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5章 我以大乘破大乘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644
  第0325章 我以大乘破大乘

    一句‘带你们重入人间’,振聋发聩,戴英卫不知为何,只觉得心潮起伏,看到圆觉已经大步走到了天台寺前,连忙招呼着同事,抗起设备,紧随其后,其余的记者,旁观者,还有僧人们也都迈开大步紧紧跟着。

    在天台寺最古老的大雄宝殿前面。

    一名名面容苍老,或者古拙,或者沉厚的僧人盘坐在蒲团上。

    每一位所穿的僧袍都不同,却都有一种令人心中微沉的感觉,穿着袈裟,这些是佛门八宗之中,除去了禅宗所在的各家弟子,禅宗修佛性,唯识修佛法,圆觉正是身负这两宗的传承。

    他看着那边至少二十余人的年迈僧众。

    更远处,还有年轻弟子们,不能穿袈裟,只是手托木鱼站着。

    密密麻麻,给人极端沉重的压迫力。

    圆觉手中的九环锡杖重重抵在地面,咚的一声,那些老僧脸上神色古井无波,年轻弟子们下意识后退半步,畏惧这法力几能扛着山而行的大和尚,而圆觉只是一震僧袍,坦然地盘腿坐在地上。

    一个人,面对着上百僧众。

    那种陡然间迸发出的张力让戴英卫几有头皮发麻的感觉。

    九环锡杖似乎感觉到了熟悉的氛围,突地震颤。

    当当当的声音混入风中。

    记者们还有摄像师们,都选择好了角度,将这一幕拍摄下来,戴英卫选择了斜角,从圆觉这里拍摄过去,将那边的上百僧众,将那古朴的寺庙,巨大的佛钟全部都拍摄进去,天上层云压迫下来,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味道。

    天台宗那边,有老迈僧人睁开双目,缓声开口:

    “阿弥陀佛……”

    论法,就此展开。

    这样的画面,被现代的摄像机,实时地转发出去,很多看完道佛论法之后,还觉得不够尽兴的人,以及本身就有念佛习惯的人,都在这个时候打开了电视,电脑,看着转播。

    有一位老婆婆,手里拈着佛珠,嘴里念诵着般若心经。

    正好念到了“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这两句。

    看着这转播的画面,眼睛一眨不眨。

    手里佛珠转得飞快,哪怕是看着电视,她嘴里念的般若心经也没有一句念错,和手中佛珠的配合也完美无瑕,这是足足念经三十年的所得,按照那些大师所说,她已经念佛念出了偌大的功德,三灾俱消,不坠幽冥。

    不过她也只是心底里稍微洋洋得意了一下下。

    就开始更加勤奋地念经诵佛。

    这是为了她的儿子,还有小孙孙祈福呢。

    她很认真。

    还专门买了佛门大师开光的自动诵佛机,能够每时每刻都念诵金刚经,念诵般若心经,相当于无时无刻都在积攒功德,儿子拗不过她,也就只好买了放在家里。

    而类似这样的老太太,其实在神州的范围是很多的。

    他们虔诚而认真,出于善心诚心地去相信这样真的能够给家人带来福分。

    而现在,在直播的屏幕上,诸‘佛’论法。

    先是法华宗僧人开口。

    讲法之时,有地涌金莲,天花乱坠。

    圆觉双眸微闭,并不开口回答。

    但是那天花侵入不得圆觉身边三丈,就被九环锡杖震碎。

    而后是净土宗僧人,天台宗僧人。

    开口的时候,佛光流转,在佛光流转之中,仿佛能够看到诸多佛陀菩萨,正在那里念诵佛经,庄严肃然,让那些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心中激动莫名,可是尽管这佛光浩瀚,如同能够度化一切,但是却不能侵入圆觉身边。

    佛光落下来,却遮蔽不了柔和的阳光。

    佛音也压不住蝉鸣和耳畔的风声。

    最后是诸多佛门的高辈分僧人一齐向圆觉开口,而圆觉八风不动,神色宁静温和,丝毫不为所动,其定力非凡,而在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圆觉开口,缓声问道:“佛门弟子,修行为何?”

    “灵山佛陀菩萨,所为何事?”

    这是一个大乘佛法弟子当中不需要迟疑的话。

    “自然是广施慈悲,普度众生。”

    “普度众生……”

    圆觉念了一句,突地扬眉呵斥道:

    “普度众生,你们有什么资格普度众生?!!”

    众僧眼底闪过一丝愕然和怒意。

    圆觉坦然道:“其实我很不明白,既然说,人世乃苦海,众生皆沉沦,普度众生就是要把人从苦海里拉到岸上,那是不是,你自己就必须已经在岸上,已经超脱了苦海?!”

