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5章 可曾记得故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24
  第0315章 可曾记得故人?

    昆仑……

    不知道多少人,被这简简单单两个字震慑地心神恍惚。

    那里是神州神代的核心,诸多神话中最高远的存在,如同一场诞生在心中的风暴,瞬间掠过众人心底,让他们感觉到头皮发麻,一名来自于神州官方的记者看着前方云雾的翻腾,真的有一种,神话不再是文字,而是真切地出现在眼前的感觉。

    昆仑,瑶池。

    作为神州十字景教传承者的项鸿宝手掌颤了颤。

    他瞪大眼睛,眼底倒影着那龙兽,以及昆仑帝池的模样,哪怕是作为景教修士,他的心底里都下意识浮现出一种颤动的感觉,那是生长在神州的人,在亲眼看到自身文化祖脉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传说时的本能反应。

    神代神山。

    项鸿宝微吸了口气,定了定神。

    双目开始从人群中飞快地扫过。

    他打算找找混进来的澳洲和新大陆教会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

    青年伸手入怀,抓住了手机。

    他决定要把这帮人举报掉。

    昆仑瑶池的内部消息,不可以让这帮人知道。

    顺便还能领上几个五十万。

    可是项鸿宝找了半天,也没能够找到那些来自教会的成员,微微皱了皱眉,澳洲距离神州并不算远,他们说早就出发了,没理由到现在都没能抵达神州……

    是没能混进来吗?

    那也好。

    不过,可惜了……

    好几个五十万呢。

    项鸿宝收好心底的遗憾,把手机塞到怀里,从树上跳下来,装作无辜的样子,准备混进人群里,也去那传说中的昆仑瑶池看看,才走了两步,突然有两只大手一左一右按在他的肩膀上。

    项鸿宝面不改色,转头疑惑道:“怎么了?”

    左边的青年笑眯眯地推了推帽檐。

    “特别行动组的。”

    “麻烦和我们走一趟。”

    项鸿宝面容一滞:“这……为什么?”

    “我只是过来看看热闹啊,又没犯什么事儿。”

    “我是无辜的。”

    右边面容方正的青年盯着他,幽幽地道:

    “你觉得,我们人民警察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十字景教成员项鸿宝成功被押走。

    卫渊默默收起手机。

    想着五十万应该到手了。

    他的另一个肉身坐在驳龙背上,倒是能分出闲心思来,把刚刚那一个气机略有奇怪的青年给举报掉了,而旁边的凤祀羽瞪大眼睛,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昆仑瑶池,都有些结巴,看着卫渊,道:“卫馆主。”

    “这,这不是……”

    她想说,这不是山海界的帝池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儿的?

    卫渊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他示意凤祀羽安静,然后混着一下变得极为狂热的人群往前走,旁边有个青年举着手机拍摄周围的环境,他脚下踩着透明的水桥,语气里激动稍微平缓下来了些,道:

    “看到了吗?朋友们,这就是我们华夏的昆仑瑶池,据传说,当年昆仑的诸神们常常在这里赏景,也是昆仑神话里最知名的场景之一,现在我就踩在昆仑的水桥上,感觉周围有风,能防止人摔下去。”

    “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西王母。”

    “能不能看到昆仑的天女。”

    “能不能和那些仙女来一场邂逅,哈哈,也算是一场佳话了。”

    青年娴熟地开始直播。

    卫渊心中腹诽回答。

    不可能的。

    他看向前方,心中猜测,佛门会如何应对。

    而在这个时候,某一处筒子楼里面,狂欢的一众山海异兽们神色一下呆滞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看向了祖祖辈辈都在昆仑之丘,给诸神们打工酿蜜的钦原。

    钦原瞪大了眼睛,心中不敢置信道:“这……这是帝池。”

    “可是,怎么可能?!”

    “帝池不是在山海界吗?!”

    “怎么会来人间的?”

    钦原摸不着头脑。

    可是面对着一众齐齐看过来的诸多凶兽们,他还是微微抬了抬下巴,装作胸有成竹的样子,道:“帝池在这里的话,看来要么是有山海界的大人物施展了无上法力,把帝池搬运到了人间;要么就是有对帝池很熟悉的大人物在人间也建造了一个帝池。”

    “不管怎么样,肯定是有山海界的大人物出场了。”

    “山海界的大人物啊。”

    旁边额头挑染的青年忍不住感慨道:

    “要是能见到,不知道能不能得点好处。”

    还得好处,那种大人物大多都是天生神圣,哪儿会给我们这小兽好处?钦原心中腹诽,不过旋即想到,在山海界,像是他们这样的异兽到处都是,只比那些没有理智,只有兽性的凶兽好一些罢了,一点都不稀罕。

    可是这儿是哪里?

    这儿可是人间啊!

    指不定人间见面觉得眼熟,觉得他乡遇故知什么的,心中感慨。

    随手从指头缝里漏一点下来。

    那也够他们吃的了。

    想到这里,钦原心底火热,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屏幕,恨不得一下钻进去,周围的山海异兽们,也都想到了这一点,一个个表情都带着一丝狂热,一边喝酒,一边期待着看着屏幕。

    心中猜测会是哪位大人物出手。

    是昆仑山神陆吾,还是开明兽,亦或者是那位地位更尊崇的西王母?

