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4章 敌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74
  第0334章 敌

    卫渊看着前面的男人,在他的身后,无量的海水无声无息涌动着,像是兵戈,像是战旗,像是千军万马,静水流深,这种涌动却带给人一种最为直观的天地之威,比天威更恐怖更直观。

    你就在这海洋之中,每一道水流都可以是最致命的杀机。

    而这万水就簇拥着唯一的君王。

    一种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在水流中凝聚着。

    “无支祁。”

    共工的视线收回来,看着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的淮涡水君,注意到无支祁靠近卫渊的那只手有微微抬起的动作,这是强者对于弱者的庇护本能,突然感慨道:“你和他一起来,看来,这一次你不会站在我这边了。”

    无支祁缓声道:“共工……”

    祂声音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共工摇头笑起来,爽快道:“不用觉得自责,你和当年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这个很好,看来,你在这个时代找到了你感兴趣的东西,这本来就是你当时选择站在我这边的原因。”

    “虽然我也很好奇,你究竟是对什么起了兴趣。”

    卫渊看着那名高大的男人,他有着褐色的双瞳,哪怕是在水里,也像是燃烧着的火炭,外貌俊美而刚健,发辫里编织有深色的璎珞,庄重而严肃,卫渊缓声道:“你是……共工?”

    共工点了点头,双眸落在卫渊身上,道:“当然是我。”

    他的视线扫过卫渊的黑发黑瞳,道:“……炎黄的苗裔啊。”

    “颛顼和禹他们后来治理的九州,到底怎么样?”

    他问道:“人的治下,神州有没有灾难?”

    卫渊抬起头,注视着那位神灵,沉默了下,缓声道:“有,有天灾,也有人祸,神州曾经有过许多次动荡的年代,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仍旧跨越了这些灾难,走到了现在,屹立于这个世界的巅峰。”

    卫渊没有伪装那些苦难不存在。

    他将那些灾痛,将那些在痛苦中挣扎着向前的人们的故事讲述而出。

    共工听得很认真。

    沉吟了片刻,道:“和我们那个时代的人类一样,看来,哪怕是我沉睡了这么久,神州人族的秉性也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温和只是假象,骨子里仍旧刚强不屈,顽强而好胜,叛逆又倔强,只要还有这样的人在,无论过去多久,神州终究还是那个神州啊。”

    “这就是颛顼和禹所希望的吧。”

    祂赞叹了一声,却又转而傲然道:

    “但是,如果是我执掌人间的话,就不会出现这些灾难。”

    “一切的灾难,天灾,神灵自然可以抵抗;而人祸多起于人类的私欲和狂妄,神灵不需要争夺钱财,不需要争夺权位,更不会去迷恋女色,也就不会有那些荒唐的争斗。”

    “在神的治下,人将生活得更好。”

    “你不这样觉得吗?”

    卫渊感觉到来自于共工视线的逼迫询问,他仰起头来,大着胆子回答道:“但是那样的人,只是神的附庸,是生活的好,生活的坏,甚至于生死都是因为神的喜怒决定,这样的人,根本意义上就不是人。”

    “说的很好,光明正大。”

    共工脸上缓缓浮现微笑,道:

    “那你有考虑过在天灾人祸里死去的那些人吗?”

    “如果是神治的话,他们是不会死的。”

    “站在现在人类的立场,却无视了那些死去的人会做什么选择,现在的人族,已经能如此厚颜无耻了吗?我记得,你刚刚说的历史里,不也有那些有各种缺点的人类成为所谓的君王,统治人类,一句话可以决定生死。”

    “既然你们已经允许了君王的存在,那么这个帝王为什么不能是我呢?”

    “无有天灾,没有人祸,战无不胜。”

    ??!

    卫渊感觉到这位曾经和颛顼争夺五帝之位的神灵视线,以及并非故意,而是认真发出的询问,深深吸了口气,道:“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但是我也知道,那些为了反抗压迫而挺身而出的人,也不会认同人由神治理。”

    “哦?为什么……”

    “因为,你虽然以神化生为人,但是仍旧是神。”

    卫渊看着这位天神,突然道:“连人的君王都会没有办法和人共情,导致大量的起义和反抗,神灵又怎么可能真正地明白人类需要什么?神如果要让人活祭,那么难道就要付出成百上千上万的性命?”

    “即便是神治,尔等都要反抗?”

    “当然……你也说过了,神州土地上的人类,从来不缺乏叛逆和反抗的性格,而最重要的事情是,过去了几千年的现代,君王的统治已经被推翻,但是如果是神灵统治,那么千秋万载,一直到现在,可能都是神灵治下的仆从。”

    共工注视着卫渊,道:“不得不说,人类,你的胆量不小。”

    “就和禹一样,哪怕我在这里,都能知道,禹他为了人族,分裂了九州,驱逐了山海,于我而言,这是最不可接受的事情,或许正如你所说,我虽然曾经化生为人,终究是神,山海的神。”

    深沉的水域晃动着,整个东海都仿佛瞬间停止流动,一瞬间导致的巨大压迫感让卫渊的呼吸都凝滞,他生平第一次直面这样恐怖的威势,瞳孔剧烈收缩,天下水域共主,共工正注视着他,双目凛然生威。

    这是真正的古代天神,是一怒之下天下变故的凶神,也是曾经和颛顼争斗帝位的人族领袖,卫渊心脏重重跳动,一瞬间有魂魄被抽离的感觉,仿佛随时可能死去,这一次不会再有人挡在前面,眼前没有禹,没有那少年道人,于是他握紧了剑柄,心神沉静,道:

    “这是人族和神族的立场,人族不可能允许神作为领袖。”

    “哦?那若我再度掌控神州。”

    卫渊的语言里仿佛咬着钢铁做的刀剑,斩钉截铁道:

    “那你会再一次被打败!”

