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1章 剑气青衫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67
  第0331章 剑气青衫薄

    剑气撕扯,海浪朝着四面八方涌动溢散,发出仿佛闷雷一样的声音。

    而除去这浪潮声之外,只余下一片死寂。

    项鸿宝茫然看着那一艘来自于圣堂教廷的巨大船只沉入海中,看到一个个身穿古典造物铠甲的骑士像是下饺子一样地从船只上跳水,激荡起大片大片的水花,玩命般远离那船只,担心发生巨大的爆破。

    而最终那船只却只如同烂石头一样沉了下去。

    像是铁罐头一样的骑士们必须消耗相当的力量才能浮在水面。

    纪康乐等人心中重重跳动了下,呼吸都有些急促。

    不过眼中则是有快意之色。

    海浪突然从中间分开。

    有身穿银色铠甲的中年男子直接踏足海面,双眸蔚蓝,注视着卫渊,缓声道:“为什么攻击我们?”

    他仍旧还用那种古代语言。

    这是打算装傻到底。

    突然看到了从直升机上用绳索滑下来的项鸿宝,眼神微凝,对方是有资格参与部分教会事务的成员,可以说已经算是中层,现在和这些人混在一起,教廷次级裁判长惊愕道:“项,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句话还是用的教堂古代语言。

    项鸿宝沉默了下。

    然后神色认真,对着教堂裁判长道:“其实……”

    “我是个警察。”

    ……

    ??!

    在这一瞬间,教廷裁判长的心情从茫然,到愤怒。

    抛出了烂梗的项鸿宝得意洋洋。

    而神州一方却有些尴尬。

    卫渊收剑,道:

    “按照国际惯例,三次示警,超凡者不停下行动,接受配合。”

    “将视为挑衅,我方有资格采取行动。”

    “你被捕了,教廷裁判长阁下。”

    气势汹汹而来,却被一剑将巨轮都斩断的裁判长沉默了下。

    他似乎无可奈何,叹了口气。

    而后脚下水面突然炸开。

    整个人仿佛出膛的炮弹,瞬间掠向项鸿宝。

    知道他懂得其他国家语言的项鸿宝,以及教会的‘叛徒’必须死。

    右拳顿了一瞬,裹挟的力量却更为凶悍,猛地砸出。

    这一拳,足以将古代堡垒的秘文城墙洞穿。

    项鸿宝似乎根本没能反应过来。

    但是当这中年男子的拳头重重砸落下来的时候,却突然察觉到不对,一股剧痛从磨砺地如同青岩一样的拳锋上传来,拳头砸下去,甚至于有一种砸在钢铁上的感觉,中年男子眼神一变,看到项鸿宝身前出现一名高大的僧侣,自己的拳头就砸在了这男人的胸膛上,毫无作用。

    甚至于僧人脚下的水面都没有泛起分毫涟漪。

    仿佛这一拳尽数都被他吸收。

    中年男子神色一厉,骤然后退,旋身出剑。

    圆觉诵了一声佛号,抬手五指翻覆,直接按在了这名金发男子头顶,浩瀚之力,但是后者只是感觉到清风拂面一样,而后,脚下海面骤然崩裂般,巨大的浪涛疯狂朝着周围拍击过去,轰鸣声音仿佛雷霆,如同天灾和神怒,就在中年裁判长的耳边和心底咆哮着。

    数息之后,海浪平静。

    圆觉收回右手。

    刚刚心底有杀机的裁判长冷静了下来。

    手掌微颤抖着从剑柄上移开。

    一众骑士看着素来沉稳霸道的裁判长,握紧了剑。

    一阵壮烈气势。

    项鸿宝也小声提醒道:

    “小心审裁判所的秘术。”

    一片沉默中,裁判长左手抬起,然后右手也缓缓抬起。

    “我要求符合人道和民主的待遇。”

