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13章 六百年前故人得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903
  第0313章 六百年前故人得见

    博物馆里,卫渊茫然睁开眼睛,躺在床上,马上就是道门和佛门的天台山之辩,他却像是一条咸鱼一样,没办法提起半点干劲儿来。

    明明是睡了一晚上,却仿佛是熬了一个通宵似的。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着睡什么起来嗨。

    每一缕真灵却都在摸鱼。

    卫渊瞪着一双眼睛直勾勾看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

    好一会儿,卫渊的思绪好不容易才凝聚起来。

    看了看手机,明明已经睡足了啊,这么感觉这么累。

    话说我真的睡着了吗?

    卫渊揉了揉眉心,吐槽了句,真灵从死寂变得活跃起来,与此同时,他突然回忆起了自己的梦,梦境很简单,一张桌子,一个厨房。

    卫渊回忆起自己梦里轮轴转一样地在做饭。

    旋即他回忆起来了客人的脸。

    一身素净的布袍,木簪束发,面容古拙,眼底波澜不惊。

    手中握着筷子,平静进食,动作古雅。

    如果能忽略旁边垒起来像一座山似的盘子的话。

    祂吃一盘。

    梦里懵懵懂懂的卫渊就转过身去炒菜。

    然后把东西放下。

    再转过去炒菜。

    一个面无表情闭着眼睛炒菜,一个面无表情飞快地吃菜。

    配合完美无缺。

    简直就是富土康流水线的上古版本。

    卫渊面色缓缓僵硬。

    我做了一晚上的菜?

    他突然回忆起昨天自己和烛九阴的交流。

    ‘我也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更安全一些。’

    ‘还请教我。’

    昨天烛九阴面对卫渊的要求,点头说了一句:

    “我自会处理。”

    然后眼眸平淡,语气悠远苍古,负手道:

    ‘渊,天地之道,有得必有失,切记。’

    这就是,有得必有失……

    卫渊嘴角抽了抽。

    真灵在梦境里和烛九阴呆了很久,所以相当于沾染了烛九阴的气息,所以能更安全。

    他虽然有能够配之不惑的异鸟羽毛。

    但是那种充其量算是异兽水准的宝物,对于烛九阴来说根本没用。

    面对这位大佬,卫渊只能希望他不要没事就来他梦里蹭吃蹭喝,洗了把冷水脸,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把水鬼都吓了一跳,古怪地看了看卫渊,道:“老大,你做噩梦了?”

    呵呵……噩梦?

    梦到烛九阴,那能是噩梦么?

    一张桌子,一间厨房,一个铁锅,一个人,一个夜晚。

    一个奇迹,一具尸体。

    ……

    不过好歹是有修为在身的人,卫渊真灵的疲惫也只是因为和烛九阴接触的时间太长,遭到了无形的压迫,慢慢恢复过来,今天可能会用其他方式去讲法的事情也已经和老道士说过,卫渊慢条斯理吃了一顿早饭。

    皮蛋瘦肉粥,油条,外加凶兽版本的肉包子。

    当然,卫渊在开饭之前,前面已经多了一位自来熟的蹭饭成员。

    凤祀羽吃素,所以吃的菜包子,还有杂粮粥。

    来自龙虎山的腌菜是早饭吃粥时候的抢手货。

    两人的筷子一顿厮杀后,以凤祀羽完败告终,一大半的腌菜落了卫渊肚子里,吃饱喝足,找了一辆小蓝,穿着白色短袖,外面罩着红色外套的凤祀羽用牙签剔着牙,眼眸亮起,道:“卫馆主,你要去哪儿?”

    但是那一双瞪大的眼睛,很明显是在说。

    那儿有好吃的吗?!

    卫渊嘴角一抽,没好气道:“去看吵架,你走不走?”

    “吵架啊。”

    凤祀羽左手握拳,一下砸在右手掌心,做恍然大悟状,然后一溜烟跑掉了,卫渊无可奈何,恰好看到了天女珏抱着一捧花走出来,少女穿浅蓝色外套,高马尾落下,五官柔和,道:

    “又和祀羽闹了?”

    卫渊咬牙道:“这小丫头太能吃了。”

    “照这样吃下去,她自己那家店早给吃空了,得管管。”

    “吃吃吃,就知道吃。”

    珏把花放在外面的木架上,调整了下位置,道:“羽族的胃口其实很大,以她的修为,根本不可能吃胖的。”

    卫渊哑然。

    一时无言。

    卫渊看着整理花店的少女,迟疑了下,微吸了口气,道:

    “珏?”

    “嗯?”

    珏抬了下头,晨光照在侧脸上,眼瞳是干净的褐色,微尘在阳光下微微拂动,散着金色,黑色的发丝柔软,见到卫渊没有开口,少女笑了下,问道:“怎么了?”

    要不一起去天台山?

    卫渊张了张口,正要开口。

    突然一阵风刮起,一道身影急转而出,毫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卫渊单车的后座上,卫渊的话直接被堵了回去,低头一看,果然就是凤祀羽,卫渊压低声音,道:“你跑来做什么?”

    “去看吵架啊。”

    凤祀羽理所当然道:“要不然还能做什么?”

    “那你刚刚……”

    “我刚刚找了一点点瓜子坚果。”

    “……你下去。”

    “我不要。”

    “给你三顿火锅,下去。”

    “五吨!”

    卫渊嘴角一抽:“你刚刚说了的是吨,不是顿是吧?”

