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8章 世外高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02
  第0318章 世外高人

    佛门修寂灭。

    可得长生否?

    短短十个字,几秒钟的事情,语气就像是询问很普通的事情,却像是一柄重锤,重重砸在了所有人的脑袋上,让他们的心脏突然地加速跳动,血液像是沸腾一样在身体里流淌着。

    心底里一下子翻天覆地。

    寿命,长生。

    这是所有人心底都存在的渴望。

    而现在,那个人说什么?

    可得长生否……

    老迈僧人慧空心底狠狠颤了一下,他思绪凝滞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关圣帝君提起那位丞相,毫无疑问是诸葛武侯,而诸葛武侯的时代,距离现在已经快要两千年了。

    两千年……

    难道说,眼前这道人,已经有足足两千年的道行吗?

    他不愿意相信,但是那面具下的真容苍老年迈,唯独双鬓纯白,一头黑发,双目神色平静,身上有一种,真正意义上跨越漫长岁月的苍古悠远,慧空强压心底惊骇,道:

    “你……难道说,修行到极致,真的能够长生不死吗?”

    太平道道主道:“长生不死啊……”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要知道。”

    老迈僧人呢喃自语,如果说对方真的承认自己就是长生不死。

    他反倒不会相信。

    但是对方沉默之后的回答,那种仿佛困顿于岁月的感觉,却让他心底隐隐相信了,对方真的活了漫长的时间,他呢喃数声,环顾周围,看到了周围众人脸上那种残留的惊骇和向往,心中苦笑。

    在两位财神出现后,这一句可得长生否,局势几乎已经定死了。

    是道门胜了。

    卫渊双眸扫过人群,没有发现刚刚暗中出手,借助潜藏气机将自己面具击碎的人,对方出手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巧妙,就在卫渊袖里乾坤之后的一刹,他自己受到了神力反噬,根本难以察觉。

    是佛门神通之一的效果么……

    烛九阴所说的危险,应该就是那个人。

    如果只是以本体过来的话,那时候恐怕直接将真身暴露。

    会落入卜算出的连环杀身之祸里。

    ……

    一片死寂,许久没能被打破。

    当然,这死寂是出现在某一座筒子楼里。

    青鸟手里抓着一把锅巴,本来在往嘴里塞。

    那边临时解决了一辆超速共享单车后,匆匆忙忙赶回来的举父神色凝固,像是给人抡起拳头在嘴角狠揍了一拳,嘴角抽搐。

    钦原像是被镶嵌到了石膏里面的小蜂蜜。

    一动不动。

    蹬蹬蹬。

    楼梯间传来脚步声,然后在这儿拍了拍门,屋子里还是一片死寂,门外传来的嘀咕声音,道:“怎么回事?没人吗?”

    “刚刚还吵的要死。”

    有人笑着道:“还不是给你威胁了一下,吓得跑了?”

    那女子大怒:“胡扯,我有那么让人害怕吗?!”

    “也就是这帮小子太怂了!”

    “还说家里做了点饺子给他们分店,好心当作驴肝肺。”

    “居然给老娘跑了。”

    楼上房东骂骂咧咧地走了。

    也因为这吵闹的声音,屋子里一帮山海异兽终于回过神来,青鸟僵硬地转过头去,道:“什,什么情况……”

    他盯着旁边的钦原,结结巴巴道:

    “哥你不是说,是,是山海界的大人物吗?”

    “哥你说话啊。”

    钦原嘴角一抽,心里一阵兵荒马乱。

    你问我,我也想知道啊。

    刚刚正看到那位大人物一扫袖子就把那大佛给收了,这帮山海异兽纷纷叫好,与有荣焉,一阵大笑,自夸道果然不愧是我们山海界的大人物,什么人间界的修行者,那算是个啥?

    不就是一袖子的事情?

    一句话,牛逼。

    两句话,那得是叫牛逼他妈给牛逼开门,牛逼到家了。

    正要看到那位大人物解开面具的时候。

    一众异兽呼吸都屏住了,满脸激动。

    然后就看到了一张几乎烙印到了脑壳儿里面的脸。

    那感情,就像是猴急着要办事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彪形大汉抛媚眼,操着一口夸张的口音高喊‘come on’,是一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摧残。

    然后那人还说了什么?!

    说可得长生否?

    合着这人这几千年都还活着?!

