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0章 契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59
  第0340章 契机

    卫渊抵达长安以后,用手机联系到了董越峰。

    在旁边的泡馍店等了一会儿,老教授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原本整理地很整洁的白发多了点乱糟糟的感觉,眼睛里面满是血丝,眼袋也变重了不少,不过精神头还是很好。

    从昨天晚上出了那件事情之后,他急匆匆赶来帝陵,一直呆到现在,几乎可以算是不眠不休,年轻的时候,他那一辈的研究员们都能全心全意投入研究里,这种事情是家常便饭。

    可现在年纪大了,看上去相当疲惫,董越峰进来之后,卫渊帮忙点了一份泡馍,老人一边用稍有颤抖的手掌掰馍,一边道:

    “卫馆主你来了。”

    “唉……还想着半个月以后去研究,谁能想到这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事情变化起来,谁都没法子预料。”

    董越峰感慨了两句。

    卫渊点了点头,询问老人现在的情况。

    董越峰压低声音稍稍解释了几句。

    结合卫渊所知的那些信息,他多少是弄清楚了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昨儿晚上盗墓贼进入了帝陵以后,不知道是怎么得把帝陵的机关给打开了,十二金人之一出剑,只是一下,就切割出了不知道多远的巨大剑痕。

    现在所有人都被挡在了入口之外。

    一堆的研究员现在疯狂地查阅资料,希望能找到关于十二金人更多的记录,但是一时间也都是徒劳无功,那些修士们则有尝试过靠近,想要以武力突破,但是十二金人,毕竟是汇聚天下之兵铸造的利器。

    他们的修为,无法对十二金人产生什么伤害。

    如果不是金人镇守着帝陵的入口,这种尝试,恐怕会死不少人。

    可即便是现在,进度仍旧是没什么进度,反倒是弄出了不少的损伤。

    “虽然说佛道论法那事儿我也看到了,不过还是有点恍惚了啊。”

    董越峰叹息道:“这世上,居然真的有修行。”

    卫渊明白董越峰心中的复杂。

    道门和佛门的论法,就是再怎么意义重大,但是毕竟隔着一层,和他没有多少相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而这些考古,历史相关的事情,则是董越峰的专职,他在这些事情上耗费了一生的经历,所以感触更甚。

    一顿热气腾腾的羊肉泡馍,浇上了满满两大勺油泼辣子。

    一顿饭的功夫,卫渊把现在骊山那边的情况给摸了清楚。

    然后坐着董越峰的来时的车,从长安赶往骊山。

    原本的景区,现在已经被特别行动组封锁,不允许普通人靠近,卫渊进入之后,看到距离骊山帝陵百步之外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临时的营地,挤满了研究员和修士。

    所有人都脚步匆匆,投身于自己的任务里面,面容疲惫,但是双目却很明亮,哪怕是最世俗最微不足道的视角去看,参与到这样巨大的事情里面,对于他们未来的职业生涯,都会有巨大的帮助。

    而更多的人心里,其实有着更高的追求。

    有几个人和董越峰打了招呼,对于陌生面孔的卫渊则是瞥了一眼之后,就不再关注,一名中年男子疲惫地放下了手里的资料集,看到了董越峰和他背后的卫渊,眉头皱起来,道:“董教授,这里的人已经够多了。”

    他语气很不客气道:

    “这又是谁?我不记得学秦代史的有这么一个人。”

    “人越多,事情反倒会很麻烦。”

    他当做卫渊是被带来的关系户。

    董越峰道:“这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卫馆主,对于历史古物很有研究。”

    “……博物馆主?”