    ……

    临时解决这些不怀好意的教会修士,对于卫渊来说,只是顺带,他真正的目标在于弄清楚,东海发生的变故和水神共工有什么关系,为了安全,卫渊和圆觉需要帮忙先把这些骑士押送回去。

    顺路抵达了教会拟造天使失去联络的地方。

    是一片风平浪静的海域。

    至少以卫渊的感知,他没有感觉到有问题,没有感知到来自山海界的古老神力,而问过圆觉,圆觉同样摇了摇头,在佛门之中,手持九环锡杖的圆觉,修为已经能算是第一梯队,他兼修渐悟的唯识宗和顿悟的禅宗,以心印心的手段很强,但是却毫无感知。

    没有吗……

    东海的异变,难道并不是因为共工?

    难道说是上次发现的伊甸园,导致的问题?

    卫渊心中有一个又一个疑惑出现,装作漫不经心问了凤祀羽一句,而少女却只是专注于思考美食,并没有什么感应,卫渊最终决定,在东海沿岸先落脚,然后再想想其他办法,实在不行,就再问一问无支祁。

    烛九阴的话,可能会惊醒共工。

    他思绪翻腾,旁边张浩则是拉住项鸿宝,疑惑道:

    “你什么时候是警察了?”

    项鸿宝尴尬道:“我不是啊……”

    “我只是一直都想要说一说这个台词。”

    张浩:“……”

    项鸿宝转移话题,咳嗽了下,看向和煦平静的僧人,双目微亮,道:

    “话说,大师,你刚刚那一掌,叫什么?有什么名号吗?”

    圆觉单手一礼,回答道:“那一掌是我的师祖所传下来的。”

    “招式平和,不攻人要害,多以巧劲降人,不多做杀孽。”

    “所以叫做大慈大悲千叶手。”

    听到这一句话的众人回忆起来刚刚那直接砸出一片海浪的一掌,陷入沉默,项鸿宝回过头来,看着那名裁判长肩膀上被圆觉按了一下后出现的巨大手掌印,嘴角抽了抽。

    不是……

    这玩意儿……慈悲?

    只要我的力量强大到能把对方吓得不敢拔刀子,那我就不用杀他。

    所以,力量等于慈悲?

    项鸿宝开始觉得那博物馆里的人是不是都有点问题。

    看向没有所得而陷入沉思的卫渊,突然觉得有些兴奋,道:

    “卫馆主,你刚刚那一剑,叫什么?是不是什么绝世秘籍?”他在没有被教委会大爷用两根棒棒糖拐进十字景教里之前,向往的就是那什么白衣剑客,潇洒缥缈的画风。

    “啊?剑术?没有名字……”

    卫渊抬起头,回答道:“要说秘籍的话。”

    “嗯……《人教版高二选修物理》第三章?”

    项鸿宝:“???”

    卫渊解释道:“剑是直的,以雷法灌入电流,然后笔直运动,电和磁原理,用剑气将雷法和磁场扩大,然后瞬间快速斩落,通过控制雷法强度造成高温和混乱磁场。”

    “电生磁懂吧?”

    “这玩意对付现代电子设备之类的,比起单纯剑气好使多了。”

    项鸿宝陷入沉默。

    突然觉得那个博物馆里,无论是馆主还是伙计,画风都有点歪。

    张浩,你说的是对的!

    圆觉赞叹道:“确实是个好方法,是卫馆主你想出来的?”

    “不啊,是张天师说的。”

    “他年轻的时候去雾都‘友好交流’过,觉得法术不能拘泥于过去的规章,说祖天师张道陵如果也在世,也一定会去学习这些知识,为了这个,再加上当时他被一个侦探一个医生撵得很烦,所以隐藏了身份,顺便在伦敦的大学里面蹭过课。”

    “哦哦,是雾都大学吗?”

    “不,是雾都女子大学。”

    “??!”

