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6章 惊鸿起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18
  第0326章 惊鸿起

    在圆觉离开的时候,戴英卫下意识地按下了摄像机的快门,把那一幕拍摄了下来,他看了看,觉得这或许是自己拍摄下来最好的照片,甚至于是可以竞争那些摄影奖的成果。

    但是他最终并没有把这样的一张照片刊登出来,而是自己保留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或许再也见不到这个僧人了。

    也却是再不曾见过。

    之后的生活里,他就只是普普通通地过。

    结婚生子,认真生活,认真工作。

    在他年老的时候,成了一个和善可亲的老头子。

    在某天下午,躺在躺椅上晒太阳的时候,安静地睡过去了,再也没有醒过来,而他的孙子从一本书里找到了一张泛黄的照片,那是僧人掠过高空的时候,低下头,微笑点头道别的模样。

    尽管是寻常普通的一生,也已经尽心尽力地走过,曾和灿烂的光芒交错而过,因而也可以仰起头说自己无愧于心,而这样的故事,并不为人所知,直到他的孙子,亦或者是他孙子的孩子,某天无意走入了一家普通的博物馆。

    在那里看到了昏黄柔和的灯光,看到了看书的博物馆馆主。

    这就是古物的价值……

    故事因而得以延续。

    ……

    在圆觉天台山论法之后,他所说的话以难以想象的热度飞快地传播。

    其他的暂且不说,毕竟这僧人说的话,相对于大部分只知道念经礼佛的人来说,冲击力实在是有些过强了,而之后以九环锡杖打破泥胎佛之后,化作虹光飞去,这冲击力更是巨大无比。

    “卧槽,牛逼puls,这也太厉害了。”

    “这佛法这么简单?!”

    “简单?真的能这么吃饭时吃饭,走路时走路,睡觉时睡觉过一辈子,那你也算是个牛人了。”

    “牛人,归牛顿管吗?”

    “这,可能你可以把牛顿大爷的棺材板钉死点。”

    “666,边儿上再浇上铁水封死掉。”

    “楼上的,你是魔鬼吗?另,建议埋到地下十米一下。”

    “你说对了,洒家当年镇关西的时候,诨号正是撒旦。”

    “不过,连佛像都打破了。”

    “是啊……”

    这样的议论在许多地方发生。

    和之前的道门佛门论法不一样,那个可以说是我道更高一筹,是有门户差别的,道门赢了,可以说是道法深厚,神通广大,但是现在圆觉直接以佛法破佛门,这玩意儿就是直接把那烂地腐朽的根子给刨出来。

    扫去上面的泥土,刮去奢侈的金粉,把腐烂的样子曝光出来。

    一句话。

    这可不是杀人啊。

    这是诛心!

    网络上大部分人的狂欢,在那些念经礼佛,尤其是发展出来的一大串产业链里面,就是可恨至极的诛心之言,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现在是哪儿哪儿都开始寻找那位圆觉僧人。

    想要见见佛门高僧的,在找他。

    心中浮现恨意的,想要找到他。

    有些心思活络的,也想要找到他,做生意嘛,不丢人,和谁做不是做?和那些大师做,也是赚钱,和这位大师做,也是赚钱,更何况这位的名气更大更足,这个时代,流量和热度就是真金白银。

    嗨,这个世道,谁又会和钱过不去呢?

    又有之前曾经见到过圆觉的人在网上发帖子,一开始未必没有人打算要借助这个来给自己赚点热度,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个世道上,聪明人也太多了,而那僧人也太寻常了。

    和他接触过,见到过他的人,接受过他帮忙的人太多了。

    这个时候,就像是雨后春笋一样,一个个都全部都出来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在网上一搜,到处一片。

    卫渊暂且告辞,离开了龙虎山,回到了博物馆里。

    关云长和赵玄坛,此刻还在吸收汲取香火祭祀的力量,这不是那种能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时间,卫渊沿路回到博物馆里,顺便把米饭淘好,加了点水泡着。