    中年男人皱了皱眉,道:“我承认,这位博物馆主可能在通识历史上知识面很多,但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专业人士,这儿的人已经太多了,再多会出篓子的。”

    董越峰皱眉道:“我这一次来没有带什么学生。”

    “卫馆主的学识我可以担保,你就当做他是我的助手。”

    “我宁愿你带来你的学生。”

    中年男子仍旧有些不近人情似地和董越峰发生了争执,周围的研究员见怪不怪,都绕开两人,专注于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敢掺和这两位大拿之间的问题。

    卫渊正要开口。

    一名青年研究员道:“刘教授,我觉得这位博物馆主,应该是有真本事的。”众人愕然看过去,没想到有人敢打断刘教授的话,那是一名约莫二十六七岁的男子,身上衣服简单朴素,双目安宁,脊背挺得笔直。

    一种凝聚的,如同刀剑的干练感觉,在这有些疲惫的众人里很是显眼。

    刘教授道:“……你认识他?”

    青年道:“我相信董教授不会看走眼。”

    “况且,这么大的事情,董教授应该和刘教授你一样看重。”

    中年男子沉思了一会儿,被最后一句话说服,他只是想要推掉那些打算过来混资历的人,是之前被烦得太厉害了,再加上太疲惫,居然忽略了董越峰本身对于古物的看重,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也是。”

    “那董教授,这位卫馆主,就和你一起研究吧。”

    历史学这一个领域里,以严谨著称的中年男子退了一步,董越峰没有兴趣和他争斗,和卫渊说了几句之后,匆匆忙着自己的事情,临时的营地里面重新恢复了忙碌而井然有序的状态,卫渊转头看到那个给自己说话的研究员,道谢了一声。

    青年研究员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是刘教授他给那些人烦得厉害,把你也当成走后门进来的人了,不过我相信董教授的眼光,再说,我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应该是个内行人,一般人进来肯定都给吓住了。”

    “哪怕其他研究员都没有你这么镇定。”

    卫渊看了看这个研究员,道:“你是……”

    青年双目注视着卫渊,道:

    “我姓张,弓长张的张,叫张少荣。”

    卫渊道:“我叫卫渊。”

    ……

    帝陵的入口,被那一座大秦金人所镇守着。

    百步之内,谁都不敢靠近过去。

    因为张若素也知道了,肯定有哪一方势力在暗中默默窥视着这始皇帝陵墓,所以对于附近的看守极为重视,尤其是帝陵百步之内,基本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卫渊曾经暗中过去了一趟,甚至于发现有授五雷箓的道门真修。

    这一段时间,他一边翻阅着研究员们整理出来的各类古籍残篇。

    一边暗中寻找,谁才是最有可能的,引导那帮摸金校尉的人。

    这几天,他和大部分的研究员没有什么交集,除去了董越峰之外,也就是和张少荣颇为投缘,这名气质安宁的研究员,对于秦代古物和典籍,有着相当深入的了解,有些东西,就连他这个曾经在那个时代生活过的人,都不是很了解。

    毕竟严格意义上,他隶属的黑冰台,只是负责厮杀战斗。

    最多加上保护和探索,而大秦的时代,当然不只是这些。

    而张少荣,对于秦时的律法,工艺,都有自己的考量。

    而卫渊在很多事情上,和张少荣的思路也相似,第三天,两人把典籍文献整合好,又划掉了之前对于十二金人的某个猜测思路,现在他们所处的阶段,正属于不断试错的时期。

    当然,对于卫渊来说,他有一定把握,自己能够直接进去。

    但是这没有意义。

    他打算暂且待在这里,做一做守株待兔的买卖,反正共工才睡下,对于那柄墨家的剑,他的需求还不是很急迫,而暗中之人既然故意把这情报暴露出去,显然是想要搅浑水,好办事,那么他们也就一定会来这里。

    到时候……

    张少荣把典籍收好,道:

    “卫馆主,难得事情暂时昨晚了,要不然在这附近散散?”

    卫渊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点了点头。

    两人和董越峰提了一句,而后迈步走出,帝陵处于骊山之上,从高处看下去,整座骊山,就像是一匹黑色的骏马,两人观赏了一会儿,然后在外面找了一家面馆。

    张少荣伸出两根手指:“两碗水盆羊肉。”

    “两个肉夹馍,一碗拍黄瓜,再拿两瓶酒。”

    那老板知道这些人是研究员,笑着道:“肉夹馍就行了?”