    举父呢喃道:“难怪这样,难怪这里什么肠子,下水谁不放过,连脑子都有人吃,难怪,难怪……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切。”

    “难怪会诞生皮蛋这种噩梦的东西。”

    一只犰狳面色煞白。

    “他们还吃兔子。”

    “各种吃法。”

    犰狳是形如兔子的异兽。

    就是在山海时代也是见人装死的弱鸡。

    举父点了点头。

    他面色苍白,补充了一句:“不过麻辣兔头确实不错。”

    犰狳一怔,旋即大怒。

    钦原暴喝道:“都冷静。”

    这儿聚集的都是山海异兽当中无害的一批,最弱的就是犰狳,直接见人装死,强点的也就是青鸟的混血,最恶劣的举父也就是喜欢拿东西砸人,而且比拿屎砸人的黑猩猩文明得多,钦原道:“不就是一个厨子吗?”

    “有必要这么紧张?”

    众兽一怔。

    旋即为钦原的镇定而叹服。

    不愧是大哥。

    钦原点了点头,面色不变,仰脖喝酒。

    蜂蜜酒凑到嘴边。

    手掌哆嗦着,结果倒了一身。

    众兽一片尴尬的沉默。

    钦原顿了顿,面不改色,环顾周围,道:“放心。”

    “这里是人间界。”

    “有法律的。”

    “那厨子敢乱来,还有卧虎收拾他。”

    心中默默思考。

    要不要把蜂蜜多给龙虎山送一点……

    反正,反正我不好吃。

    还能造蜜糖。

    旋即想到了名为油炸蚕蛹的特色小吃,嘴角一抽。

    仿佛已经看到自己下去见到祖宗的一幕。

    祖爷爷,对不住了啊,咱们钦原一脉绝了。

    咋绝的?

    被吃绝的。

    油炸钦原撒上盐巴,咬一口,嘎嘣脆。

    钦原想到那一幕,眼前一黑。

    ……

    在昆仑瑶池,并不知道一帮无害级的山海异兽恨不得抱头痛哭的卫渊徐徐控制住了自身的气机,收回了视线,道门和佛门的论法,到了这一步也就结束了,剩下的事情,想来道门也会自行处理。

    卫渊心中微动。

    回忆起之前在澳洲外海域,借助地煞法吐焰,将周围热量瞬间吸收后创造的冰川,袖口之下,吐焰法再度施展,瑶池所属的热量瞬间被抽干,神代的帝池自然不会被寒意冻结,但是云雾不同。

    众人正要开口。

    突然云气扩散。

    他们只看到了那太平道主起身,留给他们一个背影,嗓音平淡道:

    “此事已毕。”

    “诸位且去吧。”

    浩瀚云气骤然涌动起来,低沉龙吟炸开,狰狞的龙首出现,有人想要追过去,却被云气一冲,下意识地站住脚步,闭上双眼,懵懵懂懂的,突然有人低呼道:“雪?!”

    “下雪了?!”

    ??

    现在才只有秋天啊。

    众人一怔,下意识看过去,看到天上飘下白雪,云霞也收敛,伴随着云气化作白雪,神妙万方的昆仑瑶池景致也一点一点消散不见,因为并不是瞬间消失,所以更让人能感觉到那种强大和壮阔。

    脚下的瑶池亭台消失。

    却又有云雾将众人送到了地面上。

    云气化作白雪,而白雪还没有落下,就已经消失不见。

    只是云霞落雪,瑶池横空,这一幕已经足够壮美,不知道多少人痴痴看着,有人也只是下意识拍照,突然传来惊呼声音,众人下意识回头看到,一名青年冲出去,大声道:“渊道主,弟子顾博延,愿意侍奉道主左右。”

    “家里有点闲钱,愿意捐给道主。”

    这一嗓子就好像把众人都给叫醒了一样。

    一下好多人开始做同样的事情,冲出去高喊。

    “渊道主,弟子名下有十七家公司,愿意捐给太平道!”

    “道主,弟子只愿意侍奉左右!”

    有的说希望拜师,有的说自己愿意捐出家产。

    有的说自己愿意把某某公司当做太平道产业,只求着能学太平道术法。

    在长生不死的可能性,以及武侯隔代师弟的名号下。

    钱?那算是什么?

    面子?那又算是什么?

