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8章 风波涌动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34
  第0338章 风波涌动

    泉市·老街区。

    特别行动组的车辆稳稳停在了博物馆前。

    凤祀羽打开车门跳下来,看了看老街里面的灯光,一本正经咳嗽了下,朝着项鸿宝招了招手,道:“你过来。”项鸿宝眼眸微亮,和开车的张浩打了个招呼,带着一种和煦的微笑,也跟着下了车。

    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一大盒花生酥递过去。

    自从得知眼前这个贪吃的少女就是传说中的天使之后,项鸿宝的态度一下变得更好了,他觉得自己现在心如止水,直接从心理上进入了伟大的贤者时间。

    就是凤祀羽给他左脸来一巴掌,他都能把右脸送上去。

    耶稣都拦不住他。

    凤祀羽接过了项鸿宝的‘供奉’。

    然后又把自己刚刚一路上吃的那包五香花生米,放在小包裹里,道:

    “你说,你想要知道如何沟通神?”

    项鸿宝重重点头。

    凤祀羽沉吟道:“把你们的祭祀之礼说一说?”

    祭祀之礼?

    额……礼拜?

    项鸿宝怔了下,只好迟疑着把从大唐时期的大秦景教礼拜方法说了一遍,那是伴随着唐朝之后的文化冲击和变革的,一种复杂独有的礼拜祈祷,听得凤祀羽连连摇头。

    项鸿宝脸上表情有点挂不住:“这,这是错的吗?”

    凤祀羽理所当然道:“当然是错的!”

    项鸿宝不敢置信,呢喃道:“可,可是,从唐太宗开始到现在,我们大秦景教这一脉,一直都这样啊,代代相传,还有至宝记录,怎么可能会是错的?”

    凤祀羽沉思,询问道:“那你见过神吗?”

    项鸿宝被堵住。

    “没见过。”

    少女得意道:“我见过!”

    “所以,显而易见,你们是错的。”

    “我这个才是真的!”

    项鸿宝张了张口,想要反驳,但是又觉得凤祀羽的逻辑完全没有问题,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凤祀羽沉思道:“首先,祭祀的仪式应该是这样的……”

    “然后……”

    凤祀羽将羽民国那一带祭祀的基础方式相当大方地告诉了项鸿宝。

    项鸿宝直接拿了纸笔认认真真记录下来。

    他上学的时候打小抄都没有这么认真过。

    这几乎已经是一名学渣最高的敬意了。

    凤祀羽咬了一块糖,最后看了看项鸿宝记录下的东西,神色沉着点了点头。项鸿宝松了口气,道:“怎么样?没有写错吧?”

    凤祀羽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项鸿宝脸上僵住:“哈?!”

    凤祀羽认真道:“写得太难看了,比老水的字都难看。”

    老水就是博物馆里那位充当服务生的水鬼,项鸿宝嘴角抽了抽,凤祀羽突然伸出手指,在项鸿宝的眉心画了一个符号,一阵灼热的感觉,让项鸿宝下意识退了半步,抬手摸了摸眉心,疑惑道:“怎么了?”

    凤祀羽用另一只手捏了块核桃酥放到嘴里,腮帮子鼓起,一上一下,道:“给你写了个记号,要不然的话,我怕你又失败了,唔,对了,还有最后一个最重要的部分,你刚才说的那些祭祀里面,之所以偏离了的方向。”

    “不是神说,要有光。”

    “而应该改成。”

    凤祀羽把糖果嚼碎咽下去,神色郑重,眉宇间甚至于庄严之感,道:

    “神说,要有火。”

    ……

    将项鸿宝送出去之后,凤祀羽抱着好吃的往回走,圆觉则是按照卫渊说的,去了博物馆休息,只是他没有想到,博物馆里面还有一人,微微一怔,注意到那是在月光下越发英气逼人的英武女子。

    一身红衣,黑发用大红色的发带束成高马尾。

    寻常的女人这样打扮未免会有些太过艳丽。

    而在这名女子身上,衣着带来的艳丽却尽数都被本身的英气压下。

    圆觉双手合十一礼,道:“虞施主。”

    虞姬视线扫过圆觉身后,道:“卫渊呢?没有回来吗?”