    ……

    道衍听完了旁边小沙弥颤抖的声音。

    心中微沉。

    昆仑瑶池……

    这位太平道道主,一出手就是完全不讲道理不讲规则的无理手。

    不,这已经不是无理手了。

    这都快直接把棋盘掀了。

    是直接把主动权狠狠地抓了回去。

    少年僧人一时心中五味陈杂,有了亲自出手的念头,不过这个杂念才升起就被他直接按下,徐徐道:“你告诉他们,一切仍旧按着他们原本的打算去做。”

    “是,弟子告退。”

    那小沙弥行了一礼,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道衍沉吟了下,主动走出僧房。

    也和其余人一样混入人群里走到了瑶池的所在,而佛门的诸多僧人修士们左右看了看,叹息一声,面对这样的大手笔,他们下意识心底也升起了一丝丝争斗之心。

    此刻不争已经不行。

    一时间,有骑乘六牙白象的,有脚踏莲台的。

    也有施展神足通的。

    仿佛西天佛国降世,看得一众人目瞪口呆,只顾拍照了,一名青年咧了咧嘴,觉得脑瓜子嗡嗡的,呢喃道:“真的是……时代变了啊。”

    道门弟子见状,也心底浮现不痛快的感觉,各自施展手段。

    有直接御剑飞行的。

    有干脆利落腾云驾雾的。

    张若素摇了摇头,他提前好几天加把劲把龙虎山的封印强行加固了一次,所以能稍微出来透口气望个风,看着这一幕,抚须摇了摇头,道:

    “这‘太平道道主’,还真是手腕够老练的。”

    旁边眉心火焰的少年道人不解道:“啊?”

    阿玄也已经知道,那太平道道主是卫馆主的另一身。

    张若素没好气道:“笨。”

    “他说了那种话,如果佛门不想要被一脚踩在泥地里面,拔都拔不出来,就只能也施展出类似的手段提气势,就像是他们之前用的舆论,这个时候,还想要用‘朴素佛理’,已经没人听他们的了。”

    “而佛门一出,咱们道家那些人都憋着一肚子火,只会更卖力。”

    “咱们这边儿卖力了,佛门也只好捏着鼻子跟着使力气。”

    阿玄不解道:“然后呢?”

    “然后?”

    老道士笑一声,指了指前面,道:“那家伙说,邀佛门的真修去瑶池,要是那些和尚走着过去,或者说只是稍微施展点手段,就没什么意思了,可你现在看看。”

    阿玄抬眸看去,看到佛门道门彼此争奇,天边一会儿是骑着六牙白象,神色平和的僧人,一会是倒倚长剑,仰脖饮酒的道士,剑气纵横,佛光不灭,从不同方向腾起,却都往瑶池而去。

    真的有传说中,西昆仑瑶池盛会的模样。

    老道士低声嘀咕道:

    “这算是明摆着的阳谋,也是激将法,可怎么用的这么说娴熟。”

    “嘶……这小子激将法到底是跟谁学的?”

    又看到了有两个刚刚已经过去的修士悄咪咪下来,找到了山头,非要再来一次,老道士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摇头,笑:

    “年轻人,还是年轻人。”

    “沉不住气。”

    阿玄点头。

    旁边一名青年瞪大眼睛,道:“这就是神仙吗?”

    张若素笑答道:“这世上,哪里有什么神仙?”

    “只是修行者罢了。”

    青年稍微定了定神。

    天边鹤鸣。

    一只大的夸张的白鹤飞来,老道一扫拂尘。

    白鹤破云而去。

    青年突然发现旁边老道士不见,再一抬头,看到那老道端坐白鹤之上,白发白须,手持拂尘,十成十的超凡脱俗,把其余的修士一下全压了下去,看的目瞪口呆。

    张若素盘坐在白鹤之上,心中暗爽。

    被抛下来的阿玄:“……”

    他张了张口。

    “师兄……”

    这样的场面更是激发了旁观者的热情。

    佛道武门,各自都有各自的手段,赶赴到了那边,再加上这千里霞光,垂水成桥,更是有一种神话时代的错觉,众人看得心神晃动,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先生擦了把汗水,有些走不动道,看了看远处如同海市蜃楼,又无比真实的昆仑瑶池。

    看到霞光漫天,金光流转,正有些失神。

    忽而,

    天上的云雾猛地破开,被搅动。

    自然而然地有云气涌动着朝着上面飞腾,而后坠下,云气滚滚掠向周围,一架代表着钢铁与机械之美的大型客机撞破了云气,掠过湛蓝的天空,盘坐在六牙白象上的佛门力士,和剑器之上的道人侧眸看向天空的客机。

    老人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不枉此生。”

    “能看到这一幕,不枉此生了。”

    而在瑶池之上,做太平道道主模样的卫渊缓缓睁开双目。

    眼前佛门僧众已经一一集结,而周围,道门子弟也各自依仗法器,凌空而立,佛门僧众神色有些沉凝,注视着坦然坐在青石之上的太平道道主,周围的亭台楼阁里,挤满了赶来的人,而那一头散发龙威的龙兽也已经潜藏入云海之中。

    太平道道主伸手虚指前方,嗓音平淡,道:

    “哪位道友指教,请落座。”

    一名面容苍古的老僧缓缓走出,单手一礼,道:“贫僧慧空。”

    他落座,周围的观众们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而在论道之前,老僧取出了一个陶制的僧钵,放在桌上,询问道:

    “不知道,渊道长,可还记得往日故人?”

    往日故人?

    卫渊看向这老僧。

    而人群中,道衍死死盯着那太平道道主,不肯放过一丝丝脸上的波动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