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9章 建议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001
  第0329章 建议

    伴随着梦中灵性的变化,卫渊的梦里各种食物应有尽有,像是开了一场极端热闹奢侈的宴会,各种大鱼大肉,各色美食,可是等了好一会儿,烛九阴始终没有出现,梦中空空荡荡的。

    卫渊沉吟。

    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对于这位大神太不够敬重了。

    如果说东海的事情,涉及到共工,那么位格同样是古老神灵,甚至于比起共工还要更强些的烛九阴,应该知道的更清楚,但是现在烛九阴拒不出现的情况下,卫渊第一时间想到了无支祁。

    共工的传说中,第一件大事件是头撞不周山。

    第二件是掀起席卷神州的巨大洪水,淮涡水君无支祁是他的盟友。

    相柳和防风氏是祂的属下。

    如果真的是共工的话,无支祁可能会知道很多。

    和无支祁就熟悉多了,卫渊将梦境中的美食全部收集起来,直接苏醒过来,拿出手机发消息过去,把大概的事情讲解了一下,然后询问道:“水君,东海这变故,可不可能是水神苏醒导致的?”

    没有回答。

    这猴子,相当高冷嘛。

    卫渊默默打了一行字:“游戏喜加一。”

    手机屏幕亮了下。

    “加二。”

    卫渊道:“成交。”

    淮水底部,计划通的无支祁稍微往后躺了下,手中握着快乐水,瞅了瞅卫渊的描述,断然回答道:“共工的话,这情况,根本不可能是他!”

    卫渊道:“……这么确定?”

    无支祁眼神古怪,道:“当然,你稍微用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了。”

    “那是谁?”

    “那可是共工啊。”

    “禹王用铸九鼎的材料,把他当鱼罐头在海底下埋了几千年。”

    “我醒过来都想要和禹王干一架。”

    “那家伙脾气比我可暴多了。”

    “要是祂真醒了,第二天就东海倒灌你信不信?倾四海之水,能直接从蓬莱岛淹到昆仑山那边去,这世上其他区域的海神,应该没有能直接撞倒天柱这个概念的实力,权能碰撞,大概率不是那暴脾气的对手。”

    无支祁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那个生的孩子什么种族都有的海神尤其不行。”

    祂最近打通关了战神,对于其他神系稍微了解了下。

    “我认识共工的时候,那家伙是和颛顼为敌的,目标是成为天地共主,创造另一种世界秩序,那个波什么的,估计共工直接看不上,而且共工尤其讨厌神灵恣意留下后代。”

    “总之,不可能是共工,是祂的话,我恐怕都脱困了。”

    卫渊神色凝重。

    东海之水倒灌神州。

    说实话,这么荒唐事情,你放在全世界任何一个神系神话里的水神身上,都显得太夸张太荒唐,不可能会相信,只当做是在杞人忧天,这太荒谬了。

    可放在共工身上……

    你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性。

    可能性还挺大。

    撞倒不周山,弄出九幽,还曾经水淹神州的水神共工。

    苏醒之后,掀起东海波涛,倒灌九洲。

    这合理吗?

    这太特么合理了。

    完完全全就是那家伙会做出来的事情。

    难怪禹王要把祂直接钉死了埋地下去,杀又不能杀,可能还杀不掉,放回去又不能放,也就只能活埋了。

    卫渊带入一下禹王的立场都觉得头痛,如果说按照无支祁的思路,以结果倒退缘由的话,确实不像是水神共工的作风,沉吟了下,卫渊缓声问道:“那会不会是共工苏醒之后,发现实力还没能全部恢复,所以暗中蛰伏?”

    无支祁道:“不可能。”

    “禹把祂封印在了东海之下,是为了保持神州水系的活性。”

    “封印加持地很深,但是一旦解开封印,共工真正意义上接触到海洋水域,那么祂的实力将会快速恢复道一定程度,而恢复六成左右实力的共工,在这个时代,谁都拦不住祂。”

    “共工可能苏醒不是小事,你可以去东海探查一下。”

    无支祁喝完快乐水,突然道:

    “对了,你要帮我一个忙,这次的游戏就免了。”

    卫渊收回注意力,道:“什么忙?”

    五十万凌空飞走。

    还多加了一张嘴,卫馆主觉得自己余额严重不足,能省则省。

    无支祁正色道:“找一个叫做圆觉的小秃驴。”

    卫渊脸上神色一凝,道:“你找他,干什么?”

