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8章 共工?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04
  第0328章 共工?

    某一辆车里。

    张浩终于接收到了那位馆主的消息。

    可不知道怎么的,仿佛是错觉,他在那短短六个字里面看到了某种咬牙切齿的艰难,嘴角抽了抽,想到张若素祖师爷的话,再艰难,张浩觉得自己也得硬着头皮过去。

    说实话,原来他很喜欢去那种老旧的街区转转。

    尤其是在办案之后,那里没有新城区那么繁华热闹,可是坚实的路面,两边儿粗壮的老树,还有那种慢悠悠懒洋洋的味道,都能让他这种职业的人从心里面放松下来,不管是在汽车里吃一份盒饭,还是蹲在树下面抽烟。

    等人来了的时候把烟头踩灭,抱歉笑一笑再迈步离开。

    都能给人一种,卸下重担,从心而外的轻松感。

    嗯,以前是这样。

    现在他宁愿待在办公室,也不愿意去那一条老街。

    什么时候开始的?

    唉,自从认识卫馆主以后。

    那边儿气氛总觉得越来越叫人觉得沉重了。

    张浩叹了口气,掐了烟,一脚油门踩下去,项鸿宝还在怀念刚刚那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和鲜美的面汤,那么一点根本不够啊,只觉得更饿了,转头看着张浩,道:“去哪儿?怎么这一脸凝重?”

    张浩道:“你不懂。”

    项鸿宝撇了下嘴:“不就是搬救兵吗?”

    “我都听着了,什么博物馆,有什么不懂的?”

    张浩叹了口气,道:“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脚下油门倒是给得够足。

    项鸿宝心里吐槽,怎么连这行动组专用的车,都能感觉到推背感?

    这帮家伙绝对改装了。

    片刻之后,张浩开车拐入了老街,从车里面翻出一小包苏打饼干,项鸿宝内心思索,这苏打饼干到底过期了没,这玩意儿潮得简直像是梅雨季节南方宿舍里的内裤,完全感觉不到酥脆感。

    正在这个时候,项鸿宝突然瞳孔收缩。

    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刺骨感觉浮现心头。

    脊背下意识挺直。

    他的耳畔听到了嘶鸣的声音,像是钢铁,又像是暴烈的战马。

    还有一种跨越漫长岁月的悲伤。

    他下意识转过头去。

    一片宁静。

    左右看了看,后面看到了几家店铺,难得在这样的老街道里还有新开的店,一家书店,一家是画室,那股寒意就是从那两家店铺那里传来的,可是仔细思索,却又完全没有那种感觉。

    项鸿宝转头看向张浩,古怪道:“你听到什么了吗?”

    张浩疑惑着看了他一眼,道:“什么?”

    “……没有就算了。”

    项鸿宝耸了耸肩膀,一下把潮湿的饼干扔回去,道:

    “不过你说的没错,这儿的确是有点问题的。”

    张浩已经下了车,项鸿宝也就跟着下车,看到博物馆,眼眸微亮,当张浩深吸口气,调整好心态,走入其中的时候,项鸿宝也跟着后面,看到了正在开饭的众人,伸出手拍了拍张浩,道:“这不是挺温馨的吗?”

    他看到一名青年正在盛饭,旁边应该是他妹妹,胃口相当好,那边儿还有两名都很好看的女士,旁边一个椅子空着,显而易见是有人临时离开这座位,一股阖家团圆在这儿吃饭的感觉,项鸿宝道:“哪儿怪了?”

    张浩的身躯僵硬。

    在他眼里,那边是显而易见并不寻常的神秘少女,是连祖师都要尊敬的天女前辈,是西楚霸王项羽所爱之人,环顾一周,只能在心里庆幸,那几位青丘狐族之人不在,要不然,再加上一位九尾狐。

    他一个入世历练的小道士,心里实在是扛不住。

    卫渊看到那行走的五十万,眸子微亮。

    难道说,这是来付款了?

    于是轻咳一声,道:“张浩,这位是谁啊?”

    张浩回过神来,介绍道:“啊,这位,他叫项鸿宝,是神州十字景教打入西方神堂的自己人,结果不知道被谁举报了,今天才放出来。”

    自己人?