    一阵嘈杂声音,瑶池依旧缓缓消失,而落雪和云霞依旧,凤祀羽总算是看到了热闹,掏出瓜子磕着,看得饶有兴趣,旋即看到卫渊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凤祀羽凑过去,好奇道:“卫馆主,不再看看了吗?”

    卫渊道:“不看了。”

    他补充道:“今天周六,家门口菜市场下午四点之前鸡蛋打折,再不去赶不上了。”

    “珏说了要带菜回去的。”

    凤祀羽恍然大悟,道:“珏姐姐说今天晚上回去一起吃饭。”

    卫渊点头,羽族少女连忙跟在身后。

    天上白雪,两袖清风云气。

    两个人逆着那些狂热的人们往山下走。

    凤祀羽遗憾道:“可惜了,要是这些人愿意把钱给你该多好,卫馆主你的修为明明也很厉害的,这样你也就不用精打细算赶菜市场了。”

    卫渊笑了一声,道:“那也不是。”

    “赵姐每次都这个时候出摊,她家的糍粑其他地方没有的,珏比较喜欢那种清淡的口味,只是得趁热,去得迟了的话,口味不好;而且王叔家的糖炒栗子也是这个时候出第一锅,你不是最喜欢了?”

    “赶着晚上夜市的第一碗面,味道更醇一点,所以我肯定还是会赶回去的,这儿热闹没什么好看的了,再说了,不是有那句话吗……”

    “万钟则不辩礼义而受之,万钟于我何加焉?”

    凤祀羽咕哝道:“什么意思?”

    卫渊一怔,笑道:“就是如果这钱拿到手里,会让我心底里不舒服,那我还不如不要这个钱,当然,放在这里可能不大合适。”

    凤祀羽恍然道:“我知道,是儒家的话,我看过。”

    “都穷成那个样子还要穷讲究。”

    “我们国家里就没有。”

    卫渊耸了耸肩膀,随口道:

    “或许正是因为穷困了还要讲究这些底线,才是最初的儒吧。”

    “贫贱,威武,富贵,都不能改变自己。”

    “哪怕是经历了很多事情,儒家也被扭曲很多次,但是这些东西总还是在神州人的心底存在。”

    卫渊声音微顿,陷入沉思。

    话说,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

    这三者是对于儒者品行的基本要求。

    为什么夫子没有说出类似于孟子的威武不能屈之类的话呢……

    卫渊突然想到珏口中的夫子。

    陷入沉默,而后得到结论。

    因为想要威武掉夫子的,大概率会被夫子反向教导,以理服人吧。

    毕竟,那位可是枕着兵器睡觉,天天记仇写小本本,路上遇到了仇人,老夫兵器都不回去拿,直接当场一双老拳教他做人的夫子啊。

    富贵和贫贱暂且不说。

    要用武力让他屈服?

    晓不晓得以理服人四个大字怎么写的?

    知不知道能扛起城门的壮汉一只手操控驷马战车,一手挥舞青铜戈,大笑着高歌汤誓,朝你砍过来是什么画风?

    卫渊摇摇头,把那诡异的画风从脑子里抛出去,真的是,只是被珏说了一次,这画风就在脑子里出不去了,什么道理。肯定是这画风太烧脑鬼畜了点,卫渊自嘲一笑,往前走去。

    凤祀羽却因为他说的话而愣住。

    看到卫渊走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迈步追上去。

    她看着沉思买什么菜的卫渊,道:

    “有的时候,我觉得,神州发展的东西,比起好吃的都更好。”

    卫渊挑眉,微笑颔首,表示同意。

    凤祀羽安静下来,把瓜子放到了小包里面,没有热闹的时候,嗑瓜子也有些没劲儿,她有话没有说出来,有时候,她觉得这个卫馆主很普通可亲,可有的时候却又会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很难看穿的感觉。

    世外高人?

    真是看不穿呢……

    而后,片刻后。

    卫渊看着树边,陷入沉默,而后咬牙切齿。

    “我共享单车呢?!”

    “谁骑走了?!”

    他看到树上贴着的‘请不要再非法改装共享单车,超速行驶’的罚担,伸手一拍旁边的树干,大怒道:“我什么时候改装了!”

    “胡扯!”

    “谁改装了,我要告你诽谤!”

    凤祀羽:“……”

    少女沉默,把自己刚刚的想法直接按死。

    伸出手,掏出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