    顺便打开手机,去看最近的新闻,佛门论法的事情热度很高,已经不再比之前道门昆仑瑶池差上多少,卫渊感慨,没有想到当初认识的僧人,居然有这么高的手段。

    他突然有种恍惚的感觉。

    他是活在这个时代的。

    但是假如,假如……

    在未来,他某一世的真灵再度复苏,那么会不会回忆起来现在的事情。

    他和佛门玄奘传人一起谈论过佛法的戒律,也曾经给道门天师灌过醒酒汤,曾经踏着淮水送入东海,似乎也是很波澜壮阔的事情,历史和岁月往往是没有实感的,但是现在经历的,平淡平凡的某一天,百年后的人再回看,或许会感觉到一种如同惊雷般的震撼。

    但是这仍旧是寻常的一日。

    我们本身就生活在历史之中。

    哗啦啦,外面有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秋天是多雨的时节,尤其是进入了深秋,卫渊把米放到电饭煲里做好,慢慢看着那些新闻,还有不少人在开始讲述金刚经和心经,心经说是以心抵达彼岸,金刚经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都是在说不该执着于外相。

    又有弹幕里有人在刷屏。

    “圆觉大师到底在哪里?”

    “是啊,不知道是在哪一出宝刹出家修行?”

    “唯识宗,会不会是在长安慈恩寺里?”

    “别去了,我们本地人都去那地儿看过了,没人。”

    卫渊估摸着时间,看来圆觉是不打算来了。

    也是,圆觉的性格,似乎也不是会麻烦其他人的那种。

    更何况,他原本是担心圆觉如果在论法里面受了伤,一个人不大好处理,所以才邀请他过来暂住,他也没有想到,圆觉的修为居然高到了这个程度,硬生生没有受什么伤,就直接闯了出来。

    不过,也有可能是九环锡杖的辅助。

    卫渊想到自己靠着九节杖和太平道弟子交锋时候的样子。

    同样是占据了相当的优势。

    以唐玄奘当初的传说事迹,对于其他佛门流派的碾压和压迫感,搞不好都已经被刻入DNA了。

    不要什么都往DNA里刻啊喂。

    卫渊心里调侃了一句。

    米饭的香气逐渐在屋子里弥漫着,让人心安,雨渐渐变大,雨水敲击在了老街的屋顶上,由远而近,声音时而轻时而重,在一股流动的声音里,雨水从屋檐垂落下来,串成珠子,落在地上又溅射出水花,弥蒙着水汽。

    各种雨水低落敲击的声音和滑落的声音绵密而柔和。

    米饭的香气又有烟火气。

    在一大堆弹幕里面,有些生涩的直播博主轻轻敲击木鱼,念诵金刚经,恰巧念诵到了‘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一句,门外有脚步声停住。

    雨声,风声,木鱼声,诵经声,烟火气。

    僧人叩门声。

    卫渊愣了下,转过身去开门。

    门外一身僧衣,头戴斗笠的僧人立于雨帘里,手中拄着九环锡杖。

    僧衣下藏着两只鸟雀。

    圆觉抬了抬斗笠,脸上露出微笑。

    “卫馆主,打扰了。”

    ……

    与此同时,江南道,某特别行动组的审问房里。

    有着黑色头发和瞳孔,发丝微卷的青年被关在里面,这是专门为修行者准备的上乘住所,每天按时作息,一床一桌一卫,专门接受过训练的人员提供全天二十四小时无障碍关切服务,每天有专门的饮食,一天三顿绿色蔬菜,少油少盐,保证能够让你保持健康。

    而且因为修行者各种奇怪的力量,这审问房的材质相当扎实。

    只能透过铁窗来和外面交流。

    项鸿宝嘴角抽了抽,看着这铁窗和上面的铁杆,差一点就要喊一首铁窗泪了,他摇晃了下,道:“我说了,我是冤枉的啊!”

    “冤枉的,那可未必。”

    张浩把搜出来的十字架往桌子上一扔,道:

    “这是什么?”

    项鸿宝张了张口,道:

    “我真的是冤枉的,这东西,这东西是我买的。”

    张浩坐在椅子上,手里捏着一本本子,抬了抬下巴,漫不经心道:

    “你继续说。”

    “我在听。”

    项鸿宝嘴角一抽,心中纠结要不要干脆说了。

    好一会儿,张浩皱了皱眉,道:“不说是吧?”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道:“好,有你喜欢的。”

    片刻后,在项鸿宝担忧自己会不会遭遇到某些不人道待遇的时候,一名青年被张浩带进来,旁边还带着一个小个子女生,项鸿宝眼神古怪,听到这青年叫做秦元,旁边那女生叫什么没大注意。