    无支祁道:“本座才知道,那小秃驴是唐时候唐玄奘的传人。”

    卫渊想到了西游记中的恩怨纠葛,还有热心网友们的思维发散能力,嘴角抽了下,道:“水君你打算做什么?”

    无支祁冷笑一声,道:“还能做什么?”

    祂声音微顿,断然道:

    “当然是给他脑壳上,也套个金箍!”

    卫渊:“……”

    他又回忆起无支祁在梦中给他那一陶罐了。

    好吧,淮涡水君虽然性格唯我,但是却不喜和凡人计较。

    卫渊沉默了下,打出四个字。

    “下次一定。”

    ……

    把手机收好,卫渊准备出去和众人汇合。

    可是才走出一步,突然觉得一股困倦之感浮上心头。

    而后往后一下坐倒在床上,又昏睡过去。

    他重新回到梦中。

    而后,在梦中不受控制地出现了一件一件新的菜肴,和刚刚准备的东西相比,这一次口味偏向于清淡,甚至于还复刻出了一壶茶,是龙虎山上蹭老天师的。

    卫渊抬起头,看到了一身暗纹常服,气质苍古,看不清面容的烛九阴。

    看到烛九阴伸出手夹了一筷子菜。

    心底浮现出一个荒谬的想法。

    难道说,刚刚没有回应……

    是烛九阴不喜欢那些菜?

    卫渊嘴角抽了下,觉得心中对于九幽共主的印象再度出现了一道裂缝。

    是之前在梦里试过菜之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口味么?

    还挺挑。

    叮,您使用的祭品不符合要求,召唤失败。

    卫渊心中玩笑自语,消解可能要面临共工的压力,他相信无支祁的判断,但是这种重大的事情,证据越多越充分越好,沉吟了下,卫渊将东海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询问道:

    “我想要问一下,东海的情况,是不是水神共工脱困的迹象?”

    烛九阴摇了摇头,道:

    “共工?”

    “如果是祂的话,我不能说,也不能去算。”

    祂看了一眼卫渊,道:“如同猛兽皆有领地。”

    “一头苍龙如果沉睡的话,是不会因为一只鸟的振翅声音而惊醒。”

    “但是如果是其他强大的异兽出现,那么不管祂处于什么情况,都会瞬间惊醒;道理相似,你去东海,未必会引起共工的注意,但是一旦由我去探寻共工的情况,那么以祂的位格,将会瞬间苏醒,那时候,就是真的有破封的危险。”

    有破封的危险?

    卫渊很快明白过来,心底稍松,道:“烛九阴,你也觉得不是共工脱困?”

    烛九阴摇头道:“不是祂,至少不是祂脱困了。”

    “否则,山海界的水脉也会有所感应。”

    “但是你可以去东海地界看看,东海是封印共工的地方,还是要关注的。”

    “至于安全,你这一次去的话,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不会致命。”

    卫渊感知到烛九阴的双目仿佛能洞穿自身的魂魄,一扫而过,听到烛九阴的话,心中有所明悟,道:“这就是从伏羲那里看来的太初八卦推演吗?”

    烛九阴点了点头。

    而后补充道:“你学不会。”

    “你和禹一样,你们都学不会。”

    卫渊嘴角抽了下。

    烛九阴补充道:“女娇也学不会。”

    卫渊:“……”

    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愉快。

    他望向烛九阴,决定多争取一下这位大佬的建议,诚恳道:

    “那这一次,烛九阴你有什么建议吗?”

    “建议?”

    烛九阴沉吟了下,开口。

    嗓音苍古悠远,有天神的沉凝和威严:缓声道:

    “若是说建议。”

    “那么……”

    “下一次,这一类菜品多点。”

    卫渊顺着手指看去,看到一枚精致的甜点。

    陷入沉默。

    我不是问你这个建议。

    还有烛九阴你难道喜欢吃甜的吗?

    烛九阴面不改色收回手指,嗓音平淡,道:

    “另外,这一次去,你可以把那羽族的小家伙带上,应该会有意外之喜。”

    羽族的小家伙?

    凤祀羽?

    卫渊一愣,很快明白了烛九阴话里的真正含义,神色微沉——

    是火神祝融的祭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