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9章 聚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90
  第0339章 聚集

    龙虎山。

    张若素双目平和地睁开双眼。

    吐纳养气。

    再来一杯刚刚冲泡好的清茶。

    鹤鸣隐隐,云气升腾。

    隐修道人的一天,从一缕日出时候的紫气开始。

    在结束了道法的编撰之后,老道士觉得自己心情愉快,毕竟一直压在心里的事情了解了,在一百四十多岁以后,终于有开始度过轻松退休生活,喝两杯茶,下几局游戏,发发呆,撸撸猫之类的。

    舒坦。

    老道士打开手机,准备和好友来一句紧张刺激的游戏。

    才进入界面,就看到有人发了消息过来,再一看,嚯,头像是个陶罐,打开之后,看到卫渊那边传来的消息:“张道友,在吗?”

    老道士秒回了一个表情包。

    然后秒切到了游戏界面。

    卫渊又发了一句话过来:“我找到了东海的问题。”

    老道士瞥了一眼,点了点头,他知道,张浩那些在山下的弟子已经把事情说了,是海中的妖兽暗算了那些来自于教会圣堂的修士,妖兽已经被卫渊诛杀,那些圣堂中拟似天使的尸体也找到了,闯境的家伙也被拿下了。

    得多亏了这小子啊。

    还是很不错的嘛,卫渊!

    老道士心中愉快。

    要不然的话,又是一堆麻烦事。

    他虽然不惧怕那些圣堂修士。

    可是也懒得和他们打交道。

    所以当初张浩那边传递给龙虎山,老道士直接甩锅给同在泉市的卫某人。

    秒切界面给了一个比ok的表情包,老道士开始思索今天的角色选择,选择了一个擅长的角色,开局发展有利,拿下了首杀,心情愉快。

    然后看到卫渊发来四个字。

    “共工醒了。”

    张若素脸上微笑凝固。

    谁?!

    在得到了卫渊肯定的回答之后,老人按着攻击键的手指不自觉用力。

    咔嚓咔嚓。

    手机屏幕直接碎成了渣滓。

    耳边还能听到哪几个老朋友的语音,大喊着让他帮忙,可是老道士已经没有反应了,呆呆坐在椅子上,仰头望天,生无可恋。

    退休张天师的愉快生活。

    从接到卫馆主的短信之后结束。

    用时。

    五分钟,三句话。

    ……

    “告诉他,我不在,我闭关。”

    “我不想看到那小子!”

    张若素嘴角抽搐。

    他修为高邈,道门高人都有心血来潮这种被动的神通加成,有些事情还没有发生,就会有极为强烈的预感,阿玄张了张口,只好叹了口气,转身下山,在门口等着,也就过去了没有多久,少年阿玄看到天边云气溢散。

    而后,看到大团大团苍青色的狂风鼓荡。

    千里长空,出现一道笔直的通道。

    众多道人感觉到风气席卷龙虎,抬起头,看到一道身影御风而来,重重踏在龙虎山上,卸去力道,风气鼓荡,令千树齐鸣,松涛如怒。

    卫渊在看到那个新闻之后,半点迟疑都没有,直接施展以前不愿意使用,耗费法力极为巨大的御风飞举之功,直掠向了龙虎山上,现在的新闻都足够夸张,他可不愿相信,可即便心中着急,还是在龙虎山山门前落下来。

    眉心有火焰痕迹的小道士一本正经道:

    “卫馆主,师兄他不在。”

    卫渊从袖口里掏出青丘国特产的酥糖,直接塞到小道士嘴里。

    小道士阿玄抿着糖,腼腆笑道:

    “师兄说他不在。”

    卫渊在小道士头顶揉了揉,大步就往龙虎后山奔去,旁边的道士们看得目瞪口呆,这这这……一字之差,反手就把天师给卖掉了?

    要是看到了旁的师兄师弟们做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可以看不过眼,呵斥两句,甚至于可以直接招来师长,让师长做出评断。

    可这事情,谁能管?

    师父,你快来啊。

    小师叔祖收了一颗糖,就把师叔祖给卖了?!

    唯独小道士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强行使用御风神通飞举留下的痕迹。

    他不是第一天认识卫渊,知道后者对于法术看得很淡。

    如果说坐车更省力,他才不会用法术。

    而此刻不惜运用御风这种法术也要直接赶来龙虎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至少是对于卫渊来说很重要的事情,而他也很了解师兄,知道师兄那样说的意思就是,让他稍拦一拦,最终还是会见卫馆主。

    若是真不想见,那么整个龙虎山没有人能找到他。

    卫渊气势汹汹找到了愁眉苦脸的老天师。

    张若素正要开口提及共工的事情,卫渊就已经拿出了那个手机,放到桌子上,道:“张道友,帝陵那里怎么回事?”