    圆觉道:“卫馆主在东海有些发现,临时决定前往青丘,看着天色,大概会在青丘国呆上一晚,虞施主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明天再来,卫馆主应该就已经回来了。”

    虞姬对于这个僧人没有什么好说的。

    她只是因为白天的时候,霸王枪枪刃挣扎时候,在封印上撞击出了裂痕,而这一道封印,是卫渊的手笔,在定下心神来之后,希望先找到卫渊,让他加固封印,再做其他打算。

    其实心中还是有些乱了。

    虞姬点了点头,起身告辞,突然听到一声脆响,面色骤变,化作一道赤光冲了出去,圆觉紧随其后,奔过去之后,看到虞姬一身红衣,站在那里,眼底不知是喜是悲,亦或者二者都有,而画室的玻璃居然已经碎了,玻璃碎片撒了一地。

    在画室里面,一个古朴的木匣子大开,满地的木屑。

    ……

    项鸿宝认认真真地把那少女说的话都记录下来。

    张浩把他送到了车站,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项鸿宝又感觉到了那种阴冷的错觉,仿佛置身于兵荒马乱的战场,迷迷糊糊睡着了,隐隐约约看到天地一片黑暗和昏沉,耳边战马嘶鸣的声音,兵器碰撞的声音,还有愤怒的咆哮,化作了最真实的布景。

    仿佛始终在往前拼杀。

    这一个梦太过真实,等到项鸿宝醒过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出了一身的冷汗,黏糊糊的,外面天色都已经有点亮了,他这一个噩梦直接睡了一晚上,下了车的时候,一位看上去和煦可亲的老大爷站在车站前面,和其他人唠嗑。

    项鸿宝眼睛一亮,绕开了那些说拉人的司机,凑过去笑呵呵道:

    “老爷子,我回来了……卧槽?!”

    “你做啥子啊!”

    “我做啥?!”

    那刚还笑呵呵的老大爷臭着一张脸,直接拎起二点五升的矿泉水瓶就往项鸿宝头顶砸,大怒道:

    “你个傻狍子还特么敢回来,我送出去那么多小比崽子,就你不争气啊,自己人被自己人举报,然后被自己人抓了,还得我去自己人那里开条子,再找自己人把你放咯,我这几十年没丢过这种人。”

    “还躲,老子今天就清理门户把你收拾了。”

    “老头子你再打,我可是立过功的。”

    “屁,你再跑,老子今天把你送进宫里去!”

    好一阵乱打,最后项鸿宝满头头发乱成鸡窝,老人这才开车带着他回去,问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项鸿宝挠了挠头,把事情简略一说,当说到自己见到了天使的时候,老人动作一突,眼睛都差点凸出来。

    不对啊……

    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哪儿有什么神?

    可是见到项鸿宝信誓旦旦的样子,他眼底虽然古怪,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你要能成,那就按着那什么天使说的话,自己试试看,项鸿宝则是自信满满,突然道:“对了,大哥他这段时间怎么样?”

    老人沉默下来,头痛道:“他能怎么样?不还是那个样子?”

    他开车拐到一条小巷道里,叹了口气道:

    “你进去吧,我就先不进去了。”

    “好嘞。”

    项鸿宝下车,分出一半的咸鱼干,然后跑向自己大哥那里,他们是老家伙抱养来的,从小在景教里长大,没事儿就去街道办溜达,可是和从小机灵的项鸿宝不一样,他大哥性子不知道该说是好,还是说差。

    总之是叫所有人都头痛的那种。

    明明是出身在十字景教,但是最后硬生生没入教会。

    七岁教他景教神术,不喜欢,说最厌恶那种依靠别人力量的法子。

    神术也是在向旁人卑躬屈膝。

    他宁愿堂堂正正,只靠自己。

    结果负责神术的老大爷黑着一张铁锅脸甩袖而去。

    景教的武者们大喜,他们这一脉,既有古罗马‘大秦’的搏击术,又有自唐绵延而来的‘唐手’和‘兵击’,混合有神术体系的淬体方法,也是一种别出心裁的修行方法。

    可是在引他入教,祈祷礼拜的时候。

    连当时大秦景教的强者勃然大怒,踹门离去。

    车里的老人点了一根烟,他一直到现在忘不掉那一双眼睛,明明是八岁孩子的眼睛,一只手端着枪,却并不愿意念诵神名,在所有的孩子们都跪下接受洗礼的时候,皱着眉头,沉思一会儿,持枪问道——

    “上帝?”