    共工注视着这个年轻人,看到后者双眼里仿佛燃烧着火光,道:“我说的,支撑神州仍旧是那个神州的人里,有你一个,你的说法,我已经记下来了。”祂说这句话的时候,卫渊注意到共工的身躯变得暗淡。

    共工道:“看来你看出来了,很敏锐。”

    “我是共工,也可以说不是。”

    祂抬起手,语气神态都很从容,道:“只是这千百年里,逐渐溢散在外的梦境真灵,真身仍旧还在沉睡,而今的躯体,和你们的交流,也不过是梦中之梦,虚幻得如同倒影。”

    卫渊把剑放在旁边,道:“……梦境真灵。”

    “你是为了什么……”

    “目的?”共工笑一声。

    “不过是为了邀请你们来喝一杯酒而已。”

    “我从不做暗中的勾当和计算。”

    周围的水域散去,出现了一个没有水流的区域。

    祂伸出手提起酒壶,往两个石头做的杯子里倒入酒液,动作和神态庄重,这是神代时候向来客敬酒的礼仪,共工身为天神,做起来却仍旧一丝不苟,比起最德高望重的祭祀都更加雍容。

    无支祁是不需要这样的礼数的。

    祂早已经举起酒盏喝起来。

    “猴子真就是猴子样。”

    共工将酒递向卫渊,道:

    “你们之前曾经邀请我共饮,今日就是回礼。”

    “等到下一次,我真正苏醒的时候,再见面就要分出生死了,我不会留情,你们也不需要留手。”

    “再没有可能这样喝酒闲谈。”

    共工抬手,道:“也因此,此刻就要尽兴饮酒。”

    他道:“诸君,饮盛。”

    卫渊端起酒盏,看到里面的酒散发金色,看到无支祁仰脖饮酒,也没有迟疑,把剑放在桌上,双手端着酒盏,仰脖把酒一口喝了下去,喝酒的时候,感觉到一道寒流涌入咽喉,旋即在寒流轨迹上生出炙热。

    但是很快卫渊就感觉到一股特殊的感觉在腹中升腾。

    强大而浩瀚的力量。

    卫渊愕然:“神性……”

    “你用神酿酒?!”

    共工神态雍容平淡,从容答道:

    “虽然是将来生死之敌,但是此刻是共饮之友。”

    “既然为友,岂有私藏之理?”

    “且饮!”

    卫渊看得出此刻所谓梦中之梦的共工,本身也需要神性,但是他却用这样珍贵的材料酿酒,卫渊不知道怎么想的,下意识道:“当时说和你共饮的是无支祁,我说的是大禹。”

    共工一怔,满意大笑道:“那你此刻,就欠我一杯酒了。”

    以神灵酿酒,一分为三,共工遗憾道:

    “可惜了啊。”

    “是在这样的环境,如果是在神代,现在应该有诸神为贺,我可以让整个昆仑的天神来为你们高歌;如果我已脱困,应该在浩瀚的海域之上,看着日月星辰下酒,可我现在只是被封印的状态,一场好酒,也不过是梦中之梦。”

    他往后靠着,放下酒盏,拍了拍手。

    眼前有光芒汇聚,化作一条道路,指引向遥远的地方,共工懒散道:

    “你们去吧。”

    “下一次见面,应该就是厮杀了。”

    他没有用看不起卫渊和无支祁的说法,而是用了平等的厮杀这一个词。

    卫渊心中有疑惑,却还是和无支祁离开。

    “共工,不是性格暴烈吗?”

    “是,但是很少有人能将他激怒到那种程度。”

    “祂只是为了和我们喝一杯酒?”

    “是。”

    无支祁道:“而且祂也没有脱困。”

    “不要小看曾经能够和颛顼争夺帝位的神,也不要以为祂只有一面。”

    卫渊微微颔首,突然察觉到了周围的光幕涌动,耳畔听到低沉的哼唱声,手掌的拍击声,看到一条一条海底散发光芒的鱼类,现在这些鱼群环绕着卫渊和无支祁,起伏上下,巨大的深海鱼类发出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光和水幕,仿佛一场曼妙的舞蹈。

    共工曾经是少昊的臣子,少昊是以百鸟为乐曲的帝王。

    指引生灵做送别祭祀之舞,对于祂来说并不是难事。

    平静坐着看着水域生灵的共工,没有了神话里的暴虐,也没有了神灵的气质,在他旁边有一个身影浮现,低沉道:“尊神,那个人族,是禹王的臣子,放他离开,恐怕会有后患。”

    “要不要属下动手……”

    共工摇了摇头,道:“不必。”

    他看着逐渐远离的卫渊,而自己的身躯也已经逐渐淡化下去。

    要重新进入长梦之中了吗?

    共工叹息一声。

    “禹的臣子,你叫什么名字?!”祂突然高喝道。

    卫渊一怔,回头郑重答道:

    “卫渊,卫威扬武的卫。”

    “卫渊,卫威扬武的卫……好,有朝一日待我苏醒,若你还有胆量。”

    共工大笑着散去,“你来与我为敌!”

    “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