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0章 飒爽登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2980
  第0320章 飒爽登场

    电视台里的主持人,仍旧还在声情并茂地讲述着那位太平道道主的光辉事迹,画面上仍旧还是太平道主负手而立的模样,而博物馆里面的氛围已经凝固到了让卫渊想要转头就跑的程度。

    珏可是真正意义上长生不老。

    而且还看过了博物馆里的藏品。

    除了秦朝时候的玉龙佩没有看到,什么都看遍了。

    显然是知道卫渊第一世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

    对于这件事情,双方心知肚明,也就是没有捅破而已,卫渊曾经想过很多次,自己是怎么样把这个不是秘密的秘密说出来的画面,或许是在找到西王母之后说出,或许是某天时机到了,自然而然地开口。

    或者平淡,或者盛大,但总应该是精心准备的坦白。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这种事情给摔了跟头。

    太糟糕了……

    而更关键的是。

    卫渊自己终究是因为珏送来的不死花才有了现在的造诣。

    结果装模作样地说一句,可得长生否,也就算了。

    重点是,这句话居然被珏看到了!

    更要命的是,

    现在他自己就在旁边坐着。

    社死,超级加倍!

    卫渊咽了口唾沫,强装镇定道:“珏。”

    “吃饭吧……”

    “再不吃,凉了。”

    珏缓缓收回视线,沉默了下,道:“好,吃饭吧,这些菜都是你做的吗?”

    卫渊下意识点头。

    然后才发现不对,少女用的是古代涂山部的语言。

    面色缓缓僵硬。

    入套了?

    少女没有动菜,褐色双瞳逼视着卫渊,卫渊沉默了下,道:

    “这,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是因为道门的事情……”

    昆仑天女突然道:“卫渊。”

    卫渊脊背上汗毛炸开。

    少女指了指菜,嗓音轻柔道:“吃饭。”

    “菜凉了。”

    “哦,哦,好。”

    卫渊闭嘴。

    老老实实下筷子。

    ……

    而在此刻,在虞姬的画室里面,虞姬正在和某九尾狐交流。

    关于某个新闻画面出现之后,博物馆的氛围太过于尴尬。

    她不得不拉着凤祀羽落荒而逃。

    不过阴差阳错的,现在博物馆里,也恰恰只剩下了卫渊和珏两个人。

    青丘国中。

    女娇眸子微亮,迅速反应过来,道:

    “画面上是什么样子?你给我发过来……”

    “嗯?嗯,好的。”

    虞姬不解,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径直地将画面上的东西给女娇传输过去,而女娇看着那熟悉的苍老面容,嘴角一点一点微微翘起,笑意玩味至极,低低吟诵道:“佛门修寂灭,可得长生否?”

    “可得长生否……”

    “好诗,好诗啊。”

    白发女子嘴角笑意越发灿烂愉悦。

    将图片保存下来。

    然后询问道:“现在只剩下珏和那小子了?”

    “嗯,是。”

    “现在什么情况?”

    “您说什么情况……”

    虞姬的视线稍微往旁边偏移了下,那边是一身黑色燕尾服,头发往后面梳起,只有两缕碎发在额前冒出,颇有几分雾都绅士气质的水鬼,手臂上搭着热毛巾,有水汽在这儿聚集,化作了一个五十英寸大小的水幕。

    博物馆里发生的事情就完美复刻在这里。

    和借助水行权柄修行的戚家军战魂不同。

    水鬼对于水的操控,处于一种微妙且充满生活气息的风格。

    比如快乐水秘方配比研究。

    比如,通过光的折射反射进行远距离现场直播。

    在女娇的示意下,水鬼咳嗽了下,盯着水幕上的画面,嗓音夸张而热情地解说道:

    “好的,那么我们现在看到,珏选手处于防御状态,然后我们的馆主选手成功发动了进攻,他说了,在问要不要先吃饭,他尝试从侧翼进行进攻,这是非常成熟稳重的选择,只是多少有些保守了。”

    “来我们看看珏选手的应对是什么?”

    “哦哦,珏选手选择了一种不知道什么地方的方言询问。”

    “馆主选手点了点头,显而易见,这是一个陷阱,而馆主选手很遗憾,并没有规避了这个陷阱。”

    “紧接着,珏选手发动了,她出手了,致命一击,叫了全名!”

