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2章 礼物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498
  第0322章 礼物

    在江南道,某处隐秘的研究所里。

    屏幕上新闻不断播放,播放遍数最多的内容,就是那道人拂袖,云雾之中出现了传说中的昆仑山,而后狰狞龙兽长吟,佛门弟子和道门修士各自或者驾驭六牙白象,或者骑乘白鹤,赶赴瑶池,仿佛神话再临。

    一名看上去斯文的中年男人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画面。

    许久后,低低地吐出一口气。

    往后坐在椅子上。

    抬手遮住眼睛,感觉到了自己心脏的飞快跳动。

    “这就是修士的力量。”

    ‘世界上是有神灵和修行者的。’

    这是他小时候,听一个人说的。

    他找了半辈子,才终于锁定了目标——如果说华夏这一片大地上真的有传说和真实的奇迹存在,那么那里一定会存在,一统六国,铸造华夏之基的帝王,在他的陵墓里,重现了天上的银河,重现了五湖四海,有天下之兵铸造的十二金人,更搜集了七国的典籍。

    那是没有经历过后世各种战乱摧毁的典籍。

    里面肯定有古代儒家和墨家的修行方式。

    研究员看着屏幕上暂停的画面,看着那上面的道家真修,佛门的高僧,掏出手机,打了一行字,‘随时准备,一个月左右就会开始正式的开发,到时候务必空出时间来’,一下发到了群里去,把手机收好,来回地拖动进度条,看着新闻画面,最后还是忍不住心中激动,大声吟诵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吾擅养吾浩然之气!”

    中年男人神态激动。

    突然,背后传来了吱呀声音。

    男子面色一滞。

    动作一下凝固。

    缓缓转头,看到自己带着的学生站在门口,端着一杯咖啡,不知道该进来还是该出去,一师一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陷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沉默当中。

    许久后,

    中年男人咳嗽了下,面不改色道:

    “你来了,进来吧。”

    你不该来的。

    研究生嘴角一抽,道:“我来了。”

    可我还是来了。

    “咳嗯,进来吧,别杵在外头站着了。”

    两人面不改色,默契地当做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而在窗户外面,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然后振动翅膀,飞入逐渐暗沉下来的夜色当中,最后落在一名青年的肩膀上,昏黄色的夕阳之下,这一只鸟,散发出木质的色彩。

    这是一只机关鸟。

    ……

    卫渊看着手机上的那一行字,心中默默低语,一个月么……

    始皇帝帝陵。

    他微微阖目,仿佛又看到了那年雄姿英发,野心勃勃地注视着天下的帝王,看到他笑着和自己说,要同享天下一国之梦,现在回忆起来,就真的仿佛是一个梦境一样,卫渊的手掌触碰腰间玉龙佩,心中自语,始皇帝陵。

    他想着。

    里面会不会也有自己在秦朝时的兵马俑呢?

    会不会在里面走着的时候,突然看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一座陶俑?

    最外层开发出来的也就只是常规军队的兵马俑。

    里面还有将军俑。

    还有……黑冰台。

    无论后世如何,至少,在兵马俑准备的时候,章邯,他仍旧忠实于大秦,那么,里面会不会也有章邯的陶俑?一个一个念头在心底涌动着,卫渊伸出手触碰那柄八面汉剑剑柄上的铁鹰徽记,心中沉静而复杂。

    ……

    天台宗。

    一身黑色僧衣的少年僧人默默起身。

    慧空面有苦涩,眼前这位看上去年轻的祖师爷,自从回来之后,就眼看着脸色不大对,现在看这动作,是打算要直接下山了,他想要阻拦,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心中更是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开口,祖师也一定会下山离开,心中怅然,道:

    “祖师,您要下山了?”

    道衍嗓音平缓,道:

    “是……我心中有疑惑,故而要下山,去弄清楚心中的答案。”

    “那您要去何处?”

    “去人间。”

    “什么时候回来。”

    道衍双眸平静注视着弟子,答道:“此地亦人间。”

    “无去,无回。”

    去人间。

    这里也是人间。

    我在人间,自然没有去和回的概念。

    慧空不知道要如何回应这样一句话,只是感觉这位参禅百年的祖师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从平淡冷漠的‘神’,重新变成了人,有了所执所念,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慧空心中叹息一声之后,轻声道了一句,今夜就请祖师好好休息,就默默退后,离开了这一间僧房,道衍敲击木鱼,默默念诵了一遍金刚经。

    把当年那个大夫送给自己的僧钵取出来。

    趁着夜色,推开僧房。

    一身月色,踱步下山。

    僧房之中,重新回到了一片宁静,里面干净整洁,每一处都似乎恰到好处,抽屉严丝合缝,书本叠放整整齐齐。

    唯独月光从窗户的缝隙处倾泻进来,更添几分安详。

    屋子里逐渐归于安宁。

    忽然,

    僧房被一下打开。

    一身黑衣,面容俊美的少年僧人面无表情,蹬蹬蹬走入僧房,打开柜子的抽屉,左边空空如也,右边却放了一把松子,他把每一颗松子都全部收起来,确保左边抽屉和右边抽屉一模一样,连灰尘都没有一粒。

