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3章 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506
  第0333章 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啊

    “戚继光将军?”

    现在这个时代是直接从大明发展而来,对于这位历史上的名将,都有着极大的敬意,方封见到众人惊愕的模样,喝了口啤酒,咕哝道:“不过,其实和戚将军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大,当然是有关系的。”

    他在身上摸索了好半天,才找到了一把古代式样的钥匙,把门打开。

    打开门,一阵飞尘扬起。

    方封啃了一嘴的土。

    “呸呸呸。”

    走进去之后,众人看得到那一只手臂雕工极为高明,手掌的肌肤纹理,几乎是和人的一样了,卫渊则是注视着那一支笔,伸出手触碰,勾勒真灵,眼前仿佛看到一名中年男子,双目怒视。

    只是却不是写东西,而是以笔抛掷。

    杀气凛然,又有一股常人不及的浩然之气。

    旋即卫渊看到了一名蒙面的高大男子咽喉居然被笔贯穿,直接倒毙。

    那中年男子提起笔,突地自笑道:

    “墨干之后,笔锋锐利,可以杀贼。”

    笔锋湿润之后,直接蘸血在桌上的白纸上落笔,从这一支笔所蕴含的画面里,卫渊看到开篇处一个凌厉的大字,武功的武,蘸血为墨,颇为肃杀,又有章法,而画面就此散去,显然,这就是这支笔之所以蕴含真灵的缘由。

    其他人没有察觉到卫渊一刹那的变化。

    方封还在那儿回忆,慢慢道:“这只手臂,还有这只笔,都是一个书生的东西……至于和戚将军的关系,其实戚将军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可不是所向无敌的名将,他也是慢慢成长起来的。”

    圆觉道:“施主是说,这位书生和戚将军有关系?”

    “是幕僚吗?”

    憨厚男人摇了摇头,道:“是老师。”

    “鸳鸯阵是他创的,叫做唐顺之。”

    “非要说起来的话,这位先生写了六本书,其中《武》那一本就是传给戚将军了,隐居了十六年,一直在研究东西,好像说是天文,乐律,地理,兵法什么都厉害,本来想要一辈子老死在隐居的地方,后来为了抗倭,倒是把一辈子的名声都赔上去了。”

    “为什么?”

    “因为他是走的奸臣严嵩那条路子当了官。”

    “朋友劝他说,这个时候出去,抗倭成功了背上喜欢荣华富贵给奸臣卖命的名头,输了的话绝对被推出去顶锅,可是为了抗倭他还是出去了,反正我祖上传下来的说法。”

    “他出世之后,直接扭转了战局,倭寇哪儿是这种人物的对手,被按着锤。”

    张浩对这历史不是很熟悉,道:“那为什么清名尽毁?”

    方封耸了耸肩膀,道:“因为他死了。”

    “当时这海边儿缺不了他,又率军交战,又到处巡视,最后又病又累,五十四岁的时候死在了抗倭时的船上,临死的时候,留下过遗言,说这辈子只有三个想法,要么死在战场上,要么不幸落入倭寇手里,为神州尽忠;要么就死在船上。”

    “他死之后,当时朝堂上那些大人们嘲讽他,说‘遂不自量,忘其为非有,欲以武功自见,尽暴其短,为天下笑云’,这事情我听了好多次,这句话都会背了,大概就是说,好好的读书人不去做学问,干什么去战场上?累死了吧?”

    “这句话还是那位张居正大人写的。”

    “那时候大明的那些大人物还真的没什么意思……”

    张浩几人听得有些堵,为国为民而死,最后还得被朝堂上的人嘲讽,方封打了个酒嗝儿,指了指那玉石手臂,道:

    “不知道这位唐顺之大人是惹了谁的麻烦,反正他死了之后,有人假装探望,结果趁着机会把唐公的头和手臂都给割了下来。”

    “最后没法,就找来我的祖先,为他雕刻了玉石手臂。”

    “又有人给他用金铁铸了个头颅,这才完璧下葬。”

    “当时雕了一双手臂,剩下一个手臂放在这儿了,报酬用的是唐公年轻时候‘投笔掷刺客’的笔,唉,可惜了,我祖上那点刻玉的手艺,到我这一代是一点都没能剩下啊。”

    玉匠……

    卫渊从那一支笔上收回视线,看了看那一只手臂,他刻玉的手法是来自于山海时期刻山海玉书留下的经验,不过即便是他,也能看得出刻玉的玉匠相当厉害,栩栩如生,哪怕是他用防风氏的刻玉手法,也不过如此了。

    至于那支蕴含有唐顺之真灵气息的笔。

    他心里倒是有些想要。

    以这支笔和戚家军的联系,回去送给战魂也是一件很好的礼物。

    这支笔所蕴含的画面里,还有曾经赠给戚继光的《武》,对于战魂应该有很大的价值。

    只是这毕竟是别人的祖物,他也不好开口要。

    张浩道:“刺客……恐怕是倭寇做的。”