    张若素接过手机,看到了手机上的新闻,再刷新了一下,那个新闻就已经直接消失不见,显然已经被封了,但是张若素脸上的神色却已经凝重,眉毛皱起,缓声道:

    “这个消息是昨天夜里发生的,但是大体不归龙虎山管辖。”

    “什么事?”

    张若素看了卫渊一眼,心中好奇于他对于这件事情的上心,缓声道:

    “帝陵有盗墓贼进入,是曹孟德麾下的摸金校尉一脉的后人,说起来,曹孟德也曾经是卧虎,摸金校尉的成立,未必没有从司隶校尉的传承方法里得到思路启发。”

    “而这几个盗墓在,偷偷进入了帝陵。”

    “还没有进入内层,就已经遇到了守备,等到被发现的时候,全部都被剑芒搅碎了一身的筋骨,出手的机关,疑似是历史上记载的十二金人之一,身穿铠甲,手持秦剑。”

    卫渊瞳孔微微收缩。

    张若素道:“不过,如论如何,这件事情不应该刊登到新闻上,看来,那几个盗墓贼果然只是被利用了而已,他们的背后还有某个势力在,在看到摸金校尉这几个探路卒子没能成功后,索性就搅浑了水。”

    卫渊很快明白了张若素的意思。

    这是始皇帝的陵墓,是神代让神州一统的君王,他的墓葬,在这个灵气复苏的时代,价值巨大,无可估量,张若素皱眉道:“以我所知,佛门受到巨大冲击,不会干涉此事;道门弟子,至少七部玉枢传承不会参与。”

    “但是其余各家各派,说对帝陵没有兴趣,那是假的。”

    “而在神州附近,高丽,樱岛,百越之国这些地方,也一定有会起了心思的人,财帛动人心,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弄出来这件事的。”

    张若素道:

    “不过,以老道我看,就这样让十二金人封住陵墓,也是好事。”

    卫渊叹了口气,他原来也是这样的打算,可是现在,他也有不得不进入帝陵的理由,道:“加固共工封印的材料,现在就在帝陵内部,应该是在宝库的位置上。”

    张若素张了张口。

    于是,这里愁眉苦脸叹息的人变成了两个。

    卫渊又叹了口气,最后道:

    “不管怎么样,我先去一趟帝陵,最好是能偷偷进去。”

    “你进不去的。”

    张若素道:“想要大秦军功爵位才能行。”

    卫渊动作顿了顿,道:“……事在人为。”

    他的手指下意识拂过衣襟处,曾被始皇帝佩戴的玉龙佩,回答道:

    “或许能进去,也未必。”

    张若素点了点头,道:“这个倒也是。”

    看到卫渊起身要走,老人询问道:

    “对了,你说共工醒了,你怎么知道的,你见过他了?”

    卫渊转头搭道:“是啊,见过他了。”

    “还喝了杯酒。”

    他道:“用神性酿造的酒,天下无双。”

    “什么??!”

    张若素双眸瞪大。

    眼底突然浮现出无比的心痛和懊悔之色。

    “为什么我当初没去!”

    ……

    卫渊下山之后,沉思了一会儿,打开手机,找到了那位要邀请他参与帝陵研究的老教授,拨打过去,电话响了几声,被接起来,卫渊道:“你好,是董教授吗?”

    “是我,卫渊。”

    “我想要问问……嗯?已经开始往骊山赶过去了吗?在咸阳……”

    “好的。”

    片刻后,结束通话。

    卫渊吐出一口气。

    不能一头莽撞地冲进去。

    他需要情报,需要弄清楚那些盗墓贼后面究竟是谁。

    卫渊抬手把有着铁鹰徽记的剑背在背后。

    “军功爵……我记得,当年第一次出海返回咸阳后,我的军爵是……”

    他沉吟了下。

    把玉龙佩理顺了下。

    选择坐车前往骊山。

    ……

    而在昨日,谁也没有发现,在大秦金人出现,一剑斩裂沟壑的时候,有一道气息从背后的帝陵里飞出,直接飞出了帝陵,而后绕了许久,突然落下,在车里,一名青年研究员本来还在整理资料,他们已经忙碌了一晚上,都有些疲惫,坐没坐相。

    这气息直接没入研究员的眉心,那青年突然往后座倒下去。

    他身子一下晃了下。

    旁边老人察觉到不同,抬了抬头,道:“怎么了?”

    青年研究员眼睛恍惚了下,已经恢复正常,笑了下,言语里有静气,道:

    “没事,只是稍有些紧张。”

    “是太累了吧,实在在熬不住,闭着眼睛休息一会儿。”

    老教授劝说了下他,众人没有在意这样的小插曲。

    而研究员坐在后座上,脊椎笔直地如同一柄剑,双眸安宁,看向车窗外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