    卫渊看向圆觉,咳嗽了下,道:“当时他好像才十八九岁,被雾都全国通缉,还受了伤,只好这样,晚上藏起来,白天就蹭课,至于原因的话……我听说,雾都王室的伦敦塔最高层,有一座号称真理之门的宝库。”

    圆觉道:“贫僧也听过,据传说是不逊色于神州龙虎密藏的宝地。”

    卫渊道:“那门上有一道剑痕。”

    圆觉怔住:“??!”

    他反应过来,不敢置信道:“难道说,是……”

    卫渊把剑放在膝盖上,点了点头道:

    “是他做的。”

    “当时他就是倾力一剑,剑气洞穿十五米秘银大门,才被通缉的。”

    “这……为什么?”

    卫渊无奈道:

    “因为他听说,那里面有圆桌骑士时代留下的,湖中妖精酿的酒。”

    “当时他的酒正好喝完了。”

    船只上一片死寂。

    太荒唐了。

    可荒唐里,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一丝恣意的潇洒。

    项鸿宝张了张口,半带羡慕半带着吐槽道:

    “他还不如把湖中妖精绑了。”

    卫渊沉默了下,尴尬道:

    “他确实绑了……”

    “嗯??!”

    这是阿玄告诉卫渊,为什么龙虎山一众人不允许老天师喝酒的真正原因,算是黑历史,听完之后卫渊觉得,这戒酒令还是很必要的,不过卫渊倒是觉得,现在坐在龙虎,看着人间的老迈天师自然有气度,可年少时醉心于酒,醉心于剑的少年道人却也足够潇洒,足够浪漫。

    潇洒得厉害,狂得要命。

    是因为知道雾都王室将湖中妖精当做自己王室的私产,将周围密林布下阵法,不许妖精外出,也不许旁人进去,少年时的张若素性子起来,又厌恶雾都曾对神州起了歹念,在王室典仪之中,仗剑凿穿了皇家侍卫。

    起了道门法阵,直接撞破了雾都封印。

    在那位有着漫长岁月,无数传说的湖中妖精眼里。

    有着如同长夜般黑发的少年像是天神一样从天而降,出现在她的面前。

    满袖的月光,一身剑气。

    卫渊回忆阿玄说过的话,简略道:

    “他带着湖中妖精,在欧罗巴游历了十个月,离开之前,第二次闯入了伦敦塔,把圆桌骑士曾经从湖中妖精那里‘得来’的名剑送了回去,一报还一报,物归原主。”

    “然后为了省船票买酒,偷摸摸上船,结果喝醉了酒,上错了,那是个运送囚犯的船,他就给送到了澳洲,这大概是在他十九岁多的事情,不过后来在澳洲他也过得挺自在的,没办法,道门剑侠大多这性格。”

    “把他们扔到小岛上数蚂蚁都能很开心。”

    项鸿宝满脸羡慕,裁判长心中掀起了天翻地覆的巨浪,这些事迹和他脑海中的一个名字对应了起来,而这个时候,船只抵达了海岸,为了防止这帮骑士乱闹腾,卫渊和圆觉不得不将他们一直押送到特别行动组。

    之后当然有专人负责。

    纪康乐把他们送出来,道:“这一次真的感谢卫馆主你们,要不然,我们可能拦不住那帮教廷的。”

    卫渊摇了摇头,道:“应该做的事情。”

    纪康乐又数次感谢,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道:“对了,卫馆主你们如果是要查东海最近发生的事情,可以去一座小岛……我记得距离那些圣堂的人说的地方还挺靠近的。”

    “那儿还住着一个村子的人。”

    “我们出任务回来的时候,如果晚上赶不回来,就常常在那儿呆一晚上,混得挺熟了,要不然我带着你们去看看?”

    东海事件附近?

    卫渊若有所思,想到烛九阴对于这一次出行的评断,有危险,但不致命,甚至于有些意外的小惊喜,稍微按下些心。

    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