    方封看了他一眼,古怪道:

    “我祖上记录,那刺客是丹徒的口音。”

    丹徒在江南道。

    张浩张了张口:“这……”

    旁边渔民灌了口酒,满不在乎地道:“估摸着是唐公动了谁的好处了吧,你看倭寇那时候可严重得厉害,严重就得拨钱对吧,稍微扣一点,那就是一大笔钱。”

    “唐顺之把倭寇打回去了,还想办法打开了海禁,这帮人肯定不乐意啊。”

    那边渔民认真地讲述些自己脑补的故事。

    卫渊注意力却落在了旁边的东西,那里放着一个匣子,匣子微微打开,里面放着断裂的一枚玉簪,道:“这枚玉簪,也是唐公的?”注意到卫渊的视线的时候,方封的声音顿了顿,道:“那……那是我祖上的。”

    他挠了挠头,道:

    “我祖上只是个没钱的玉匠,后来犯了事跑到这岛上避难。”

    “后来出海的时候,救了个大家小姐。”

    “谁能想,那大家小姐傻乎乎的,居然想要带着我那祖宗离开这儿,我祖宗呢,当然不肯的,后来那小姐就直接住在岛上了,总之他们最后成了,这玉簪,是我祖宗给那大小姐刻的,后来碎了。”

    “我这后人不懂刻玉,就没法处理。”

    卫渊看着那一枚古朴却尽显雕刻手法的玉簪,道: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修一下。”

    众人一怔,看向卫渊,眼神狐疑。

    卫馆主你不是使剑的吗?

    你还会修玉?

    你不应该只懂得用剑把玉劈成两半吗?

    卫渊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嘴角一抽,面不改色道:

    “……我是一个博物馆馆主。”

    “会一点点刻玉的法子,这很正常。”

    众人恍然。

    他看向方封,解释道:“这玉簪已经断了,这没法子改变,不过用白银或者黄金,能够做成雕花装饰,把断裂的部分修好,让玉簪连起来,怎么样?”

    方封脸上有些迟疑,道:“……这,我可能付不起报酬。”

    卫渊摇了摇头,道:“不需要报酬。”

    “这玉簪很精巧,刻玉的手法也很精妙。”

    “我也想要看着学学手法。”

    他笑了笑,坦然道:

    “我倒是也想给一个人刻一枚玉簪,就是怕手艺太差了拿不出手。”

    “所以想偷学一下。”

    方封恍然,摆了摆手笑道:“你看着就好,至于这个……”

    “这老东西,也不值钱,不值得修了。”

    卫渊打开盒子,端详着这玉簪,答道:“不是值不值钱的事情。”

    “这些古物,都带着以前人的经历和感情。”

    “不是能用钱来衡量的。”

    他注视着玉簪,手指轻轻抚过上面的纹路,感受到刻痕,心中恍然。

    唔……原来是这样。

    比起防风氏的刻玉手法更为精细。

    珏的话,用昆仑白玉好了。

    她更喜欢梅花。

    那就梅花浮雕,以簪为枝,镂刻两朵大梅和一十四朵普通梅花,大小不一,看上去仍旧能朴素简单,只有靠近了才能看出心思。

    ……

    卫渊一边琢磨着簪子,一边等待项鸿宝和凤祀羽。

    打算在这连个家伙回来之后,再开始法阵探寻,再唤来无支祁。

    众人回了屋子里,尽管卫渊对于蕴含有戚继光之师唐顺之真灵的笔有些心动,可还是没有开口讨要,张浩喝了口茶,好奇看着卫渊,蹭过来咳嗽了下,问道:“卫馆主,我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卫渊抬眸看了他一眼,道:“不知道该不该问,那就不要问。”

    张浩给堵了下。

    面不改色道:“你的玉簪是打算送给谁的?”

    “是哪一位?”

    特别行动组精锐执行官眼里闪耀着八卦的光芒。

    眼前闪过一个个女性身影,虞姬应该不可能,卫馆主看着一本正经的,不可能有那种曹丞相的爱好;那位天女前辈?还是说九尾狐,或者说青丘胡家那位?还是青丘苏家的那位?

    还是说,全都要?!

    一口气雕个好几个玉簪,每人一枚?

    嘶呼——

    卫馆主恐怖如斯。

    卫渊嘴角一抽,答道:“什么哪一位……”

    他道:“从来只有她而已。”

    哦嚯?!

    圆觉耳廓动了动。

    他有些好奇,是谁阻止了他将卫馆主度入佛门的大愿。

    张浩双目微微亮起,对于这个问题很有兴趣。

    卫渊道:“自始至终,从来都是她。”

    “小时候是她,大了些还是她,到现在还是她。”

    “你想知道她是谁吗?”

