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7章 质问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429
  第0317章 质问

    金色佛塔缓缓旋转,佛光慈和。

    卫渊和慧空在外,而伏虎罗汉和玄坛元帅赵公明在内。

    这件法宝很有几分特殊,卫渊和慧空在外面论述法门的时候,只要他们讲述的法门是真正存在的,那么在伏虎和赵公明的神念就在佛塔内部展现出相对应的修为,如果说是佛门道门两家的高深功夫,佛塔未必能重现。

    但是只是用来筑基和入门的基础法门。

    这佛塔自然是能做到言出法随。

    慧空道一句:“气血雄浑,不逊猛兽。”

    佛塔内部,伏虎罗汉一缕神念所化的僧人猛地肌肉膨胀一圈,气血磅礴,予人一种真能单手降服猛兽的气魄,而佛塔展现在外面的画面也将这一幕完美呈现出来,以让旁观者得知这一门神通的特性和神异。

    那种如同能真的一只手按死一只猛虎的力量感,让不少人心动。

    卫渊回忆张若素增加的那些,滋阴补阳之类的文字,面具下嘴角抽了抽,沉默了下,屈指轻叩,缓声道:“气脉悠长不绝。”

    赵公明那一缕神念也展现出了对应的异象。

    这样的变化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而伴随着佛塔外面,卫渊和慧空的讲述论道,彼此争辩询问,佛塔内的两缕神魂之躯也开始彼此战斗起来,因为只能施展出这两门基础功法的外相,无论伏虎罗汉,还是说赵公明,都只是近身肉搏。

    拳拳到肉,气势凶悍,偶尔气劲勃发,便发出沉闷声响,吸引众人注意,或许先前那些神仙手段也是让人忍不住心中感慨向往,但是毕竟距离众人太过遥远了点,有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但是这种远远超过正常人类极限的猛男搏杀战斗。

    距离众人的认知并不算遥远。

    带来的冲击力也更大。

    因为如果按照那两人的说法,这只是基础功法。

    也就是说,他们自己也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

    气血雄浑,力搏狮虎,想到这一点,众人眼底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热切之色,除去了职业的搏击运动员有种懵了的感觉外,所有人都只觉得心中激动兴奋。

    ……

    在某个合租的屋子里面。

    一众男生死死盯着屏幕上,大片大片的弹幕飞过去,嘴角抽了抽。

    在现代社会,杠精遍地开花,并且掌握了传说中的杠上开花手段的时代,他不知道多少年没见到,这么整齐划一的弹幕了。

    整齐划一到甚至于让他觉得有一种美感。

    全特么都是,财神爷保佑。

    直播间里不刷火箭跑车。

    现在不知道哪个程序员被临时抓回来加班。

    把礼物都换成了各种香火。

    吱呀声中,一名中年男人从外面走进来,这是他们的房东,汪泰河皱了皱眉,这房东是个相当固执的吃素爱好者,相当地喜欢拜佛,过来看到弹幕上的东西,该不会生气吧。

    气归气……

    气出毛病来不算什么。

    加他们房租就不好了。

    心底嘀咕着,那中年房东果然是凑过来,扫了一眼,皱了皱眉,道:

    “看什么呢?”

    明知故问。

    汪泰河心底腹诽了一句,旁边另一个舍友道:

    “我们在看道佛论法呢,现在给道门加油,房东你要不要也看看?”

    果不其然,中年男子眉头皱起,隐隐怒道:

    “给道门加油鼓劲?”

    “我信佛的!”

    “像是你们这样,以后死后是要下……”

    那舍友说完了下半句:“佛门的对手是关财神和赵财神。”

    “哦,对了,现在在里面打的那位,拿金鞭的,就是赵公明元帅。”

    中年男子神色微凝。

    汪泰河咳嗽了下,和稀泥道:“房东,要不你也加加油?”

    “给道门加油?”

    中年男子大怒道:

    “那可是财神爷,怎么会输?!”

    “还要你们给财神爷加油鼓劲,是不是觉得他会输?!”

    “啊?!”

    “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样以后是要变穷光蛋的。”

    汪泰河:“……”

    某不知名舍友:“……”

    而这个时候,到处的弹幕都变成了财神爷保重,僧人们也有看手机的,看到这一幕,嘴角一抽,当所有人都已经不在意输赢的时候,打赢打输都是错的。说到底,在神州这地方,财神爷的位置太重了点,尤其是两位武财神。

    那僧人抬手扶额,已预见到了之后的画风——

    打输了,果然还是财神爷厉害。

    要是打赢了……

    他仿佛已经看到香客们大怒:“连财神爷都敢打,还要什么钱?”