    凤祀羽一脸无辜。

    珏突然噗呲一声笑出声来,两人声音一顿,转过头去看,少女摊了下手,展颜玩笑道:

    “你们两个,看上去真像是父女。”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吵了。”

    “渊你就带着她去吧,回来的时候,记得买点好吃的,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吧。”

    “我就不去了。”

    卫渊遗憾点头。

    凤祀羽遗憾点头。

    珏看着两人离去,把一盆花搬到了博物馆的桌子上,调整了下位置,然后把昨日的那一盆花带走,独自走过花店,到了花店后面,用来居住的里屋,坐在藤椅上,慢慢整理思绪,娥皇女英两位好友似乎找到了新的道路。

    如果能找到山鬼祂们,也能够将这些修行道路指点给祂们。

    其实在这个时代,这些山神水神也可以和人间的势力合作,彼此共赢,当然,必须要有当代天师这样的人作为中间接洽的人,人和神都有缺陷,人不可见到神的力量,神最好也不要去太靠近人性里黑暗的部分。

    保持距离,维持平衡,对双方都有利。

    这一点,可以答应张天师。

    只是可惜。

    她却始终没有找到昆仑。

    数次外出,一无所获。

    她在神州堪舆图上再度画了一个圈,剩下的可能性不多。

    珏正在思考之后的问题。

    叮铃声里,花店被推开,珏站起身来,看到店铺里面是身穿红衣烈烈如火的英武女子,是虞姬,珏将自己思考的东西收起来,邀请虞姬坐下,倒了一盏茶,轻轻推过去,微笑道:“虞你怎么会突然过来?”

    “无事,只是那卫馆主和凤姑娘有点吵,就外出看了看。”

    “哦,这样啊。”

    昆仑天女噙着一丝挑不出任何毛病的清雅微笑。

    和虞姬闲谈一些画艺和过往的事情。

    虞姬喝了一口茶,感觉到这茶的味道毫无燥气,显然是冲泡的人功夫足够,无论是术法还是艺术,对方都很有见解,她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你是聪慧成熟,还是有些呆。”

    “有时候看事情很透彻,有时候却容易不小心把自己绕进去。”

    珏怔住。

    端起茶来,抿了一口,微笑道:“这又是从何说起?”

    虞姬看着少女,道:“你刚刚玩笑说那句话。”

    “卫馆主,和凤姑娘像是父女。”

    珏讶然,而后陷入沉思。

    虞姬沉吟,觉得这应该也已经是点到即止,说到这里足够了,端起茶喝了一口,却看到天女脸上浮现一丝抱歉,道:“是了,父女之说,是有些冒昧了,等到他们回来,我会道歉的。”

    虞姬动作一滞:“……”

    她深深吸了口气,摆了摆手,道:“我且问你。”

    “当时他二人像是父女,那么谁充当了母亲的角色……”

    天女沉默,开始回忆。

    天女秉持着昆仑山应有的端庄清雅。

    “母亲?谁啊?”

    少女微笑完美无瑕:“我不知道啊。”

    虞姬:“……”

    她看着少女的侧脸,只好揭过这件事情不提。

    又聊了一会儿,起身告辞。

    而后拿出手机,给某个九尾狐头像的账户发过去消息:

    “抱歉,女娇娘娘。”

    “带不动……”

    花店内部,昆仑天女保持着完美无瑕的微笑。

    花店的门突然自行锁住。

    数息之后。

    白皙的面容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直到脸色通红。

    她这个时候才回过味道来,明白自己无心之言好像是把自己也套进去了,如果是寻常人,以她清淡的性情并不在意,但是她看到了那陶器,知道了渊可能的身份。

    那么就件事情的观众就是和自己从小认识,并且在三国年间照顾了他很久的朋友面前。

    俗称社死。

    西王母娘娘,我该怎么办……

    思考之后,无法得到解决办法。

    昆仑少女深深吸了口气。

    转过身,蹲下。

    从柜子里掏出了一瓶饮料。

    里面是果味啤酒。

    反正也没有人看到。

    打开,坐在床上,仰起脖子。

    吨吨吨!

    躺!

    ……

    卫渊以御风之术驱使着共享单车,凤祀羽修长双腿盘坐在后座上,背对着卫渊,一边看着两边的风景,一边嗑瓜子,羽族天然和风亲和,哪怕是卫渊这么快的速度,凤祀羽仍旧能当做没事人一样,坐得稳稳当当。

    靠着御风之术,卫渊仍旧花了一点时间才抵达了天台山。

    卫渊原本还打算直接骑上去,可是去了才发现,这地方那可以说是人山人海,多的可怕,在山脚下面甚至于还有卖小吃水果的,可以说人挤人,没有办法,只好一记手刀劈在眸子放光的凤祀羽头顶,拉着少女从一侧上了山去。

    没有想到,山上仍旧是人多的很。

    这一次本来就是有宣传的目的,所以根本没有想关起来自己搞。

    卫渊看到在山高处多是些记者摄像师,要么就是各家各派的修行者,身上都带着一缕气机,各处的树上也都有其他流派的修行者,卫渊甚至于还看到了有个黑色头发,褐色瞳孔,偷偷摸摸溜上来的青年,带着的是迥异于佛道的气息。

    卫渊感知了下,类似于西方修行流派。

    但是又不一样。

    那人爬树飞快,卫渊收回视线,往前看去,看到了佛门僧众特有的佛光气息,神色微肃,正打算想法子让自己的本体过去,后面突然传来一阵骚乱,原来是山上人挤人,又有些人想要往上面硬挤,结果有个记者不小心踩空,就朝着一侧的山路上摔下去。

    这要摔下去了怕是要死。

    卫渊身形一晃,出现在旁边,正要出手,恰好一只手掌伸出去,把那记者拉住,稳稳拉了回来,那名记者吓得魂不守舍,脚都发软了,刚刚救人的人开口,嗓音柔和道:

    “山路险峻,诸位施主,小心脚下。”

    卫渊抬眸看去。

    救人的,是一名年少俊美的僧人,一身朴素的白布僧袍。

    也正看过来。