    张浩点头。

    然后看到那位卫馆主嘴角微微勾起,微笑颔首道:

    “你猜?”

    “……”

    ??!

    张浩脸上笑容凝固。

    圆觉暗叹声气。

    觉得自己的禅定之心都晃了一下。

    在把人的好奇心和八卦心勾起来之后,毫不留情地以最玩笑的方式把这好奇心给踹死,一股气堵在心里出不来也下不去,卫馆主这个时候的表现,可真是有些……有些说不出的恶趣味。

    张浩一口气差点没出来给直接憋死。

    卫渊心中感慨,这样果然很爽快。

    轻描淡写道:“坐下吧。”

    “他们两个应该快回来了。”

    张浩缓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一点。

    卫馆主刚刚说话的时候,好像也是认真的。

    可还不等他问,才短短不到五分钟,凤祀羽和项鸿宝就赶了回来。

    凤祀羽还是一样模样,只是手里的东西从一小包瓜子变成了一小份奶油爆米花,那个小挎包还是平平瘪瘪的样子,可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放了多少好吃的。

    可是项鸿宝就不一样了。

    脸色苍白,显然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感觉,手掌都因为惊惧而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最重要的是,在项鸿宝身上,纠缠有一股极为明显的混乱灵气,在场众人神色微变。

    卫渊抬手按在项鸿宝肩膀上,以内气检查了后者的身体情况,确认只是受了两次惊吓导致的,稍松了口气,道:“发生什么了?”

    项鸿宝吐出一口气,把刚刚自己的经历都说了一遍。

    只是隐藏起来了旁边那少女真实身份其实是天使这一点。

    当他说完之后,卫渊,圆觉,张浩,还有纪康乐的神色都微微变化。

    突然坍塌下去的地面。

    深不见底的巨大坑洞,以及混乱的灵气。

    有问题!

    几人嘱托方封和其他村民把门窗关好,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出去,然后急急赶往项鸿宝遭遇危险的地方,去了的时候,那个坑洞已经变得更为巨大,此刻的半径已经超过五十米。

    明明是秋日的闷热,此刻这坑洞附近却是一片阴冷森寒的味道。

    凤祀羽补充道:“这地方原来是要变小的。”

    “我在这儿放了个法术,所以洞口能多持续一会儿。”

    “不过也撑不久。”

    卫渊面色不变,左手五指微屈。

    一道灵气波动将整座岛屿,尤其是那些民居所在的地方覆盖起来。

    这是刚刚让黄巾力士们完成的阵法。

    为了不波及普通人。

    众人一怔,心底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纪康乐尤其感觉够深,这位卫馆主,看上去年轻,行事作风倒是滴水不漏,相当老辣,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都已经布下阵法了。

    难道也是做过类似他这样的工作吗?

    而这个时候,卫渊的右手轻轻在虚空画了一道符箓。

    屈指叩击,符箓瞬间破碎。

    地煞七十二法·驱神。

    几乎是短短几个呼吸之后,卫渊的脑海中就出现了第二个意识,那是来自于无支祁的反馈,让他此刻处于一种严格意义上半睡半醒的状态,能够和无支祁进行交流。

    卫渊在心底询问:“这地方,感觉到共工的气息了吗?”

    无支祁的声音有些郑重,道:

    “不可能是祂,不过这地方的水气确实有点古怪。”

    “你下去看看。”

    “好。”

    卫渊看向旁边神色郑重的几人,道:

    “你们在这儿等着,我下去看看。”

    圆觉缓声道:“贫僧一起。”

    卫渊伸手拦住他,道:“圆觉你还是在这里吧。”

    “等一会儿如果出了什么危险,外面只能靠你了。”

    圆觉迟疑了下,点了点头,退后一步,道:

    “那么,卫馆主你注意安全。”

    “此地交给贫僧。”

    “好。”

    卫渊点了点头,看着那一眼望不到底的巨大坑洞,一步踏出,直接坠入其中,气机纠缠,驾驭狂风,转眼深入其中,同样是足足过去了好几个呼吸都没能见底,只能感觉到寒气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湿润。

    一声轻响,卫渊双脚感觉到了地面。

    这坑洞底层没有直接通入东海,下面是一个巨大的岩洞。

    卫渊眉头皱起,周身气机张开,靠着自己的御水之术就足以轻而易举控制住越发汹涌的水汽,双目神韵暗藏,黑暗见物,一边戒备,一边左右去看,心中则是想着,烛九阴说,带着凤祀羽,会有个小惊喜……

    如果没有凤祀羽,项鸿宝估计直接会被吞没。

    洞口也会消失,他们可能根本没法发现这个地方。

    也就是说,烛九阴口里的惊喜就是在这儿?