    输了香火衰败。

    赢了香火衰败。

    输了窝头白菜。

    赢了还是窝头白菜。

    打了个寂寞。

    ……

    张若素抚须看着场上争斗,旁边阿玄好不容易凑过去,老道士看着狼狈不堪的小道士,点了点头,面不改色道:“你终于来了。”

    “有些迟了。”

    阿玄沉默,幽幽道:“师兄,您不知道我为什么迟了吗?”

    老道士尴尬地移开目光。

    阿玄心痛地看着自己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的瓜子。

    没了。

    都没了。

    瓜子都掉光。

    老道士咳嗽了下,指引着阿玄看向交手的中央,赵公明和伏虎罗汉本体在外,双目闭住,而在呈现佛塔内变化的画面当中,两人已搏杀到拉出道道残影,阿玄神色凝重,道:“是谁要赢?”

    张若素道:“两门功法,到了最后相差仿佛。”

    “毕竟都是筑基的功法,满分就只有一百分,一个九十九,一个九十八,也很那能分得出上下来,而且搏杀战斗也不是比数据,不是功法强的每次都会赢。”

    “所以说,佛门这一次耍得有点脏,在场的道门修士里,在经验和心性上胜得过那位伏虎的,不多,不过,玄坛元帅的经验丝毫不逊色于伏虎,甚至于还略有超出,所以总得来说,佛门倒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毕竟,如果他们不出伏虎罗汉,卫……那位太平道主也未必会召出玄坛元帅应对,那位可是曾经和我们正一的祖天师并肩作战的,经验丰富,远比打坐的伏虎罗汉强。”

    老道士神色古怪,阿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至于为什么和张道陵并肩作战的修士,战斗经验异常丰富。

    你以为正一盟威之道这几个字是怎么来的?

    什么叫盟啊?什么叫威啊?

    啊?不会写是吧?

    当时大汉的画风,基本就是,班定远一个人逮着西域三十六国暴揍。

    张道陵逮着各处的妖魔鬼怪荒野神系暴揍。

    两人基本一个画风。

    捏着拳头提着剑。

    小老弟,

    你这不行啊……

    张若素补充了一句,道:“现在就看伏虎和玄坛元帅的临场发挥了,以及,看太平道主和慧空两人究竟谁对道法法门的领悟更精深微妙,能发挥出更大的力量,所以,这也算是论法的方式。”

    阿玄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两门筑基功法,上限相差仿佛。

    甚至于佛门的功法,其战斗强度要强于张若素苦心思虑的新法。

    但是这两者有一个极大的差距。

    一个是掌握在佛门里,只有佛门这一条晋升之路。

    一个则是会直接普及化,修成之后,无论未来是走武门,佛门,道门,还是说修符箓,术法,都畅通无阻,毫无阻碍,甚至于只用来养生也能有极为好的效果。

    既然是大世,就不应当有门户之计。

    阿玄想到师兄说的话,有所理解,专注看着画面。

    伸出手下意识从兜里掏了掏。

    掏了个空。

    少年道人愣了愣,然后怅然。

    我的零嘴。

    张若素看到这一幕,嘴角一抽。

    好不容易应付过去。

    怎么又想起来了?

    ……

    就在这个时候,气机勃发,无论是头痛的老道士,还是说遗憾自己丢失了东西的阿玄,亦或者说其他那些寻常人,都下意识抬头看过去,佛塔突然剧烈震颤起来,一道一道气劲如同匹练一般撕扯出来。

    让云气升腾,让山石晃动。

    而画面当中,赵玄坛大步往前,手中金鞭重重砸落,对面的僧人面色一变,抬手抵抗,却发现这道人手中金鞭内居然蕴含的阳极阴生的变化之理,也就是说,这一门功法的上限,是可以在没有进阶功法的时候,自行突破发生变化的。

    属于那种充满可能性的功法。

    伏虎面色迟滞。

    旋即被金鞭直接砸破头颅。

    画面瞬间消失。

    将那不适合让大多数人看到的一幕遮掩住。

    旋即金塔嗡鸣一声,落在地上。

    伏虎罗汉双目睁开,闷哼一声,面色略有苍白,而赵玄坛则是大笑三声,气宇轩扬,颇为豪迈,谁胜谁负,根本不需要多说,就能一眼看得清楚,果不其然,网络上一片弹幕扫过。

    ‘666,不愧是财神爷。’

    ‘武财神威武,能保佑我今天发财吗?’

    ‘财神保佑!’

    ‘我现在去买彩票还来得及吗?’

    ‘楼上的,来不及了,彩票店老板看到财神爷以后,连夜关门跑路了!’