    “我们说救人,那么施救的人,自然是在安全的地方。”

    “我们说施舍,那么施舍的人,自然是应该有富余的东西。”

    “那么,诸位大师可是已经超脱人间,脱离苦海,达到六根清净的涅槃之境了?!”

    众僧皱眉,却没有谁能接这一句话。

    圆觉缓声道:

    “既然本身便六根不净,沉沦苦海,又怎么能说是普度众生?”

    一名老僧讥讽道:“只修自己,不顾苍生,这是小乘佛法。”

    “大唐玄奘精通三藏佛法,流传到你这里,只剩下了区区自我的小乘佛法吗?”

    圆觉摇了摇头,道:

    “大乘小乘,并没有什么争论的必要,敢问何以为苦海?”

    另外一名老僧缓声道:“人行世间,如同行于荆棘丛中,心一妄动,便即尝到诸多痛苦,而世有八苦,生老病死,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盛,故称为苦海无涯。”

    圆觉问道:“你可能度人脱离苦海?”

    “如何得度?”

    老僧沉默了下,反问道:“那么唯识宗又要如何修行?”

    这个时候,摄像机的机位对准了这看上去朴素的僧人,而这个时候,看到直播的人都微微一怔,因为这个和尚实在是太眼熟了些。

    某个工地里面,收拾钢材偷空看了下直播的工人,希望工程工作站里,换班离开的工作人员;杂货铺的老板,面包店的工人,早餐店里一边看直播一边捏包子的老板都愣住。

    这是他们工地的工人。

    是会来希望工程捐钱捐书的大个子。

    是来杂货铺淘东西的客人。

    是准时准点来买快过期的面包的节俭男人。

    也是非不肯接受请客的古板男人。

    不像是那些身上仿佛都充斥着香火味道,眉目低垂,便是平安喜乐的高僧们,这是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就是在他们身边的人,看着他,会觉得有些陌生,又莫名地熟悉,总觉得会在某一天,阳光正好的时候,在老家附近的街道看到他,那种平凡而朴素,鲜活又真实的人。

    这一点都不像是个高僧的憨厚男人神色平和,安静回答道:

    “吃饭时候吃饭,走路时候走路,睡觉时候睡觉。”

    “心若安定,便是修行。”

    念心经的老婆婆动作一顿。

    看直播的人们眉头微皱。

    就这?

    就这样?!

    地涌金莲呢?佛光迸现呢?

    修行怎么会这样简单,修行怎么会这样朴素,修行怎么会这样地……平凡地让人觉得心里不喜欢?

    圆觉看了一眼那些像是佛的僧人们,整理着自己的思路,道:

    “人世间确实是有八苦,甚至于有更多的苦楚,但是这些是怎么来的呢?其实都是来自于我们本身的存在,这是‘色’,是因为我们经历的事情,这是‘受’,是因为我们所想的东西,这是‘想’,是因为我们选择想行为,是‘行’,是我们的认识,‘识’。”

    “但是这些都是外在,真正造成痛苦的,是我们的心。”

    “道门有句话,五色令人目盲,而如果本身双目不见光,就不会受到五色之害,但是我们并不想要抛弃我们的眼耳鼻舌身,那么,就只能从我们的心,也就是意去修行。”

    他伸手按在土地上,嗓音平静温和,道:

    “我们这些有形体的存在,如果放大到时间上去看,一定会回到‘空’,人类和生命的诞生,本身就是偶然的奇迹,‘空’本身不会有八苦的存在,而人却有这样的概念,这是因为我们认知到了这些东西。”

    “是认知本身导致了痛苦。”

    “如果将自我的认知放到更高处,去俯瞰岁月往来,知道万事万物万色,终究会化作空,从容俯瞰山河万古,那么便知道生老病死,不过如此,只是自然规律,一切终究归于空。”

    “去叩问内心,认知到痛苦的缘由,认知到死亡的本质。”

    “恐怖畏惧,是因为心中倒影有让你恐怖畏惧的东西。”

    “当能做到心中没有挂碍,不畏生,不畏死,一片澄澈,那么也就没有不会有所恐怖;心中没有看不明白放不下的事情,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烦恼忧愁,就能远离那些癫狂的幻梦和妄想,安定于自身。”

    “身心与自身合一,无所欠缺,也无所得。”

    “痛苦不会久留,烦恼也不会产生,自我唯一。”

    圆觉的声音微微一顿,微笑道:“太难了,对吗?”

    他的声音太寻常,就仿佛是旁边有人询问你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看着这一幕的人下意识点了点头,大和尚道:“因为这已经是觉者和佛陀的境界了啊。”

    众人一下没回过神来。

    有老僧突觉得不对,神色骤变。

    “圆觉你要做什么!”