    “漂亮!”

    “球进……不,我是说,卫馆主成功被破防了。”

    “而且我宣布,这一波儿是大破!”

    水鬼抓着快乐水瓶,就像是体育平台的主持人讲解员一样热情四溢。

    旁边匣子里,霸王枪残片欢快嘶鸣。

    而博物馆里,两人沉默不言,卫渊第一次知道了,吃饭居然是这样漫长的事情,珏眸子安静看着卫渊,卫渊将道门的打算,以及为什么会用自己的古代之躯的原因讲了出来,包括了可能带来的危险之类的,时而偷偷看着少女。

    珏白皙的脸上看不出太大的喜怒,至少卫渊没看出来。

    沉吟了下,只是若有所思,道:“这样说来,你回过山海世界?”

    卫渊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有一种方法回去了,然后找到了昆仑帝池,也就是新闻上说的瑶池……”他大略将自己在山海界的经历解释了下,然后放低声音,道:“你生气了?”

    说完话之后,他就恨不得把刚刚说出这句话的自己掐死。

    珏怔了下,摇了摇头,笑道:“倒也没有。”

    她道:“你之前不是说,时机到了之后,会全部都告诉我吗?”

    “所以,我已经有所准备了。”

    卫渊松了口气,道:“那你刚刚说的话……”

    珏指了指新闻,认真道:“我只是觉得,你自己刚刚应该会很尴尬吧。”

    “所以说就想着先把这件事情放过去。”

    “……那,你说菜要凉了。”

    “嗯?不是你先说的吗?”

    卫渊无言以对,反应过来,在人间生活,各种信息流冲刷下的本能反应,恐怕是昆仑天女完全不了解的领域,只剩下了最后一个问题,微微吸了口气,道:

    “那你刚刚叫我的全名。”

    “我刚刚叫你全名了?”

    少女怔住,一手托腮,回忆了下,道:“我也不知道……”

    “只是下意识。”

    她若有所思,视线落在卫渊身上,道:

    “你刚刚难道被吓住了?”

    卫渊嘴角一抽。

    没有生气就好……

    卫渊迟疑了下,坐在椅子上,稍向前趋,低声道:“之前说,等到时机到了的时候,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但是我不希望是这样尴尬的样子,这有点,有点超乎预计了。”

    珏笑道:“生活很多事情都是措手不及的。”

    她补充道:“书里面是这么写的。”

    卫渊道:

    “可是,我还是不大希望用这样的方式……”

    太尴尬了,也太社死了。

    往后回忆起来,恨不得穿越时空,把自己按死。

    昆仑天女眨了眨眼睛,看到卫渊微向前倾,眸子下垂,头发就在自己手边,想了想,伸出手,按在卫渊头顶揉了揉,卫渊微怔,下意识抬了下头,看到珏若有所思道:“所以,你是想要让我先把今天的事情忘了吗?”

    她神色柔软,微笑道:“可以哦。”

    “但是不要让我等太久了。”

    卫渊怔了下,看到少女褐色的双瞳,以及里面倒映着的自己。

    尽管他知道,珏这一句话并没有其他的含义。

    但是心脏仍旧重重地加速跳动了下。

    而这个时候,水鬼直接死死贴在了画室的玻璃窗上,眼珠子都瞪大了。

    突然叫道:“糟!”

    卫渊心中涌动着的情绪安宁下来,张了张口,正要说话,突然博物馆的铃铛声音响起,一身特别行动组装扮的张浩,以及负责泉市的老道士痛快淋漓,推门而入,然后看到那边穿着黑色外套,赤红镶边的青年坐在椅子上,微微前倾。

    清丽安宁的少女带着一丝讶异和微笑,手掌按在青年头发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

    嗯,老道士下意识视线一撇。

    桌子上放着一瓶老陈醋。

    然后看清楚了这一幕,反应过来究竟意味着什么。

    张浩爽朗无比的卫馆主这三个字才喊出来,也看到了卫渊和珏的情况。

    一老一少动作刹那僵硬。

    沉默是今天的博物馆,尴尬是离别的讯号。

    沉默了数息之后。

    伴随着倒吸冷气的声音。

    飒爽登场的张浩和老道士整齐划一,退步,转身,关门,一气呵成。

    “对不起!”

    “走错门了!”

    “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