    ‘胡扯,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就是彩票店老板。’

    然后网络里闪过一大片一大片的打赏,不,现在被某位加班的程序员改成了上香活动。

    ……

    慧空看着这一幕,怔怔许久,不能回神。

    他眼底黯然,有种复杂的感觉,难道真的,佛门的功法已经被抛弃了吗?正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传音之法,微微一愣,然后就反应过来,这声音正是那位不知道多少岁的年少祖师爷。

    道衍缓声道:“去和他交手,试试神通。”

    “这……”

    “枯圆,枯生,枯禅,你三人去。”

    道衍立刻发现的慧空的迟疑,选择了另外两名僧众。

    其也是佛门当中身份颇高的,他们的师弟枯荣,就是当日用神足通去逼问龙虎山的,那一次事情危险性不小,枯荣敢去,无论从哪里看,都知道是修为高深,而这两人的修为比起枯荣高了太多。

    慧空还没有说。

    三名苍老僧人睁开双目,为首年纪最大,也最为消瘦的僧人缓声道:

    “道主道行高深,贫僧想要一试。”

    道衍则盯着太平道道主脸上的面具,僧袍之下,并起剑指,其上蕴含一股劲气,打算要趁机打破卫渊脸上的面具,亲眼看看到底是不是他,而这个时候,在众人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三僧已经同时踏步上前。

    说是讨教,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出狠手。

    至少表面上,仍旧是客客气气。

    三者两僧在后,一名最为高大的枯瘦僧人出手。

    寻常人看来就只是一名僧人讨教。

    但是实际上,暗地里气机相连,直接形成了类似于三才阵的手段,三人气机一体,气血相连,交手和难缠的程度岂止是翻了倍,那僧人抬手并指点向前方,指尖之上一点佛光,看似渺小,却又极为浩大。

    掌中有佛国。

    这一指便是佛国倾塌。

    卫渊眼眸微敛,神力灌注,端坐在原地,直接一拳横砸。

    那僧人不敢怠慢,连连变招。

    卫渊招式简单,却又狠辣无比,每次都直锁定了那老僧气机的微妙处,逼地他不得不中途变招,佛光浩瀚,这一幕远远比刚刚伏虎罗汉,赵公明二者的神念交锋来得激烈。

    但是哪怕是没有修行的普通人,也能看得出来,是僧人落入下风。

    三名僧人沉默了一瞬,气机瞬间相连,而后直接和背后的天台山气运联系起来,天台山剧烈晃动,金色气运升腾而起,佛光冲天而起,和昆仑瑶池的气机剧烈地冲撞着。

    他们直接借用了天台山千年道统的佛门气机。

    一直笑呵呵看热闹的张若素动作一滞。

    旋即大怒。

    起身道:“放肆!”

    佛光浩瀚,凝聚成人形,一座巨大无比,比起天台山还要高大的佛像浮现而出,双眸微敛,气势雄浑庄严,让人心中不由自主地浮现跪拜之心,一瞬间佛音禅唱阵阵,哪怕是通过网络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觉得心中一片祥和,只剩下了礼佛拜佛的心思。

    更不必说在场众人。

    几乎有人就要当场跪下叩首。

    为首僧人双手合十,背后大佛同样做出相同动作。

    一前一后,亦真亦虚。

    庄严浩瀚,缓声道:

    “阿弥陀佛……”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声音滚滚而来。

    在那佛音禅唱之中,似乎有千百年来,在这天台山念经礼佛的无数僧众的声音,不断地低语,似乎要将那位太平道道主直接度如佛门。

    但是即便是这样,借助祖师力量的行为,众人看在眼里,心底里居然生不起半分的不喜,只剩下一片宁静和佛性,卫渊感觉到这种冲击,看到那大佛似乎打算直接将帝池也抓入手中,眼底浮现激怒。

    道衍暗中出手。

    众人没能看到这一幕,至少在场的众人,如果没有修为在身,就已经下意识的附和那大佛的声音,浩瀚壮阔,天地之间竟然只剩下了佛音,诸多道门和武门修士面色铁青,按剑环顾左右,却又不知该怎么办。

    他们都受到了影响和干扰。

    而那位被直接针对的太平道主,又要承担多巨大的压力?

    一时天地皆梵唱。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放下屠刀……’

    诸多修士只能咬牙硬扛着,却见到那太平道主行为却叫人不解,根本没有运功抵抗,而是拂袖起身,似乎有些怒气,然后猛地一袖朝着前方兜头罩去!