    圆觉双手合十,做佛门狮子吼,将这老僧声音直接压下!

    但是听在众人耳畔,却觉得柔和宁静:

    “世界上不需要那么多的觉者和佛,但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走在这一条道路上,喏,吃饭时吃饭,走路时走路,睡觉时睡觉,生活时生活,身心与自我为一,心中无所挂碍,也无所欠缺,在这样的状态下,就是最高的修行,是佛的境界了。”

    “是不是也很简单?”

    “会有悲伤,会有开心,会有愤怒,但是只要记住,这些情绪应当如同风雨雷霆,会遮蔽天空,但是终究会散去,不要忘记你的心应当是长空明镜,而不是愤怒和悲伤,风雨会来,也应该散去,唯独一心不变,始终明净,做到这一点,已经是很厉害的修行者了。”

    众人心底振聋发聩。

    群僧却骇然。

    终于明白了这憨厚僧人要做什么。

    他根本不是要为唯识宗扬名。

    这是直接要挖掉拜佛一系大乘佛法的根子啊!

    直接将最淳朴的佛法掰开来讲述。

    不需要拜佛,有一条道路可以引导你走向觉者心境。

    这已不是佛法。

    这是修行!

    净土宗高僧猛地起身,怒喝道:

    “妖言惑众,圆觉,你住口!”

    他终于忍不住,手中佛珠猛地抛飞出去,一颗颗佛珠陡然变得巨大,朝着圆觉砸落,沉闷风声几乎如同闷雷,听到耳中,有让天地震颤的错觉,另外一宗的老僧手中僧钵抛起,一下变得巨大无比,倒悬在圆觉头顶,缓缓旋转,内里金光明亮,似乎要将他直接收入僧钵。

    大和尚袖袍飞舞震动,神色越发宁静,不避不退。

    今日,前来论法。

    他根本没有用神通抵抗。

    面色逐渐苍白。

    只是面对着众人,嗓音平和,讲述了心经最后的佛法。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

    “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确实是涅槃和觉悟的境界。”

    “三世诸佛啊,可不是什么神灵,玄奘法师这一句话,说的是,在过去,有参悟了这样的道理,成就觉者的人,现在也有按照这样的道理,参悟了觉者的人,而未来,哪怕是我已经死去的未来,也一定会有境界达到了心境为空的觉者。”

    “而‘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这一句,可不是要让你们念经的,这句话的意思是——”

    “经过以上论证,得以证明,这样追求内心澄澈的方法和智慧,才是大明咒,是大神咒,是能破除人世间一切痛苦的方法和道理,真实不虚,这句话可不是咒语,是玄奘法师得到的结论,想要破除痛苦,不靠佛,靠得是自己的心。”

    “其实这句话前面,写一个字解,也是没问题的。”

    净土宗主持头皮发麻,怒喝道:“圆觉,你要做那波旬吗?!”

    圆觉没有理他,神色宁静,嗓音平和道:

    “故而得知。”

    “苦海无涯。”

    “以心做筏!”

    “无人有资格普度众生。”

    “而众生,自度,自度……”

    周围突地有阵阵雷鸣声音,环绕僧人身边,抵抗住了对面的佛法,戴英卫只觉得浑身颤栗,圆觉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温声道:

    “至于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的意思……”

    在龙虎山看着这一幕的老天师张若素叹息一声,和圆觉一起开口,道:

    “这句话根本不是什么祈福的咒语。”

    “而是玄奘法师翻译经文时候说的,可能是希望众生都能做到觉者的心境,哪怕是那位都心中激荡,写下了这一句话,意思是‘所以说啊,去吧,去吧,快去追寻心境澄澈的智慧吧,那便是彼岸,唯愿众生都能证得无上觉悟。’”

    “明明是前人热切的嘱咐,就像是老师和你说,快去学吧,这东西很好,结果被后世有心人曲解,当成了什么驱邪的咒语,倒是叫我想起了以德报怨的破事。”

    “明明是一部引导人修行心境的典籍,却被当做只要念经就能有福的玩意儿,买椟还珠的蠢货,这帮只知道念经诵佛的秃驴,害人不浅。”

    老天师满脸不喜。

    旁边卫渊皱眉看着画面上圆觉。

    张若素安慰他道:“放心吧,照着这样子,他肯定已经得了玄奘法师真传,那根九环锡杖以前可能不大喜欢搭理他,现在恐怕已经认主了,自古以来,经文翻译的时候总是考验翻译者的水准。”

    “因为翻译和讲解的时候,总会掺杂译者的领悟。”

    “而今流传世界的心经,正是玄奘法师所翻译那一版本。”

    “区区二百六十字,阐述五蕴、三科、四谛、十二因缘,将般若佛法,本性自空的学说核心全部蕴含,所以说,哪怕唯识宗已经失传,但是只要有心经流传,唯识佛法随时可能会被后人顿悟而出。”

    “他说的三世诸佛,过去是释迦,当时恐怕直接指的他自己。”

    “不自夸不自傲,只是平淡叙述。”

    “我辈修士前辈,何其可敬可畏。”

    卫渊道:“二百六十字,全部佛法核心?”

