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9章 论社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43
  第0319章 论社死

    最终,卫渊咬牙切齿,表示自己根本没有改装那辆共享单车。

    然后和凤祀羽,艰难地在一堆汽车里面搜索有没有共享单车,来这里看道门和佛门比斗的人太多了,大部分人都是开车来的,凤祀羽嚼着糖,提议道:“要不我们买票回去吧?”

    卫渊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

    “你带身份证了吗?”

    没有身份证怎么买票?

    凤祀羽神色一滞。

    默默收回视线。

    而在道佛论法的地方,张若素心里有一个又一个疑惑,最后还是眼神示意道门的子弟们上前,在众人都还没有离开之前,朗声喝问慧空等僧人,对方认不认输?

    旋即又取出了一堆的证据,言语交锋。

    佛门此刻势弱,根本没能有什么真正的反抗。

    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道门高人自己上。

    否则的话,想一想刚刚施法玄妙万千,高深莫测的道门高人,讲完道法之后,眼睛一瞪,一拍桌子,道:“认输了不?”总觉得画风都有些偏,张若素抚须沉吟,心中不解。

    他刚刚看到了卫渊。

    可卫渊既然在,那太平道道主又是什么情况?

    他们两人之间,是有什么关系吗?

    眼见得那些道门弟子成功吸引了舆论优势,又看到了关云长和赵公明似要散去,张若素压下心中疑惑,伸手阻拦,笑道:“关圣帝君,玄坛元帅,二位留步。”

    关云长脚步微顿。

    赵公明则是颇为客气。

    张若素笑道:“关圣帝君,玄坛元帅,还请移步到龙虎山一叙。”

    “卫渊……我是说那太平道主说还有事情要说,明天会来龙虎山,两位不如在龙虎山呆一晚上。”

    关云长若有所思,意欲婉拒。

    老人心神微动。

    想到了一件事情。

    平时不能喝酒,现在有这两位,那不是……

    于是抚须笑道:“山中虽然是清修之地,也有窖藏的好酒。”

    关云长欣然而往。

    阿玄怔住,拉住张若素道:“师兄,医生说你不能喝……”

    张若素一挥手,豪迈洒脱道:“师弟,你说什么啊?什么不能喝的,今天老道见到关圣帝君和玄坛元帅两位豪杰,没有就怎么能行?当然要舍命陪君子,一醉方休!”

    赵玄坛笑道:“天师豪气。”

    阿玄张了张口。

    师兄,

    明明是你想喝的。

    张若素抬手虚指远方,畅快道:“二位,请!”

    ……

    卫渊和凤祀羽成功找到了一辆单车。

    只是是另外一家公司的。

    忍痛又开了一张月卡。

    卫渊以御风之术,驱使这辆共享单车,带着凤祀羽成功赶上了菜市场的大折扣,各家摊位上逛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买了满满当当的菜,逛超市和菜市场的时候总是这样,无论之前有什么想法,最后总是会买更多的东西。

    卫渊突地想到一件事情。

    打开手机,咔嚓一下拍了张照片。

    然后给朋友发过去。

    这才带着凤祀羽往博物馆赶去。

    而少女手里,自然而然地多出了一纸袋的糖炒栗子,刚刚出锅,热热乎乎的,心满意足盘坐在共享单车后面,寻常的单车是没有后座的,但是凤祀羽身为羽族,直接盘坐在了卫渊骑行时候带起的气流上,又不知是用了什么法术,让周围人直接忽略了这件事情的存在感。

    ……

    江南道某个工地里面。

    某位高大的僧人领了工钱,数了数,认认真真朝着工头儿道谢。

    那工头拜了拜手,有些遗憾道:“真的不在我这儿干了?”

    “说实话,你能干活儿,做事情也踏实。”

    “要不然就跟了我吧,我们再过几个月去齐鲁那边儿做工,那边儿的伙食很好,扎实管饱。”

    圆觉憨厚笑道:

    “不用了,我正好有点事情得去做,估计得忙一段时间了。”

    包工头只好遗憾点头。

    想了想,抽出两张大票子递过去,道:“拿去吃点好的,托你的服,这短时间活儿做的顺畅多了,吃饭也吃得香。”圆觉一怔,憨厚笑道:“谢谢头儿,好人有好报。”

    工头笑骂了一句,道:“去你的吧。”

    圆觉把钱小心收好,骑着那一辆金凤凰,吱呀吱呀地离开。

    有看了今天直播的工人嘀咕道:“老圆是不是也是和尚啊,你看他都光着头……”

    “是啊,我听说和尚做的事情不地道啊。”

    工头转过头来,大声道:“嘀嘀咕咕什么呢?”