    “要不要再来两碗biangbiang面?肉夹馍外头也能吃到,这面可不一样了,得在老陕这儿才能吃得正宗的,而且,这biang字,也还有来头呢,传说中是始皇帝给的名字。”

    “话说是这始皇帝吃惯了山珍海味,然后没有胃口,有一天大臣给上了biangbiang面,胃口大开,一下吃了好几碗,又觉得这面既然被皇帝吃了,不能给普通人吃,所以故意写了难做的字,这样普通人就不会写了。”

    张少荣道:“怎么可能……那位可不是这样的人。”

    “气度恢弘,怎么可能会屈尊到和百姓计较的地步?”

    他笑道:“再说了,那个时代,又有多少人会写字,只要会说不就行了,上头说上头的,百姓吃百姓的。”

    老板挠了挠头,道:

    “也有其他说法,是个穷读书人,上京赶考的时候,没钱吃饭,就用字换了一顿饭,起了这个名字。”

    卫渊沉默了下,道:

    “秦朝可没有上京赶考,其他时代上京赶考,也不会去咸阳城。”

    “另外的传闻,那个书生是李斯。”

    张少荣道:“所以我才不想吃。”

    “就羊肉就行了,多加香菜,再来两头蒜。”

    老板爽快答应了声,没有什么尴尬或者其他的情绪。

    很快两大碗加肉版本的水盆羊肉就送上来,大片大片的羊肉,粉丝,汤汁清澈,洒了香菜,葱花,浇上一大勺红通通的油泼辣子,搅上一搅,香气一下子就出来了,老板又送上了两个馕。

    可以掰成小块扔进去泡着吃,也可以直接就着羊汤吃。

    又拿了两瓶陕地本地的冰峰饮料。

    两人一边吃一边谈论这件事情,卫渊看到张少荣明明不习惯,还是大口吃蒜,被呛得厉害,眼睛里差一点飙出眼泪来,眼眶都是泛红的,卫渊道:“你不习惯吃蒜头?”

    张少荣道:“我们那儿……不吃这个。”

    卫渊笑道:“难得还有不吃蒜的地方。”

    “我跟你说,这东西你得用吃的压住辣味,可以用黄油百香草一起加起来提香,烤着吃味道也挺好的,不过我还是习惯生吃,当然,蒜蓉粉丝扇贝不在里头,那个味道还是很好的,有机会我带你去吃。”

    一边吃,张少荣点头,笑道:“不知道这事情还得多久。”

    “咱们也得一块忙着。”

    “卫渊你叫我少荣就行了。”

    他声音顿了顿,笑道:“另外,卫馆主这称呼也太生分了。”

    “卫渊,卫渊……我能叫你阿渊吗?”

    卫渊点了点头,道:“当然没问题。”

    “不过你还是别吃蒜头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把纸巾推过去,道:“这边儿蒜头劲儿大,你一大男人,眼都给辣出泪了,都红了,不习惯就别强撑着,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

    “没事儿阿渊,我觉得还挺香的。”

    张少荣咧嘴一笑,强撑了一句。

    一抬头,吨吨吨吨吨得灌了一瓶冰镇冰峰才压住了那要命的辣味。

    张口呼出的气里都是辣味儿,正要开口。

    这个时候,他和卫渊都接到了电话。

    是董越峰的。

    他们找到了进入帝陵的方法!

    ……

    龙虎山上,张若素沉吟思索着帝陵出世这件事引起的余波。

    更重要的是,沉思附近其他国度的修行者可能采取的行动。

    秦,秦末,这个时代可不那么简单。

    神州乱糟糟的。

    而在这个时候,老道士翻阅手中的资料,视线微微一凝,手掌下意识用力,将那几行字攥紧。

    “大汉舞阳侯陵墓失窃。”

    “兵器遗失。”

    舞阳侯……

    张若素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舞阳道迎,延帝幽薮。宣力王室,匪惟厥武。

    总于鸿门,披闼帝宇。耸颜诮项,掩泪悟主。

    大汉舞阳侯,灭秦将领之一,鸿门功臣,开国猛将——

    樊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