    卫渊面色微僵,面不改色,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让人遗憾……”

    项鸿宝看到这年轻的博物馆馆主脸上情绪真实,大为感动。

    只觉得这是真正能感怀世人的人物。

    瞧瞧,瞧瞧,这不比十字经里的圣人好多了?

    卫渊邀请两人坐下说,正在这个时候,恰好圆觉从后面走出来,他刚刚是去厨房拿饭的,见到两人,笑道:“是卫馆主你的客人吗?要不要贫僧拿两副碗筷?”

    卫渊道:“来都来了,麻烦圆觉你了。”

    “哈哈,客气了。”

    大和尚转入后面,又盛了两碗饭出来。

    项鸿宝早就饿的遭不住了,道谢一声接过来。

    张浩还有些拘谨,道谢一声,转过头去接的时候,看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面容,面色一呆,脑海中,今儿个才看了的那些视频从脑子里涌现出来,佛们论法绝对的主角,大唐玄奘的传人,唯识宗……

    “你,你……”

    大和尚单手一礼,嗓音温和,道:

    “贫僧现在在卫馆主这里落脚。”

    “顺便做一点杂活。”

    “只是这博物馆里一个小小的伙计罢了。”

    博物馆,伙计……

    张浩张了张口,看了看这一家小小的博物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只有旁边早早锒铛入狱,被没收了手机强制性断网的项鸿宝,不知道这和尚跟脚,没心没肺,吃得开心至极,而凤祀羽就只好气得磨牙,下筷的速度不断飙升。

    旁边珏神色清淡古雅。

    虞姬也只是听到这青年姓项,眼底才稍有些波动了下。

    神州习惯性在饭桌子上说事,卫渊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张浩收拾了情绪,把之所以匆忙过来的缘由都讲述了一遍,当说到有西方修士精锐,尤其是具备神性的存在,要进入神州海域,卫渊皱了皱眉,打断道:

    “他们这件事情,提前找龙虎山报备过吗?”

    修行者,尤其是具备神性这一层次的修行者。

    对于普通人来说,属于战略性的力量。

    进入他国领域,必须报备才对。

    张浩摇了摇头,道:“天师说,这件事情之后再收拾他们。”

    “先弄清楚东海发生的事情才是重点。”

    卫渊颔首,眉头微微皱起,西方十字教的势力相当不弱,新大陆和澳洲的分部精锐一起消失,尤其是具备神性的拟造天使都直接断了联络,显而易见,东海潜藏了某种能瞬间抹去拟造天使级别修士的危险。

    这种危险在神州领海,必须得处理。

    这才是张若素的意思。

    先把这危险排除掉,再去收拾那帮不守规矩的人。

    东海……

    卫渊闭了闭眼,脑海中本能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共工。

    撞塌了不周山,撞出了天倾西北的大神。

    引导了神代的大洪水,被禹率领诸神万族封印于东海之下。

    虽然当初直接封死了口子。

    可是谁也保证不了。

    这迹象,难不成共工复苏了?

    卫渊眼角跳了跳,越想越是觉得可能性巨大。

    共工的话,想要收拾几个具备神性的拟造天使,跟吃饭一样简单。

    正在这个时候,项鸿宝的手机又响起来,他依依不舍地放下筷子,拿起手机,按下了通话键之后,才注意到对面是来自于圣堂,还没来得及走出去,就传来了圣堂的声音:

    “项!立刻去找神州的修行者!”

    那边的老者失去了原本的镇定,只剩下咬牙和怒意:

    “但是千万不要让他们的高位修者直接知道。”

    “想办法柔和处理一下,新大陆教会那边宣扬说,是神州将我们的牧师和天使们害了,现在挑拨得裁判长私自率领精锐从海上往神州过去,非得要神州修士给出一个说法,你想办法拦住他们!”