    “快吃饭,吃了饭还得好好干活呢。”

    他像是以前那样盛了一大碗饭,可是吃了两口,却觉得味道没怎么变,可胃口却莫名其妙地变差了不少,转过头去,却看到那吃饭吃的贼香的圆觉已经走了,遗憾感慨。

    ……

    圆觉感觉到了周围人看向他的目光。

    就像是一个月前,那些带着尊敬好奇的视线一样,现在众人看向他的视线里充满了古怪和不喜,圆觉神色不变,他是僧人,对于自我的认知和评价,应当始终保持为一。

    明心见性,见性是佛。

    圆觉去了希望工程,将钱分成两份。

    其中有两张,以那个行为有些粗蛮,却是个好人的工头名字填了捐献单,看到两张名单,工作人员有些讶异,道:“这是……”

    僧人双手合十,微笑道:“一个有些嘴不对心的,好人。”

    心中默默道:“好人有好报。”

    转身离去。

    他没有像是以前那样全部捐献出去,还是给自己留了一点,给那些猫猫狗狗留了一点,总共留了一千,这一次论法,他不清楚自己能赢多少,还是会输得很惨,但是必须要去论。

    是为了众生不受到蛊惑。

    也是为了真正的佛法,真正的僧众不至于反受其害。

    可是就是赢了,也一定会受伤,那个时候没有办法去工作,只能在这里缩着。

    地方倒还很好。

    只是要买吃的,要买药来治病。

    省着点吃的话,应该够了。

    僧人心底默默计算着,毕竟饼子和馒头很便宜,行走于天地之间,渐觉得世间万物,因果皆从身边流过,是行走于众生之间,一颗佛心不染尘埃。

    是我,亦是无我。

    是度众生。

    突地手机铃声响起。

    圆觉怔了下,打开手机,看到是一张彩信,是那位叫做卫渊的朋友,打开之后,看到了车筐里放得满满的菜,车筐前面是个双眸泛光,死死盯着糖炒栗子的秀气少女,摊主是个大叔,叼着香烟,皮肤黝黑健硕。

    整体的画面里满是烟火味道,

    那位朋友比划了个耶。

    “论佛完之后,要不要来我这儿住几天?”

    “管吃管住哦。”

    僧人张了张口。

    无我之心一下又给踹了回去。

    ……

    博物馆里,卫渊娴熟地切菜炒菜。

    之前也知道圆觉要去天台宗论法,他其实没能确定那个朋友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但是恐怕也是会受伤的,看他的样子,未必能有好的吃住,还不如在博物馆里住一段时间,养好了再说。

    本来珏说的要一起吃饭。

    可是少女似乎是困了在睡,没有过来帮忙。

    于是卫渊一个人做了一桌子菜。

    把虞姬,珏,凤祀羽都找来。

    珏神色坦然,仍旧是昆仑天女无懈可击的模样。

    虞姬眼神复杂。

    水鬼优雅至极地上了四杯加冰快乐水,然后手臂搭着白色热毛巾,站在旁边,虽然来到人间没有多久,但是凤祀羽已经很自然地打开电视,要一边看一边吃饭。

    卫渊正巧端来菜。

    看到这一幕,面色微变,心叫不好。

    瞬间想要去抢遥控器。

    画面里闪现过了新闻。

    现在的新闻,自然只会有一个,在新闻主持人的介绍下,画面里出现了道佛论法时候的画面,出现了一身道袍的男子解下来面具,露出了苍古的面容。

    珏脸上神色愣住,眼瞳瞪大。

    而好死不死,这个时候,那苍古男子还右手背负身后,俯瞰众人,嗓音漠然地开口,声音徐徐落下,在死寂的博物馆里回荡着:

    “佛门修寂灭。”

    “可得长生否?”

    卫渊面色僵硬。

    看了看珏,又看了看新闻上暂停的画面。

    不得不说,新闻剪辑师直接超长发挥,这个画面既悠远古老,又有种独孤求败的淡漠感,配合上可得长生否的询问,具备一种世外高人的从容和平和。

    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种极端强烈的社死感觉。

    是打肿脸充胖子恰好被看见了,还是说装逼吹牛的时候,给知根知底的朋友瞅见了。

    好想死。

    气氛一下变得尴尬沉默。

    红衣白肤,英气逼人的虞姬默默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我吃饱了。”

    凤祀羽对氛围毫无察觉,欢快道:

    “虞姐姐,你不吃了吗?”

    “那你那份我就吃了。”

    虞姬摇了摇头,道:“不,你也吃饱了。”

    “啊?我没有……”

    虞姬白皙手掌从天而降。

    按在了凤祀羽的头顶。

    默默道:“不,你吃饱了。”

    拉着凤祀羽离开了尴尬的博物馆。

    水鬼无声无息,端着快乐水,平移离开。

    博物馆里,只剩下了沉默着的卫渊和天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