    张若素道:“是……所以,圆觉可以说,直接将大乘佛法中的大乘全部扔出去了,小乘佛法度自己,大乘佛法度世人,净土宗找到灵山净土,树立了高高在上的诸佛菩萨,来引领世人,以来世之说,普度众生。”

    “而禅宗非要砸碎泥胎佛像,说佛在心中,但是禅宗对佛性要求很高。”

    “唐玄奘却不同,他希望所有人都能抵达觉者的心境,并且直接开辟出了行之有效的道路,可惜失传,而现在,圆觉做这件事情,是以佛法将佛法的根子打碎掉,佛门香火可能变弱很多……但是,恐怕会出现真正的僧人。”

    “真的心怀慈悲的僧人,是好事。”

    而正在念诵心经的老婆婆,正巧念诵到了最后波罗揭谛一句,听到了圆觉的讲解,声音突然顿住,脑子一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劝说儿子的时候,跟他说,这是好东西,对你好,你也要这样做才行。

    而这个时候,仿佛是跨越时代的声音,那位玄奘法师留在文字上的情绪喷薄而出,‘这是能走向觉者心境的方法,你们修行内心,就能成就佛,愿众生都能做道无上正觉’。

    想到自己过往几十年都念诵着一句话,却对真正的道理视若无睹。

    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和自己劝说儿子时的画面不断在眼前浮现交错。

    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一下攥住了老婆婆的心。

    让她不知道为什么难受,特别难受。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自动念经机正到了心境一片,伴随着敲击木鱼的声音,僧人的声音听起来庄严而浩大,仿佛真的能为众生降下无边的福分。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故说般若波……”

    老人心里的难受感觉再也忍不住,蹬蹬蹬走过去,把这嘈杂刺耳的机器关上。

    关掉机器的房间突地变得寂静空旷,她看着周围房间里贴着的佛帖子和佛像,呆呆地出神,想到很久没见到的儿子和孙子,一股心酸懊恼浮现心头,难受地突然流下泪来。

    天台山上。

    群僧震怒,年岁最大一僧踏前一步,呵斥道:“圆觉,速速回头!”

    “你这是谤佛之重罪!”

    圆觉嘴角鲜血竟似金色,微微抬头,洒然大笑,道:“佛?”

    “佛在哪里?!”

    “那里吗?”

    他抬手拔起九环锡杖,猛地一抛。

    锡杖化作流光,飞入大殿。

    轰然暴响!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无数人的注视下,那佛陀泥塑直接消失不见,只剩下烟尘齑粉飞散,而后,连这些烟尘都消散不见,在那莲台之上,竟是一片空空如也。

    不知为何,不只是旁观的人,乃至于是那些年轻些的僧侣,都觉得心中一颤,那一尊佛似乎是直接从心底里被打破,只剩下一片空洞,有种慌乱感,却又觉得酣畅淋漓,觉得自我和真实。

    老僧气地面色通红,怒道:

    “圆觉,你放肆!”

    低眉顺目的大和尚起身,突地眉目扬起,道:“放肆?!”

    “是你放肆!”

    老僧被骇得后退一步。

    圆觉大笑,向前七步,抬手一指前方,突地怒喝道:“泥胎!”

    抬起手掌,神色柔和:“此是人间。”

    一指远处:“佛乃觉者,众生皆可成佛!”

    “你们算是什么?守着泥胎侍奉的僧尼?!”

    声音低沉如雷,却又让人心底安宁。

    戴英卫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句话:佛陀说法,声如雷震。

    圆觉觉得嗓子里有些腥味,他身负禅宗佛性和唯识宗佛法,都说禅宗论法能压得其他几宗打,而唯识宗祖师唐玄奘是一人压倒佛国的人物,可是圆觉其实平常话很少,他觉得自己今天似乎是把这一辈子的话都说完了。

    他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情终于做完了。

    他双手合十,那一根九环锡杖出现。

    他握着锡杖,仿佛千年前那独自一人走出大唐,面对佛国坦然无畏的年轻僧人,低声诵一声佛号,九环锡杖化光裹挟僧人冲天而起,并无袈裟,只一袭老旧僧袍,双手合十。

    在虹光离去之时,天地有念诵般若心经之音。

    这一日,大乘佛教被大乘佛法所破。

    七宗之中,各有上百入室弟子转而叛离宗门,弃‘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