇帝而存在的巨大气运,现在这个时代,气运这种模糊存在的东西,具备有远超一切宝物的力量。

    卫渊的声音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他几乎下意识开口道:

    “大争之世,占据气运,才能乘势而起。”

    “想要夺取帝陵里面始皇帝剩余的气运,壮大家族。”

    开口之后,才突然惊觉,面色难看,道:“你,你做了什么?”

    “你是谁……”

    他看到那名青年抬手往前,空气如同水流涟漪一样散开,一柄宽剑出现在他的手中,修士心中察觉到不对,就要后退,眼前寒光一闪,咽喉已经被切开,这一见面就对卫渊下杀手的修士,捂着咽喉蹬蹬蹬后退,似乎不敢置信自己就这样死了。

    卫渊转过身,看着背后伴随着自己进来的十二金人,道:

    “令。”

    他的剑挎在腰间,一手扶着剑柄:

    “陛下长眠,汝镇此地。”

    “无我令者,不可入,不可出,有敌意杀机者,皆斩!”

    濒死的修士双眼瞪大,最后残留的神色凝固成了惊恐。

    因为他看到十二金人持剑躬身,如此熟悉,仿佛凝固在岁月里的记忆,开口回应——

    “喏!”

    声音顿了顿,道:“领少上造令。”

    ……

    将后路堵住之后,卫渊重新去追赶前面的人。

    现在后路被堵死,前面还有帝陵当中的各色机关。

    瓮中捉鳖。

    不过,还有其余势力。

    卫渊想到张若素的话,手掌握了握剑柄——

    其他的势力,高丽,百越,他不清楚,但是樱岛,那徐巿一定会有所意动。

    至于原因。

    因为徐巿在恐惧。

    绵延两千两百年的恐惧。

    卫渊挥手散去了封禁声音的阵法,扶剑大步往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