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3章 我来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367
  第0323章 我来也

    关云长眸子微睁,赵公明讶然,旋即面露微笑。

    对于卫渊和张若素这样的修士来说,香火祭祀可以说是有毒性的,会损害本身的道行,可对于关赵来说,这样纯粹的香火祭祀,能够极大地缓解漫长沉睡带来的虚弱,比起什么灵丹妙药都来得有用处。

    唯独一点,以关云长的傲气,大概率不会接受。

    在关云长开口拒绝之前。

    卫渊从容道:“佛门愿力当然是要抛开的。”

    “但是剩下的神州香火,却代表着神州百姓的期冀,两位勿要推辞。”

    “再说,之后还有事情可能需要两位帮忙。”

    “还是说,两位是要拘泥于个人小义而不顾天下大义,绝不接收这东西吗?”

    关云长眸子里神光掠过,微微颔首,平淡道:

    “区区香火,收了又如何?”

    卫渊面不改色,心中默默道。

    阿亮,你说的对。

    对于关云长,激将法,一时用一时爽。

    一直用,一直爽。

    卫渊声音顿了顿,道:“只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分离出愿力。”

    老道士沉思,道:“可以运用法阵进行分离,不过这需要很长的时间,步骤也比较繁琐,而且也未必能成功,倒是有可能让那香火大佛化作一尊香火神祇,最多这尊香火神是偏向道家。”

    “另外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打!”

    张若素解释道:“那大佛基本可以认为,是一团香火祭祀混着佛门的愿力构成的,那么香火本身就是它的组成部分,相当于血肉,愿力则是身为佛门的核心,我们将香火打散,就能让香火和愿力核心分离。”

    “最后愿力残留,而香火则可以为我所用。”

    卫渊微微颔首,道:“好像可以……”

    他古怪地看向一脸和气的老道士,道:

    “张道友,冒昧问一句,你怎么对香火神这么熟?”

    张若素眼观鼻鼻观心,道:“略懂,略懂……”

    卫渊没有探寻老道士过去的意思。

    一拂袖,气机涌动,尝试施展神通壶天。

    他自己是不可能靠自己的法力把壶天里的昆仑帝池释放出来的。

    但是开启一个小口子是没有问题的。

    这样一个微小的出口,帝池无法进入人间,但是被封锁入壶天,不断尝试冲破封锁的存在却已经能察觉到这一个出口,而后从其中冲出来,袖袍剧烈鼓荡,伴随着浩瀚的佛光和禅唱,金佛出现在了龙虎山后山。

    张若素直接将佛光封闭在龙虎山内。

    代表着佛门气运的佛陀手结金刚无畏印,面容慈悲,口中诵唱。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

    它睁开双目。

    看到四个人将自己团团围住。

    关云长抽出青龙偃月刀,赵玄坛提起金鞭,卫渊抬手按住了八面汉剑,缓缓拔剑出鞘,老道士左右看了看,拎了条龙虎山二十年分的长板凳,四人逼视着大佛,在它的脸上投下阴影。

    缓缓逼近。

    大佛的声音都迟滞了下,然后口中呢喃:

    “……立地,成佛?”

    打!

    兵器的鸣啸声音陡然大作。

    青龙偃月刀,玄坛金鞭,铁鹰佩剑,还有街头斗殴利器排行榜第一位,龙虎山老木凳,在大佛眼底猛地扬起。

    劈头盖脸砸了下去。

    ……

    片刻后。

    那金色大佛整个缩水成了一个小坠子大小,鼻青脸肿,被卫渊捏在手里,这是单纯的天台宗佛门愿力,至少这里没谁需要,关云长和赵玄坛掌控吸收了剩余的香火祭祀,疗养自身漫长沉睡时带来的虚弱。

    卫渊和张若素给两人护法。

    老道士看了一眼他手上的佛门愿力,转而开口道:“你昨天论法的效果很好,现在基础功法的推广很轻松,大家都愿意尝试一下,已经选择了部分地区,挑选那些身体本身就比较好的人,传授了前三层的基础功法。”

    “养气决呢?”

    “养气部分?按照社区和街道办划分,挨家挨户地传了下去。”

    “那样的话,哪怕是已经年纪不小,身子骨衰弱的人,至少也能起到祛病强身的效果,往后人数多了,直接在每个社区里面设下驱邪阵法,把邪气都驱走。”

    老道士感慨道:“约莫五年时间,神州能完成基础功法的普及。”

    “三个五年之内,要出现一批从小接受义务修行教育的大学生。”

    卫渊想到那个画风,眼底古怪,端起茶来喝了口。

    张若素端着茶,道:“卫渊,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佛门愿力?”

    卫渊想了想,这佛门愿力很精纯,而且掺杂了一股佛门的气运,不可能随便镇压,他想到了唯一交好的佛门朋友,沉吟道:“我认识一个朋友,他应该有办法化解这一股愿力,或者说,他比起你我来说,更适合处理这东西。”

    张若素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迟疑了下,他道:“对了,那太平道道主和你什么关系?”

    “关圣帝君说,诸葛武侯,是你的徒弟?”

    “他一身本事都是你教的?”

    阿玄倒茶,张若素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卫渊。

    卫渊摇了摇头,道:“怎么可能,你也相信?我能教出那么个人么?”

    张若素松了口气,道:“也是。”

    端起茶杯来喝茶。

    卫渊轻描淡写说完了下半句:

    “我也就教了他道法的基础而已。”

    噗!!!

    老道士一口气没上来,一口茶直接喷了旁边小道士一身,然后剧烈咳嗽起来,卫渊大笑,对那老道士摇了摇头,玩笑道:“张道友,我这句话,你相信几成啊?”

    张若素苦笑不已。

    突然,两人都察觉到气机变化,转过头去,看到卫渊手掌心里的那一尊佛门愿力,突然遍体金光,散发琉璃气机,隐隐地和遥远的方向相互呼应,而两人双瞳各自有异象变化。

    一个变得越发幽深,黑白分明,一个双瞳内蕴,仿佛猛虎。

    在他们眼中,远方的天空突然变成了淡淡的金色。

    一道雄浑坦荡的流光,直接洞穿金色祥云。

    老道士道:“佛门唯识宗,去天台山了。”

    卫渊点了点头。

    张若素道:“你说的朋友,就是他?”

    卫渊道:“是。”

    ……

    天台山下。

    虽然佛道之争已经结束,但是因为还有疑似唐玄奘传人的唯识宗真传圆觉,提出的要去往天台山和诸佛论法,所以这里还留下了不少的人,期望能够看到一番不比道门佛门争斗差的热闹,尤其是有许多的僧人在,似乎是想要一睹佛门的论法。

    圆觉又把僧袍翻过去穿,从浅灰色僧袍变成了深蓝色僧袍。

    然后缓步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