    这儿有什么?

    卫渊双目扫视周围,往更远处看去,突然察觉到了一丝水汽的变化,靠近过去,瞳孔微微收缩,看到了在这地下的岩洞里面,一个个有着金发的男女,只是现在他们都已经变成了尸体。

    卫渊蹲下来,手指在这些人的尸体上按了按,初步判断这些确实就是东海上失踪的那一批人,心中思绪涌动。

    是被杀之后,扔到了这里?

    还是说他们偷偷上岸之后,和项鸿宝一样,落入坑洞里?

    卫渊翻过一名男子,看到他脖子上有锋锐的咬痕。

    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看来并不是共工出手。

    太好了,不用碰上那位在山海诸神里都脾气够可以的大神。

    其他神系都是整个神系搞出来的大洪水。

    这位自己就弄出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背后无声无息,出现一双冰冷的眼角,而后,在阴影中缓缓张开一只巨大的嘴,露出了如同刀子一样的牙齿,锁定了卫渊,那双眼睛里猛地有狰狞暴虐气机闪过,而后猛地咬下去。

    一股凶狠蛮荒的气机直到此刻才爆发出来。

    显然是专门的掠食者。

    但是这完美狠辣的却没能要中目标。

    一只手掌按在它的头顶。

    蹲着的卫渊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去了,而在旁边又多出一个站着的卫渊,障眼法虽然在无支祁口里是不上台面的小东西,可是在很多场合确实是有用处的,那巨兽如同一条蛇的模样,还要嘶鸣着攻击,甩动尾巴砸下来。

    卫渊左眼化作金色。

    五指微动。

    轰然暴响!

    只是稍微一个用力,就将那巨大的海蛇按在地面上,后者的暴虐转瞬就化作了凄厉哀嚎,卫渊盯着这巨蛇,微微皱眉,难道说就是这东西,配合了突然出现的巨大坑洞,把那些天使全部阴了?

    在无支祁部分力量加持下,这蛇仍旧有挣扎的力量。

    倒是不弱,阴死这些天使,也不是问题。

    巨蛇的尾巴重重抽击着地面,声音巨大震撼,让人心中恐惧,卫渊打算带着这东西上去的时候,脚下地面突然一阵晃动,面色一变,正要腾空,脚下土地瞬间崩碎,一股海浪突然纠缠住卫渊的双腿。

    几乎是瞬间,将他拉入海底。

    一瞬间进入海洋。

    卫渊双眼前的视线被水域遮蔽。

    而在下一刻,周围的海水直接溃散开,像是环绕着君王一样围绕在卫渊身边,无支祁的真灵在卫渊心底发出声音,平淡补充道:

    “加一。”

    卫渊嘴角一抽。

    不过是御水而已,他自己也成。

    这猴子什么时候会敲诈了?

    淦!

    不学好!

    心中腹诽,卫渊倒也没有在这个时候和无支祁纠缠,集中精神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在鱼群之中,他缓缓向下沉去,抬头看到那一座岛屿的阴影,低下头,看到海域深处丝毫不透光,仿佛潜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恐怖。

    他们落入海底,双脚踩在地面上。

    卫渊的眸子微微一动。

    刚刚在上面根本没有看到。

    现在下来才发现,前面的深海礁石上,居然有一座亭台?!

    亭台上有一张石桌。

    桌子后面是一名高大的男子。

    卫渊抬手按剑,做戒备状,金色左瞳却在瞬间剧烈收缩。

    下一刻,一股水力瞬间出现,纠缠卫渊,仿佛万水纠缠,将他送到了亭台前面,卫渊眼底神色不变,抬手拔剑,将水汽搅碎,旋身,左手吐焰,瞬间近身,五指微屈,就要将这狠辣直接的一招按在那男子脸上。

    那名男子抬手,在卫渊肩膀上一按,卫渊只觉得双眸一晃,身上虚晃一下,地煞七十二法瞬间被破,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落在了椅子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直接将他轻易镇压的对手,面色微沉,一抬头,看到了白首金瞳的无支祁。

    无支祁和他的一丝联系,留在他魂魄里的真灵,被直接打出。

    男子平淡道:

    “坐吧。”

    卫渊缓声道:“你是谁?”

    高大男子看向他,似笑非笑道:

    “不是尔等,说要与吾共饮?”

    共饮?

    卫渊怔住。

    突然想到了淮水改道的时候,他和无支祁同时说的那句话,他们说共工,共饮。

    心脏重重跳了跳。

    张了张口,卫渊脑海中突地回忆起烛九阴的话。

    ‘嗯,这一次去,你可以把那羽族的小家伙带上,应该会有意外之喜……’

    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