    这才感觉心中舒缓下来。

    点了点头。

    转身下山。

    ……

    第二日,因为阿玄的嘱咐。

    卫渊一早起床之后,就出发前往龙虎山。

    他还专门带了一个大号的保温杯。

    到了龙虎山之后,看到了顶着一双黑眼圈的阿玄,连眉心的火焰痕迹都蔫了吧唧似的,无精打采,见到卫渊,小道士像是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趋步上前,伸出手拉着卫渊的袖口,急急道:“卫馆主,你快去吧。”

    “师兄他们……”

    卫渊面色沉静:“放心,他们的修为很高,没关系的。”

    小道士急地快要哭出来:“赵元帅是没关系。”

    “可是师兄他和关圣帝君一直喝到现在啊。”

    卫渊咧了咧嘴。

    一直喝到现在?

    那可真的是够能喝的……

    他安慰小道士,道:“放心,这点酒,他们自己就能化解。”

    小道士阿玄茫然道:“可是,他们昨天晚上把山上法坛用的酒都喝干了,醉得厉害,又不用法力去解救,酒劲儿上来了,就什么也不管了,现在直接跑去了后厨,翻出来了料酒,现在开始喝起来了。”

    卫渊笑容一滞。

    嗯?什么?

    喝料酒?

    他反应过来。

    料酒?!!!

    卫渊眼睛瞪大,然后刷一下直接御风,火急火燎冲向龙虎山后厨——龙虎山秘制料酒,他还打算这一次带一点走的,小道士阿玄茫然不解,伸出手还要说话,眼前就没了卫馆主的身影,张了张口,硬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最后卫渊成功抢救下了小半瓶的料酒。

    然后把自己随身携带的大型不锈钢保温瓶解下来。

    让阿玄找了三个碗。

    咕嘟咕嘟倒了三碗醒酒汤。

    递给赵玄坛和关云长,客客气气道:“赵元帅,关将军,请用。”

    然后又把最后一碗递给张若素。

    老道士打着酒嗝摆手道:“不,我不喝,我又没醉,喝什么醒酒汤?”

    “不喝不喝。”

    阿玄都劝不住,正头疼的时候,一道黑色身影跳起来,落在石桌上,四爪踏雪,正是在龙虎山上被养了几百年的灵猫类,黑猫类舔了舔爪子,一只爪子卡着醒酒汤,往老道士的方向稍微推了推。

    张老道打了个酒嗝儿,摆了摆手。

    黑猫类面无表情伸出爪子。

    肉垫弹出利爪。

    张若素端起陶瓷碗,仰起脖子。

    吨吨吨吨吨!

    黑猫类满意地点了点头。

    老道士吐出一口气,本身道行就已经极高,百毒不侵,何况是区区的醉酒,其实不用喝醒酒汤,只要功法运转一周天,他就能重新变得精神抖擞,不过反正醒酒汤也已经喝了,倒也不算浪费。

    几人重新换了一个地方。

    卫渊从袖口里取出一个口袋递过去。

    张若素打开来看了看,发现里面是分门别类装好的土壤和灵材,怔了一下,而后回过神来,知道这是自己之前和卫渊约好的,山海界的种子和土壤,希望能够在人间进行研究,最好能创造出人间的灵植,创造出人造灵地。

    这对于推广修行功法,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和价值。

    张若素道谢一声,疑惑道:“对了,卫馆主。”

    “你不是说,壶天神通消耗法力太大,你不能够轻易施展吗?”

    “这种子是怎么来的?”

    卫渊沉默了下,道:“当时我有坐骑的。”

    张若素回忆起当时讲法的时候,那一头赤色鳞甲的龙兽,似乎在运气中起伏,突地意识到什么,嘴角抽了抽,看向卫渊:“那个时候,它是在……”

    卫渊肯定地点了点头:

    “摘菜。”

    常人眼里威风凛凛的龙兽,潜伏云中,变化无常,其实是在瑶池里面摘菜刨土,这个反差感让老道士都恍惚了好一会儿,那边关云长抚须道:“渊道长,你说今天有事情要和关某说?”

    卫渊点了点头,道:“是,还没有谢过关将军和玄坛元帅帮忙。”

    关云长敛眸平淡道:“不过举手之劳。”

    赵公明笑道:“在下本来就算正一道出身,这种事情,自然责无旁贷。”

    卫渊道:“我之前也头疼,没有什么好的东西作为报答。”

    “不过昨天倒是也有个意外收获。”

    “无论是我,还是张道友都没有用,对两位倒算是有一点点用处。”

    张若素微怔,旋即恍然,抚须笑道:“确实如此。”

    “这是最好了。”

    关云长看来,卫渊语气沉静答道:

    “是天台宗佛门上千年的香火祭祀。”

    “如果剥离其中的佛门愿力,剩下的,就是最纯粹的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