    天地直接突然狂风四起。

    那道人的袖袍一下变得和天地那么大。

    遮天蔽日。

    然后猛地一罩,直接将那大佛兜入袖袍。

    直如同日月旋转。

    袖袍转眼恢复原状,却早已经不见了那佛门大佛身影,诵唱声音戛然而止,一片死寂,那带着面具的道人似乎有怒意,却压制住了语气中的杀机,负手而立,袖袍微微翻卷,嗓音漠然,一双眸子俯瞰群僧,道:

    “放下屠刀……”

    “然后呢?”

    “说来听听?”

    放下屠刀,然后当然就是,立地成佛。

    可是,连那大佛都被收走了啊。

    慧空面色煞白,双手合十,却已然颤抖,亲眼看到那恐怖的一幕,一颗佛心蒙尘,几乎碎裂,而三名老僧气机被迫,当场咳血,不知道多少修佛之人眼见那大佛被收入袖袍,信仰崩溃,更是被骇地肝胆俱裂。

    而刚刚被佛性影响的众人回过神来。

    刚刚是有多虔诚宁静。

    现在心里就有多翻天覆地。

    壶天神通既然连帝池都收的下,一座山大小的气运大佛当然不在话下。

    除非那佛的力量纯度强于执掌日月幽冥的烛九阴。

    但是施展神通的卫渊却还是受到了反噬,说出这几句话,已经是极限,没有再说话,只能全力施展,强行压制住想要咳血的冲动,而道衍果然佛法深奥,武道和剑术似乎也已登峰造极,一缕剑气洞穿卫渊脸上的面具,登时散开,面具上已经浮现出一缕缕裂痕。

    卫渊心中一惊,此刻终于知道了烛九阴所说的,暴露身份的危机。

    幸亏……

    群僧看到这一幕,几乎无言以对。

    唯独其中一人深吸了口气,道:“渊道主的道法高深莫测,几如仙人,贫僧佩服至极……三洞四辅,七部玉枢,名不虚传。”旋即话音一转,道:“但是,所谓阳春白雪,属而和者不过数十,道主的道行高深,自然钦佩,但是这一次是论述法门,是看适不适合普通人修行。”

    “道主您可曾有过什么弟子?”

    他抓住了这一次论法的关键,缓声道:“贫僧可不曾听闻最近千年来,有什么真修道人出现,足可见到太平部修行者青黄不接,不知几千年才出道主这样一位惊世绝才。”

    “但是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也只是普通人。”

    “而我佛门这功法,历朝历代出现了诸多高僧,我们甚至于可以将其舍利子展示而出,名字和记录也都清楚明白,不敢说佛门定然赢过道门的功法,但是,至少我们是有史料可查询的。”

    “况且,道主的修为虽强,恐怕也不擅长教导弟子吧?”

    众人闻言,心中微动,从刚刚那种震撼中回过神来。

    觉得这大和尚说的也有一点道理。

    虽然说刚刚那神通震撼无比,但是谁都知道,这肯定不是寻常人能修行出来的,是那种必须有极高天赋的人才能做到的,万中无一的事情,谁能说自己就是那个万中无一的人才?

    而且,这位道主,似乎没有反驳,他是不是真的不擅长教徒弟?

    一位不擅长收徒弟的高人,说自家的功法适合筑基。

    总觉得怎么想怎么不靠谱。

    那僧人脸上浮现微笑。

    忽然,耳畔传来冷哼声音。

    僧人转头看去,见到是那位关云长,知道对方心中不痛快,此刻他心中松了口气,觉得至少扳回一城,便即微笑从容,客客气气道:

    “关圣帝君,有何高见么”

    旁边那位威震华夏的名将见到道人不说话,皱了皱眉,听闻僧人询问,不屑道:

    “那些僧众,便是千人万人,也不过土鸡瓦狗罢了,不值一提。”

    开口的僧人皱眉,心中浮现怒气。

    而哪怕是其余人,也都心中感慨,果然不愧是关云长,傲气十足。

    然后就听到了轻描淡写的后半句话——

    “人数再多,岂能比得上丞相万一?”

    ??!

    众人思绪瞬间凝滞,以至于在这一瞬间所有声音都戛然而止,然后心底瞬间浪潮翻涌,激动到面容涨红,失去理智。

    谁?丞相?

    哪位丞相?

    那僧人问没有弟子,关圣帝君说丞相,难道说?!!

    迟钝了些的人也终于反应过来,在一瞬间骤然粗重的呼吸和茫然不敢置信的视线中,卫渊平复了刚刚的伤势,沉默了下,缓缓解下面具,露出了那副苍老的面容,一身道袍,仿佛穿过漫长岁月,鬓角白发垂落,看向群僧,嗓音缓和,于众人耳中平淡落下:

    “佛门修寂灭……”

    “可得长生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