    秦元,也是钦原瞅了瞅这被关起来的青年。

    这是天师府给他们的……嗯,义务。

    延长人间许可证的义务。

    钦原旁边的女生是一种天然擅长五感类蛊惑法术的山海异兽。

    张浩低语了几句,那女生怔住,然后点了点头。

    ……

    片刻后,项鸿宝双手死死抓住了铁窗上的铁栏,咬紧牙关。

    他双目直勾勾地盯着了前面,他的五感,尤其是胃部的感知被不知道强化了多少倍,然后,就在他前面,放着一碗刚刚泡好的泡面,是垃圾食品中的垃圾食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股子香味几乎要把他的胃酸给直接榨出汁来。

    泡面是一种神奇的食物。

    一段时间不吃铁定会想。

    但是吃了又觉得就这样。

    吃一包不够,两包又会撑。

    张浩平静地用一台小风扇,把香气吹过去。

    “说不说?”

    他按下了第二档。

    香气更为浓郁。

    而那山海异兽所化的少女也将强化五感的法术施展到了极致。

    伴随着一阵胃部的剧烈声音,项鸿宝在食欲之下屈服了。

    他把什么都交代了一遍,当然,仅限于他是来自于神州十字景教跑去卧底的自己人,手续之类的都有,还给景教那边的老神父兼街道办热心工作老大哥打了个电话,被破口大骂一顿后,那边的老大哥决定过来提人。

    而项鸿宝也得以吃上了那一碗泡面。

    第一口是巨大的满足感。

    第二口那种满足感就急剧衰弱。

    他盯着张浩,沉吟了下,道:“能给我根肠吗?”

    “再加根卤蛋。”

    张浩看了眼这个突然自来熟的家伙,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东西递过去,项鸿宝看了看火腿肠,玉中玉,又一看卤蛋,乡巴老,嘴角抽了下,翻过去看了看泡面,好家伙,康帅傅。

    项鸿宝沉默了下,诚心实意感慨道:

    “您能找到这些东西,也是牛。”

    “拼夕夕都没你这儿凑得齐活。”

    张浩懒得理地,有时候忙活起来是真的没工夫去吃饭。

    把那两位编外人员送出去之后,又给自己泡了一碗面,哧溜哧溜吃起来,正当两个男人默默开始比拼吸面的速度的时候,项鸿宝刚拿回来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两个人差点被呛死。

    好不容易喘匀了呼吸,张浩瞥了一眼,道:“谁?”

    项鸿宝嘴角一抽:“圣堂。”

    “接不接?”

    “接!”

    项鸿宝只好苦着脸打开手机,回答道:“嗯,对,是我。”

    “现在?”项鸿宝看了一眼张浩,道:

    “现在周围有人。”

    张浩眸子微眯。

    项鸿宝道:“那我换个地方。”

    他一本正经,站起身来,原地踏步,向左转,向右转,原地踏步,呼吸急促,最后重重地抖了抖袖口,给泡面扇了扇热气,一本正经坐下来,面不改色道:“好了,您说。”

    张浩:“……”

    果然,

    牧师的嘴,骗人的鬼。

    那边的人显然有些焦急,没有细细追究,连声音都有些过大。

    所以张浩也听到了,至少以他贫瘠的英语,还能勉强听懂大概。

    “项,你见到其他人了吗?”

    “没有啊。”

    “没有……没有,这是真的了。”

    那边的人叹息一声,痛惜道:

    “你也没看到,看来新大陆和澳洲前往神州的教会成员真的遭遇不测了。”

    “教会成员?”

    “是……对了,项你还不知道……新大陆成员和澳洲成员回合后,选择搭乘私人游轮从海中前往神州,顺便探寻伊甸园的力量,但是在东海中失去了联络。”

    张浩皱眉,眼底不喜。

    这帮十字教的,又偷鸡摸狗地搞小动作。

    项鸿宝嘴角抽了下,担心有拳头会随时落到自己脸上,举着手机,道:

    “会不会只是单纯失去联络了?”

    圣堂方面干脆利落地否认,老者断然道:

    “不可能!”

    “那里面,有三名具备神性的拟造天使!”

    “祂们和圣堂有着天然的联系,现在却全部失陷在东海。”

    声音顿了顿,声音里竟然出现了一种恐惧的茫然:

    “而且是,一瞬间失去了全部联络!”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