    那稚嫩少年的眼底仿佛有一整个浩瀚世界,道:

    “他用多重的兵器。”

    “我什么时候可以打败他?”

    ……

    项鸿宝推开一家小院子,秋天花当然都谢了,可是在室内还开着,那是红色的花,成片成片的绽放,一名男子躬身弯腰,系着围裙,修剪着花叶,旁边还放着喷壶,项鸿宝放下咸鱼干,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

    他嘴角一抽,深深了口气,怒道:

    “项鸿羽!!!”

    “听到了……”

    平淡的声音,男子抬起头,五官刚硬,眉宇凌厉沉肃,随意道:

    “坐吧。”

    而在这兄弟二人没有注意的角落。

    一道早已暗淡的流光落地,坠入花丛。

    在项鸿羽把项鸿宝送出去的时候,他才注意到门口坠落下的枪刃,疑惑道:“这是什么……”

    ……

    青丘国——

    来了这儿,卫渊根本没想过半夜回去。

    偌大一座青丘国,还能没他住的地方了?

    甚至于女娇直接把她院子附近,给卫渊也划了一大片院子,卫渊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起来,吃了一顿饭,吃饭的时候,顺便掏出手机,找到了猫猫头老天师,道:“张道友,在吗?”

    秒回了一个表情包。

    卫渊道:“我找到了东海的问题。”

    对面回答了一个猫猫头比OK的表情包。

    显而易见,张若素已经从特别行动组那里得到了回答。

    不过,张浩他们可不知道真相……

    卫渊带着拉人下水的愉快感,默默打了一行字,想了想,把这些文字都删掉,只留下了四个字,按键,发送!

    ‘共工醒了。’

    这一次,猫猫头头像陷入了一片沉默。

    “共工?”

    “嗯,共工。”

    “头铁的那个?”

    “最头铁的那个。”

    沉默许久。

    刷一下,猫猫头头像直接变成了灰白色。

    ‘叮——您的好友已掉线。’

    “……”

    卫渊愉悦地把手机收好,一个喜悦的事情分享给朋友,喜悦会翻倍,而一个懵逼的事情‘分享’给朋友,你同样将获得愉悦,果然啊,幸福感是比较出来的。

    卫渊告辞。

    女娇看着他离去,慢悠悠地回转,回来的时候,听到了那些小狐女们凑在一起,嬉笑顽皮,隐隐约约却听到了那句诗‘佛门修寂灭,可得长生否’,女娇微微皱眉,迈步过去。

    几个小狐女正传着这句诗,开口说话的那名狐女突然察觉到了对面的朋友一下不敢说话,愣了下,听到清冷平淡的声音问道:“这句诗,是从哪里听来的?”

    小狐女转身,看到了白发雍容的女娇,愣了下,连忙低下头,恭恭敬敬道:“老祖宗,是在外面游历的族人回来说起来的。”

    女娇慢慢点了点头,平淡道:“往后,这句诗,青丘族人不准传。”

    小狐女一愣,连忙低头答应下来。

    女娇转眸离去,道:“去告诉胡家和苏家的家主,拟制法令。”

    狐女怔住,明白了这件事情的郑重程度,行礼后离去。

    其余狐女也都小心翼翼离去,女娇神色平淡雍容——

    这句话,某种程度上,会让卫渊觉得心里不舒服,她不会允许青丘国和涂山氏传播这一句诗,无论是谁,不管是狐仙,还是说苏家和胡家的高层,都不许说这句诗——

    咳嗯。

    只有她可以!

    ……

    卫渊离开了涂山青丘国,掏出手机,发现老天师还没有上线。

    看来冲击是有些大了啊。

    卫渊心中玩笑,随便刷了刷,手机弹出新闻框,随意看了一眼,卫渊的神色缓缓凝固——

    ‘骊山秦始皇陵异变,疑似出现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