    “一定想办法把他们带回来。”

    “这件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不要激化矛盾,千万记住,不要直接让他们高位修士直接参与此事,想办法从公式化渠道处理,那些高位修士可能会直接动手……”

    电话结束。

    项鸿宝嘴角抽搐,沉默了下,尴尬地转头看向一桌子的人,道:“就,就是这样。”

    “十字裁判所那帮狂热疯子,已经在路上了。”

    卫渊把筷子放下。

    圆觉双眸平和。

    张浩张了张口。

    卫渊抬手止住张浩,看向项鸿宝,嗓音平静问道:

    “他不是说不让你告诉神州高位修士吗?你决定要怎么做,这毕竟是你的信仰。”

    项鸿宝一愣,道:“当然是直接找天师啊。”

    他骂骂咧咧道:“还什么公式渠道,打算搞毛线啊,奶奶的,又想要搞什么民主化,打算用国际舆论压人那一套,我呸,这帮家伙,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他们嘴里要说什么屎了。”

    他注意到还有女生,守住了嘴,然后理所当然道:

    “那个,别这样看着我啊,我确实是入了教会的,这没法说,可是神州的领地和领海,不容侵犯,这也是我的信仰。”

    “信仰也是有先来后到的对不?”

    “其他信仰那得排后头,神州疆域不容侵犯,这玩意儿可是我的出厂设置好吧?我怎么可能为了神去背叛国家?”

    项鸿宝咳嗽了下,正色道:

    “自我介绍一下,十字景教教会街道办文艺工作室合同工,三年转正期,项鸿宝。”

    “所以,你应该称呼我为,同志。”

    项鸿宝看到没人接茬,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然后道:“张浩,你能找到天师吧,赶快找高位修士把那帮裁判所的疯子给收了啊。”

    虞美人嗓音平淡道:“疯子?这可未必。”

    项鸿宝愣住。

    虞美人手指轻轻抵着桌子,若有所思道:

    “一方面派遣裁判所,一方面又通过你的方法,把这个消息告诉神州,这样的话,哪怕最后事情发展到了最糟糕的情况,只要把你找到,把消息记录提出来,至少能够把教会摘出去。”

    “教会是无辜的,这是最后必然的结果,但是真的如此吗?”

    “灵气复苏,你确认,这不是教会想要试探神州这片古老土地复苏到什么程度,借助裁判所的愤怒顺势而为的吗?”

    项鸿宝张了张口。

    这一瞬间感觉到了某种叫做政治手段的肮脏东西。

    他反应过来,呢喃道:“所以,天师最好不要出手。”

    “这事情不应该动用神州最强的修士,要展现出神州的底蕴。”

    凤祀羽道:“虞姐姐,你好厉害……”

    虞美人沉默了下,平淡道:

    “只是跟着一位姓范的老先生学了点皮毛罢了。”

    “不值一提。”

    项鸿宝头皮发麻,道:“这要怎么办?张浩,你想办法联系下其他人……天师府里的高人应该还有不少吧。”

    卫渊起身,看向旁边的憨厚僧人,道:“圆觉,要不要活动下?”

    僧人双手合十,道:“你是馆主,我是伙计,你说要活动,当然没问题。”

    项鸿宝愣了下,结结巴巴道:

    “你们疯啦?那可是裁判所,是一堆疯子啊。”

    “很能打。”

    卫渊道:“精锐?习惯了。”

    大秦时代常打。

    圆觉道:“多谢施主关心。”

    “贫僧只是想要和他们好好说说道理,把事情说清楚就好,未必要打。”

    卫渊抬手把剑提起,铁鹰徽记的八面汉剑落入手中,低沉剑鸣令项鸿宝动作一顿,圆觉想了想,将那柄八百斤的九环锡杖抬起,九环鸣啸,让人心中清净,沉重而巨大的锡杖本身,也具备让看到这东西挥舞起来的人瞬间冷静的奇妙力量。

    卫渊又把枪械取出来,这东西对人的威慑力还是有些的。

    无声无息,伴随着兵器鸣啸的声音,枪械咔嚓声,锡杖震颤的声音,一股股肃杀之意在卫渊和僧人身边环绕,卫渊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把剑提在手里,看了看表,对张浩几人道:“稍微等我一下,我去拿个东西。”

    然后回到内室,关上门。

    干脆利落,直接躺在床上,两眼一闭,直接睡着。

    梦中出现了无数美食——

    上古秘传之九幽共主烛九阴召唤术。

    卫渊心中玩笑了一句,心底思绪却有些沉凝。

    得先确认。

    那边共工到底醒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